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諸天可抗我一劍否
諸天可抗我一劍否 連載中

諸天可抗我一劍否

來源:google 作者:戴墨鏡的熊貓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李塵 蕭芸曦

「曇花不過一現,而我便是永恆」世間強者無數,卻無一人敢接我一劍一股劍氣破雲霄,萬丈天路盡數崩,我的劍,可破天,你有一劍可定生死,我有一劍便可生我李塵不做無敵之人,只做哪一把劍一壺酒的劍中仙展開

《諸天可抗我一劍否》章節試讀:

「我在為你做一點事。」看着天空中的劍痕,白衣男子漫步朝着天空走去,天空中的裂縫越來越大,一道石階從天上奔流而下。

「天路。」葉嘯不可思議的看着眼前的石階,石階的盡頭可是有着仙人的存在,可惜他實力低微,要不然他都忍不住去闖一闖這天路。

天路的盡頭依舊是一場謎底,是另外一個世界,還是仙界。沒有一個人可以從仙路回來。

「好了。今日就讓你看看無敵的樣子。」白衣輕輕一揮手,天路搖搖欲墜,如同要崩塌的樓房一般。

「時隔數百年,終於有人把吾喚醒。」一位老者邋遢的坐在石階上。

他的腰間掛着一個酒葫蘆,破碎的衣服看着如同乞丐一般。

雜亂的頭髮遮住了他的面容,他身上的氣勢卻直bi眾人。

「我想闖一闖。」白衣看着老者,老者看着白衣竟然有着一點看不透眼前這個白衣男子。

「闖一闖吧。」白衣一步跨入台階,沒一會他就站在台階頂端上俯視着幾人。

「老爺爺,頭上有個人。」李塵突然看到天空中竟然有一個人在朝着自己笑。

「英雄出少年啊。」老者回過頭來看着白衣,他是有史以來第一個登上頂峰的男人。

「好戲要開始了。」老者突然轉身化作一團煙霧,李塵再見他之時他已然和白衣對視。

「孤影,帶着他來看看。」白衣轉頭看着身後浩瀚無垠的通道。

「不用,我覺得這小子不比你差,第一關不過意志力而已,我覺得這小子可以走上來。」老者看了一眼李塵,隨後對着白衣說道。

「那就讓他走上來,不過三千台階。」白衣男子笑着說道,三千台階可是代表三千大道。

不領悟大道寸步難行,只不過現在的天路已經被白衣一劍破了,老者也願意做一個善緣。

「我才不走別人走的路。」李塵看着天空中黑點,他索性背起行囊趕緊跑。

有白衣在葉嘯不敢對自己出手,自己得趕緊開溜。

不一會李塵早就消失在天路腳下,白衣看着遠走的背影,他大笑一聲。

「你不走嗎?」老者看着白衣。

「我已經無敵。我要在天路盡頭等着他。」白衣搖搖頭。老者看着白衣,一個棋盤慢慢出現。

「你不過一縷殘魂,早點離開吧。」老者看着白衣。

「他見證不了他的成長,我要見證。」

白衣一字落下,搖搖欲墜的大道竟然被穩固。

「大道的盡頭是什麼?」白衣問道。

「我也不知道。」老者搖搖頭。

「無論什麼大道,我都可以一劍破之。」白衣笑道。

「呃呃呃」

南山,妖獸密集的地方,李塵剛進入這裡的我時候,就感覺到了妖獸的氣息。

他小心翼翼的朝着南城而去,南城距離葉城不過百里之遙,卻很少有人敢走這條路。

只因為這裡坐落了一座南山,南山是妖獸聚集的地方,這裡的妖獸無比強大,一隻低階妖獸都足以媲美三流武者,並且比普通三流武者強上一稍。

聽聞這裡還有王階妖獸,是一隻白狼,其實力達到帝王之境,只不過當年被一位劍客刺傷本源,最終掉落王獸。

「小子,你就這樣闖啊。」書爺看着李塵,李塵這樣性格莽撞比起他父親都無腦。

「你得提升實力。現在的你遇到低階妖獸,都要說拜拜。」書爺把他拉入書中的空間中。

「我的丹田被廢,我已經修鍊無望了。」李塵何嘗不想修鍊,要是能修鍊,他也不用離開陸家。

不出百年他將問鼎天人,到時候自己就可以大展身手。

「誰說的。丹田可是有五個的,代表人的五臟,你廢的那一個無非影響生殖運動。」書爺一大股基礎修鍊方法出現在李塵的腦子裡。

「五個丹田合一,便是天人。」李塵看着書中的記載。

五臟合一才是開始,五臟開始之後就是入道,入道即可脫離人的束縛。

「那我是不是達不到天人了。」李塵頓時間被打擊到了,他最多達到地境。

「看你啥也不懂。修鍊陰陽藥典的人就是這樣嗎?就這腦子,真是豬腦子,五行相生相剋不懂么,補回來不就好了。」書爺看着李塵,這小子咋這麼氣人呢。

李塵立刻盤坐在書中,他的思維慢慢變得模糊,他的眼前出現一抹亮光,他的四周一股靈力慢慢滲入他的體內。

他連忙按照功法修鍊,他的身前出現五個亮光,青色 赤色 黃 金色 黑色 五種光芒頓時照耀着書中的空間。

他只感覺一股暖流在全身遊盪,突然「咔嚓」一聲響聲過後,一股熱氣突然在身體里亂躥。

李塵趕緊壓制着暴躁的內力,一陣肉疼傳來,他咬着牙,依舊在控制着暴躁的內力。

李塵的頭上冒着大汗,他的眉頭中間一股力量在形成。

「妖孽。」書爺看着李塵,這是要步入地境的節奏啊。

敏銳的洞察力就是地境最好解釋,天人可閉眼洞察百里。

「真的妖孽,他父親也沒這麼妖孽。」一道神秘聲音傳來。

「他父親就沒妖孽過。」書爺回應道,隨之那道聲音便落寂了。

李塵突然睜開眼睛,時間已經過去一天了。

他看着全身的黑泥,他立刻讓書爺放他離開,他要去洗澡。

李塵找到一條河流,他脫光衣物,便跳入河水中,絲毫沒有注意到那石頭上那一套青色女裝。

「爽啊。」李塵在水中遊盪,他搓洗着衣服,他泡着冷水澡。

「這就是三流武者。」李塵感覺自己比以前強大不止一星半點,他閉息,丹田中一股青色正在修復破碎的丹田。

「我的感覺怎麼這麼清晰。」他閉起眼睛,他努力用眉心去感應,水流以及風吹草動都被李塵捕捉到。

「能看幾里。」書爺問道。

李塵回應道:「不過百米。」

書爺接着道:「你個小趴菜。別人都是可以百里起步,你竟然只可以百米,真是丟臉啊。」

「我試試我的極限。」李塵接着加大感知力,他的範圍擴大了幾倍。

「別。」書爺剛要說話,可是已經來不及了。

李塵的感知十里之外就不穩了,他突然想到感知水下有什麼。

突然一團肉白色出現在他的腦海中,他看着腦海中的肉白,總感覺見過。

「難道是魚肚子。」李塵的感知突然被書爺打斷。

書爺本來要開口,卻見李塵接着感知世界,他索性不開口。

地境修為十米就是極限,天人也就千米而已。

他不知道李塵足足十里有餘,他的感知絲毫不弱於天人。

「找到了。」李塵看着肉白色,他感知拉近,一張陶瓷般潔白無暇的臉出現在李塵的面前。

「有人自殘。」李塵立馬跳入水中,他剛剛烘乾的衣服又被河水打濕。

瀑布之下,一位少女通紅着臉,突然她感覺自己的腰肢被什麼觸碰。

她猛然睜開眼睛,一張大臉突然嚇得女子花容慘淡,她一掌打出,李塵如同流星般墜落到草地上。

「啊。」李塵吃痛的喊了一聲。

「你竟然恩將仇報。」李塵看着女子,女子已經穿好青色衣服,帷幔妖嬈的身姿之上是一張撫媚的臉蛋。

「好美。」李塵獃獃的看着女子。

「你竟然把我看光了。你得娶我。」李塵本想自己得被眼前這女人打死,卻未曾想到這女人竟然要自己娶她。

「姑娘你是在開玩笑吧。」李塵暗道不好,她連忙後退一步。

莫非眼前這女的是魔修,魔修喜歡吸取精壯男子精氣修鍊。

李塵看着眼前女子她又不敢下手,他長這麼大還沒打過女的。

「你是魔修嗎?」李塵的突然開口,女子差點笑出聲來。

「你傻啊,魔修會告訴你是魔修嗎?」女子看着李塵,他發現李塵好有趣,就是一個單純的男生。

「不是魔修,為啥叫我娶你。」李塵接着反問道。

「你可以拒絕。」女子接着擺出一副楚楚動人的樣子,李塵看着變臉賊快的女人,他連忙推脫。

「那我拒絕。」李塵趕緊拒絕。

「拒絕只有死啊,沒有一個女的被看光之後還能心平氣和和你聊天,要不是看你有幾分帥氣,我早殺你了。」女子二流武者的氣息暴露無疑。

「武者,你是武者。」李塵看着女人,他撒腿就跑。

這女人對待地境都敢這麼說話,實力一定和天人差不多,能說殺我一定比我強 我得苟一段時間。

李塵不知道女子就是一個二流武者,而且剛踏入二流的女人。

「小姐,獵殺幽魂獸了,我們已經發現遊魂獸的下落了。」女子本想去追,可是手中的石頭髮出青色光芒,一道聲音從石頭裡傳來。

「小子,有遊魂獸的氣息,我們出發。」李塵聽到書爺發話,他立刻朝着山中小道行走而去。

遊魂獸是天地誕生的一種神魂養料,其血可滋養肉體,筋骨可用來練器,最好的莫過遊魂獸的內丹以及神核。

「全身是寶。」李塵看着遠處正在吃草的兔子,難道這就是幽魂獸,這不是一隻兔子嗎。

「你大爺的,這腦子沒救了。」書爺真想給李塵兩兜子。

突然兔子如同昏迷一般酣睡起來。李塵感應着四周,一隻巨大的蚊子正在啃食着兔子的血液。

「一劍破天。」一把黑光閃過,蚊子的頭上出現一細小的血道。

巨大的蚊子轟然倒地。

「初階妖獸,殺着真不過癮。」李塵笑着說道。

「你大爺的。你嚇壞遊魂獸了。」書爺看着如同兔子逃竄一般的遊魂獸。

「那隻兔子真會跑。」李塵看着逃跑的兔子。

「那就是遊魂獸。」書爺真想拍死李塵,這一代天命怎麼這麼差勁。

「追啊。」李塵連忙去追趕。

「靠,又是這個臭男人。」女人看着巨大的蚊子屍體,她派人收割內丹,她便看着李塵逃跑的方向。

「你逃不出我的手掌心,你和遊魂獸,我全要。」女子坐上馬車,蔚藍色面巾下的嘴角露出一絲弧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