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竹馬比不過天降?
竹馬比不過天降? 連載中

竹馬比不過天降?

來源:google 作者:川寶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安夢兮 柯帆 現代言情

【HE—甜寵—校園—青梅竹馬】外冷內痴漢偏執男主×嬌軟小太陽女主如何捕獲漂亮青梅?心機,安全感,再發點瘋竹馬打敗天降,佔有她的太陽展開

《竹馬比不過天降?》章節試讀:

「我也去。」陳丞拿過自己的湯碗,跟在柯帆後面。

高中食堂的打湯處是自由打湯,柯帆排着隊,沒一會兒就輪到了他。

他從不讓安夢兮自己來打湯,因為湯勺又長又重,安夢兮拿着那湯勺時總是顫顫巍巍的,勺還沒湊到碗面前,湯就七七八八地灑落到地上,幾次下來,柯帆就主動承擔了給她打湯的任務。

柯帆熟練地拿起湯勺,聽見跟在身後的陳丞問他:「柯帆,你和安夢兮到底是什麼關係?」

柯帆動作不停:「原來你知道我的名字啊,我還以為你不知道呢。」

「那當然要知道了,」陳丞不屑地笑笑,「你上次在我們班門口無緣無故踢我一腳,我總得找個機會討回來。」

「無緣無故?」

柯帆端起兩碗湯,側着臉說:「你知道那不是無緣無故。」

他走過陳丞,正打算回到餐桌,對方又不肯罷休地追上來,陳丞一手端着湯,另一手抓住柯帆的手腕阻止他向前走,兀自放着狠話:「柯帆,我不管你和安夢兮什麼關係,我喜歡安夢兮,我要追她!」

「……你喜歡他,要追她。」

柯帆沉聲重複他說的話,片刻後像是聽到了什麼笑話,竟發出愉快的笑聲。

他們的身高平齊,看向對方的眼神都充滿嫉妒和厭惡,只是柯帆是個很好的情緒管控者,即使他現在非常想嘲諷陳丞不自量力,但表面上仍然是禮貌又平靜的,反而是陳丞,他不懂得收斂自己眼中的情緒,在聽到柯帆的笑聲後更是惡狠狠地問:

「你他媽笑什麼?!」

於是等安夢兮來找柯帆時,看到的就是這樣一副場面——柯帆兩隻手端着湯碗站在原地,一隻手腕被陳丞死死扣住,陳丞正面露不善地盯着他,任誰看了都是體育生欺負好學生的戲碼。

「柯帆!」

率先接收到安夢兮聲音的柯帆用餘光瞥了眼,看見安夢兮已朝着他們的位置跑來,於是他將力氣集中在自己被捏住的手腕,在陳丞震驚的目光下,一寸寸扭轉着手腕的方向,力氣竟比陳丞還大。

「你他媽……力氣怎麼這麼大?」

柯帆暗自施力,陳丞也被挑起了鬥志,兩個人用力方向相反,很快就將柯帆手腕的皮膚磨紅。

在安夢兮跑到他們面前一米的距離時,柯帆突然收回力氣,速度快到陳丞根本來不及反應。

於是,本來相互施力的手只剩下陳丞的一隻,柯帆被他猛地一扯,手中端着的湯傾斜地灑落在地上,滾燙的湯水落到柯帆裸露的手背,瞬間將他的皮膚燙紅。

陳丞:「……」

安夢兮的心臟都提到了嗓子眼,她反應過來後趕緊上前把陳丞推開,生氣地朝他大喊:「你幹嘛扯他手啊!他都被燙到了!」

陳丞想說:不,我沒有,是他自己故意的,他趁我不備之時鬆了力,讓我看起來是在單方面扯他,我還沒反應過來,就已經被他牽着鼻子走了。

可惜安夢兮哪還有心思陳丞說什麼,她眼裡全都是柯帆被燙傷的手背,心裏愧疚不已,總覺得柯帆是替她去打湯才會被燙到的。

安夢兮將剩下的一碗湯放在餐桌上,小心翼翼地捧着柯帆的手帶對方去洗手池,邊走邊心疼道:

「疼不疼啊?一會兒我陪你去醫務室,讓醫生給你塗點葯。」

柯帆安慰他:「沒關係,用水沖沖就好了。」

「不行!必須去醫務室!」

「好吧,不過去之前我要你給我吹吹。」

「啊?」安夢兮眨眨眼睛,不確定地問,「你說什麼呢?」

「我想讓你給我吹吹被燙到的地方。」柯帆面不改色,抬起手背伸到安夢兮面前,「以前你每次受傷,都是我給你吹的,你說吹吹就不痛了。」

他說的話一點兒沒錯,安夢兮小時候最愛叫柯帆給她吹傷口。

眼見柯帆態度堅定,安夢兮只好左右環顧一圈,見周圍的同學都在專註吃飯,沒人注意到他們這邊的動靜,便小心地抬起柯帆的手背,嘟着嘴巴給他吹着氣,吹完認真地問了句:

「還痛嗎?」

柯帆偏過頭督了眼獃滯在原地的陳丞,隨後輕笑着搖搖頭:

「不痛了。」

柯帆的手背塗了一層藥膏,紅腫的印記直到晚上放學也沒消。

安夢兮對此很自責,晚上放學時去了趟柯帆家對他父母道歉,說都是因為自己讓柯帆幫他打湯才會害柯帆受傷的。

柯帆父母當然不會怪罪安夢兮,反而佯裝生氣地拍了下柯帆的頭,說:「不怪小兮,都怪柯帆和其他同學打打鬧鬧的,下次要去給小兮打湯就專心打湯,不然你的湯灑了,讓小兮喝什麼?!」

柯帆順着他父母的意思點頭:「知道了,下次無論發生什麼事,我都會先把安夢兮的湯送過去。」

他們本意是讓安夢兮不要愧疚,結果這一出演完卻更讓安夢兮感到不好意思,柯帆看出她的彆扭,將她拉到自己的卧室,小聲說:「你要是真的覺得抱歉,就答應我一件事情吧。」

「什麼事情?」

「明天晚上……」柯帆抬起眼,人畜無害地看着她,「無論我提出什麼要求,你都不要拒絕我,好嗎?」

——明天晚上,周五晚上,是他說好的告訴她秘密的時間。

安夢兮不知道柯帆的秘密是什麼,但既然對方提出這樣的要求,想必是要自己保密。

對此深有體會的安夢兮一口答應:「好,我答應你。」

話雖這樣說,但到周五晚上還有足足一天的時間,迫不及待想知道答案的安夢兮一宿沒睡好,第二天早晨掛着兩個黑眼圈,柯帆問起原因,安夢兮蔫兒了吧唧地回答:「因為太想知道你的秘密了……而且,今晚過後,咱倆就算平局了。」

原來這小傻子是這樣想的。

柯帆一手插兜,另一手摸了摸蹲在地上的安夢兮的腦袋,被對方天真幼稚的腦迴路逗笑。

「出來了!」

自動販賣機發出兩瓶飲料碰撞在一起的聲音,安夢兮從裏面取出兩罐牛奶,隨後站起身,將其中一杯貼到柯帆的臉上,笑得燦爛又傻氣:「給你,牛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