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懸疑驚悚›中邪
中邪 連載中

中邪

來源:google 作者:光叔 分類:懸疑驚悚

標籤: 光叔 懸疑驚悚 韓老爺子

我開了間香鋪,那晚有個女人帶着孩子來玩……孩子有些吵,女人就找了個皮球給他玩,血淌了一地……展開

《中邪》章節試讀:

  羅天聯繫了警局,韓老大撤銷了對我的投訴,重新立案,申請逮捕齊橫。
  「救救我兒子,救救他,」女人哀戚懇求道。
  黃毛被搬回卧室,我關好窗戶,拉上帘子,確保一絲光都不會透進來。
  「你不是要幫忙?
別站着,戳破他的指尖取三滴血,滴在白蠟燭里,」我吩咐林鷺道。
我自己拿着黃紙,裁了個紙人,捆上一根黃毛的頭髮絲,釘在床頭。
  「記着,從現在開始,每隔一個小時,就要搓揉他的後背心,直到發熱為止,絕對不能冷掉。
蠟燭不能熄,快燒光時,就換上新地,記住了嗎?」
  蠟燭被我點燃,分別置於黃毛的頭頂和雙肩,若是有陰魂鬼物闖進來,能迷惑他們黃毛沒死,免得被人奪去了身軀。
  女人對我的話深信不疑,連忙照着做。
  韓家別墅里,我向韓老大打聽起玉石的來歷。
  他巴望着我救命,猶豫了下,還是全盤托出,說道,「我爹以前落難時,就想跳崖自盡,結果被人救下來。
他問我爹為啥活不下去,我爹就說沒錢,那人哈哈笑,就給了他一塊石頭,說是有了它,以後肯定是億萬家財。」
  「騙子?」
林鷺努努嘴,「肯定是心理戰術。」
  韓老大搖搖頭,「我爹一開始也不信,誰知後來真的是有如**相助,事業飛黃騰達,錢越來越多。
他把石頭當成傳家寶,說是要留給我,保佑韓家世世代代發財。」
  羅天張大嘴巴,羨慕道:「我怎麼就遇不到這種好事?」
  我皺起眉頭,林鷺眼尖,問道:「怎麼啦,你也相信?」
  「能讓人發財的石頭?
我記得以前爺爺好像跟我提起過,身前家財萬貫,死後無葬身之地。
人一生的財運是有數地,想要彌補,就得拿陰德來充數,死後凄慘。」
  想到韓老爺子魂飛魄散,連投胎都沒機會,當真是應驗了爺爺的話。
  羅天不說話了。
剛才我救了他,他現在老實多了,對我十分客氣。
  韓老爺子這種人死後,鬼魂怨氣十足,若是落到懂得邪術的人手裡,為禍更大。
如今想來,那個給他石頭的人,未必就是藏了好心。
  韓老大有些獃滯,「難道老頭臨死前,還讓我把石頭丟了,我還以為他糊塗了?
這,這,李霖,不,李先生,這事算完了嗎?」
  我有些不託底,賺錢越多,所需陰德越多,如果韓老爺子自己不夠數,那就會遺禍子孫,弄得家破人亡。
  「你拿錢多做些善事,周濟貧困,總是有好處地。
對了,韓老爺子是從哪兒得到這塊石頭地?」
  「靈仰山。」
  林鷺接了個電話,說道:「追蹤到那輛車了,出城去了,咱們快追。」
  警車呼嘯,林鷺手機屏幕上有個綠點閃爍着,指示着齊橫的位置。
  「這是出城了,嗯,前面有個村子?」
  黑夜裡,出現個不大的村落,家家戶戶都亮着燈。
奇怪,難道是我上次去過的村莊,齊橫怎麼跑這兒來了?
  「啊,快踩剎車,前面有人,」林鷺忽然發出尖叫。
  砰地一聲大響,警車因為開的太快,一個黑影被撞得飛起,撞斷樹苗,連前檔都砸碎了。
開車的羅天嚇得哆嗦,「我,我撞死人了?」
  黑影搖搖晃晃地爬起來,在車前張開雙臂。
  「這,這都不死,他想幹嗎?
不准我們前進嗎?」
  我下了車,一眼認出來,「是你。」
黑影是個中年男人,渾身破爛,踮着腳尖走路,居然是上次遇到的吊步鬼。
  「你不讓我們進村子?
為什麼?」
  吊步鬼嘴裏嗚嗚,我看到他的舌頭被拔掉了,有些焦急地想要說著什麼。
村前有一條小路,我點燃一根香,一縷香煙飄起來,明明沒風,卻斜斜飄向村子的方向。
  見我臉色難看,林鷺好奇問道:「怎麼了?」
  「這是惡魂香,偏地這麼明顯,說明村莊里有厲害的惡鬼。
你攔着我們,是不是不想我們進去?」
  吊步鬼搖搖頭,又點點頭。
  「咱們等天亮再進去,你們等着,我去看看。」
  我折了根棍子,敲打着探蛇,朝着小樹林走去。
我拿着八卦鏡,對準村落照照,黑氣濃郁地散不開,尤其是中間,像是有烏光閃爍着。
  上次來的時候沒看出來,沒想到這裡陰氣這麼重?
奇怪,這種地方根本不適合人生活,怎麼還有村莊?
謹慎起見,我在嘴裏含了五帝錢,將活人氣息遮住,朝着村落里潛入。
  村裡安靜地詭異,狗不叫,我來到上次收留的老頭家,輕輕叩門。
裡頭開着燈,卻沒人來應答,我叫了兩聲,「老人家,是我,給開開門。」
  連喊幾聲,都不見應答,我繞到窗戶邊,踩着磚頭翻進去。
  堂屋裡香煙裊裊,化紙缸里還有泛紅的灰燼,老頭倒在地上,氣息全無的模樣。
我急忙跑過去,揉着他的胸口,幾次按壓,掐着人中,老頭悠悠醒過來。
  「唔,我這是怎麼了?
好累啊,突然就睡著了,」老頭看到我,也有些高興。
  我剛才趁機摸了摸,脈搏呼吸都有,體溫偏低,老頭並沒有古怪,就是眼神痴呆。
  窗戶被扣響,吊步鬼不知道什麼時候跟來了,站在屋外不敢進來。
我心中激靈,「你就是老頭失蹤的那個兒子?」
他點點頭,指了指神龕。
  屋裡擺着一尊惡鬼像,青面獠牙,兩頭四臂,看着很邪乎。
我拿起抹布,蓋到惡鬼像上,老頭一個哆嗦,終於緩過勁來了。
  果然,這惡鬼像有問題。
  「你怎麼來了,小年青,我跟你說,你快走,最近村裡子里怪怪地,我也說不準,你別來了。」
老頭勸我快走。
  「我就是為了這事來地,老爺子,正中的屋子裡住的誰?」
  「那是村長家。」
  「最近村長家有什麼古怪嗎?」
  老頭有些狐疑地望着我,我解釋道:「老爺子,實話跟你說吧,我是干那一行地。
你兒子託夢給我,說你有難,要我來幫一幫你。」
  「我兒子?」
老頭激動起來,隨即低頭抹着眼淚,「託夢?
那瓜娃子沒了吧?
真是個不省心地,我讓他早點出去打工,別回來了。
他偏偏要陪着我,我就知道早晚要出事,真是逃不掉。」
  他打起精神,狠狠道:「前些時候,有人開車來過,拖了口大棺材,村長說是自己備下的壽材。」
  棺材?
裏面肯定是韓老爺子的屍體,齊橫果然藏在這兒。
問清楚屋子範圍,我連夜就摸了過去,宜早不宜遲,免得齊橫起了戒心。
  狗被堵住了嘴,我不怕驚動這些畜生,翻牆跳進了村長家裡的院子里。
這裡陰森森地,溫度比外面低了不少,草地上起了白霜。
  前屋裡燈光敞亮,有人喧嘩聲音發出來,我聽到齊橫的聲音,還有幾個人影晃動,好像在喝酒吃宵夜。
我摸到了後頭,推門進去。
  黑洞洞的屋裡擺着一口大棺材,雕刻着鮮紅的詭異符咒,前面燒着兩個白蠟燭,火苗青黑,寂靜中透着寒意。
  嗒,嗒,棺材縫隙里往外滴水。
我摸了把,棺材板冷得和冰一樣。
我打算把蓋子掀起來,要是裏面是韓老爺子,就能壞了齊橫的謀算。
  黑夜裡,眼前突然冒出兩隻眼珠子,正好瞪着我。
  我嚇得差點停住呼吸,眼珠子綠油油地,原來是一隻黑貓。
它落在棺材上,眼珠盯着我,透着幾分詭譎和嘲諷。
  嘲諷?
野貓發出凄厲尖叫。
  砰,砰,棺材裏傳來大響,像是有什麼要衝出來。
  我急忙衝出屋子,前頭有腳步聲匆匆過來,「有什麼闖進來了?
快去看看。」
我踩着圍牆,衝著村莊外頭跑過去。
  一縷陰風從後來吹來,有個男鬼穿牆追來,眼珠子猩紅。
  我抓起一包灰葯丟出去,男鬼冷笑,身體驟然變得虛無,灰葯整個落空。
我方向一折,衝著小樹林跑過去。
  草叢窸窸窣窣,像是條游蛇在裏面蜿蜒。
  我抓起一把紙錢,點燃後四下亂丟,飛灰四散。
香火錢很快就引來了兩個黑影,貪婪地抓着紙錢,樂哈哈地。
  「你是誰,怎麼過來了?」
  我嘴裏含着五帝錢,沒法說話,從懷裡掏出一張黑符,揚了揚。
  「原來是自己人,你懂禮數,還知道拿錢來孝敬咱們哥倆。
咦,後面是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