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重生之將門嫡女她又美又颯
重生之將門嫡女她又美又颯 連載中

重生之將門嫡女她又美又颯

來源:google 作者:書青裊裊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李德音 楚以衡

將門嫡女李德音,為心愛之人奪取皇位,無所不用其極,為他奔波,為他籌謀,她賭上了全族的性命,可到頭來,結果自己的丈夫在自己發作之日,與自己的姐姐糾纏在一起……雙重生➕爽文➕雙強➕甜寵!是了,自始至終都是自己一廂情願,可是她不甘心!父親與大哥戰死邊關,母親積鬱成疾鬱郁而死……還有胎死腹中的孩子……她如同鬼魅,渾身是血,披頭散髮:楚蕭衡,如有來世,我定啖之肉,喝之血!展開

《重生之將門嫡女她又美又颯》章節試讀:

李德音泛着漂亮的眸子打量着眼前的男人。他的要求十分的奇怪,怎麼想也想不出他有什麼動機。「你,到底是為何?對你有什麼好處呢?對我又有什麼好處?」李德音疑惑道。李以衡睥睨着眼前面容姣好的女子,冷冽的說:「這你就不要管了,你沒有別的選擇,我有你算計你大姐姐的證據,你自己且等着瞧,看我會不會將這件事情,黑的說成白的。」李以衡挑眉。他好像找到了一個有趣的玩具。

李德音氣的臉色漲紅,她重生以來以為自己穩操勝券,結果半路殺出個程咬金,還敢威脅她?可是為今之計,卻只能屈服於眼前男人的**了。李以衡看着眼前惱怒的女子,覺得心裏甚是舒服。之前,他看到表面微笑的李德音會毫不猶豫不動聲色的插別人一刀,在她面前總會露出小女兒的嬌憨。不管是憤怒的一面,還是故作柔弱博取同情的一面,還是一本正經胡說八道的一面他都看到過。

李德音喪喪的,垂下頭,這一次,他們的目的是一樣的,就算李以衡不要求她也會去接近柳豐燁,但是李以衡威脅他第一次就會威脅他第二次。以後自己行事,就會陷於被動之中。李德音不喜歡這種被別人牽着鼻子走的感覺,沒來由的不喜歡。李德音仔細考慮了一翻,突然正經說:「四哥哥,當真是很奇怪,傳聞四哥哥是個病秧子,而且極其不受三叔和嬸母的待見,為何四哥哥不僅武功了得,還在這將軍府來去自如呢?」李德音反問道。

李以衡玩味的說道:「想知道我的故事?」男人撇了李德音一眼,好看的桃花眼泛着一絲的興趣和不屑,又複雜,卻又帶點別的情愫,李德音說不上來,總覺得他怪怪的。見李以衡不正面回答自己的問題,也不想再糾纏了。

「想讓我去探柳豐燁的口風也不是不行,可是四哥哥有什麼好處於我?」既然李以衡是來談條件的,就不會真的威脅於自己,也許以後可以合作也未可知。李德音心想。

李以衡卻沒想到,李德音竟然答應的這麼痛快。他記得沒錯的話,前世這個時候的李德音,為了追求楚蕭衡可是做過不少蠢事,根本不會也不願意去接近別的男子。她確實有些不同,但是,目前還不能真正斷定李德音是否真的重生還是突然轉性也未可知,也許背後有高人指點?「本來就是我握住你的把柄,你還想要什麼好處?真是可笑」李以衡是絕對不會吃虧。李德音知道,柳豐燁這個人物十分的關鍵,與未來大長的主人息息相關。也許李以衡是想替誰招賢納士,莫非……李德音細思極恐,還未擺脫將軍府那群小人的束縛,自己又卷進了朝堂?

但是,此刻的李德音,只想抓住一切有利於自己的勢力進行反擊。那她,今天興許可以賭一把。「四哥哥,我知道你的來意,我們也許有着共同的敵人。因為我也有結識柳豐燁的想法。」「哦?」男人雖是疑惑,卻也沒想到,李德音竟對自己放下了戒備,倒也省了自己日後試探她。「大家都說我十分的喜歡五皇子,說我囂張跋扈,為人不堪,狗皮膏藥,只要有楚蕭衡的地方,必有我李德音。是了,之前是這樣的,可是落水以後,我突然想明白了,之前所受的屈辱,都是他帶給我的,我也不想讓他好過。」李德音突然凝重的說道。真正的原因只有自己知道,她與楚蕭衡有不共戴天之仇,殺她全家,殺她孩兒!李德音捏了捏自己的手指,讓自己看起來鎮定些。楚蕭衡是十分聰明的,他早就注意到面前的這個小女人情緒不對,說的話,也真假參半。但是,可以確定的一點是,她不喜歡楚蕭衡了,而且,她還不想讓楚蕭衡好過。

李以衡眸子微眯。他有八成肯定,李德音是重生了,和自己一樣,帶着仇恨歸來。前世的自己,雖然在清明節佯裝落水溺亡,換了四皇子的身份繼續生活後,經過重重的奪嫡之爭,最後只剩他與楚蕭衡為炙手可熱的奪嫡人選。結果,沒想到康健的父皇突然重病,那時的他,剛領命去平定邊關戰亂,大勝之時,便是他成為太子之日。結果,楚蕭衡竟然弒父弒君。在得到消息後,他急忙從邊關朔京趕回京城,一路上遇到無數暗殺自己的暗衛,自己都躲過了,可是就在他回到自己的四皇子府,準備收拾一番之時,突然中毒暴斃身亡,只記得,死前,李容音害怕擔心又十分焦急的臉。

自己死的十分的蹊蹺,醒了以後還以為自己在做夢,分不清現實和夢境,結果記憶里的事情一件件的上演,讓他斷定,自己也許是重生了。他記得他最後一面,見的是李容音。那個沒有血緣關係,卻更親如兄妹的李容音。他自己是如何死的,他大概清楚了。身邊的暗衛,對自己的親人也是放鬆了警惕。自己也沒有想到李容音竟會如此。重生後,他對李容音的態度極為的複雜,他不知道該如何對待往日里天天叫着四哥哥,結果背後給自己一刀的妹妹。因此,這段時間,他與李容音的關係總是淡淡的,聽說李容音也哭過好幾次,他還是淡淡的。他們已經回不去,又何必做一些無用功。但是李容音為什麼殺他,他一定要查清楚……

李德音想讓旁邊的男人相信自己,結果一着急起身踩到了自己的裙子,整個人都撲向了李以衡。李以衡迅速的將李德音攬入懷中。李以衡接住李德音的一瞬間,有一陣陣好聞的清香傳來,那是屬於女子特有的清香。春風拂面,楊柳依依,鳥雀啾啾。面前的兩個人兒,好像一幅絕美的畫卷。李以衡這個時候卻忍不住想要逗弄李德音:「抓我抓的這麼緊,藉機會投懷送抱,嗯,李德音,你是不是喜歡我?」

李德音被他說的臉色突然漲紅。趕緊抽回自己的手。「四哥哥,我說的都是真的,我投誠,咱們合作。都是有共同的敵人,楚蕭衡。這個買賣不虧的,四哥哥。我李德音還是有點本事在身上的」李德音不禁開啟了王婆賣瓜自賣自誇的模式。趕緊轉移了話題,她覺得有些許的尷尬。四哥哥的性子她可是捉摸不透的。

李以衡的目的達到了,倒也不必太過為難面前的小女子。他也知道她想的七八分。無非就是利用自己剷除異己,各取所需,又何樂不為呢。

「好」男人,淡淡說了一個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