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重生異世界的冒險之旅
重生異世界的冒險之旅 連載中

重生異世界的冒險之旅

來源:google 作者:大街小巷一起撲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大街小巷一起撲 奇幻玄幻 白夜

魔法+日常+升級+搞笑+小白白夜因為一次中二之舉意外重生到異界開始了新的冒險人生【簡介無力請看正文,新手小白第一次,請各位看官輕噴,謝謝】展開

《重生異世界的冒險之旅》章節試讀:

當高斯再次恢復意識時,發現自己在一個狹小的空間里。

而且這個空間還在不斷晃動着。

高斯向一旁看去,發現自己旁邊坐着之前拜訪自己家的瓦爾。

他剛想要坐起來,突然自己的腹部跟後腦勺一陣陣的疼痛感。

這時坐在一旁的瓦爾也開口說道:「你醒了。」

雖然高斯不知道這是怎麼回事,自己怎麼會跟瓦爾在一起,但還是禮貌的問道:

「嗯!瓦爾小姐…」

「直接叫我瓦爾就行,不用加小姐。」

「瓦爾,我能問一下,這是怎麼回事?」

瓦爾沒有直接回答,而是閉目養神說道:「你先把自己的傷治療好再說吧!」

「好。」

高斯閉上眼睛,緩緩將雙手放在自己的肚子上。

不一會,高斯的身上就被淡淡的翠綠色光芒包裹了起來。

翠綠色光芒僅持續了一分鐘不到的時間就開始消散。

高斯也如同一個沒事人一樣緩緩坐了起來。

「瓦爾,現在能……」

還沒等高斯說完,一封信件就砸在了他腦門上。

「這是你父母給你的信,自己看吧!」

「哦哦~」

高斯打開信封,取出裏面的信件。

母親艾麗莎代筆。

【給我親愛的兒子,高斯·雷恩加爾】

【我親愛的兒子,當你看到這封信時,證明我已經不在這個世上了……】

「什麼」

看到這裡高斯直接就跳了起來。

坐在一旁閉目養神的瓦爾也被高斯嚇了一跳,於是直接就給他腦瓜子來了一拳。

「看個信能不能別咋咋呼呼的。」

高斯吃痛的捂着腦袋,但還是連忙問道:「父親說當我看到這封信時他已經不在世上了,這是怎麼回事?」

聽到高斯的說的話,瓦爾發出一聲尖叫,直接崩了起來,沒差點把馬車頂給崩開。

「怎麼可能,那傢伙可是……」

說著,瓦爾突然好似想到了什麼,於是又很淡定的坐了回去。

「你繼續往下看,還有把信里的內容念出來。」

高斯看到瓦爾的反應竟然比自己還大,於是排除了那種可能。

於是高斯看下一段話並念了出來。

【啊哈哈哈…,我相信你看到第一句話時一定跳起來了吧!】

瓦爾聽到這一段,撇過頭啐了一聲:「我就知道。」

看到這裡,高斯也是憤怒的握着拳頭,自己父親腦子裡的肌肉是有多大條才會說出這種話!

【或許你現在很疑惑,為什麼我會把你打暈,然後讓瓦爾那個滿腦子都是肌肉組成的女人將你帶走吧。】

「你…說…什…么…」

只見瓦爾拿起放在一旁的劍,一臉殺氣的看着高斯,還緩緩將手中的劍拔了出來。

高斯大驚,卧槽!要死!

高斯連忙解釋道:「父親說這是開玩笑的…開玩笑的。」

「哦」

瓦爾收起劍又很淡定的坐了回去。

高斯抹了抹額頭上的虛汗,太恐怖了。

笨蛋父親,能不能別說一些容易讓人誤會的廢話!

【這件事情要從當初我還是冒險者的時候說起,我跟一位同是一個冒險團的傢伙定下的約定。】

完全把信里的內容看完之後,高斯也大概…可能…知道了一些事情。

在特拉斯王國王都,父母的一個好友貴族聽說了一些自己的事情,所以對方希望父母可以讓高斯去他們家做一名家教,專教對方女兒魔法算術之類的一些東西。

在信中還大概說了一下那名貴族女兒的一些情況,稍微有點任性,性格有一點點火辣,而且還不喜歡學習等等情況,而自己能不能讓對方自願學習魔法、算術之類的東西就完全看自己的本事等等……

而坐在自己對面與自己父母很熟的瓦爾,剛好就在那個好友貴族家當護衛兼劍術家教,也將是自己以後的劍術教師。

而自己在未來的五年時間裏,不能跟家裡有任何的聯繫,更加不能回家,未來的五年時間裏,貴族家會為他安排好一切,前提是搞定好友貴族家的女兒!

「這特么什麼要求?別人不願意學難道我還能把人家按在地上錘?」

讀完信件的高斯就不爽了,這種事情直接跟自己商量不就好了嗎?為什麼要打暈帶走?根本說不通吧!

而且未來五年時間不能回家不能聯繫是什麼鬼?誰的父母對自己孩子還有這種要求的?

而瓦爾聽完高斯念完信中的內容,一臉的疑惑的看着氣憤的高斯,心中想到:「不把真實的情況說清楚真的能行嗎?會不會搞砸?」

「算了,我只要負責好我答應的事情就好了。」

此時高斯一臉惆悵的趴在窗戶上看着馬車後面不斷遠去的稻田,那是自己家的方向。

雖然高斯還是有點不理解這是為什麼,但是他也沒辦法,就算自己現在跑回去,一樣會被打一頓然後又丟回來。

嗯!

連瓦爾這一關都過不了,跑回去就算了!

高斯趴在窗戶上,內心也開始出現對未知事物的緊張與興奮感,這還是自己第一次離開拉特諾農莊。

之前高斯就經常問自己的母親,外面的世界是怎麼樣的,外面的人都是怎樣的等等問題。

但是母親艾麗莎每次都只說個大概,其餘的不知道是不知道還是不願意說,每次都弄得高斯對外面的世界好奇得不得了,但是自己又不敢跑出去。

畢竟拉特諾農莊實在是太偏僻了,周圍除了這一個農莊之外就是一望無際的稻田跟森林,別說去森林了,他連稻田都沒走出去過。

現在卻突然讓自己離開家,一人前往人生地不熟的地方,說不惆悵、緊張、興奮那是假的。

就像第一次出社會,第一次離開自己父母要出遠門時是一樣的心情。

即便高斯兩世為人,但長時間待在一個地方沒出去過,任誰都會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