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軍事歷史›贅婿難逃:我家娘子天下第一!
贅婿難逃:我家娘子天下第一! 連載中

贅婿難逃:我家娘子天下第一!

來源:google 作者:汝有神豬 分類:軍事歷史

標籤: 軍事歷史 江小白 沈君夜

【情感細膩+無毒不虐+無系統+皇朝爭霸】(部分高能請提前準備好紙巾!)江小白因實驗室爆炸意外穿越古代,成為將軍府的上門女婿天資聰慧的江小白立刻意識到自己似乎是被捲入到了一樁驚天陽謀之中!為了活下去,他只能想辦法逃出將軍府,奈何自家娘子武功天下第一令他插翅難逃直到那一天,娘子為了保護他身中數劍倒在血泊之中...江小白髮誓,從今往後沒有人能夠傷害她...捨得一身剮,敢把皇帝拉下馬!「你說敵國有百萬鐵騎?不好意思…我一個搞科研的發明坦克很合理吧?」「什麼?敵國還有超一流武者百米之外可取人首級?」「那真是不好意思了,看到我肩上的98k沒有?射程是他的十倍!」展開

《贅婿難逃:我家娘子天下第一!》章節試讀:

上了官道之後,遠遠的江小白就見到了那頂熟悉的大紅花轎。

兩名衛兵也十分識趣的將他從馬背上抬了下來並鬆開麻繩…

不過即便江小白此刻重獲自由他也沒有了想要逃跑的打算,因為他親眼看着那名女將軍將駕車的小廝趕了下去,然後親自駕車。

「進去!」

女將軍的聲音清脆悅耳十分好聽,但是語氣之中卻帶着不容置疑的口吻,讓江小白的心中有些反感。

想到今後迎接他的將會是脖頸上24小時懸着一柄利劍的生活,江小白的語氣也逐漸變的有些大膽了起來。

「這麼凶小心以後嫁不出去!」

不過嘴上大膽是一回事,江小白的身體卻還是很誠實的回到了花轎中。

看着已經閉合的轎門,沈君夜十分罕見的露出一副略顯呆萌的表情,這書獃子怕是根本就沒認出自己吧?

不過這樣也好…

迎親的隊伍在官道上行駛了大概一個時辰之後,江小白的轎子卻突然停了下來。

「出來!」

外邊響起女將軍的聲音,頓時將已經陷入沉睡的江小白喚醒,長時間的奔跑讓他感覺有些疲憊上了花轎沒多久就睡了過去。

「到了?」

江小白推開轎門,揉了揉惺忪朦朧的睡眼看向車外,這一看不要緊,江小白的臉色頓時變得難看了起來。

「八抬大轎?」

「奇恥大辱!奇恥大辱啊!」

然而這還沒完,沈君夜更是直接丟給江小白一頂紅蓋頭…

「戴上!」

這個舉動直接讓江小白破防了,只見他惡從心頭起,怒向膽邊生指着沈君夜的鼻子破口大罵!

「冰塊臉你不要太過分,我江小白堂堂七尺男兒怎可佩戴女子之物!」

蒼啷一聲,沈君夜直接拔出背後的紫金盤龍槍,槍尖徑直頂在江小白的脖頸之上。

「是生,是死,皆在你一念之間!」

江小白感受着槍尖之上傳來的殺意,腦海當中思緒萬千…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頭,大丈夫能屈能伸,君子報仇十年不晚,古有越王勾踐卧薪嘗膽,韓信為前途甘受胯下之辱,一番強行自我安慰之後江小白的心中頓時舒服了不少。

他面容冷峻的接過紅蓋頭,隨後轉身走上了一旁的八抬大轎。

沈君夜收起紫金盤龍槍,看向江小白的方向,複雜的神色當中夾雜着一縷愧疚。

「起轎,入皇城!」

沒過多久,花轎中的江小白就聽到外邊逐漸響起樂器的擊打聲,以及熙熙攘攘的人群議論聲,心知此刻怕是已經入了皇城,入贅將軍府之事已成定局。

隨即一個個奇葩的計划出現在江小白的腦海之中,如果順利的話逃出將軍府應該不成問題!

然而就在這時,轎子外邊響起的一首詩詞傳入江小白的耳中打斷了他的思路。

「將軍有女世無雙,娶妻清風石頭郎。」

「文武第一成雙對,虎女焉能配文盲!」

詩詞大意簡單易懂,就連咿呀學語的孩童都能理解,更何況是江小白?

「欺人太甚,憑什麼人家又是世無雙又是虎女的,到了自己這裡就成了文盲?」

俗話說不爭饅頭爭口氣,江小白當即做出決定…

石頭郎也好,文盲也罷,說的是人家江小白!跟他有什麼關係?

等自己逃離了這片是非之地,反手就開始研發坦克大炮!到時候有仇報仇有怨報怨,什麼長歌皇室,什麼將軍府都是弟弟!

不過如果只靠他自己一個人的話,可能需要個幾十年的時間才能成功就是了…

接下來整個婚禮的過程江小白都是在大紅蓋頭遮面的情況下度過的,直到進入洞房之後他都沒有見過自己名義上的娘子長什麼樣子。

「洞房花燭夜,潛龍脫困時!」

江小白一把扯下自己的大紅蓋頭,隨後則是準備脫去身上的嫁衣輕裝上陣,然而十分鐘之後他才發現自己有些想當然了。

這嫁衣竟然如此難脫?還有這褲兜兜又是什麼?這堆破爛到底是誰發明的!

又過了十分鐘左右,江小白終於將嫁衣給脫了下來,渾身上下只剩一件貼身內襯…

他躡手躡腳的來到門後一側,將耳朵貼了上去想要聽聽外邊的情況,然而將軍府內卻沒有一點舉辦婚禮慶典的氣氛,外邊靜悄悄的沒有一絲動靜。

門外無人!

既然已經得出這個結論,江小白也就不再猶豫,直接大搖大擺的將房門推開向外走去。

然而就在他推開房門的一瞬間,一道清脆的響聲出現在這個寂靜的夜晚,顯得十分突兀。

兩柄長劍閃爍着寒光交叉在一起,直接擋住了江小白的去路。

「大小姐有令,未得許可姑爺不可擅自走出房間!」

江小白聞聲看去,在大門外的左右兩側各有一名衛兵站哨,而這兩人不是別人正是白天對他進行過捆綁的兩名衛兵。

「不錯,加油,繼續努力!」

嘭的一聲,江小白直接甩手將門關上來到自己的床上倒頭就睡。

……

翌日清晨…

天空才剛剛泛起第一縷陽光,在房間內呼呼大睡的江小白就被一陣推門聲給吵醒了。

「大小姐有令,將軍府不養閑人!」

「從即日起,江小白擔任將軍府低等家丁一職,日出而作,日落而息,月末休一,月初餉二兩!」

一名身穿淡綠色蓮花裙的小丫頭一本正經的宣讀着手上竹簡當中刻錄的內容,身後的兩名守衛則是將一款為江小白量身打造的家丁服放在了房間內的桌子上。

江小白一臉驚愕的看着眼前的一幕,有些懷疑自己是不是還沒睡醒。

他不是入贅將軍府嫁給將軍府的大小姐了嗎?怎麼昨天剛舉行的婚禮,今天自己就變成低等家丁了?

不過這是不是就代表他…暫時不用死了?

想到這裡,江小白沒來由的興奮起來,不過還沒興奮多久就被桌子上的家丁服給掃了興緻。

以如今這個時代的消費水平來說,二兩銀子相當於前世的兩百塊,而且每個月就休息一天…

資本家都不敢這麼吸血好嗎?

不過當他看到小丫頭手裡拿着的竹簡之後,江小白眼球一轉頓時就來了主意。

「咳咳,我不相信娘子會這麼對我,你把手中的東西拿給我看一眼!」

《贅婿難逃:我家娘子天下第一!》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