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穿越重生›重生之富貴閑人
重生之富貴閑人 連載中

重生之富貴閑人

來源:google 作者:不信天上掉餡餅 分類:穿越重生

標籤: 田青筱 穿越重生 陳志遠

陳予權,靜江省浩瀚集團主席,遭仇家暗算,重生回1992年嬌妻,弱女,病母,相顧淚眼等待他這個一家之主,改變一切為她們帶來幸福新生活曾經的商業天才,頂級大佬,重生之後,賺錢算什麼?活得瀟洒自在,活得無拘無束才是重點只有花出去的錢,才是屬於自己的!展開

《重生之富貴閑人》章節試讀:

出門左轉,陳予權向西街走去。

目標很明確。

他記得,「借屍還魂」之前,那個陳予權是被人活活打死了的。

這事,不能就這麼算了。

被人打死,而不去討個說法,這完全不是陳七爺的風格。

好在,他剛才已經簡單的自我檢查了一遍,似乎並沒有太嚴重的傷勢,也不知道為什麼就被人活活打死了。

或許,只是一時假死,被他鑽了個空子。

冥冥中的天意,是他無法揣測的。

這一點,他徹底撇開,壓根就不去多想。

既然老天開眼,讓他活過來,就還是那句話——我的一切,都要拿回來!

就從這個偏遠的小縣城,從西街姚猛子的**室開始。

在浩陽縣城關鎮,姚猛子姚紅衛絕對是個角色。

西街那一帶,就數他的**室開得最大,玩牌的人也最多。

陳七爺也是不明白,為什麼那個陳予權要在姚猛子的**室里出老千,就這麼點水平。應該是對自己估計過高。

這是不自量力的小混混最容易犯的錯誤,總是莫名其妙的盲目自信。

在抵達**室之前,陳予權在一個水果攤上順了一把小西瓜刀。

趁着老闆不注意。

好吧,一不小心,他還真做賊了。

不過他現在赤手空拳,身上還帶着傷,手裡沒一把武器,就這麼直不楞登地闖到姚猛子**室里去,怕是還會再挨一頓胖揍。

這把小西瓜刀長短適中,還是尖刀,正合適。

陳予權反手握着,用手腕掩蓋住刀鋒,慢慢來到了**室。

這個**室差不多是公開的。

一九九二年,浩陽亂得很。

不但浩陽如此,其他地方也都差不多。

不少地方,一些非法的東西,幾乎都是半公開。

姚紅衛在西街勢力很大,不但是一幫地痞流氓的「大頭領」,據說上邊還有人,不管出了什麼事,都有人罩着。

對這一點,陳予權深信不疑。

要不然,**室的打手們,也不敢真的這麼下死手揍他。

另一個時空,陳予權自己就更是此道高手。

天大的事,都能擺平。

但陳予權還就得管姚紅衛要點錢。

這是他應得的。

陳予權在**室的入口處,毫不意外的被人攔住了。

「喲呵,陳老七,特么你還敢來啊?」

兩個看門的打手都是熟人。

一小時前,數這兩位揍陳予權揍得最狠。

「二狗子,軍哥,麻煩兩位,請姚二哥出來一下,我有話跟他說。」

陳予權笑着說道,語氣平和,彷彿一個小時前的事情,壓根就沒發生過。

兩個打手對視一眼,都有點莫名其妙。

「你特么還真是不怕死啊?快滾!」

「再敢來,真打死你信不信?」

就沒見過這麼不識相的。

「麻煩兩位!」

陳予權還是客客氣氣地說道,卻緩緩轉動手腕,亮出了西瓜刀。

「你,你特么想幹什麼?」

二狗子和軍哥頓時都嚇了一跳,急忙往後退了兩步。

「不想幹什麼,就是有些話,要跟姚二哥說清楚。要不然,我就自己進去了啊,嚇到裡邊的客人,可不怪我。」

陳予權很清楚,對方的軟肋何在。

不管開什麼場子的,最忌諱有人鬧事。

如果陳予權不亮出刀子,二狗子和軍哥當然一點都不怕他。他要真敢往裡闖,那就再揍他一回。

不信打不怕他!

但現在亮出了刀子,情況當然就不一樣了。

這傢伙,看着好像是來拚命的,二狗子和軍哥儘管有十足把握收拾他,可萬一被捅上一刀,卻是不划算。

說到底,他倆也只是看場子的,這**室不是他們的產業,拿的那點工錢,不足以讓他們把自己的命搭上。

很快,姚紅衛和另外兩個打手,就出現在門口。

名震西街的姚二哥,身材並不如何高大威猛,身高還不到一米七,但是很粗壯,滿身橫肉,一臉兇相。是那種非常臉譜化的壞人。

「特么的陳七,你還敢來?」

姚紅衛瞪着陳予權,壓低了聲音,怒吼道。

說起來很巧合,兩個陳予權在各自家族裡,都排行第七。

「姚二哥,我不來不行啊,今天這個事,你辦得不地道……」

陳予權淡淡一笑,說道,看不到絲毫緊張畏懼之意。

「哈哈,你特么的……你們聽聽,這混賬東西竟然敢說老子辦事不地道!」

幾個打手都跟着大笑起來。

這傢伙莫不是瘋了?

敢一個人過來踢姚二哥的場子!

他以為拿着把破刀,就能嚇唬誰?

「你特么在老子的**室里出老千,老子揍你還揍錯了?你敢說老子辦事不地道?」

「姚二哥,我出老千,你揍我,沒錯,天經地義!」

陳予權平靜地說道。

「那不就結了?」

姚紅衛瞪眼喝道。

「但是姚二哥,你把我揍成這副德行,連一點醫藥費都不打發,那就是你不對了。咱們浩陽的場子也不少,沒有哪個老大跟你一樣辦事的。」

姚紅衛頓時一愣,有點狐疑地望了二狗子一眼,陰陰地問道:「二狗子,老子不是給了兩百塊錢,讓你打發他家裡人買葯吃的呢?你特么敢黑了?」

「沒有沒有,二哥,我可不敢黑你的錢……我給他了……」

二狗子嚇了一跳,躲躲閃閃地說道。

姚紅衛確實給了他兩百塊錢,是打發給陳予權的醫藥費。這也是**室的規矩。但他和軍哥把暈死過去的陳予權丟在家門口轉身就走,兩百塊錢卻是他倆私分了。

他也沒想到,陳予權居然還敢上門來討要!

「姚二哥,你看我是那種拿了錢還敢上門來訛你的人嗎?」

陳予權笑着反問道。

這份鎮靜,也讓姚紅衛心裏頭先就信了三分。

他確實不相信這個一貫熊包軟蛋的陳老七,有這麼大的膽子。

「特么的,二狗子,你敢!」

「把錢給他!」

姚二哥發怒了。

二狗子和軍哥不敢再嘴硬,急忙各自從口袋裡掏出一百塊錢,遞到了陳予權面前,那眼神,如同要吃了他似的。

心裏頭那個不甘啊!

「拿了錢,趕緊給老子滾!」

「以後再讓老子看到你出千,打不死你!」

姚紅衛厭惡地一揮手,喝道。

雖然大家都是地痞流氓,但陳予權這麼沒用的廢材,連姚紅衛都看不上。

誰知陳予權還真就不走了,揚了揚手裡的兩百塊,笑着說道:「二哥,我現在手裡有錢了,你不歡迎我進去玩幾把嗎?」

嘴角那一絲若有若無的傲氣,看得人心裏頭好一陣不舒服。

《重生之富貴閑人》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