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逐世行
逐世行 連載中

逐世行

來源:google 作者:道無庸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陳鋒 韓再

一紙金箔圖鑑,開啟少年萬古仙途碧海青天月,尋尋萬古情;陳留神虛夢,爭為逐世行新書開啟,征途再行!展開

《逐世行》章節試讀:

大家都不曾開口算是默許了秦朗的提議,呈扇形搜索出了半里多,大家只看到前方林中隱隱有異彩閃動,同時濃重的血腥味已經掩蓋不住那股異樣的酒香之氣。

「在那裡!」有人興奮開口。

「是人的氣息,仙藥似乎被人服用了!」大家再度摸上前些許,終是看到了那個盤坐在青石上的人。

雖衣着破爛,此時的韓再周身卻散發著特殊的氣息。他刻意吸引精熊的注意並將之帶到了狼山之上。之前精狼雖然被精熊的氣息嚇退,可終是無法忍受精熊侵入地域的挑釁大戰起來,最終兩敗俱傷之後倒是叫很在撿了個大便宜。

即便如此韓再仍舊受了重傷,無奈之下只能將帶來的玉酒全部飲下。

只是韓再之前被兩頭精獸的心頭精血染體,這麼會兒藉助玉酒修復傷勢之時卻不曾發現一身的獸血竟被吸收的乾乾淨淨,周遭更是澎湧起淡淡的真靈雲霧,一會兒化為幻熊,一會兒又變為白狼。

內視體內氤氳的內力,韓再只覺得似乎發生些許的變化,好像本為無色的內力化為了湛青之色。

鑄骨者吸收天地真靈之氣於體,匯聚於龍尾紫府洞天。內有仙藏,開之可通仙。

初修者鑄骨之真力多為天地真靈之氣本色,依照濃淡之序可由乳白色化為湛青之色;可作為鑄骨境十骨修階之間的判定!

這些都是韓再早便知道的鑄骨境知識,而且他也知道內力無論多麼雄厚都不會有顏色出現。

那麼現在的情況便是——他鑄骨了?

這怎麼可能!

想至此處韓再自己都不相信,四年前鑄骨失敗甚至得到了廢體的名號仍舊曆歷在目。想想整個神河城的冷嘲熱諷,這些都不是夢境。

莫非……當初是他們錯了?

可是他的身體不曾吸收獸靈精血是事實,按照先例的確是廢體之兆,這件事情並沒有什麼爭論的。可是現在出現在他體內的異變讓他有些不知所措,畢竟修為之事虛幻縹緲,若不能明確知道結果盲目修鍊,最終只能走火入魔經脈寸斷而死。

隨着韓再的波動,他體外散發的玉酒異香之氣以及那些氤氳的霞光開始出現波動。

慕容千葉遠遠看去面露失望,不由得嘆息道:「異香之氣處於那人體內,看來仙藥多半是被他服用了。」

「看他體表霞霧噴薄且葯香之氣如此之濃,多半還未曾被徹底煉化吸收。我們只需斬了他將藥力煉化出來,效果也是一樣的。」青衣何明開口。

慕容千葉聽了微微色變,神情有些動容,「你要殺人?」

「哼,這本就是弱肉強食的世界,若他不曾服食仙藥被我們尋見了可會放他離開?最終還不是要殺了。既然結果都是一樣的,何必再這件事情上猶豫。」

這位何家小少爺如此狠辣秦朗算是徹底感受,不過此時他也是這個意思。仙陸之上為了寶物廝殺死去的人不知幾何,如他們要做的事情每日都在各地上演。

慕容千葉看向秦朗,誰料她傾慕的秦朗師兄竟也表露出這般意思。慕容千葉畢竟只是首次走出道火武院,對於殺戮之事還是有些放不開。

何明似是也看出了慕容千葉的猶豫,笑道:「待會兒殺人必然血腥,師妹若是不適應只退到後面等着便是。放心,待煉出了仙藥寶液我們仍會分你,畢竟能尋到此人也多虧了師妹。」

慕容千葉大出一口氣,心道這般結果對她來說是最好的。雖不能救下那人,至少她無需參與進來。

何明很懂秦朗,眼下他若想替何家招攬下此人就必須付出點兒代價。

「秦師兄,此戰你與兩位師兄壓陣,我們幾個青衣弟子試試手,擒下此人交由師兄發落。」

秦朗點點頭,道:「小心,此人能夠出現在此地必然不簡單。」

說罷三個白衣精英弟子分守在三處,剩餘的幾個青衣人在何明的帶領下向韓再攻去。

突來的襲擊讓很在猛然驚醒,此時拳頭距離他不到三寸。

若是在俗世較量之中,這般情況依然無法挽回,韓再只有被一拳震碎天靈一途結果。

便是此時的韓再也這般想法。可人在危及時刻總要去爭一爭,就見他猛然揮起手掌推了出去。倉促之間體內的力量尋着最短的脈絡路線衝出,裹着氤氳未曾散去的異霞竟隱隱化作一隻熊掌。

砰!

這人只覺得自己馬上就要得手,胸口卻忽然一痛;隨後整個人便開始倒飛而去,此時他的拳頭距離韓再的天靈骨也只剩下那麼一寸!

韓再一躍而起,周身隱隱籠罩的霧霞竟又化作了白狼之態速度快的驚人,剎那便掙脫了十幾人圍攻之態。

噗……

那率先被韓再擊中胸口的人大口噴吐,竟然有碎裂的內臟隨出。之後他的眼色竟開始緩緩便淡,幾息便近乎沒了聲息。

秦朗見後心頭一驚,道:「出手!」

此時顧不得掠陣了,只看到看在出手的瞬間便知道這人的修為怕是不在他們之下甚至更高。單靠這些青衣弟子縱然能夠斬殺怕是也會死傷慘重,這在學院絕對不允許;尤其是還有一個何明在。

拳風莽勁空襲而來,韓再行將力盡之時一個白衣男子忽地出手,展露的氣息更加雄渾難抵。

砰!

呼啦啦……

見韓再被逼了回來,一群人當即為了上來將他困死。三個精英弟子冷漠走上來看着他,一人忽地在外面喊道:「王師弟不行了。」

這只是避諱的說法,實則上大家都看出來那人已經死去。

何明眉頭稍稍一皺,道:「大膽之賊,竟敢殺我道火武院的弟子,找死!」

韓再現在都還舉得手臂發麻,剛剛那白衣男子的一掌太強了,按照鑄骨境真氣顏色判斷,他展露的氣息為青色,修為應該在五骨到六骨之間。

天生鑄五骨的人在青焰國很少見,後天想要在三十歲前修到這個境界很困難。眼前這人不過二十四五歲的模樣,有這樣的修為已經可以稱之為人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