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重生一睜眼,當了孩子王
重生一睜眼,當了孩子王 連載中

重生一睜眼,當了孩子王

來源:google 作者:愛上莽子蘋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況秋秋 岑陳 現代言情

同樣是重生,況秋秋總覺得老天不公平別人有金手指,況秋秋沒有別人有系統,況秋秋沒有別人是團寵,況秋秋更是啥啥都沒有唯一有的,便是身邊一個又一個的小蘿蔔頭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自己重生就當了孩子王?前世的自己受夠了家庭主婦,鍋碗瓢盆帶孩子這一世,偏偏還要帶更多的孩子況秋秋萬念俱灰,覺得自己空空一片,什麼都沒有時,岑陳來了,「嘿,你還有我!」展開

《重生一睜眼,當了孩子王》章節試讀:

原主況秋秋不願意當老師,害怕往講台上站,更害怕熊孩子。

「媽,我站在講台上,下面一群學生看我,我就怕,嗚嗚.....」

「怕什麼,你是老師,他們該怕你才對。」

況秋秋,「好有道理的樣子......」

父母整日勸說還不夠,又請了三大姑八大姨來。

「秋秋啊,我是你三舅媽,當老師好啊,鐵飯碗,穩穩噹噹多好啊!」

「就是就是啊,女孩子不要求掙多少錢,你的工資夠你自己花就好了呀。」

「對對對,聽你大姨媽的,寒暑假別人上班,你還能出去旅旅遊呢,哈哈!」

「當老師好啊,出去介紹,你爹媽臉上都有面子的喲。」

......

況秋秋耳根子軟要是認第二,天底下就沒有認第一的了。

硬着頭皮也就答應了。

只可惜,現實很殘酷,每一天的上班,在況秋秋看來,生不如死,簡直就是上墳!

以淚洗面,那是家常便飯。

…… ……

後來還有什麼呢?

好像也沒有了……

原主像是被人抓走了,話說到一半,莫名其妙的就消失。

自己也是莫名其妙的來到了這個世界,又莫名其妙的進入了這個身體。

一切都是莫名其妙。

想到此,況秋秋抬頭問天,

「玩笑是不是開大了,搞錯了是吧?」

「覺得我好欺負是不是,把我一個人甩到這人生地不熟的地方,哼,等我......」

話音未落,平地里,一陣風打着旋突然刮過。

況秋秋汗毛豎起,「嘿嘿......」

好詭異。

好怕怕。

……

被這陣風一吹,況秋秋漸漸冷靜了下來。

反正也沒有別的辦法,只能靜等時機,看看還能不能回去了。

既來之則安之,從今天起,她就安心待在這裡,好好做她的況老師。

想罷,她又揮揮瘦弱的小胳膊,晃晃小拳頭,誓要把空氣中的假想敵給打跑。

三樓的校長辦公室里,不苟言笑的老校長看到操場上的況秋秋老師一個人在跑道上散步。

「這個況老師,上班時間不備課,批改作業本,還在外面閑逛,像什麼樣子?」

老校長忿忿地往外瞪了一眼,轉頭去拿桌子上的座機電話,準備一個電話過去,把這個沒有師德的況秋秋,揪到辦公室教育一頓。

老校長忿忿地往外瞪了一眼,轉頭去拿桌子上的座機電話,準備一個電話過去,把這個沒有師德的況秋秋,揪到辦公室教育一頓。

眼看手已經摸到座機了,老校長無意間往外一瞅。

哎,剛才還在閑逛的況秋秋呢?

人去哪兒了?

再定睛一看,怎麼倒在了地上?

面前地上躺着的,還有一個孩子,正捂着腦袋,閉着眼睛嚎啕大哭呢。

壞了壞了!

難道是況秋秋把學生撞到了?

天爺啊,菩薩啊。

自己最怕的事情來了。

老校長眼前一黑,趕緊往下走。

前幾天另外一個學校也出現了一起突發事件。

一個孩子下樓時,不小心摔倒了,把牙齒摔斷半截。

家長不依不饒,要求校方賠償修補費、美容費、誤工費、精神損失費等等,合計10萬元!!!

十萬元啊……

校長不幹,家長就發抖音,錄視頻,打電話投訴,無所不用其極。

最後學校被點名,被批評,被問話,被約談。

關鍵是還得向對方家長賠禮道歉。

屈辱啊,聽說道完歉後,校長一閉眼,兩道淚珠子就滾落下來。

世道變了……

師道不在……

老校長一想到,有可能自己也要經歷這麼一遭,就腦袋發暈,後背全是冷汗。

越着急,腳步越凌亂,下樓的時候,差點沒有嘰里咕嚕滾下來。

老校長心裏一片蒼涼。

自己還得兩年才退休,可現在的教育形勢,真真是度日如年。

不不不,應該是度秒如年。

好不容易下了樓,左腿和右腿攪在一起,步伐凌亂地趕緊朝着那哭泣的孩子過去。

操場上的況秋秋正火大,滾在地上大哭的孩子讓她無比心煩。

「別哭了,哎,同學,別哭了……」

對方充耳不聞,哭的聚精會神,旁若無人。

況秋秋,「我忍,我忍,我忍忍忍!」

三道黑線從她腦門上划過,這孩子哭起來頗有她前世二兒子的風采。

哭起來沒完沒了,每次都逼得她痛下狠手,來一頓「筍子炒肉」才罷休。

這就是所謂的「熊孩子」。

「別哭了!別哭了!!」

「嗚嗚,哇哇……」

「再哭,再哭我就……」

況秋秋舉舉拳頭,作勢要一拳錘上去。

「況秋秋!!」

一聲大吼傳來,況秋秋忍不住哆嗦兩下。

抬頭一看,老校長風馳電掣般轉瞬就來到了面前。

「你你你,你想幹什麼?」

老校長吹鬍子瞪眼,一副「我抓到你了」的樣子。

我,我幹什麼?

況秋秋一臉茫然,她做什麼了?

她還委屈着呢。

原本自己正專心致志想事情,還揮舞着雙手表決心,一顆紅心準備大幹一場。

結果這個孩子像一發炮彈似的遠遠就衝過來,和餓了半個月的野牛見到食物沒什麼區別。

她都沒有來得及躲,肚子就遭了重重一擊。

眼前當場就是一黑,要知道,昨天這副軀體還在醫院呢。

她怎麼這麼可憐,這麼慘……

嗚嗚……

嚶嚶……

菩薩爺啊,生孩子都沒有這麼痛……

腦袋那麼硬,肚子那麼軟,一硬一軟撞在一起,她還沒怎麼樣,這孩子先倒下了。

這,這,她到哪兒說理去。

她這副茫然的樣子,落在老校長眼裡,完全是「死豬不怕開水燙」的無所謂。

「況老師啊況老師,這是學校,你舉起拳頭要幹什麼,啊,幹什麼?你作為新進的一名老師,還年輕,不要動不動就用拳頭解決問題,啊,這樣做是不行的……」

這不是校長。

這是唐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