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重生之黑蓮花影后養成攻略
重生之黑蓮花影后養成攻略 連載中

重生之黑蓮花影后養成攻略

來源:google 作者:洛晴晴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徐染 現代言情 顧彥

重生後的徐染,為了向出軌她的未婚夫和十年「閨蜜」復仇,由娛樂圈的十八線龍套,一步步成為頂流影后要說怎麼做到的,也許真要謝謝那位前世還是天降紫微星的影帝明裡暗裡對她的「關照」但徐染想不明白的是,今生顧彥怎麼成了導演,還成了她那暗中「扶貧」的金主爸爸?掉馬的顧導表示,不好好拍戲他就要回去繼承家業了啊!有一個演技堪比影帝的導演老公是怎樣的體驗?成為顧彥御用女主的徐染,白天夜裡都要接受導演手把手教學,她表示雖然成功來得很容易但是心好累!娛樂圈甜寵極限拉扯爽文,清純白切黑蓮花x外表輕浮內里專一的腹黑護短狂魔,黑吃黑女主由前世小白兔向今生小撩精晉階,重生後一步步揭開前世真相內含重生復仇、團寵、掉馬、契約情侶、救贖、修羅場要素展開

《重生之黑蓮花影后養成攻略》章節試讀:

徐染沒想到人生居然能一鍵重啟。

在她服下安眠藥前,那些或痛苦或幸福的瞬間在她的腦中走馬燈似地回放。

她想起了和孟瑤一起嬉笑玩鬧的青春歲月,想起了與薛亦揚墜入愛河的美好過往,也想起了薛亦揚生日那天,她親眼在他家樓下目睹了最好的朋友孟瑤與他相擁而吻。

徐染一想起來,眼淚便止不住地從眼眶裡滑落。

那天她火急火燎從外地趕回家,想給薛亦揚一個驚喜。

她還為薛亦揚訂了鮮花蛋糕,想要親手交給他,慶祝他的音樂事業逐漸起步,哪怕當時的她已經為了支持他的事業負債纍纍。

但是徐染並不在乎。她想,錢還會賺回來的,大不了多跑幾個片場,辛苦點也值得。

但她想不到,孟瑤,與她相識十年的閨蜜,竟連她的未婚夫都要搶走!

孟瑤什麼都有不是嗎?美貌,金錢,事業,哪樣不是唾手可得。同樣是電影學院的優秀畢業生,她孟瑤在讀時便已作為新星嶄露頭角,而人才濟濟的娛樂圈,誰又認識跑龍套的徐染呢?

為什麼,偏偏是他們兩個……

徐染是帶着恨意服下的安眠藥。她希望,他們兩個一定要一輩子在一起,一輩子活在對她的愧疚與懺悔中。

但是現在是怎麼回事呢?為什麼老天爺連死都不肯成全她呢?

徐染自嘲地想着,在打開手機鎖屏的瞬間卻愣住了。

2019年……

竟然回到了三年前?!

來不及細想,她的目光便被一條微信吸引了。

「小仙女,記得今晚來參加慶功宴噢,結束後我有話和你說。」

是薛亦揚發的……

只有薛亦揚會這麼叫她。

曾經他對她猛烈地追求時,便誇她謫仙般清麗。

薛亦揚還安慰她,眼前的失敗不過是因為市場低俗無趣,一味追捧妖艷美人罷了,明珠蒙塵如她終有一天會被人發現。

正是對薛亦揚的這些點滴積累的好感,才讓她終食惡果。

徐染感到一陣噁心,不打算回復他。

她想起來了,5月20號,這是她與薛亦揚相識的電影《不眠》殺青的慶功日,也是薛亦揚與她定情的紀念日。

有一瞬間,徐染想索性不去參加慶功宴了。

但她的內心裏似乎有個聲音在叫囂:「憑什麼渣男渣女可以風光瀟洒,你卻要主動退讓自甘墮落呢!」

徐染的內心猶豫了。

前世的她便是不爭不搶,想着一切都是命運最好的安排,即便在逆境中也保持自我,努力工作。

然而這換來了什麼呢?被所謂的「閨蜜」背地裡拉踩嘲諷,辛苦工作卻換不來未婚夫的真心相待,兩人聯手將她瞞在鼓裡。

是啊,重來一世,或許是上天可憐我,要讓我這輩子好好活着。既然如此,我不會再退縮!

徐染當即起身打開衣櫃,將衣櫃底下壓箱許久的一件性感內衣拿了出來。

內衣在一年前購入後就再也沒穿過,如今卻依舊合身。

純白的蕾絲覆在她的渾圓雪乳上,半透明的材質隱隱透出她的冷白皮膚。細小珍珠星星點點鑲在內衣邊上,清純又不失誘惑的設計。

這件內衣,是孟瑤賺到第一桶金時送給她的禮物。孟瑤告訴她,娛樂圈中人,免不了要讓身體成為議價的籌碼。

徐染當然知道慶功宴上會發生什麼。

前世便是薛亦揚出面替她解圍,擋下資方一位老總的「盛情邀請」,從此他成了她心中的英雄。

而如今,她要用孟瑤親手送給她的這把刀,與過去的自己斬斷。

徐染想,一不做二不休,這輩子去體會不一樣的人生吧。

……

晚宴上的徐染着實驚艷了所有人。

原本她的容姿便不錯,簡單收拾一番便已是個清秀佳人。

她下定決心要突破自己後,在妝發上下了好一番工夫。

雖不是盛裝出席,但她身着一襲月白色長裙,將烏黑的秀髮盤成一個耳側髻,露出纖長的脖頸,一顰一笑間的清冷與優雅,真如薛亦揚所說一般,仙子下凡。

徐染察覺到了周遭投來的艷羨,以及來自一些大人物打量玩物般**的目光。

但她目不斜視,裝作視而不見。

她想,即便終有要豁出去的那個時刻,也不會是現在。一眾資方必然還會暗中博弈,她也只待那時再考慮要不要臨陣脫逃。

徐染想強作鎮定,但她漸漸感覺到不適了。才待了沒一會兒,便有一位身體肥碩的老總假裝和她攀談,手貌似不經意地在她的腰上擦過。

徐染不知道自己是怎樣的表情。

她借口要去洗手間,從名利場上落荒而逃,卻不料在宴會大廳的門口迎面遇到了薛亦揚。

今天也是薛亦揚作為天才作曲家的首秀發佈日,他以一副意氣風發的模樣站在門口與眾位名流侃侃而談。

薛亦揚身着淡藍色的禮服,身形挺拔,氣度不凡。如若不是前世知道他的所作所為,徐染恐怕今生還會栽倒在他這副好皮囊上。

徐染驚覺倒霉,正要低頭匆匆經過,卻被眼尖的薛亦揚發現了。

他上前熱情地和她寒暄:「染染,你今天真美……」

不等他說完,徐染便抬手止住了他的話,緊皺着眉頭從他身旁經過。

薛亦揚趕忙轉身要追上她:「你怎麼了?臉色好差啊,讓我看看……」

察覺他跟了上來,徐染更是加快腳步往洗手間里跑去。

鑽進了洗手間,徐染才感到如釋重負。

她走向洗手台,靜靜端詳着鏡子里的自己。

前世她不屑於用外貌搏出位,因為她堅信演技與作品可以在時間的打磨下,讓她被世人記住。

但如今的她,也許不同了。

為了讓眾人記住她,她竭盡全力地展現自己的美麗。

如果說明星是一種商品,那麼這是她讓投資方看到她的商業價值的最大展現了。

徐染自嘲地想,這個圈子怎會如此浮躁,演員居然靠外貌而不是作品去提升身價。

做了很久的心理建設,徐染才深吸一口氣,決定重返紙醉金迷的現實中。

但她才走出洗手間的門口,就瞟見了拐角處的薛亦揚正自言自語地排演着什麼。

薛亦揚的首秀髮言早就結束了,看來這場「戲」便是要向她告白了。

徐染感到頭皮發麻,她不想去面對這個場面。總不能讓她對着毫不知情的薛亦揚扇他一巴掌吧?

徐染又悄悄退回洗手間,時不時探頭去看薛亦揚走了沒有。

然而很不巧,她在門邊張望的樣子被薛亦揚抓了個正着。

「染染,你在那兒做什麼?過來。」他綻放出春風般和沐的笑容,向徐染招手。

徐染臉色「刷」地變白。

她踟躕着不肯上前,心中七上八下,腦中飛快思考要如何應對。

眼看着滿臉疑惑的薛亦揚要上前,徐染退無可退。忽然她瞟見拐角處迎面走來一個男人。

男人從薛亦揚身旁路過,正要經過洗手間,徐染毫不猶豫便上前撲向男人,雙手環在他的腰上,口中嬌嗔:「你怎麼才來,我都等了好久了。」

男人高大的身軀似乎瞬間僵住了,腳步也停了下來。

見他沒有太多反抗,徐染趕忙偏頭從他的懷裡探出來,向薛亦揚拋去一個艷麗的笑容:「抱歉啊薛先生,我一會兒有約了。」

邊說著徐染的手像八爪魚似的攀上男人的胳膊,要將他往過道的反方向拐去。

薛亦揚一臉驚愕,沖她大喊:「你……你要去哪!」

徐染轉頭,勾唇一笑,將手指往唇上輕點,做了個噤聲的手勢。

然後她頭也不回地拉着男人,越走越遠。

走了許久,直走到走廊盡頭的分岔路。

「演夠了嗎?」身旁的人突然開口,嗓音低沉磁性,帶着一點調侃的意味。

「抱歉抱歉,無意冒犯,」徐染慌忙將手鬆開,一臉歉疚地看向男人,「感謝您剛才配合我,我也是情急之下逼不得已。」

她抬眼,才發現這是個俊美非常的男人。

前世她徐染在娛樂圈待了也有四個年頭,什麼樣的俊男帥哥沒見過?哪怕只是跑龍套,也和頂流影帝近距離接觸過,本該對高顏值免疫了。

但是眼前這個男人,五官出眾到連不是顏控的她也要驚嘆不已。

雕塑般立體的五官自不用說,一雙溫柔似水的桃花眼好像能讓她分分鐘陷進去。

前世記憶里似乎出現過這麼一個人物,但她想不起來是誰。

「你叫什麼名字?」男人饒有趣味地打量着她。

「我叫徐染,」徐染向他欠身,「您今天幫我的這個忙,改日一定答謝。怎麼稱呼您呢?」

「我姓顧,」男人抱臂倚靠着牆壁,「你的演技還不錯,但有些套路了。」

徐染一愣,臉霎紅:「這……可能是經驗不足吧。」

就在她惶然無措之際,只見男人湊身向她耳邊,壓低了聲音:

「有人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