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周三有雨
周三有雨 連載中

周三有雨

來源:google 作者:深井冰的冰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現代言情 秦則初 許央

許央循聲看過去——弄堂盡頭,霓虹燈招牌光線漏出來,罩着下面的便利店像個南瓜關東煮的香味從裏面溢出,灌進弄堂里「張家媳婦的聲音?」擇菜的李阿婆問「聽着像」王阿婆把盆里的青菜往下壓了壓...展開

《周三有雨》章節試讀:

《周三有雨》男女主角是秦則初許央,是小說寫手深井冰的冰所寫。
精彩內容:果然。
「果然是在監考。」
許央嘀咕了句。
不小心說出了心聲,意識到的時候,她一張小臉往下縮了再縮,幾乎全埋進校服領子里。
...果然。
「果然是在監考。」
許央嘀咕了句。
不小心說出了心聲,意識到的時候,她一張小臉往下縮了再縮,幾乎全埋進校服領子里。
在線表演物理自閉。
像個小鵪鶉,有點……可愛。
秦則初牽着唇角若有似無笑了下:「我也就是瞎說一通,不一定對。」
許央:「………………」放屁。
她剛悄悄翻着偷看了下後面的答案,得數都是對的,只不過答案過程是【略】什麼瞎說一通,好意思。
誒?
不對啊。
這套卷子是她在書店買來配合作業自己課下寫的。
十套測驗卷,有答案有封皮,前後封皮都有。
剛她寫完卷子後就合起來了,封皮包着,他沒長透視眼,不可能看得到。
也就是說——她寫題的時候,他在旁邊全程看着,邊監考邊心算?


許央整個人都不好了。
非常沮喪,沮喪裡帶着說不明的……小興奮?
每天都往許願池裡扔硬幣的苦學生,親眼見到學神下意識是要拜一拜的orz許央在心裏默默拜了拜,一雙眼睛緩緩露出衣領,小聲說:「你可以再講一遍嗎?
我剛沒聽清。
謝謝。」
怪答案只有個【略】秦則初站起來,單手把椅子掂到書桌旁,自然地拿起桌上的筆和演算紙,坦然坐下:「先看圖……」他手指骨節細長勻稱,不誇張地說,是許央見過的最好看的手。
有點羨慕他手裡的筆。
檯燈的柔光籠在他臉上,眼皮垂着,長而濃密的睫毛在眼下投落下一層陰影。
皮膚可真是好,白凈光滑,沒有一顆痘。
不知道是不是面膜的功勞。
「我講明白了嗎?」
秦則初筆尖頓在演算紙上的最後得數上,側臉看過來。
四目相對。
幾乎瞬間,兩個人的呼吸交纏在一起。
「……明、明白了。」
許央尷尬地轉過臉,目光在演算紙上亂掃。
秦則初給出的步驟簡潔直接,不繞彎子,很快講完。
但是貴在他語速慢,每一步都說在關鍵點上,許央即使分出一半心在他臉上也還是能聽得懂。
秦則初放下筆,抬手在臉頰上抹了下。
就在許央以為他會問他臉上是不是有東西時,秦則初輕笑了下,漫不經心地說:「面膜可能有毒,臉有點癢。」
「啊?」
許央聞言看了他一眼,判斷道,「沒有痘,不發紅,問題應該不大,敷完面膜是要用清水洗臉的。」
「哦~~~」他明顯拖了個長腔,「我以為我臉紅了。」
許央:「……………………」怎麼聽怎麼不像句正經話。
秦則初看了眼鬧鐘,站起來:「今晚謝謝,好學生。」
腔調一本正經,但是由上句話做鋪墊,許央覺得這句比上句還要不正經。
好學生?
真把自己當監考了?

監考還有管說答案的?



許央坐着沒動。
秦則初走了兩步又退回來,從褲兜里掏出一根棒棒糖放在桌上:「謝謝。」
這次語氣極其誠懇。
轉而。
「你一直都這麼聽話么?」
他又說。
秦則初看着她纖細小小的背影,指尖在褲兜里捏了下。
不能再逗了,再逗下去怕禍害了人家好學生。
他掀起窗帘翻身出去。
許央扭過頭來時,早已看不見他的身影,只看到窗帘在夜色里晃動。
桌上的棒棒糖她很熟悉,今晚買紅豆麵包等秦則初找零時,她一直盯着收銀台旁邊的罐裝棒棒糖看。
所以,他看到了?
特意揣了根棒棒糖來翻窗?

可是邏輯反了呀。
他翻窗明顯是在躲什麼人,正好翻到她房間純碎是意外吧?


薛定諤的棒棒糖。
許央蹙着眉心把最後一道物理題寫好,重新整理了桌面,最後把秦則初講題那張的演算紙揉成團丟進垃圾桶里。
她愣住。
垃圾桶里靜靜躺着那個紅豆麵包。
母親覺得便利店的麵包不新鮮,隨手扔在了垃圾桶,她完全忘記了這件事。
垃圾桶就在她椅子腿旁放着,只要稍低頭就能看得見。
許央第一個念頭是完了。
肯定被他瞧見了。
為了驗證這一點,她特意坐在秦則初坐過的那張椅子上,向左稍稍偏了下頭——紅豆麵包。
非常清晰,毫無阻礙。
許央雙拳放在大腿上,胸腔悶熱。
其實沒什麼大不了,無非是生平第一次「做壞事」就被正主給逮個正着。
許央決定第二天換條路上學。
可是第二天,許央聽說附近死了個人。

《周三有雨》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