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重生回新婚夜,寵夫虐渣又酥又爽
重生回新婚夜,寵夫虐渣又酥又爽 連載中

重生回新婚夜,寵夫虐渣又酥又爽

來源:google 作者:楊昜楊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嬴子衿 蘇悠悠

【重生+雙潔+甜寵】上一世,蘇悠悠聰明如斯,從不輕信他人,只相信自己親耳所聞,親眼所見,卻還是被人欺騙打臉來得太出乎意料,重生一世,她定要讓渣男渣女血債血償!只是,當連自己的所見所聞都不能相信時,蘇悠悠覺得自己活得好累「悠悠,你信我,你可以信我的!」「我可以……信你?」「悠悠,你是子衿的心,今生是,來世是,永生永世永遠都是……」展開

《重生回新婚夜,寵夫虐渣又酥又爽》章節試讀:

「爹爹,娘親……」見爹爹和娘親正欲行禮參拜,蘇悠悠趕忙上前阻止。

「悠悠,下官及家眷給王爺和王妃見禮是應該的。」

「可是……」

「岳父岳母不必如此多禮,如家常便好。」

哇!又一句岳父岳母!蘇悠悠以為嬴子衿只會在她面前這麼稱呼,卻沒想到現在竟也能在這蘇府門外,眾目睽睽之下直接叫出來。堂堂的四王爺,可真給她家面子呀。

進了正廳,蘇穹征請嬴子衿上座,嬴子衿卻直接拉着蘇悠悠坐在了側下面,將上座讓給了蘇穹征和趙氏。

看着這一家人其樂融融,站在一旁的顧和蘇翠茗就顯得格格不入。

這等場合,若說庶女蘇翠茗還有可能坐得末下席位,妾室顧氏可就完全沒資格坐在其中了。現能讓她出席站在後面,也算是格外照顧了。

「今日是王爺與悠悠回門的大喜之日,讓茗兒也來入座吧,咱們一家人好好說說話。」趙氏見到了自己的女兒心情格外的好,便直接向蘇穹征說道。

蘇穹征也正有此意,經趙氏一說,便抬手招呼來了蘇翠茗。

蘇翠茗見狀,柔柔弱弱地踱着步伐,卻沒有走向自己的位置,而是直奔廳中,跪在了蘇穹征的面前。

「茗兒?……」

「爹爹……長姐還在生茗兒的氣,茗兒不敢入座。」

「悠悠,這是怎麼回事?」蘇穹征有些不明所以。

蘇悠悠見狀,先是驚訝,而後瞬間便化為了冷笑。她剛欲開口說明情況,就被蘇翠茗的聲音阻斷。

「爹爹不要質問長姐了,都是茗兒的錯。茗兒昨日去四王府看望長姐,與長姐聊到了今日的回門宴。許是……許是茗兒剛見到長姐,一時興奮過了頭,才脫口而出說今日要與長姐同宴而慶,長姐便不開心了。」蘇翠茗說著,用楚楚可憐的眼神看了一眼蘇悠悠,「大概是……長姐不希望與茗兒同宴吧。茗兒不想惹長姐生氣,還請爹爹,也請四王爺不要怪罪長姐。」

媽耶!這番話一出,再配上這副可憐兮兮被人欺負了的神態,蘇悠悠都忍不住想給她鼓掌。這般顛三倒四,搬弄是非的能力,這眸中帶淚的樣子,不去做戲子還真是可惜了她。

昨日之事,蘇悠悠還沒找她算賬,她倒好,在這兒惡人先告狀了。

「悠悠,這……」蘇穹征眉頭一皺問向蘇悠悠。剛見蘇翠茗說話時的狀態不像是在說謊,但現在有嬴子衿在,他也不好太過嚴厲。

「爹爹,蘇翠茗在說謊,昨日的實情並非如此。」

「老爺,這其中該是有什麼誤會……」趙氏也並不知道實情如何,但護着自己的女兒總是沒錯的,況且現在四王爺也在,她不能讓自己的女兒在這等情況下壞了名聲,便有心出言調解。

「能有什麼誤會?」一直站在一旁的顧氏見趙氏出言相勸,擔心這件事就這麼不了了之,便也不顧尊卑,直接撲過來跪在地上,「老爺,茗兒剛剛說的真真切切,還請老爺為茗兒做主。」

「蘇翠茗說的真真切切?顧氏,那本妃的話你就沒有聽到嗎?」蘇悠悠掃了一眼跪在地上賣慘的母女倆,又轉而對蘇穹征說道,「爹爹,昨日蘇翠茗是到過我們四王府,但她並不是來嘮家常的,而是來挑撥離間,破壞我與四王爺的夫妻關係的。」

「你胡說!我們茗兒這麼善良柔弱,怎麼會做出這等大逆不道之事,定是你這個……」

「放肆!」蘇穹征沒有讓顧氏再說下去,「顧氏,你僭越了。」

不管實情如何,蘇悠悠現在是四王妃,現又有四王爺在場,蘇穹征是無論如何都不能讓顧氏以下犯上的。

經過顧氏這麼一鬧,嬴子衿的眉頭皺得更緊。雖然坐在那裡一句話都沒有說,但也能讓人感覺到他全身散發著的不可抗拒的寒意與威嚴。

嬴子衿的表情被蘇翠茗看在眼裡,她以為嬴子衿是相信了她所說的話,因為蘇悠悠的行為而惱火。畢竟,現在從她們二人的狀態來看,蘇悠悠更像是那個囂張跋扈耍賴說謊之人。

「爹爹,既然現在我與蘇翠茗各執一詞,所說的有所出入,又沒有旁人可以佐證,那就請爹爹做個公平的裁決。」蘇悠悠看向蘇穹征,淡淡地說著。

她是故意這樣做的,她本是可以自己解決此事,但此時她就是想看看自己的爹爹會如何抉擇。

嬴子衿深愛着她,這點她深信無疑。但她爹爹硬是要把她嫁給嬴子衿,這目的究竟為何,她卻並不知曉。上一世她受蘇翠茗挑撥,幾乎斷了與她爹爹的父女關係,這是她的錯,可她也實在想知道她爹爹是否真的利用了她的婚姻。

「這……」蘇穹征看着面前的兩個女兒,一個嬌弱得令人可憐,一個淡定自若自帶威嚴。這手心手背都是肉,在沒有其他佐證的情況下,蘇穹征一時間竟不知該如何抉擇。

「長姐,你就不要為難爹爹了,這都是茗兒一人的錯。長姐不願與茗兒同席,茗兒自當退下,可長姐剛剛所說的茗兒挑撥你與四王爺的夫妻關係一事,茗兒萬萬不敢承受。

昨日,明明是長姐說的不想與四王爺一同回來。茗兒不知長姐心悅於誰,但長姐與四王爺之間的事情又豈是茗兒能夠挑撥離間的?」

「哦?王妃不想與本王一同回來?」

蘇悠悠驚訝地看向嬴子衿,他昨日不是說他都聽到了嗎?這怎麼還……

難道……是她理解錯了?

「請四王爺息怒,長姐定不是無緣無故就說出此話的,還請四王爺看在長姐一片痴心的份兒上,不要為難長姐。」

不是無緣無故……一片痴心……這蘇翠茗的「求情」可真是厲害得沒話說。

嬴子衿微微一笑,饒有興趣地看着蘇悠悠,開口道:「悠悠……」

「四王爺!」蘇穹征突然開口,打斷了嬴子衿的話,「小女都是被臣給寵慣壞了,在家就做事沒輕沒重的。現嫁給四王爺為妃,許是有時言語會不過頭腦,但絕非真心冒犯,還請四王爺寬宏大量,切莫放在心上。」

蘇穹征說著便帶着趙氏跪下做請罪禮數:「小女犯了什麼錯,也是臣管教的問題,還請四王爺能寬恕小女,臣願意一人承擔罪責。」

「爹爹,娘親……」見此,蘇悠悠站起身來,淚眼婆娑地撲向蘇穹征和趙氏。

她沒想到爹爹竟肯為她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