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重生我是霸總白月光
重生我是霸總白月光 連載中

重生我是霸總白月光

來源:google 作者:春日桃桃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沈瓷 現代言情 紀言

【重生+甜寵+救贖】大婚之際,沈瓷遭遇未婚夫背叛,婚禮當日更是被拋現場,一時淪為圈內笑柄......遭遇車禍,原以為命喪黃泉,卻不料被陌生男子所救,醒來時竟重回高中時期......上一世,沈瓷為了這個男人與父母頂撞,捨棄心儀大學,放棄理想......知人知面不知心,有了前車之鑒,沈瓷這次決心遠離渣男,重新追逐自己未完成的夢想......背上書包重返校園,沈瓷偶然撞見大婚當日捨命救她之人,為解疑惑有意接近,暗中調查,卻不想牽出他埋藏許久的秘密……春日暖陽,是落在陰鬱少年生命中的一束光……微風和煦,讓自卑的少年有了向生的希望……自此,星辰大海是你,山川湖泊是你,理想信念皆是你……展開

《重生我是霸總白月光》章節試讀:

婚禮當日賓客雲集,沈家在江城也算得上數一數二的人物,所以來往商業夥伴較多,雖然對準新郎不是特別滿意,可到底是最寵愛女兒的婚禮,沈家辦的體面風光,沈家夫婦一大早就到酒店招呼客人。

都說女孩子在穿上婚紗出嫁這天最為美麗,此刻化妝室內五六個化妝師圍繞在沈瓷身旁給她打扮,本身就生的好看在有了妝容的加持更是奪目光彩。

沈瓷化好妝,弄好頭髮,再由人幫着換好婚紗,一切準備就緒,房門被人推開,這時進來三個女生,她們穿着簡單的禮服,手裡帶着腕花,一看就是伴娘。

透過鏡子看見來人,沈瓷嘴角上揚:「辛苦了今天,結束一定給你們包個大紅包。」

在這個圈子裡能交到比較好的朋友是極其難得可貴的,衝著沈家的名號,沈瓷出門在外享受着眾星捧月,人人都對她誇讚,明面上的逢場作戲,背地裡不知道搞了多少小動作,說話有多難聽,要比假和演戲她比誰都會。

宴會廳,沈爸爸將商業夥伴介紹給許柏文認識,算是讓他在這個圈子露了臉,這時迎面走來一名青年,男人西裝革履,氣質非凡,他的到來顯然掀起來不小的浪花,一時議論紛紛。

「不得了哦,紀家怕是就要變天了。」

「什麼意思,他不是私生子嗎?」

「私生子又怎麼樣,你看紀家大的小的,有誰比得過他?」

「紀建章這老東西難道還會缺孩子?」

「我敢打賭,這小子最後一定是紀家的掌權人。」

「得了,他要是當家做主,紀建章幾房太太能放過他?」

「還不被生吞活剝了。」

一陣鬨笑。

簡單幾句話信息量極大,許柏文站在一旁隱隱約約聽到一些,不禁有些好奇,這人是什麼來頭?

沈明華迎了上去:「紀總,好久不見。」

紀言同他握手:「恭喜,沈伯父。」

沈明華客套說道:「今天若有擔待不周的地方還請見諒。」

紀言穩重:「哪裡,我是小輩,沈伯父客氣了,您忙。」

「我來跟你介紹。」沈明華把許柏文叫到了跟前:「這位是許柏文,我家女婿,柏文,這是紀總。」

許柏文主動伸出右手:「你好,紀總。」

紀言目光深沉:「你好。」

眼眸交視,許柏文感受到一絲敵意,不知是否是他的錯覺。

婚禮即將開始,許柏文去往後廳準備,這時手機震動屏幕上顯示兩條短訊,解開鎖屏點進去看,居然是方安夏發的。

心存疑惑,不知消失的人為何又再次聯繫。

方安夏發來的內容是一張圖片和一段話,而一切讓許柏文大為震驚,圖片是一份檢查報告,看着不敢相信又放大了幾分,上面清楚表明已經妊娠一月。

大腦一片空白,他立馬撥通了方安夏的手機,電話接通:「喂,安夏,你沒在跟我開玩笑吧?!」

方安夏心情愉悅:「柏文,你不開心嗎?我懷了你的孩子。」

許柏文慌亂來回不停走,這都什麼呀!

「安夏,你聽我說,那天晚上是我一時衝動,我不該……」

方安夏聽他的話術完全沒有要接納她的意思:「許柏文,你是不是不想要這個孩子?!」

許柏文壓低了聲音,卻掩蓋不了心中的氣憤:「我今天結婚,安夏!」

軟的不行來硬的:「我不管,錯是你犯的,你就應該負起相應的責任,給你半小時,要是我看不見你,今天沈家的乘龍快婿你就別想當了!」

還不等許柏文反應,方安夏電話就已先行掛斷。

去,還是不行,兩個選項擺在許柏文面前,要是不去他怕方安夏一時衝動把事情全都曝光給新聞記者,要是去了馬上就要舉行結婚典禮……

兩者都很難,去或不去,今天這婚恐怕都結不成了,他努力維繫的人脈終將毀於一旦,正當許柏文無比煩躁時,方安夏發來了一段視頻。

休息室內,沈瓷收到了一則Email,內容極其精彩,她剛點進去不堪入耳的聲音便傳了出來,沈瓷尷尬以為是惡作劇之類的立馬就要退出,而就在這時女人叫出的名字讓她停住。

表情從起初的尷尬與臉紅變得僵硬,掀起頭紗再次點開視頻,仔細觀看,床上的男人是她無比熟悉之人,而他正在很另外一個女人做着無比噁心齷齪的事,瞬間沈瓷氣血翻騰,她絕美的面孔表情破碎,猛地將桌上的化妝品全都掃在了地上。

渾身沒了力氣,潔白的婚紗拖着她沉重的身體緩緩坐在地上,沈瓷身體不停發抖,她顫着撥通了許柏文的電話,許久無人接聽,連續幾個都是如此。

沈瓷撐着桌子從地上站了起來,她步履不穩帶着繁重的婚紗從外走去。

紀言想見她的心思按奈不住,今天的她一定格外美艷動人,他無法忍受在婚禮上見證她和其他男人的愛情,只能先行一步來到休息室。

門口,兩人正巧撞見,紀言身體僵住,他原本只想偷偷看她一眼,卻不想打了個正面,心想要怎麼解釋出現在這裡,而沈瓷像是沒看見這個人一般,面無表情按下電梯去了負一樓。

被推開的門,紀言看見滿屋狼藉,他臉色突變,同時也跟着按下與沈瓷同層。

寬闊無阻的滇城大道,一輛跑車以超過限速範圍的行車速度疾馳而過,許柏文消失在婚禮現場,而沈瓷如同發了瘋般四處找他。

連續打了無數個電話後終於被接通,怒吼出聲:「許柏文,今天是我們的結婚典禮,你就這麼把我拋棄在婚禮現場,我沈瓷哪裡對不起你!」

就差一個小時,他們就要步入婚姻的殿堂,在神父和親朋好友的見證下結為夫妻,可如今這個男人卻給了她一個無與倫比的驚喜。

電話那頭許柏文想要解釋,卻不知該如何開口:「小瓷,我……」

就算男人如今背叛了她,可沈瓷還是要想要挽留:「你現在回來婚禮繼續。」因為愛他所以步步退讓:「我可以當什麼都沒發生。」

「小瓷,等我把事情解決完,我會回來找你。」許柏文後知後覺,他現在才知道他被方安夏給耍了,突然出現在同學聚會,隨後有意接近他,一切都有目的!

「有什麼事非得要在大婚之日丟下我才能解決完?」沈瓷語言極盡嘲諷:「難道是為了那個女的?是她chuang上功夫太好,讓你一晚就念念不忘!」

這話說的難聽,一下刺激到了電話那頭的方安夏,她突然開口大聲吼道:「你閉嘴,少在這胡說八道,我和柏文在一起的時候,你還不知道在哪呢!」

「夠了!」許柏文僵住,沈瓷這話說得明白,他怎麼可能會聽不出來,難以置信:「你把視頻發給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