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最終斗魂修
最終斗魂修 連載中

最終斗魂修

來源:google 作者:上官雲光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上官雲光 王雪倩 都市小說

上官雲光連連示意着王雪倩的父親別在靠近上官雲光,在不知道他到底是魔鬼的化身還是正常人之際,上官雲光是堅決不會同意讓他我靠近上官雲光半步的展開

《最終斗魂修》章節試讀:

「你說的是真話?」

「當然,不過我充其量不過是個發現桃花源理想國的人,遠不及你王雪倩呀,你還有足以流傳後世的『霧裡青』。」

王雪倩進一步試探,說道:「如果你覺得這是個理想國的話,你就是這裡的國張。」

上官雲光連忙搖手,說道:「千萬不要捧我做什麼高高在上的國張,你知道這些茶樹為什麼能生存嗎?
來,我帶你看看我的新發現。」

上官雲光打開手電筒,半趴半伏在一棵茶樹下,輕輕扒開根上的土,王雪倩也好奇地伏下來細細地觀賞。
上官雲光和王雪倩互相以手指,指明自己對茶樹根鬚髮展的觀察。
令人驚奇的是一株普通的茶樹,其根須往往延伸幾米,甚至差不多十米!

上官雲光理出一支長長的根須感嘆,說道:「你敢想像嗎?
一棵小小的茶樹!
其須竟長達數米!
如此的紮實。」

王雪倩領悟了上官雲光的意思,說道:「是呀,所以它們才能有如此頑強的生命力。」

上官雲光欣喜地抬頭望着第一次思想和他如此合拍的王雪倩,片刻又低下頭來慚愧地感嘆到,說道:「我不及茶樹多矣!
回去我給你講一段《茶經》。」

軒轅戚陽叉着腰,展望着無盡的山巒,浮想聯翩。

竇鳳翠悄悄來到他身後,說道:「你真的要走?
到底為什麼嗎?
如果是因為我惹你煩,我走就是了。」

軒轅戚陽搖了搖頭,大發感慨,說道:「鴻雁之志有誰知啊!」

「你說什麼?」
竇鳳翠瞪大了眼睛。

上官雲光對跟在身後的王雪倩,說道:「你臉色還是不太好,別上山了。」

「所有的茶農都上山施肥去了,我怎麼能留在家裡?」

「我替你去嘛,你看,我還可以開拖拉機。」

「那可是拖糞的車,你」

「拖糞怎麼了?
陶淵明肯定也拖過大糞,不過他沒有拖拉機就是了。」
上官雲光說著,坐上拖拉機,點着了火,還特意戴上草帽,說道:「怎麼樣,開奔馳的也能開拖拉機,像不像個農民?」

上官雲光哈哈大笑,開着拖拉機離去。

王雪倩在後面大聲叮囑着,說道:「你慢點啊!」

上官雲光開的糞車突然熄了火。
上官雲光跳下來,藉著山路的自然坡度,躺到車底下就修理起來。

可他沒有想到,這可惡的坡路竟然不牢靠。
在他擰動螺絲的時候,輪胎竟然滑動,向上官雲光的脖子壓了過來。

竇鳳翠正在案板上一邊切菜一邊抹眼淚。

王雪倩走過來安慰性地無言地撫摸了一下她的後背。

竇鳳翠放下刀,哭得更厲害了,說道:「他,明天就走了。」

王雪倩只好扶着她的肩繼續安慰着,說道:「好了好了,有些事是無法挽回的。」

「我又沒想挽回什麼,只是他,為什麼一定要離鄉背井的再去遭罪呢?」

「人和人不一樣啊,誰也不必強求誰。
他既然一定要走,就一定有要走的理由,你說對不對?」

竇鳳翠擦了擦眼淚,說道:「我就是不如你討喜,說話都讓人聽着舒服。
怪不得人家為了你,大學老師都不做呢。」

王雪倩淡淡一笑。

一個農民急匆匆地跑進來報告,說道:「上官上官經理,不好了!
你們家老上官的糞車被壓在路底下,哦不,是在路上被壓在糞車底下了!」

王雪倩大叫一聲,說道:「趕快多叫些人來!」
奪門而出。

出事地點已經圍了不少人,大家圍着糞車七嘴八舌地想辦法。

底座下面上官雲光的脖子恰好卡在底杠下,動彈不得。
上官雲光臉漲得通紅,正用雙手拚命地護着喉管!
望着一雙雙腳在他眼前晃悠,卻沒人能拿主意,上官雲光絕望地閉上了眼睛。

上官雲光不明白:為什麼他的劫數還沒有逃過,就在此時此地,他上官雲光竟然要像一個倒霉的老農,壓死在糞車下。
一瞬間,上官雲光覺得上帝也有算錯賬的時候了!

王雪倩跑來了,一下就跪在上官雲光頭邊哭叫起來,說道:「上官雲光,上官雲光!
你別死!
千萬別死啊!」
眼淚透過機械,直落到上官雲光的臉上。

上官雲光聽到哭聲,睜開了眼睛,看到了王雪倩,說道:「別哭,我還能喘氣!」

王雪倩就是一個勁地撫摸上官雲光留在外邊的兩條腿,眼看着愛人真的有可能被壓死,除了淚水,別的她什麼也不能做。

一位跟隨王雪倩而來的中年漢子十分內行地看定了形勢,就開始左右指揮,眾人按照他的要求站定在各自的位子上。

「各人用力前先試試自己腳下可結實了!」
漢子命令道。

每個人都用氣用力試自己腳下的土地是否結實,果然有人發現自己腳下不結實,立即換了地方,重新試過。

「都結實嗎?」
漢子再問。

「都結實了!」

「我喊一、二、三,一起用力,中間是決不能鬆勁的!
知道嗎?」
漢子發出明確的行動要領。

「知道!」

漢子對王雪倩輕聲,說道:「你讓一下!」

竇鳳翠扶着滿臉關切的王雪倩挪了挪地方,但王雪倩的眼睛始終盯在上官雲光的臉上,上官雲光也一直在看着她,似有千言萬語。

漢子儘力掌握上官雲光的腰身,並搬掉可能妨礙行動的土塊,也試定了自己腳下的土地是否結實,就屏氣凝神發出了,說道:「一,二,三,起!」
的果斷命令。

糞車被扛離了地面約半尺,漢子奮力拖出上官雲光。

上官雲光脫險!
王雪倩撲到上官雲光身邊,抱起上官雲光的腦袋,用手輕揩上官雲光的頭臉,泣不成聲。

「要是上帝安排你看着我死」上官雲光一出來就有議論要發表。

「別說了,你還說?
好吧,你說!」
王雪倩又哭又笑,眼淚鼻涕滴了上官雲光一頭一臉,又用衣袖為上官雲光擦乾。

上官雲光這時才感覺到了脖子的疼痛,說道:「哎喲!」

王雪倩大驚,說道:「怎麼了?
哪疼?」

旁邊的人紛紛提醒,說道:「送醫院檢查檢查吧,城裡人身骨子嫩,別落下什麼毛病。」

醫生正對着X光片反覆觀看。

王雪倩小心翼翼地,說道:「大夫,沒什麼問題吧?」

「目前看來,沒發現什麼大問題,不過也很難說呀,人的脊椎骨和喉骨都是很要緊的,脊椎骨出了問題,人就要癱瘓,癱瘓知道吧?
就是站不起來了。
喉骨要是出了問題呢,就不光是能不能說話的問題了,會窒息的,就是喘不過氣來,懂了吧?
所以,安全起見,還是讓病人住這觀察兩天吧,。」

王雪倩,說道:「謝謝醫生。」

上官雲光脖子上打着固定石膏,閉着眼睛躺在病床上。

王雪倩過來伏在他耳邊輕輕地,說道:「我問過醫生了,沒什麼大問題,你乾脆在這好好休息兩天。
我明天給你送雞湯來,還需要什麼嗎?」

上官雲光閉着眼睛搖了搖頭。

「那我先回去了啊?」

上官雲光仍然閉着眼睛點了點頭。

王雪倩依依不捨地轉身走了。

上官雲光睜開了眼睛。

王雪倩一覺睡到天亮,連忙起身。

王雪倩進來問竇鳳翠,說道:「雞湯熬好了嗎?」

「正燉着呢。」

「能快點嗎?
等着給上官雲光送去呢。」

「一會讓別人去送吧,昨天你忙了一夜都沒睡,就是自己能拚命,也的想想孩子呀。」

「沒事。」

「什麼沒事?
再進去歇會啊,雞湯好了我叫你就是了。」
竇鳳翠說著連推帶拉地把王雪倩往卧室送。

上官雲光正靠在床上隨手翻着一本不知從哪弄來的養生健康書。

軒轅戚陽走進病房,說道:「上官老師,我剛聽說這事,現在沒事了吧?」

上官雲光放下書,拍拍床沿,說道:「坐,軒轅戚陽,聽說你要走?」

軒轅戚陽仍舊站着,看着上官雲光,說道:「我不該走嗎?」

上官雲光笑了笑,說道:「你早就不是學生了,該不該走,當然你自己拿主意。」

「說老實話,上官老師,你覺得你現在這樣做,值得嗎?」

上官雲光感覺到了軒轅戚陽對自己的質疑,有些不高興,說道:「我哪樣做?」

軒轅戚陽緊逼不放,說道:「做一個茶農!」

「當茶農怎麼了?
你的祖輩是幹什麼的?」

「農民。」

「對呀,我的祖輩、父輩也是農民。
唉!
知識分子的通病啊,不要以為讀了點書就高人一等。
軒轅戚陽,你也算是有些經歷的人了,我想你應該懂得什麼叫反璞歸真。」

「你是說,我們追求知識,追求真理,不懈奮鬥那麼多年,就是為了回到山裡去種茶?」

上官雲光嚴肅起來,說道:「軒轅戚陽,你怎麼會有這樣的想法?
人有貴賤之分嗎?」

軒轅戚陽也不依不饒,說道:「你天天這樣呆在山裡快樂嗎?」

「當然,不然我來這幹嘛?
不要以為我上官雲光就會做學問、做大事業。
田園牧歌的生活才是我最終的精神寄託,其中樂趣你還沒體會到啊。」

軒轅戚陽極其認真地盯着上官雲光,說道:「你說得是真話?」

上官雲光眨了眨眼睛,說道:「難到我說的像假話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