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重生後,我被瞎眼前夫盯上了
重生後,我被瞎眼前夫盯上了 連載中

重生後,我被瞎眼前夫盯上了

來源:google 作者:禿頭不扎丸子頭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沈蓁蕪 謝珣

近些天來夜半時分阿蕪總被噩夢驚醒,腦海里不斷閃過一些畫面,夢裡一容貌與之相似的女子一身紅衣從城牆一躍而下,耳邊依稀傳來一句「謝珣來生但願與你不再相見」展開

《重生後,我被瞎眼前夫盯上了》章節試讀:

沈蓁蕪與曹雲汐因到的晚些,其他位置都已坐滿,二人只得坐在靠里側前後兩個位置。

沈蓁蕪端坐在矮桌前,雙手隨意放在盤起的腿上,眼睛不經意的

打量着四周,身側是現鑿用石頭壘成的雙環形河渠,中間放置了長長的怪石假山 ,正好隔成了兩半,

一邊坐女子,另一邊則是男子,想法倒也是別緻。

等了許久,崔玲玲才引着懷柔郡主緩緩入座,待眾人向懷柔郡主問了安這才開始講今日遊戲規則,

崔玲玲站在高台上昂着頭大聲說道:「前人崇風雅曲水流觴,今日不如咱們玩兒點兒新花樣,

等酒杯漂到誰旁邊,作完詩還可對下一個人提一個要求,做不到的就要接受大家提出的懲罰,大家可有異議」

下面的人交頭接耳,議論紛紛,卻也沒人提出質疑,「如果沒有那咱們就開始了,今日乃寒食節,那咱們就以此開題作詩一首,後面大家隨意」

曹雲汐轉頭向沈蓁蕪望去,只看見她一臉無所謂的樣子似乎沒有認真聽崔玲玲說的內容,於是

便沒好氣的說道:「你怎麼一點兒也不着急,崔玲玲今天提的規則明顯是針對你的,明知道你詩詞音律皆不通,還故意設這樣的狗屁規則」曹雲汐越說越氣,

接着道:「沒事,別害怕,萬一停在你這裡,我幫你解決,絕不讓她的奸計得逞」

沈蓁蕪微笑着靜靜聽曹雲汐說完,沒有說話,只拍了拍她放在桌上的手安撫她的情緒。

曹雲汐看着她毫不驚慌的樣子,只得一臉擔憂的轉回去了。

遊戲開始了,酒杯順着男子那邊開始流向女子這邊,不一會兒,男子那邊便有人開始作詩了,

一道低沉渾厚的聲音說道:「寒食時看郭外春,野人無處不傷神。平原累累添新冢,半是去年來哭人」(引五代•雲表)

說完兩邊同時響起一片叫好聲,聲音未停另一個沙啞的男聲接道:「韓兄好文采,那請你提一個要求給下個人吧」

「那就請下個人作一幅畫吧,內容都可」低沉的聲音答道。

聲音沙啞的男子玩笑道:「韓兄你這也太簡單了……那咱們接着來」

轉了幾輪後終於到了女子這邊,第一個停的便是崔玲玲旁邊,答完便迫不及待說道:「不如下一個人與我比試一下彈琴如何」

「崔妹妹好手段啊,誰人不知你的琴藝名冠汴京,你這不是擺明了欺負人嗎?」曹雲汐不忿道。

崔玲玲聽完正要反駁,還不等她說話,懷柔郡主不耐插話道:「好了,剛剛的那不算,你重新說」

崔玲玲狠狠剜了曹雲汐一眼壓下怒火恭敬的對着懷柔郡主躬身:「是,那下一個人就為大家獻一支舞吧 」

「好了,繼續吧」懷柔催促。

曹雲汐看了眼懷柔郡主不耐的表情,再想要說什麼也只得壓下。

酒杯毫無疑問停在了沈蓁蕪旁前。

崔玲玲眯眼笑道:「今日難得一聚,看來我們大家要好好欣賞一下你的舞姿了」,她想以沈蓁蕪素日的品行,

料定她不會跳舞,這次絕對可以讓她在眾人面前出醜,更要讓那人認清她的面目,一想到等會兒她出醜的模樣,崔玲玲嘴角的笑意更甚了。

曹雲汐看着崔玲玲不懷好意的笑容站起身維護道:「阿蕪前幾日受了傷,我來替她吧」

「不過是磕碰了一下,又過了這麼長時日,未免也太嬌慣了些,還是你們竟然連懷柔郡主都不放在眼裡了」崔玲玲冷笑着說道。

懷柔郡主聽了崔玲玲的話冷哼了一聲道:「沈姑娘好大的氣派,怎的我都不配看你的舞咯」

底下的人紛紛議論,就連旁邊男子席也有些許起鬨聲響起。

「好啊,只是我舞藝不精,要是我跳了各位莫要嫌棄,懷柔郡主與崔姐姐別取笑我才好」

在眾人的注視下沈蓁蕪緩緩上了高台,上舞台後徑直向角落的樂班走去,低頭和她們說了一些什麼隨即回到舞台**,朝樂師揮了下手,緩重低沉的鼓身漸漸響起,

「怒髮衝冠,憑欄處、瀟瀟⾬歇。

抬望眼、仰天長嘯,壯懷激烈。

三⼗功名塵與⼟,⼋千⾥路雲和⽉。

莫等閑、⽩了少年頭,空悲切。

**恥,猶未雪;⾂⼦恨,何時滅?

駕長車踏破、賀蘭⼭缺。

壯志飢餐**⾁,笑談渴飲**⾎。

待從頭、收拾舊⼭河,朝天闕。」(引.滿江紅·怒髮衝冠 岳飛)………………

女子伴着鼓聲低聲吟唱,身姿看似柔弱無骨,舞動間卻又凌厲有力,旋轉跳躍,飛揚落下,氣勢恢宏,讓人彷彿置身於戰場,戰火中一青衣女子站在高台奮力為廝殺的戰士起舞,舞動間攝人心魄。

一曲畢,眾人都沉浸在氛圍里無法自拔,沈蓁蕪施了一禮便下台了。

待眾人回過神,紛紛鼓起掌,無不感嘆沈蓁蕪這奇特的舞姿和詞曲。

唯有崔玲玲望着沈蓁蕪露出怨毒的眼神,而懷柔郡主早已在大家沉浸時氣憤離場。

曹雲汐拉着剛下台的沈蓁蕪激動的搖晃道:「我怎麼不知道你會跳舞,什麼時候背着我學的,跳的真是太好了」

「我哪裡會跳舞,不過是湊個新奇罷了」沈蓁蕪笑了笑,前世因與謝珣定親,而他家因是皇親,所以在規矩方面極為嚴苛,

皇帝又極為重視二人的婚事,因此在備嫁的那半年派了宮裡嬤嬤來教沈蓁蕪規矩,其中舞藝一門學的最差,

時常受到嬤嬤的懲罰,後來實在受不了,躲去了謝珣那裡跟他抱怨,估計也是被她煩的無法,

只得為她找來詞曲編了支舞來應付她,她卻誤以為謝珣是心疼她怕嬤嬤責罰而專門為她編的舞,學的很是用心,想着學成後跳與他看,現在想想真是可笑。

站在一旁的崔玲玲聽到很是不屑,撇了撇嘴翻着白眼。

遊戲結束,眾人坐船游湖,懷柔郡主又被崔玲玲請了回來一起上了船,沈蓁蕪本是想先行離去

可曹雲汐非拉着她一起去,想着難得氣了一回崔玲玲和懷柔郡主,非的好好在她們面前顯擺顯擺,沈蓁蕪無奈可架不住她的軟磨硬泡只得跟着前去。

上船後崔玲玲安排眾人在二層大廳用冷食糕點,沈蓁蕪因有些胸悶頭暈吃不下東西曹雲汐見狀便拉着沈蓁蕪去了三層甲板上透氣,

沈蓁蕪與曹雲汐站在船頭邊緣扶着欄杆看遠處的群山,二人正閑聊打趣時

一個身穿褐色燙金錦袍的男子走了過來,向著二人行了一禮便開始攀談「剛剛小娘子的舞可真是猶如驚鴻,妙曼至極,在下有意結識,不知可否有幸」

這人說話間偷偷打量着沈蓁蕪,舉止很是輕浮。

「我家妹子跳的再好又與你何干,哪兒來的登徒子敢來擾我家妹子」

正待曹雲汐要幫着應付那男子時,突然一低沉的聲音從男子身後傳來,

「何兄與我表妹在聊些什麼,如此盡興」

只見說話男子頭戴青色玉冠身穿玄青水紋廣袖長袍,身材高挑,五官英挺俊朗,模樣雖是好看可是不太愛笑,顯得格外老成,

此人名韓樾,與沈蓁蕪從小相識長她六歲,其母是沈蓁蕪母親楊氏的遠房表姐,與她母親感情很是深厚

自楊氏死後便時常照拂沈蓁蕪,得空就將她接去府里住上許久,韓樾性情酷似其父,成熟穩重為人認真嚴謹,不苟言笑,自小便聰慧,17歲便過了會試,19歲連中三元如今在諫院任職,其模樣也是汴京城唯二的好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