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走,盤他!
走,盤他! 連載中

走,盤他!

來源:google 作者:一木落塵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一木落塵 林汐 都市小說

盤天盤地盤空氣,盤山盤水盤公雞,盤大爺,盤姑娘,盤完老闆盤老外,林汐左手竿右手輪,哪個傢伙說男人三十不如狗?走,盤他!展開

《走,盤他!》章節試讀:

林汐好像從夜深人靜的公園,直接闖入了人聲鼎沸的夜店。

不,確切的說,更像是他大學時去學校大廣場,和幾千人一起看**總決賽的感覺。

那聲音,有遠有近,有急促有低沉,各式各樣,一應俱全。好像什麼都聽得清,但是混在一起,就不知道在什麼是什麼了。

不認真去辨認的話,只有一陣嗡嗡嗡,嗡嗡嗡的響聲在轟腦殼。

林汐被嚇得一個激靈,雙腳也抬離了水面。

嘈雜的聲音頓時消失,只有幾聲鳥叫從遠處傳來。

林汐看了眼四周,所有人都盯着各自的浮漂,屏息凝神。

那種轟腦子的嘈雜,來得快,消失得也快,但是那一瞬間的衝擊,就像有人拿了個鼓錘敲了下他的腦袋。

「落個水,不會真把腦子鬧進水了吧?」

林汐自言自語了句,可四周的情況正常得不能再正常,鳥語花香,風景宜人。

他緩了緩,確認大概率是自己腦子進水造成的幻覺後,放鬆了下來。

調整了下姿勢,雙腳自然而然地落到水中。

「轟!」

又是同樣的轟腦子感覺。

林汐再次嚇了一跳,有了前一次的經驗,他倒是沒有表現得過分緊張。

強忍不適感,他看了看周圍,確實這種嘈雜不是周圍發出的時候,他便想站起來。

雙腳一離開水面,他就僵住了。

「沒了?」

他若有所思地看向水面,難道和這水有關係?

邊想着,他邊試探性地把腳伸進了水中。

果然!

巨大的嘈雜聲,隨着他腳沒入水面的程度越深,就越來越大。

等到小腿肚沒入水中時,那聲音簡直讓人無法忍受。

林汐抬起腳,連喘了兩口粗氣。

等調勻了呼吸,他又做了幾次實驗。

實驗證明,不是他腦子進水了,更大的可能是這水有古怪。

為了驗證這個猜想,他小步快走到徐冰身邊,一把扯掉徐冰的鞋子,直接往水面拉。

嚇得徐冰喊道:「姐夫,你這是幹啥啊?唉,唉!」

連句完整話都說不出來。

徐冰一米八五大高個,腿也長,不費力氣就觸碰到了水面。

徐冰就見林汐一臉期待地問道:「有啥感覺?」

徐冰吞了口口水,道:「有點涼。」

「沒有別的?」

「別的?呃,涼得挺舒服的。」

林汐這才鬆開了手。

見林汐眉頭大皺,滿腹心事的樣子,徐冰趕緊道:「姐夫,你別急,我這馬上就結束了,還有四十分鐘。」

林汐擺擺手,自顧自地回到壩腳邊坐下。

他再次把腳探進了水中。

這次他強忍住嘈雜帶來的不適感,想要仔細分辨這些聲音的具體內容。

可沒一會,他就忍受不了催魂似的聲音。

在他抬腳之前,突然一句模糊但還能聽清的聲音響起:

「那個傻x又把他的臭腳伸進來了!快跑!」

????

林汐有點不相信自己的耳朵。

啥玩意?

他腦中頓時閃過一個荒誕而可怕的想法。

不可能,這比我腦子進水了還可怕!

為了驗證這個猜想的荒謬,林汐開始了反覆試探。

於是成功吸引了一旁的徐冰。

在徐冰看來,他的姐夫像抽筋了一般,雙腳不斷進水出水,又雙目緊閉,要不是他還坐在那,感覺就像是發了癲癇。

「姐夫這是幹嘛呢?」徐冰暗自吞了口唾沫,「算了,反正也輸了,要不帶姐夫去醫院檢查一下?」

徐冰站了起來,走到林汐邊上,拍了下他的肩膀。

這一拍不要緊,把林汐嚇得打了個哆嗦,雙腳倏地抬出水面。

他一睜眼看到徐冰在邊上,下意識問了句:「結束了?」

徐冰搖頭道:「還沒,不過估計也贏不了,二毛子那空軍佬下午轉運了,上了二十多條了。唉,不說這了……」

他蹲下來,仔細端詳着林汐。

林汐被看得發毛,說道:「幹嘛?我可不能對不起小顰。」

「滾蛋,」徐冰見他還能開玩笑,擠出一絲笑意說:「我在想現在帶你去醫院看看,不然萬一真出了事,我怕大姐她要揍我。」

林汐切了聲:「切,你擔心我有沒沒有,不如去擔心你那瓶飛天。」

徐冰仰天長嘆:「哎……陰溝裡翻船了,算了,大不了我用私房錢去買一瓶給他。」

「那玩意要三千多!」

「不然怎麼辦,又要願賭服輸,又要後院不起火,只能虧待我的錢包了。」

徐冰苦着臉,已經開始盤算他那為數不多的私房錢了。

「要不,」林汐摸了摸下巴,提議道,「我來拋幾竿試試?」

徐冰道:「咋滴,剛那條魚拉你下水,你想報仇?唉,說回來,你要是真能報仇了,一條魚就能打得二毛子心服口服。」

當然,徐冰只是在開玩笑。

他釣了這麼多年,上巨物的次數都屈指可數,他在的地方又沒有巨物塘,平時釣個十斤左右就撐死了。

這次聽朋友說這裡開了個巨物塘,據說都是至少四五十斤的大貨,他就急不可耐地來了。

可即便是這種人工放魚的,想要釣一條大魚也是有難度的,除了剛才拉林汐下水的那條,整個塘就沒有出過五斤以上的魚。

再加上落水跑魚炸窩,別說林汐這個純小白,就算換成他師父來,也很難扭轉乾坤。

誰知道,林汐還真的站了起來,一屁股坐到了釣箱上。

「喲,徐總,你這是要換人啊?」劉二毛看到開口道。

徐冰一時語塞,按照規矩,掐魚是不能中途換人的。

林汐可不管那麼多,提起魚竿,他也不知道怎麼掛餌料,隨便捏了兩個球,以一種極其彆扭的方式拋出了第一竿。

「噗!」劉二毛差點笑出聲來。

林汐那姿勢,新手得不能再新手,那兩坨餌跟個鵪鶉蛋那麼大,形狀還極其不規則。

更好笑的是,他根本控制不了餌料的落點,往窩點左邊偏出了好幾米遠。

「徐總,沒事,人你儘管換,我不會當你作弊的。」劉二毛假裝大度道,「哎喲,飛天,那個叫香喲。」

最後一句,他刻意壓低了聲音,又能清晰地傳到徐冰的耳朵里。

徐冰嗆聲道:「你少他么在那裝,你沒聽過新手光環嗎?」

劉二毛道:「聽過聽過,徐總,別人信這個也就算了,您這樣的大師咋也信呢?」

他將剛上來的魚朝徐冰亮了亮:「二十七條咯。」

徐冰哼了聲,快步到林汐邊上,指着正前方道:「姐夫,窩子在那個方向,你把竿子拉起來,往那邊扔。

還有,你把餌料掛得小一點,捏得圓一點,這樣好入口。」

劉二毛又插嘴道:「徐總,你還現場教學啊?給我也上上課唄?還有半小時,還來得及喲。

徐總,你現在還掛着蛋吶,怎麼也得上一條,不然今天魚塘空軍,說出去可不好聽哦。」

「閉嘴!」

「閉嘴!」

林汐和徐冰異口同聲,蹦出了兩個字。

劉二毛癟嘴道:「喲,我閉嘴也簡單,一口飛天一口烤串伺候着就成。」

徐冰剛要懟兩句,就聽到林汐問道:「為啥漂頂上來了?」

徐冰轉頭一看,就看到漂目往上升了幾目,還往邊上傾斜。

「打,快打!」

他話音未落,林汐就猛地抬竿,一條半斤重的鯽魚,刷地一下飛出了水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