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其他小說›縱橫北宋
縱橫北宋 連載中

縱橫北宋

來源:google 作者:縱橫北宋 分類:其他小說

標籤: 其他小說 凌坤 韓江雪

擁有傾城之顏的大宋公主趙明月胸懷文韜武略,立志為朝廷清除遼患,收復幽雲奈何身為女兒,國法家規都不允許她帶兵打仗,遂決定培養一個絕對聽話而且能力出眾的男人出將入相,替她完成夢想於是,從21世紀穿越而來的凌坤便很不幸地成為了刁蠻公主的男替身……展開

《縱橫北宋》章節試讀:

陽光明媚,荷葉田田。幽靜雅緻的小院子里,侍劍正在奉趙明月之命教凌坤練劍。

趙明月認為,凌坤有着一身深不可測的內力,只是苦於不會任何武技,所以她打算讓侍劍留在齊州教凌坤練武,而她則準備北上幽州考察宋遼戰況。

相信等她回來,就可以看到一個全新的武林高手。然而,事情並沒有她想像的那麼順利。

凌坤的思想和這具身體還在磨合適應期,一身內功雖然高明,但並不是他自己練出來的,所以完全不得要領,練劍時完全不能將內力運用在劍招之上。

侍劍本來對他有成見,此時又不能順利完成主子交代的任務,心中焦躁,大聲罵道:「你怎麼那麼笨啊,徒有一身內功不會用,連豬都不如。」

凌坤也練得煩躁,又被這小丫頭罵作豬狗不如,心中慪氣,扔掉劍坐在石凳上說:「這怎麼能怪我啊?完全是你的問題嘛。」

「呵,我的問題,我有什麼問題?」侍劍氣極了,指着凌坤的鼻子問道。

「俗話說,沒有教不好的學生,只有不會教的老師,我沒有學會,全都賴你。」凌坤懶洋洋地回道。

侍劍一聽,又氣得渾身哆嗦,我辛辛苦苦教你一上午,你非但不領情,還把責任全歸在我頭上,還說什麼俗話,我怎麼沒聽過有這麼句俗話啊。

她一把扔到手中寶劍,咬牙切齒說道:「好,我不會教,那我不教了。」說完轉身跑回房間,進門的一刻,委屈的眼淚止不住流出來,趴在桌子上嗚嗚咽咽哭起來。

趙明月一直在屋裡看着,見侍劍哭着進屋,便拍拍她的後背說:「別理他,他就是逞一時口舌之能。」

侍劍跪在趙明月面前,哭道:「主子,奴婢並不是氣他說話,奴婢是慚愧沒有完成主子交代的任務。」

趙明月笑了笑,扶起侍劍說:「這不怪你,他本不是凡人,你駕馭不了他的,以後還是我親自教他吧。」

「主子,您要親自教他?京城禁軍那麼多教頭,隨便給他找一個便是,何必勞主子大駕。」侍劍擦擦眼淚道。

趙明月搖搖頭道:「那些教頭不一定能降服他,再說已經不趕趟了,再過三個月就要開武舉,我要趕在那時將他訓練成才,讓他在皇上面前露露臉,如果能奪個前三甲,就可以直接帶兵上陣了。」

侍劍低下頭,低聲說:「都是侍劍無能,不能給主子分憂。」

趙明月擺手說:「都說了不怪你,你去收拾東西吧,明天我只帶你和凌坤出發,到幽州去考察。」

「主子,這樣太危險,萬一被遼國人發現就不好了,還是讓李飛騰他們都跟着吧。」侍劍驚道。

「不用,人多了反而惹眼,就我們三個輕車簡從,誰都不會注意,沿途我都可以教凌坤練武。」

下午,趙明月便開始親自着手教凌坤練武。

凌坤在趙明月面前不敢造次,雖然練得還是不怎麼樣,但起碼態度是好了很多。

只是在趙明月的絕色容顏面前,他總是不由自主發獃,被她抽了好幾鞭子才醒過來。

第二天,趙明月和侍劍換了男裝,對前院中的屬下做了交代,帶着凌坤騎馬北上,經德州、滄州、瀛洲、霸州、涿州,最終要到達幽州。

一路上行行復行行,在路上時,趙明月便向凌坤講授練功要領,住宿時便監督他用功練習。

凌坤目前的狀態是,內功足夠高,武技也學得會,問題在於不能將二者融會貫通,結合運用。不過在趙明月的苦心點撥和嚴厲督促下,進步還是明顯的。

現在,只要趙明月舉起鞭子,凌坤的內功就會順利灌注進手中的武器。但是一放下鞭子,手中的劍立即軟得像麵條,趙明月也被一次次氣得夠嗆。

進入霸州,路況越來越差,他們的速度也越來越慢。

凌坤和侍劍一左一右緊跟在趙明月後面,凌坤很是無聊,便想找點樂子。他不敢對傲嬌華貴的趙明月造次,但對小侍女侍劍就不客氣了,大家都是奴僕,沒有什麼可顧忌的。

「哎,侍劍妹子,我給你講個笑話怎麼樣?」凌坤腆着臉說。

侍劍橫了他一眼,不滿道:「要講就講,不要套近乎,我可不是你妹子。」

凌坤嘿嘿乾笑兩聲,講到:「話說有一個遼國人、一個西夏人還有一個宋朝人被困在沙漠里,他們走着走着,突然看到一個老頭兒,老頭兒說我是神仙,可以滿足你們三個願望。遼國人趕緊說我要很多錢,要很多美女,再把我送回遼國。西夏人說我要很多美女,還要很多錢,再把我送回西夏。於是兩個人都帶着很多錢和美女回去了。神仙又問宋朝人有什麼願望,宋朝人說來一壇酒吧,神仙滿足了他,並問他第二個願望是什麼,宋朝人慢慢喝了酒後說再來一壇酒,喝醉之後又提出第三個願望:我挺想那兩個遼國人和西夏人的,把他們給我送回來吧。」

「噗。」侍劍和趙明月同時笑噴了,趙明月回頭嗔道:「宋朝人怎麼會那麼壞,說得是你自己吧?」

凌坤第一次見到趙明月的笑容,頓感山川日月都為之失色,全天下只有趙明月傾國傾城的容貌在散發著璀璨的光芒。

趙明月被他看得羞窘,瞪眼道:「看什麼看,再看挖了你的狗眼。」

凌坤頓時驚醒,為了掩飾窘境,趕緊說:「兩位女士既然喜歡聽,不如我再講一個吧。」

「好啊,那你接着講吧。」侍劍也覺得旅途枯燥,聽聽故事也蠻有趣的。

凌坤清清嗓子,繼續講:「話說我們三人走在這霸州山區,突然看到一個老頭兒,老頭指着我說:我是神仙,可以滿足這小夥子一個願望,我說我想讓天下太平,老頭兒想了半天說這個有點難,你換一個願望吧,我說我有個妹子叫侍劍,你讓她變得漂亮點吧。老頭兒看看侍劍,對我說,咱還是說說天下太平的事兒吧。」

前面的趙明月反應快,噗嗤一聲笑了出來,趴在馬背上花枝亂顫,半天直不起要來。

侍劍沒有反應過來,定奪了半天,突然揚起拳頭打過來:「好啊,你竟然說我長得丑,我打死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