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軍事歷史›重生之我是呂布
重生之我是呂布 連載中

重生之我是呂布

來源:google 作者:艾朗 分類:軍事歷史

標籤: 軍事歷史 艾朗 董卓

這是漢朝?我成了呂布?呂布竟然有夫人了,還那麼美艷動人,我該怎麼辦?展開

《重生之我是呂布》章節試讀:

「啊!」艾朗突然大叫一聲醒了過來。只見眼前一個身材壯碩的大漢慌忙跪下道:「將軍,敵軍前來挑戰,太師請將軍立刻前往城樓!」

艾朗滿頭霧水,完全不明白對方什麼意思,又見他竟然穿着古代將軍的鎧甲,不禁笑道:「我說兄弟,你搞什麼鬼?穿成這個樣子,拍戲啊?」

那大漢一臉茫然的神情,又道:「東方十八路諸侯列陣關前挑戰,太師十分焦急,請將軍速速前往!」

艾朗以為是哪個朋友請來這傢伙跟自己開玩笑來着,呵呵一笑,站了起來。突然之間,他覺得自己好像變高了很多?!不禁看了看自己。這不看不要緊,一看嚇一跳,他竟然看見自己竟然也穿着古代將軍的厚重鎧甲,而且這副身體,如此高大魁偉,簡直就不是自己的啊?!這究竟是怎麼回事?

艾朗腦袋短路了,搞不清楚究竟是怎麼回事。想到鏡子,連忙叫道:「鏡子!快把鏡子拿來!」

當即便有親兵給艾朗捧來了一面銅鏡。

艾朗對着銅鏡看見一個無比陌生的面孔,劍眉入鬢,英氣逼人,一股傲然氣概,彷彿不把任何人放在眼裡似的!艾朗瞪大了眼睛,鏡中人也瞪大了眼睛一副震驚的模樣。艾朗指着鏡中人驚叫道:「他,他,他是誰?!」

在場的眾人面面相覷,那個大漢一臉擔憂地抱拳問道:「將軍,你,你這是怎麼了?」

艾朗指着鏡中的人扭頭沖那大漢叫道:「他是誰?這是怎麼回事?」

大漢滿腹疑團,抱拳道:「鏡中人不就是將軍您自己嗎?」

其實艾朗也知道鏡中人就是他自己,只是這樣的事情實在讓他難以置信罷了。他看着鏡中那個完全陌生的自己,心裏不由的一陣驚惶,隨即心頭一動想到這可能只是一個夢境而已,當即便抬起右手狠狠地扇了自己一巴掌想要把自己弄醒!啪的一聲響,艾朗只感到臉頰火辣辣的疼痛!這根本就不是夢啊!周圍的人見艾朗如此行為,不禁面面相覷,都不禁懷疑他們的將軍是不是得了失心瘋了?

艾朗瞪大着眼睛,不知所措地喃喃道:「這,這究竟是怎麼回事?我,我怎麼……?」突然想到就在剛才,自己駕駛的小轎車與對面開來的另一輛小轎車迎面撞在了一起!一聲巨響,整個人就好像掉進了一個黑洞!想到這,艾朗不禁有些明白是怎麼回事了。難道說,是我的靈魂在那一瞬間穿越到了另一個時空了?!艾朗想到自己竟然已經死了,一時之間感到難以接受。

那大漢擔憂地問道:「將軍,您還好吧?」

艾朗生性洒脫,雖然陡遭劇變,不過很快就平靜了下來。接着心中反而還升起一些慶幸的感覺來。想到那大漢對自己的稱呼,不禁心頭一動,好奇地問道:「你為什麼叫我將軍?」

大漢不解地眨了眨眼睛,隨即抱拳道:「將軍乃是太師麾下中郎將,在下自然要稱呼將軍為將軍!」這話聽着有些彆扭。

艾朗不太明白中郎將是個什麼官職,不過聽說自己莫名其妙地當上了將軍,還是十分高興的。隨即想到對方的話語中總是提到一個叫太師的人,而且自己好像還是對方的屬下,不禁又問道:「你說的太師是誰?」

大漢神情怪異地看着艾朗,隨即抱拳道:「回將軍的話,太師便是,便是將軍的義父,董卓太師……」

這一下,艾朗驚得無以復加,禁不住張大了嘴巴瞪大了眼睛,指着自己的鼻子叫道:「照你這麼說,那我就是呂布咯?」

大漢看了一眼艾朗,抱拳道:「是的。……」

艾朗不由得看向銅鏡中這個新的自己,心情十分複雜。

大漢見艾朗這個樣子,實在是懷疑他是不是得了失心瘋了?不過這樣的想法是無論如何都不能說出來的。想到太師還在等候呂布將軍,不禁又催促道:「將軍,太師還在等候將軍!讓太師久等可不太好啊!」

艾朗回過神來,道:「哦,那走吧。」隨即他便跟隨大漢走出了房間,門口一個身着將軍服飾特別雄壯的將軍模樣的人眼見艾朗出來,立刻招呼周圍一眾親兵跟上。艾朗看了一眼那位將軍,感覺他是自己的手下,不過卻不敢多說什麼,害怕露餡。

一群人從一座院落里出來,艾朗只見一名親兵牽着一匹渾身火紅巨大如龍的駿馬來到眼前,不禁驚嘆不已,他知道這肯定就是傳說中的赤兔馬了。那赤兔馬眼見艾朗來到身旁,低低的嘶鳴了兩聲,狀似親昵。艾朗翻身上馬去,這時艾朗才驚訝地發下自己居然不知道什麼時候會騎馬了。隨即想這可能是真正的呂布遺留下來的本事吧,雖然作為呂布的靈魂都不存在了,不過他本人的技巧本領似乎都還在。想到這,艾朗安心了不少。兩名親兵抬着一桿寒氣逼人十分霸氣的方天畫戟來到馬旁,艾朗知道那是自己的兵器,伸手抓起。方天畫戟一入手中,一種奇妙的感覺便湧上了心頭,彷彿江山都在腳下,眾生盡如草芥!

眾人迅速沿着不長的街道奔向不遠處的那道城牆。不久奔到了們樓下,城門上沿三個古拙的大字映入了眼帘,『虎牢關』,這裡竟然是虎牢關?!艾朗大感驚訝,他知道這虎牢關便是呂布與東方諸侯大戰的戰場啊!又想到剛才就軍官說的話,不禁懷疑此刻正是十八路諸侯兵壓虎牢關之時。就在這時,只聽見城關外,戰鼓聲轟隆隆震動大地,吶喊聲一陣陣攪動蒼天!艾朗頓時緊張起來,然而同時,一種奇妙的興奮之感卻也湧上了心頭!

眾人下了馬,奔上城門樓。艾朗只見不遠處翠蓋大纛之下眾將簇擁之中坐着一堆肉山,一身紫金袍,滿臉鬍鬚,匹夫黝黑,散發出一股野獸一般的氣息,不用問艾朗便知道那人就是董卓了。

董卓聽說呂布來到,當即轉過頭來。看見呂布,滿臉堆笑,大聲招呼:「奉先我兒,快快過來!」眾將紛紛為呂布讓路。

艾朗走上前,覺得自己應該要行禮,想到影視劇中的情節,當即朝董卓抱拳道:「太師。」

董卓指着關外,怒哼了一聲,道:「關外小兒竟敢冒犯咱家!奉先我兒快快去教訓他們!」

艾朗扭頭朝關外看去,赫然看見軍勢如潮鋪天蓋地,旌旗如雲連綿不絕,刀槍劍林寒光映日!艾朗是個現代人,何曾見過這樣的景象,頓時心中惶恐起來,腳肚子好像都有點打顫。

這時,城關外的戰鼓聲和吶喊聲停歇下來,與此同時只見一名敵將躍馬衝出軍陣直到關下。眾人定睛一看,見是一個十分壯碩氣勢彪悍的戰將,騎着一匹雜色馬提着一桿鑌鐵長槍,很是威風凜凜的模樣。只見他橫槍立馬,高聲喊道:「呂布匹夫,我乃名將方悅,快快出來送死!」

董卓氣惱地哼了一聲,催促艾朗道:「奉先我兒快快率軍出戰!」眾人這時也都看着艾朗。

艾朗支支吾吾,心裏只想將此事推掉,突然靈機一動,道:「太師,我身體不適,還是讓他人出戰吧。」董卓吃了一驚,叫道:「我兒身體不適?!」艾朗點了點頭,按着胸口皺眉道:「不知怎麼回事,胸口發悶。不過休息一下應該會好。」

這時,那方悅又在關外叫喊道:「呂布,你這個縮頭烏龜,是不是害怕你家爺爺了不敢出戰!」幾十萬聯軍將士哈哈大笑起來,聲震長空。

艾朗被說中了心思,不由得頗為尷尬。一名豺狼氣勢虎豹身軀的大將陰陽怪氣地對艾朗道:「呂將軍不會是真的害怕了那個無名小卒了吧!」這傢伙就是西涼名將張濟,好些個將領看着艾朗,也都神情怪異的模樣。

艾朗大感下不了台,叫道:「胡說!我怎麼可能怕他!」眼見眾人都神情怪異地看着自己,無法可想,要面子的他又不想被人小看了,只得硬着頭皮道:「我雖身體不適,不過對付這種雜魚貨色也費不了什麼功夫。」說著便一甩戰袍威風凜凜地下了城門。董卓大為欣喜,哈哈大笑起來。

艾朗來到城門前,只見數名大將已經集結了兵馬在城門前等候。艾朗不認識那些大將也不知道眼前是什麼狀況,不禁躊躇起來。那些大將一見艾朗下來,便齊齊上前抱拳行禮。艾朗愣了愣,道:「都起來吧。」

其中那個最為英武彪悍的大將上前來抱拳道:「將軍,是否要出關迎敵?」

艾朗肚子里苦悶地道:『老子可不想出戰!為什麼別人一穿越就左擁右抱縱意花叢,我卻要去跟人拚命?』抬頭看了一眼眼前的這些兵馬,想到眼前這些將領對自己的態度,不禁心頭一動,問那個格外英武的大將道:「你們隨我出戰嗎?」眾將大感奇怪,互望了一眼,那格外英武的大將抱拳道:「我們是將軍麾下兵馬,自然要跟隨將軍出戰!除非將軍不令我等出戰!」艾朗連忙道:「出戰出戰!都出戰!」眾將一起抱拳應諾。艾朗眼見有這麼多兵將跟着自己出戰,只感到人多勢眾不由得膽氣大壯,舉起方天畫戟大聲吼道:「兄弟們,隨我出關迎敵!!」

眾將士發出一聲驚天動地的吶喊把艾朗嚇得差點從馬背上摔下來了。關門大開,艾朗率領着麾下三萬兵馬如同開閘猛虎一般湧出關去。聯軍那邊眼見董卓軍出戰,登時發出一陣陣吶喊,那感覺像是在挑戰似的。這三萬兵馬迅速背靠城關列成軍陣,面對着對方的吶喊聲也針鋒相對地吶喊起來,一陣陣吶喊如同一道道滾雷在戰場上空對撞滾動着!艾朗不禁感到自己的血液也漸漸沸騰起來了,竟然有一種想要與敵人大戰一場的衝動來!

那方悅舉起手中的長槍指着立馬在旗門下的艾朗,揚聲喝道:「來送死的可是呂布?」

艾朗不禁惱火起來,揚聲道:「來取你狗頭的正是你家爺爺!」眾呂布軍官兵忍不住大笑起來。

那方悅哼了一聲,指着艾朗大聲叫道:「呂布,別人都說你如何驍勇,我卻不信,今日便要當著天下英雄的面取下你的人頭!」說著便一催戰馬朝艾朗衝來了,氣勢洶洶。

艾朗見狀,頓時緊張起來,雙腿下意識地夾緊了馬肚子,一時之間不知該如何應對。然而艾朗不知,他下意識地一夾馬肚子便是給了赤兔馬出擊的信號,那赤兔馬當即憤蹄奔出,火紅的鬃毛飛揚便好像一團烈火一般。艾朗大驚,雙手亂揮,當即便想迴轉。然而對方卻已經衝到眼前了,只見他雙手一抖長槍就朝艾朗面門戳來!艾朗大驚之下,下意識地一揮方天畫戟。只聽見啪的一聲吹響聲震全場。那方悅只感到手中的長槍差點脫手飛出,震驚不已。

兩馬交錯而過,方悅勒轉馬頭看着不遠處側着身子面對着自己的呂布。只見那呂布騎着火紅赤兔馬,當真是人如虎馬如龍氣蓋山河,方悅不由得為之氣沮,剛才那股子要殺敵立功的銳氣一下子消退了下去。其實方悅此刻並不知道,對面的呂布心裏比他還要緊張。

方悅不願就此退縮,猛地大叫一聲,催動了胯下戰馬挺槍再次朝艾朗衝去。

艾朗眼見對方來勢洶洶,不由得手忙腳亂起來。

雙方戰鼓吶喊聲如同驚雷一般大響起來。轉眼之間,方悅便縱馬衝到艾朗面前了,大叫一聲,長槍如毒龍出洞直朝艾朗胸口刺殺過來,當真是狠辣非常!

艾朗在驚惶之際下意識地一抬方天畫戟,瞬間撞上了對方急刺過來的長槍,只聽見啪的一聲大響,方悅手中的長槍竟被撞得高高抬起。兩馬交錯而過,各自勒轉馬頭重新面對對方。艾朗面有訝異之色,因為他感到對方雖然氣勢洶洶的樣子,可是也不過如此啊。而方悅卻是心中惶恐不已,他沒想到自己全力的一擊,竟然也被對方如此輕描淡寫地就給化解掉了。

雙方的戰鼓聲和吶喊聲驚天價大響,雙方將士的熱血都已經沸騰起來了。那巨大的吶喊聲和戰鼓聲好像是在催促雙方戰將繼續大戰似的。

方悅重新鼓起勇氣,催動戰馬挺起長槍嚎叫着再次朝艾朗衝來。艾朗面對着正咆哮衝來的對手,這時的他已經沒有先前那麼緊張的感覺了。

轉眼之間,雙馬相交,方悅手中的長槍還在半途,而艾朗手中的方天畫戟就已經刺穿了他的胸膛,將他高高挑了起來。艾朗看着眼前的景象不由得目瞪口呆,他剛才只是下意識地動手,卻沒想到竟然一招就擊殺了對方,簡直就像是宰雞殺鵝一般容易。看着眼前這鮮血淋漓的景象,艾朗很奇怪自己的心中竟然沒有太多的感覺,那種感覺就彷彿是在打遊戲一般。

戰場上突然變得鴉雀無聲所有的鼓聲和吶喊聲都消失了,隨即董卓軍這邊便爆出驚天動地的吶喊聲,士氣大振,而聯軍那邊卻是一片士氣受挫的低迷模樣。

袁紹眉頭緊皺,懊惱不已,隨即扭頭對身邊眾將吼道:「誰還敢出戰呂布?」

隨即有一將大聲叫道:「末將穆順去取呂布的人頭!」眾人只見一員大將提着戰斧策動戰馬從上黨太守張揚身邊衝出了大陣。雙方的戰鼓聲再次差池響起,吶喊聲跟着大響起來。

然而雙方交戰僅僅一個回合,穆順又被艾朗斬落馬下。隨後接二連三,聯軍這邊四員大將出戰,卻都在呂布手下走不過三個回合,全都死於非命了。艾朗已經完全適應了戰鬥,覺得沙場交鋒也沒什麼大不了的,一種從未有過的快感縈繞在心頭。同時,艾朗也為自己竟然有這麼強的武力感到驚喜興奮,看來呂布的本事都留下來了。

聯軍將士眼見呂布如此勇猛,人人面如死灰,聯軍中間一片死氣沉沉的景象。而董卓軍那邊,卻是士氣高漲到了極點,吶喊聲一陣接着一陣震動雲霄。董卓高興地鼓掌大笑,欣喜地道:「奉先我兒果然是天下無雙啊!我有奉先何愁東方小兒!」李儒等人紛紛附和,然而張濟卻心中老大不痛快。

袁紹眉頭緊皺,懊惱地叫道:「可惡!難道就沒有人對付得了呂布嗎?」扭頭對身邊眾將吼道:「誰還敢出戰呂布?」卻看見眾人都面露惶恐之色,無人敢接話。袁紹不禁感嘆道:「呂布真可謂天下無雙啊!若對付不了呂布,談何擊敗董卓收復洛陽?」

吼!就在這時,一聲虎吼突然炸響,震驚了雙方將士。所有人不由得循聲望去,赫然看見一員猛將騎着一匹黑馬從聯軍中間衝出!那將魁偉異常,一雙環眼怒目圓睜,滿臉鬍鬚好似鋼針,氣勢如虎如熊,策馬朝呂布衝去,竟然發出一種千軍萬馬奔騰的氣概!

艾朗見到那人,突然想到了一個人物,心裏驚呼道:「這來的難道是張飛!?」回過神來,眼見對方氣勢洶洶衝來,當即不甘示弱,提着方天畫戟策馬迎上。此刻的艾朗,經過了先前那幾戰之後,已經習慣甚至是喜歡這種殺場交鋒的感覺了,那感覺就像是在虛擬遊戲中以一當百的快感。

雙方戰鼓轟隆隆雷鳴起來。雙方撞在一起大戰起來,那張飛真是勇猛非凡,吼聲如虎,丈八蛇矛力重千鈞,每一招彷彿都能劈山裂石,瘋狂猛攻呂布!雙方激斗二十幾個回合不分勝負!雙方將士的熱血徹底沸騰了,吶喊聲彷彿要將大地都給掀翻了似的!袁紹等人只感到驚喜不已,而董卓等人則感到有些難以置信。

雙方斗到五十幾個回合依舊不分勝負,不過艾朗在熟悉了張飛的招數過後,反攻的力度越來越大,斗到六十幾個回合,張飛漸漸顯的有些左支右絀了。就在這時,聯軍中間又有一騎衝出,高聲叫道:「呂布休狂,關羽來也!!」

正在惡鬥張飛的艾朗吃了一驚,心裏一閃念:不好,這三個無賴想要來個『三英戰呂布』了!

艾朗顧不上細想,當即狠狠一戟劈在張飛的丈八蛇矛上逼退了張飛,隨即舉起方天畫戟向前猛地一揮。這是他呂布和軍中將領早有約定的信號,當他這麼一揮畫戟,大軍便全力向前衝殺。艾朗的靈魂替代了呂布的靈魂佔據了呂布的身體,因此呂布的這些下意識的記憶他都繼承了,在這緊要關頭,他下意識地便發出了這樣的號令。

張遼等將見狀,當即高聲狂呼,率領三萬大軍發起了衝鋒,好似破堤洪流滾滾而來!這一下大大出乎關羽的預料,關羽連忙勒住戰馬,高聲朝張飛喊道:「三弟,快回來!」張飛卻兀自猛攻呂布不休,狀若瘋狂。

艾朗眼見關羽停住,不禁鬆了口氣,藉著大軍席捲上來擺脫了張飛的糾纏,率領大軍直突入聯軍大陣。聯軍方面完全沒想到呂布竟會在這個時候發動大軍突襲,措手不及之下被三萬并州大軍一下子撞入軍陣,一時之間大刀闊斧殺得聯軍人仰馬翻屍橫遍地!聯軍抵擋不住紛紛潰敗下去!

董卓身邊的李儒見狀,急聲對董卓叫道:「太師,好機會啊,快快下令大軍出擊吧!」

董卓當即傳令。

關門大開,近十萬大軍在樊稠張濟的率領下湧出城關跟着呂布軍衝擊聯軍。然而俗話說得好,『漢朝無弱兵,漢軍無弱將』,董卓軍方面雖然佔得先機,卻也難以形成一瀉千里摧枯拉朽之勢,聯軍且戰且退退入了大營依靠大營最終抵擋住了董卓軍的猛攻。城關上的董卓兀自不肯罷休,不過李儒卻勸道:「太師,時機已失,快領他們退回來吧!若是聯軍回過勁來反攻,可就大大的不妙了!」董卓也不禁擔心起來,當即下令收兵。

當天夜裡,董卓大排宴席犒賞三軍將士。宴席上,董卓興緻很高,着重嘉獎了呂布,以皇帝的名義封呂布為溫侯。眾人紛紛向呂佈道賀,只是不知有幾人是真心,又有幾人恨不得呂布即刻死於非命才好。

宴會一直鬧到深夜才散場,眾人各自回去休息。

第二天早上,董卓在李儒的建議下想要一鼓作氣徹底打垮面前的關東聯軍,經過了昨天一戰,自董卓以下所有人都對一舉擊敗關東聯軍十分樂觀,認為關東聯軍根本就是烏合之眾不堪一擊。當董卓表示要一舉打垮關東聯軍之時,眾將紛紛請戰,士氣如虹,人人都渴望能夠在接下來的大戰中立下大功。

董卓十分高興,下令大軍傾巢而出。

轟隆隆的鼓聲驚破了清晨的薄霧,虎牢關關門大開,十五萬大軍滾滾而出,逼近聯軍營寨排開大陣挑戰。戰鼓聲轟隆隆響個不停,將士們的吶喊聲在天際滾動。

聯軍營壘中號角聲戰鼓聲也大響了起來,所有營門大開,近三十萬聯軍如同開閘的洪水一般奔涌而出,迅速背靠營寨排開大陣,雖是各路諸侯不相統屬,然而整個軍陣也是渾然一體分不出彼此。

李儒笑着對董卓道:「太師,關東諸侯不知死活,已入我彀中。可令溫侯出戰,斬其數員大將以寒其軍心,然後便可揮大軍掩殺過去,定可一舉而徹底擊潰眾諸侯!大勢定亦!」

董卓哈哈大笑,讚賞道:「妙計啊!」隨即便沖艾朗叫道:「奉先我兒!」

艾朗正立馬在不遠處,聽到董卓的叫喚,不禁眼角挑了挑,肚子里暗罵道:『你是我兒,媽的!』隨即勒轉馬頭奔到了董卓面前。

董卓抬起如同擀麵杖般粗大的手指指着對面的關東聯軍,道:「奉先我兒立刻出戰!」

艾朗應了一聲,便準備出陣。

然而就在這時,聯軍中間戰鼓聲卻驚天價般地大響起來。眾人都頗感詫異,覺得聯軍中難道還有人敢主動出馬來挑戰嗎?

就在眾人疑惑之時,眾人震驚地看見,聯軍近三十萬大軍竟然一同行動,騎兵步兵發出驚天動地的吼聲,如同浪潮一般朝着董卓軍這邊席捲而來!原來聯軍方面鑒於昨日之戰的教訓,因此今日一開戰,袁紹便在曹操的建議之下,不管他三七二十一,發動全軍全力進攻!

聯軍戰騎如同狂風一般首先沖陣,來自各路諸侯的戰騎吼叫着發瘋似的不斷衝撞在董卓軍防線之上,乒乒嘭嘭的大響不絕於耳,刀槍馬槊寒光漫天,鐵蹄飛躍血肉橫飛!聯軍戰騎的攻勢猛烈之極,如山崩,如海嘯,只片刻功夫,董卓軍正面防線便被其強大的衝擊力衝撞得犬牙交錯了!也虧得董卓軍強悍,特別是呂布麾下高順率領的八百陷陣營重甲如同中流砥柱一般抵住了聯軍戰騎最猛烈的攻勢巋然不動,否則,只怕此刻聯軍戰騎已經破陣了!

李儒眼見此情景,急聲請董卓傳令所有騎兵從兩翼突擊聯軍兩翼以挫其銳氣。董卓立刻傳令。只見數萬西涼鐵騎揚起滾滾煙塵好似狼群一般從兩翼衝出直朝聯軍兩翼衝去。

然而聯軍方面顯然早就料到了這一招,聯軍中間立刻就有兩支騎兵馳出,各由悍將率領分別抵住了從兩翼衝殺而來的西涼鐵騎。只見鐵騎縱橫交錯,人仰馬翻,人喊馬嘶個個狀似瘋狂,馬槊長刀殺得難解難分!

西涼鐵騎沒能如願突破聯軍兩翼,而聯軍的主力步兵卻已經對董卓軍大陣發起猛攻了!只見無邊無盡的步兵排山倒海一般猛衝董卓軍大陣,董卓軍只感到壓力陡增!各部將士雖然拚死力戰,然而終究敵不過對方磅礴的軍力,漸漸的董卓軍方面已經露出了不支之相!

董卓見情況不對,急令呂布率領騎兵斷後,他則率領大軍迅速朝城中退去。

艾朗自不願為董卓賣命,可是被趕鴨子上架無從選擇,只得率領麾下萬五千戰騎拚死抵住數十萬聯軍的猛攻!呂布的并州鐵騎可謂精銳之師,然則在對方無邊無盡兵潮的席捲之下卻眼見着連片倒下!將官被叢叢槍林掀翻,士兵紛紛陷入兵潮,血肉橫飛,傷亡慘重!

艾朗抵擋不住,率領殘兵奔回了虎牢關。聯軍趁着大勝的氣勢進薄關下猛烈攻關,董卓軍憑藉關牆拚死抵擋,箭矢如雨,滾石檑木轟隆隆響個不停!聯軍猛攻了整整一天,可是卻未能如願攻破關牆,就差那麼一步!

夜幕降臨了,日薄西山,殘陽如血,虎牢關下屍橫遍野,夜梟的鳴叫聲顯得那樣的凄涼。

聯軍不能破關,暫時退回了營寨。城關上的董卓軍終於鬆了口氣,開始打掃戰場清理屍體。

艾朗在城門樓上坐了下來,放下自己的方天畫戟,只感到渾身酸痛十分疲憊。今天一天,他都不知道自己殺死了多少人了,若是還在現代社會恐怕被槍斃一百次都不夠。先前那種初到貴境彷彿身處遊戲中的興奮感覺此刻已經蕩然無存了,他終於感受到了真正戰爭的殘酷。

這時張遼奔了過來。張遼,就是呂布麾下八將之首,體格雄壯,氣勢精悍。不過此刻的張遼,在精悍之中卻也透出了幾分疲憊之色。

張遼奔到呂布面前,抱拳道:「將軍,屬下剛才清點了一下,我軍只剩下兩萬來人了。」

艾朗吃了一驚,道:「我們三萬人馬只剩下了兩萬?」張遼點了點頭。

艾朗緊皺着眉頭,心中十分鬱悶。

這時,一名軍官奔上前來,抱拳道:「將軍,太師請將軍前往行營議事。」

艾朗沒好氣地道:「我若離開了,誰守城門?」那軍官不知所措,說不出話來。

張遼連忙道:「將軍儘管去見太師,城門這裡有末將等在,料也無妨。」

艾朗剛才只不過是說氣話,想要不見董卓怎麼可能啊。站了起來,提起方天畫戟,跟着那個軍官下了城門樓。

艾朗騎着赤兔馬來到行營大門口,翻身下馬,把方天畫戟扔給了迎上來的一個董卓親兵,壓得那人踉踉蹌蹌差點摔倒在地。艾朗哈哈大笑,大步走了大帳。一走進大帳,只見董卓高坐在上首,李儒侍立在側,而軍中大將樊稠張濟以及李肅等人都已經到了。

見李儒正在對董卓說話,艾朗便走到左側首位站下。只見那李儒滿臉沮喪言道:「……,本以為今日一戰可大破賊軍,沒想到竟然會落敗!」

董卓又是氣惱又是憂慮,道:「這些賊子,有榮華富貴不好好享受,偏要來和俺做對!俺真是恨不得將他們千刀萬剮了!」

李儒連忙道:「東方賊子膽敢反叛朝廷反叛太師,人若不誅天必誅之!」董卓深以為然地點了點頭。

就在這時,一名傳令官心急火燎地奔了進來,急聲稟報道:「太師,大事不好了!……」

董卓嚇了一跳,急忙問道:「又出了甚事?」

那傳令官急聲道:「孫堅等接連猛攻汜水關,郭汜李榷兩位將軍快要抵擋不住了!」

董卓大驚,其他人聞言也都慌亂起來。張濟皺眉喃喃道:「汜水關若失,大勢去亦!這可如何是好?」

李儒皺眉道:「孫文台驍勇,乃江東之虎,郭汜李榷二位將軍怕是抵擋不了多久了!我們這裡的情況也新遭大敗士氣低落!洛陽已經無兵可派!為今之計,……」

董卓急忙問道:「你是不是有辦法了?」

李儒朝董卓抱拳道:「太師啊,如今賊焰猖狂,以目前的情況來看,想要據賊於虎牢汜水之外已不可能。為今之計只能是,只能是放棄洛陽,遷都關中。」

董卓聽到這話,皺起眉頭,意似不願的樣子。李儒勸道:「太師不必捨不得洛陽的繁華,只需把洛陽的美人和金銀財寶能工巧匠全都遷去關中,要不了多久,關中繁華更甚洛陽!」董卓大喜,連連點頭稱讚。

李儒又道:「再者,正好可以以洛陽為誘餌誘使關東眾諸侯去爭奪,那時太師便可在關中坐山觀虎鬥坐收漁人之利了。待眾諸侯斗得筋疲力盡之時,太師便可遣一員上將東出,奪回洛陽自不在話下,還可趁勢席捲整個天下!」董卓雙眼放光,大聲讚歎。

站在左首處的艾朗卻心中奇怪:歷史上不是李儒獻計一把火燒了洛陽嗎?怎麼不一樣了?

隨即艾朗明白了,恐怕這一切都是因為自己引起的吧!不是說哥倫比亞的一隻蝴蝶扇了一下翅膀就能在太平洋的彼岸引發一場暴風嗎?自己怕不就是那隻蝴蝶吧?想到這,艾朗不禁有些期待起來,期待這個可能會變得很不一樣的世界究竟會如何發展下去?

李儒緊接着道:「太師可召回李榷將軍,同時令郭汜將軍繼續率軍防守汜水關,令溫侯防守虎牢關。敵軍雖然勢大,不過有這二位將軍守住這雄關險隘,量短時間內是不可能攻得進來的。我們正好利用這段時間遷都關中。」艾朗聽說要把他留下來抵住聯軍,不禁肚子里罵娘。

董卓點了點頭,道:「就這麼辦。」

董卓不願耽擱,當天晚上就連夜退回洛陽去了。只留下艾朗及其麾下的兩萬并州軍。

艾朗在大帳里召集了張遼高順等將,將董卓的決定說了。眾將面面相覷,都一副憂心忡忡的模樣。

張遼急忙朝艾朗抱拳道:「將軍,我們許多人的家眷都在洛陽城中,此事該如何處理?」眾將也都關切地看着艾朗。

艾朗愣了愣,問道:「有多少家眷?」

張遼道:「怕不下五萬人。」艾朗聽說還有五萬餘家眷在洛陽不禁一陣頭疼,道:「那就回去一個人,叫他率一小隊人馬回洛陽照看並且幫忙撤退眾家眷。」

眾將聞言不由得心中感激。張遼抱拳道:「倒也不必專門派人回去,如今有臧霸等四位將軍及兩萬并州軍留守洛陽,可令他們負責照看眾家眷退往關中。」

艾朗聽到這話,不禁心頭一喜,指着自己的鼻子問道:「我怎麼還有兩萬兵馬嗎?」

眾將一呃,面面相覷,只感到最近將軍的腦子似乎變得有些不好使了似的。

艾朗感覺自己失態了,趕忙咳了兩聲作為掩飾,對張遼道:「文遠你立刻派人去通知臧霸將軍,令他率軍好生照看家眷退往關中。」張遼抱拳應諾。

話說聯軍方面得到斥候報告,得知董卓及其大隊兵馬已經退回了洛陽,當即揮軍晝夜猛攻。艾朗率軍依託城牆拚死抵擋,局勢眼看着迅速惡化下去。

不知不覺,半個月的時間過去了。虎牢關下屍積如山仿若地獄一般。這天傍晚時分,又是一天的惡戰結束了。呂布軍官兵疲憊不堪,紛紛癱坐在屍堆血水中喘氣,人人都顯得有些麻木。

艾朗靠坐在城門樓的椅子上睡著了,手中還抓着他的方天畫戟。

張遼急匆匆奔了進來,叫道:「將軍!將軍!」

艾朗驚醒過來,下意識地抓起手中的方天畫戟。隨即看見是張遼站在面前,不禁放下心來。張遼神色凝重地道:「將軍,剛剛接到斥候報告,郭汜已經棄了汜水關西逃,如今孫堅等諸侯聯軍已從南面入關了?」

艾朗大驚之下跳了起來,叫道:「那混蛋都不通知我就跑了?」

張遼憂心忡忡地道:「太師及主力已經撤離,郭汜這一走,我軍便成孤軍。更可慮者,若孫堅等切斷我們的退路,那我軍便陷入死敵了!」

艾朗來回踱着步,煩躁不已,停下腳步,罵道:「媽的,他們知道逃命,咱們也不能給他們當炮灰!」扭頭對張遼道:「傳令下去,大軍立刻撤走!」張遼應諾一聲,奔了下去。

不久之後,呂布軍官兵便掩埋了同袍的屍體悄悄地退出了虎牢關。

第二天一早,聯軍再次發起猛攻,這才發現虎牢關竟然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人去樓空了。各路諸侯心急如焚,紛紛湧入虎牢關直朝洛陽奔去,人人都想成為第一個進入洛陽的諸侯。不過也有例外,那就是曹操,曹操說動公孫瓚一同向西追趕,兩軍共有六萬人馬。

六萬人馬晝夜兼程趕了一天時間,突然斥候來報,說前方十餘里外正在大戰。

曹操急忙對公孫瓚道:「怕是孫文台追上了董卓,我們快去!」公孫瓚點了點頭。兩人當即率軍急趕。不久之後,登上了一片矮丘,赫然看見前方荒原上兵馬如潮旌旗如雲,雙方大軍正在激烈交鋒。一方十餘萬大軍將另一方萬餘之眾團團包圍正在猛攻,殺聲震天。

公孫瓚仔細看了看,咦了一聲,道:「下面沒有孫文台的江東軍,好像是袁術和韓馥的大軍。還有馬騰的旗幟。」曹操點了點頭,道:「被圍的僅僅只有萬餘人,也不是董卓的主力,看起好應該是從虎牢關退走的呂布。」

正說之時,只見兵潮人海中一騎一馬奮勇直前所過之處無人能擋,轉眼之間袁術韓馥馬騰麾下十餘個戰將便被他斬落馬下,當真是勇不可當啊!曹操指着那人道:「你看,那是呂布!人說人中呂布馬中赤兔,果然是名不虛傳啊!」公孫瓚深有同感地點了點頭,而立馬在他身邊的一位銀槍白馬的少年將軍卻眼露興奮之色,躍躍欲試。

話說艾朗率軍從虎牢關撤退,卻沒想到袁術等人會比孫堅晚那麼多入關,結果迎頭撞上。袁術等人眼見呂布兵少,當即揮軍將其重重包圍。滿以為可以一股蕩平,卻沒想到鏖戰多時依舊戰不下,反而損失了不少兵將。袁術惱羞成怒,不斷督促各軍猛攻。刀山槍林,殺聲如雷,呂布軍將士紛紛血濺沙場!連大將張遼也中了一支流矢!呂布軍雖然強悍,然而在十幾萬大軍的重圍之下恐怕也堅持不了多久了!

袁術立馬在帥旗之下,看着被重圍的呂布軍做困獸之鬥,不禁敲着馬鞭得意洋洋地道:「呂布,你已經逃不了了,快快投降磕頭求饒,我袁術是名門之後,可以饒你罪過,賜給你一條性命。」

艾朗注意到了袁術,心裏想到了一個主意,當即勒轉馬頭直朝袁術衝去。此時雙方隔着重重兵潮,袁術眼見艾朗策馬衝殺而來,倒也不以為意,呵呵笑道:「呂布,我還沒見過像你這麼蠢的人!就憑你一個人也想傷得了我?你是在找死!」

就說話這功夫,艾朗已經駕着赤兔馬刺破了三重防線,好似熱刀切奶油一般!赤兔馬如電如火,居然距離袁術已經不遠了!

袁術不由得有些心驚,急令身邊眾將迎戰。只見數十名戰將,舉着各樣兵器狂呼吶喊着奔涌而出。轉瞬之間,那數十名戰將便圍住了艾朗。卻沒想到赤兔馬太快,竟然從眾人中間一掠而過,同時寒光飛舞,三名戰將被方天畫戟打落馬下。眾將還未反應過來,艾朗騎着赤兔馬就已經衝到了袁術眼前了。

袁術大驚之下,赫然看見對方方天畫戟橫掃而來,頓時嚇得魂飛魄散!下意識的滾下馬鞍摔到地上,險之又險地避開了對方的一擊。艾朗一擊不成,惱火不已,催馬揮戟要追殺滾到地上的袁術。然而袁術卻連滾帶爬鑽進兵叢之中,艾朗受人叢所阻一時之間根本無法追殺。而就在這時,剛才被艾朗擺脫的那幾十個戰將已經嚎叫着急趕上來了。

艾朗瞥見袁術的大旗,當即揮起方天畫戟橫掃過去將旗杆斬斷,上半截旗杆連同掛在頂端的旗幟立刻傾斜跌入人群之中。

眾將圍攻上來,艾朗依靠方天畫戟和赤兔馬殺出重圍,匯合部下官兵拚命向西邊突圍。聯軍官兵眼見袁術旗幟傾倒,不知道究竟發生了什麼,不禁軍心動蕩起來。呂布軍卻是士氣大振,嚎叫着狂沖猛殺,人人如猛虎下山,十盪十決,殺得風雲變色日月無光!十幾萬大軍的十重包圍竟然硬是被呂布軍殺出了一條血路而出!

這時,袁術已經在親兵的攙扶下站了起來。眼看着己方十幾萬大軍竟然被呂布率領的殘兵硬生生地殺出了一條血路而去,禁不住驚惶地叫道:「那呂布究竟,究竟是人是鬼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