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玄幻魔法›主角叫鄭洋陳老三犬馬小說免費閱讀
主角叫鄭洋陳老三犬馬小說免費閱讀 連載中

主角叫鄭洋陳老三犬馬小說免費閱讀

來源:外網 作者:犬馬 分類:玄幻魔法

標籤: 犬馬 玄幻魔法

喬以笙最後悔的莫過於那天晚上一時衝動找了陸闖,從此惹上一條癲狂發瘋的狗。 -浪蕩子死於忠貞。向陽花死於黑夜。我死於你的聲色犬馬敲骨吸髓。展開

《主角叫鄭洋陳老三犬馬小說免費閱讀》章節試讀:

尾音尚未完全落下,她倏地連打三個噴嚏。 吸了吸鼻子,她抬頭,與他四目相對。 「……」空氣特別地安靜。 歐鷗意識到,自己剛剛的三個噴嚏,全打到他的臉上去了。 「對不起,哥哥,我不是故意的。」話雖如此,事實上歐鷗邊說邊笑得肆無忌憚,既顯得她的道歉毫無誠意,亦顯得她在撒謊。 而歐鷗從他透露的神情,看出,無論她是否故意,他不過當作小孩子的玩鬧。 歐鷗可太不喜歡他的這種態度了:「不問我知道了你的什麼秘密嗎?」 他正邁步往一樓客廳衛生間的方向走,頭也沒回:「什麼秘密?」 語氣不至於敷衍,可同樣不包含任何好奇。毋庸置疑,他純粹只是配合她罷了,一種「姑且陪這個無聊的小姑娘玩一玩」的既視感。 歐鷗還是跟在他的身後:「門口有監控攝像頭吧?雖然天太黑了我沒留意,但這麼大的房子,照道理會裝監控的。」 「你今晚原本也沒打算回這裡的吧?是通過監控攝像頭看到我在等你,大風大雨的天氣,你不放心我,所以過來了。」 「你還穿得這麼正式,是出席什麼場合嗎?這個時間點,你連衣服都沒換,說明你還是從那個場合直接過來的,怕我等太久。對不對?」 之前每次在餐飲店見到他的時候,即便他穿的也是襯衣,但整體還是偏輕鬆休閑。 今次他穿的皮鞋和西裝褲,灰色豎條紋襯衫的袖口和衣領的扣子均扣得規整,襯衫外又套一件深色的馬甲,酒紅色的領帶嵌於襯衫和馬甲之間,領帶上的領帶夾所泛的光澤和他的金絲細邊眼鏡是相同的質感。 而且歐鷗的鼻子如果沒有失靈的話,他身上的木質香水味里夾雜有酒精的氣味。 很淡,可她就是聞出來了。 也因此,充滿商務精英紳士范兒的他,比在餐飲店裡時,又愈加散發著成熟男人的魅力。 看着他被剪裁合身的衣物包裹在寬闊肩膀勾勒出的肌肉線條,歐鷗的腦海里不自覺浮現一個星期前在他的房門外透過半敞的門縫所驚鴻一瞥到他的赤果的背影。 一想到他是因為看到她在等他而專門出現的,歐鷗很難不得意,也很難不開心。 她頭頭是道的分析,並未對他的步伐產生任何影響。 進入衛生間,他打開柜子取出裏面的干毛巾,折返出來衛生間門口,丟了一條給她。 「先擦。你還是住之前那間客房。樓上樓下的衛生間里有洗浴用品,你自便。時間不早了,洗了澡可以休息了。我還有事。」 聽到最後四個字,歐鷗以為他又要出門。 但他只是用毛巾擦着沾了些雨水的肩膀,走進一樓的一個房間。 歐鷗猜測多半是書房。 為了驗證她的猜測,她也跟過去了。 果不其然,透過他打開的門縫,她瞧見了裏面的布局。 「還有事?」他駐足,回頭問她,身體擋住了她的視線。 歐鷗知道自己這樣子窺探人家的家,不僅僅是沒禮貌的問題,還有點沒教養。 可她無所謂。 而且和他認識以來,她也不是第一次表現得沒禮貌、沒教養了。她還遠不止是沒禮貌、沒教養的問題。 這種情況下歐鷗倒比較樂意認領他對她的「小姑娘」的稱呼,因為如果是小孩子的話,小孩子的不懂事能容易被大人無條件地包容。 「你得回答我,我猜得沒錯,對吧?」歐鷗問。 她喜歡掌控人心的感覺。 她也期待他如她所猜測得那般,被她挖掘出他的隱秘心思:雖然他躲了她好幾天但其實還是在意她的。 在她學校里,她曾經會去戳穿那些偷偷喜歡她的男生的心思。 之所以說是「曾經」,當然代表着她現在不幹這種事了。 不幹的原因並非沒有男生喜歡她了,而是她懶得戳穿了,她身邊同齡的異性門從裡到外都彰顯着一股幼稚,她覺得沒勁兒。 如今遇到一位入了她眼的大叔,首先她對他是興趣滿滿的,其次她也不免抱了昂揚的鬥志,畢竟她上一次主動追求男生,都是她小學的事情了。 曾經被她戳穿心思的男生,要麼死鴨子嘴硬堅決否認到底,要麼覺得自己面子掛不住,從此見到她就繞着走。 據說這種都是典型的青春期男生的心理。 青春期的女生也普遍有這種心理,譬如歐鷗直白地問同行的女生是否喜歡某某男生時,女生也堅決否認了,可女生害羞的神色分明出賣了她。 這導致歐鷗認為自己可能沒有青春期,因為她從小到大直來直去,喜歡就是喜歡,不喜歡就是不喜歡。 眼下的這個男人,帶着很輕的笑意,告訴她:「嗯,差不多是你說的這樣。」 歐鷗勾唇。她喜歡他這樣大大方方地承認,可比學校里那些扭扭捏捏的小男生爽快多了。 「現在你可以去洗澡了?」他問。 這一問,又顯得他好像為了打發她,所以順應她的心理,給出她想要的答案。 沒等歐鷗反應,他倏爾伸手到她的耳邊。 他在觸碰她的頭髮,但她的全部注意力集中在他微涼的手指隔着她的黏在她臉頰上的髮絲,與她的皮膚若即若離產生的細微摩擦上。 大概三秒,或者五秒。 他的手收回,指間捏着兩片飄零的薔薇花瓣。 「別又生病了。」他溫和地拍拍她的發頂,「去吧。」 等他關上書房的門,從怔愣中回神的歐鷗捺着加速的心跳,意識到他最後的動作和最後跟她說的兩個字,根本又是在打發小孩。 但歐鷗沒有繼續騷擾他。 她覺得自己現在確實應該先把自己收拾收拾。 去玄關拖了行李箱進來客廳,她取出換洗衣物,就近進了一樓的衛生間。 洗浴用品確實齊全,洗髮露、洗髮水諸如此類甚至都沒開過封。 衛生間的裝修設計和整個老洋房的風格一脈相承,同時衛浴系統又現代化,一點也沒有不方便。 等從衛生間捯飭結束,歐鷗並沒有獨自先上二樓的那件客房睡覺。 她躺在客廳的沙發椅里,玩起了她進衛生間之前插到插座里充電的手機。 凌晨一點半左右,她在自己的呵欠里,等到了他從書房出來。

《主角叫鄭洋陳老三犬馬小說免費閱讀》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