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重生之我是宗門小師叔
重生之我是宗門小師叔 連載中

重生之我是宗門小師叔

來源:google 作者:慕白的慕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慕白的慕 江林

一名美術老師江林,在博物館欣賞畫作突然被吸入畫中醒來以後發現自己竟然成了玄劍宗的小師叔,試煉之地意外獲得符寶——畫筆隨手一畫皆可攻擊手握一符筆,可畫符,畫武器,畫出一方小天地畫大炮,畫飛機,畫出坦克007妖魔鬼怪,魑魅魍魎,精魄交出來成為我符寶能量吧來來,小師妹,我給你畫個全身像好不好?掌門,我來給你畫張全家福我是玄界神筆「馬良」展開

《重生之我是宗門小師叔》章節試讀:

江林內心裏其實挺嚮往修仙世界裏的生活,平日里看電視那一身仙風道骨的裝扮,腳踩一隻巨大的仙鶴,在雲層上面來回穿梭……

還有御劍飛行,穿梭在山巒疊峰之間,沒事行個俠,仗個義,吃個仙丹再活個上千歲,娶幾個漂亮的仙子……

想想心裏都覺得美得很。

「小師叔,快到了。咦,我怎麼感覺背上有點濕……」陳仕飛一臉迷茫的問道。

「啊,快到了啊?」

江林用手背擦了擦流出的口水,順勢在陳仕飛的衣服上抹了幾下,算是報了之前的鼻涕之仇。

他睜開眼睛首先看到的便是,層巒疊嶂的山峰高聳入雲,連綿不斷的白雲漂浮在腳下。

然後幾人便落到一處巨大的廣場之上,廣場的地面用的是白玉鋪砌,在陽光照射下光彩奪目。

廣場兩邊,每隔數十丈便佇立一把高大的巨劍,劍氣凜人,讓人不敢直視。

抬頭向廣場盡頭望去,只見一座石橋佇立,成一條斜線向上延伸,直入白雲深處。

江林跟着幾人步向台階,隨後聽見有細細水聲傳來,在陽光的照射之下,整座石橋散發七彩虹光,絢麗繽紛,光彩耀人。

在石橋之上低頭看去,不斷有水流緩緩流出,聲音悅耳動聽。

這座虹橋極高極長,江林走在其上,只覺得周圍的白雲漸漸都沉到腳下,想來是越上越高。

往上又走了一會,便發現白雲越發稀薄,然後眼前豁然一亮。

只見四面天空,遼闊高遠;下面茫茫雲海,滔滔不絕,一眼望去,心胸頓時開闊萬分。

而在正前方,便是巨劍峰峰頂玄劍宗的主殿「凌霄殿」所在。

「凌霄殿」坐落在巨劍峰峰頂,雲氣環繞,仙鶴在周圍盤旋。

進入凌霄殿以後,便看到掌門李成風端坐在大殿內側兩層台階的寶座之上。

「江師弟,發生了什麼?怎麼受傷如此嚴重。」

李成風在江林身上掃視了一下,便站起身來,只見一道人影閃過。

便出現在江林的身旁,他抬手在江林的脈搏處探息了一會,震驚的問道:

「你怎麼境界跌落至一境初期了?而且神識受損也如此嚴重?」

「掌門師兄,都怪師弟不好,本想為宗門探尋一些寶物沒想到……」

江林一臉委屈,隨即將麒麟山脈發生的事情講了一遍,不過把自己獲得符寶的事情隱瞞下來。

「陳仕飛,臨走時我是怎麼跟你交代的,你就是這麼保護的你師叔?」

李成風一臉怒氣的看着陳仕飛。

陳仕飛嚇得急忙跪下,把頭伏在地上:

「回稟掌門,都是弟子的錯,一切罪過我皆認罰。」

「師兄,不怪他,都怪師弟肆意妄為。」

江林沒想到這陳仕飛此人頗有擔當,把過錯一人攬下,急忙開口替他說話。

「嗯,死罪可免,活罪難逃,稍後去後山面壁一月,以儆效尤。」

李成風也沒想到平日里孤僻冷傲的小師弟竟會為弟子求情,於是便小施懲罰。

「是,弟子遵命。」陳仕飛一臉感激的說道。

「師弟,依你所說,那裡應該是一座沉陷的上古遺迹,你應該是不小心觸動了什麼禁制所以才導致神識受損,境界跌落,幸好你福大命大。」

「稍後我讓人去丹房取一些益氣丹和培元丹給你送去,回去以後你好好休養身體,不要太傷心。」

李成風對着江林安慰道。

「就這還福大命大,殊不知你小師弟早已經命喪黃泉嘍。」

江林心裏暗想,口上回道:「謝謝掌門師兄,我先退下了。」

「好,你先回去吧,過幾日我去看你。」李成風笑着說道。

「告辭。」江林拱手一禮,便轉身離去。

李成風看着離去的江林,眉頭緊鎖,總感覺哪裡有些不對勁。

「侯雨?」

「掌門,弟子在。」

「到底怎麼一回事,你且詳細說來。」

「當時……」

侯雨隨後將江林慘叫,幾人見到江林時的場景描述了一遍。

「石筆……」李成風陷入了沉思之中。

……

江林出了凌霄殿,便急忙拉住正要去後山面壁的陳仕飛。

「怎麼了,小師叔?我還要去面壁呢。」

陳仕飛一臉呆萌的說道。

「咳咳,師侄啊,我感覺渾身乏力,真氣運行不暢,你能不能把我送回我的靈妙峰。」

江林說完裝出一副柔弱不堪隨時都會暈倒的樣子。

「這個……」陳仕飛一臉猶豫。

「哎喲喲,我要暈倒了……」

「小師叔,你沒事吧。」陳仕飛急忙上前攙扶。

「你扶着我,好多了。走吧,回靈妙峰吧。」

江林故作病態的說著。

「好的,小師叔,我先把你送回去,再回來面壁思過。」

陳仕飛說著便把江林背到背上御劍飛起。

「哎。我真TM是個演員。放到二十一世紀起碼也是影帝級別的。哈哈」

江林心裏頓時樂開了花。

「咱們老百姓啊,今個真高興……」

「小師叔,你唱的什麼啊?我怎麼從來沒有聽過?」

「專心飛行,好好享受。」說著一巴掌拍到了陳仕飛頭上。

……

大概有半個時辰左右。

兩人便降落到一處風景秀麗,香氣宜人的山峰,放眼望去這山峰到處都是靈草,靈花。

山頂有一座二層的木質閣樓,閣樓前方有幾十畝地的草藥。

「我去,感情這江林是一位種植草藥的主啊。」

江林小聲嘟囔着,撇了撇嘴。

「師傅,您回來了?」

兩個身穿長袍的少年正在草藥地里澆水,看到江林回來,急忙丟下木瓢上前接應。

「嗯,為師回來了。仕飛辛苦你了,快回去吧,今日就不留你吃飯了。」

江林看着幾十畝地草藥,滿臉憂愁。

「還好有兩個弟子。」江林在心裏安慰着自己。

「好的,小師叔,我回去了。」

說完御氣飛劍「嗖」的一聲便不見了蹤影。

「額……這傢伙。」

兩個徒弟一個叫小甲,一個叫小乙,倆人都是第一境界,以氣馭劍。

「好傢夥,這下好了,三個一境界的人守着十幾畝葯田,怕是來個厲害的傢伙全都打趴下了。」

江林看着兩個獃獃的弟子,揉了揉眉頭心裏暗想。

「師父,您餓了嗎,我去燒火做飯。」小甲笑着說道。

「嗯,去吧,師父有點累了,我先去休息一會,做好飯喊我。」

江林頭也不回的走上了閣樓的二層,推開門,只見裏面放了一張簡單的床鋪,牆上掛了幾幅不知名的字畫,還有一張檀木桌子橫放在床前不遠的位置。

「真是簡陋啊。」江林說著往床上一躺,仔細想着今天所發生的一切。

直到現在他還是有點接受不了,他感覺一切像是做夢似得,於是用手狠狠的掐了一下大腿根。

「哎喲,真疼……完了,恐怕這是真的……」

只見他用被子遮住頭,痛哭流涕,哭了一陣便掀開被子。

「既來之,則安之吧,在原來的世界,我努力十幾年考上大學,幹了幾年了,卻還是拿着一個月3,4千的工資,還要交房租,省吃儉用一年到頭一乾二淨。

這樣的生活不知道什麼時候是個頭,既然上天給我一次重新選擇的機會,我一定要站在這個世界的巔峰,讓所有人都記得我江林這個名字。」

「對了,也不知這符筆到底是什麼東西,竟然如此厲害。」

說著拿出懷裡的玉石符筆,翻來覆去也沒有看出個所以然。

「要不用神識進入裏面探一探?嗯,就這樣決定了。」

說著閉上眼睛,只覺得周圍的一切忽然都靜止了下來,一股神識之力就像電流一般閃入符筆身上便消失了蹤跡。

緊接着他便像是進入另一個空間。

「這難道就是符筆裏面的空間?」

江林只感覺身處一片白茫茫的空間。

「謝謝你,主人。」

一個動聽的女子聲音從周圍傳來。

「你是誰?」

「我是這符筆的符靈,我叫靈兒。因為吸收了主人體內的靈氣和神識之力,所以我才從昏睡中蘇醒。」

江林只見只見一個十七歲的少女穿着淡綠衫子,從白霧之中緩緩落走出。

但見她雙眉彎彎,小小的鼻子微微上翹,臉如白玉,項頸中掛了一串明珠,發出淡淡光暈,映得她更是粉裝玉琢一般。

江林不禁有些看呆了。

「好傢夥,我單身了二十多年,上天終於給我送來一個玲瓏少女,幸福真是來的太突然了,穿越真好。」

「主人,你說什麼呢?」

靈兒看着眼前這個長相俊朗的男子,臉上頓時染上了紅暈。

「額,沒什麼……」順手擦了擦嘴角的口水。

「靈兒啊,你記不記得,你原來的主人是誰啊,還有這個符筆是怎麼使用的?」

「主人,因為已經很長時間沒有靈氣注入,所以我一直處於昏睡的狀態。很多事情我都記不起來了,不過還是記得一些簡單的使用方法。」

「只需要在使用的時候,靈氣引入符筆,然後便可畫出一些攻擊,防禦的符錄,如果主人體內的靈氣足夠充足的話,還可以畫出任意的攻擊武器和防禦陣法,目前我只記得這些。」

靈兒說完以後把頭低下,兩手交織在一起,看起來特別緊張,唯恐江林生氣會懲罰她。

「哎,也不知道這靈兒的前主人是不是經常虐待她,所以看起來一副很害怕的樣子。」

江林心裏暗想着,走上前輕輕在靈兒的腦袋上揉了揉,語氣堅定的說道:

「靈兒,你放心,我以後會努力修鍊,我答應你,絕不會再讓你沉睡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