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其他小說›重生後,老公他一心想揭我老底
重生後,老公他一心想揭我老底 連載中

重生後,老公他一心想揭我老底

來源:google 作者:月色淺淺 分類:其他小說

標籤: 其他小說 樊允歌 霍遠琛

樊允歌重生了,又回到大着肚子,一心討好霍遠琛的時候上輩子,她當牛做馬,相夫教子,一心一意當他的賢內助可轉眼,就收到一張親表妹,發來的老公親密照,一個電話過去,就聽到女人的嬌嗔聲,她的心瞬間裂開了一道大口子,絲絲透風的那種伴隨着刺耳的剎車聲——一切還沒發生,父親沒死,一切還能挽回,她瞪大眸子,一把扯下圍裙,狠狠摔到了地上!這狗男人,老娘不要了!她跑回娘家,對着爹一通嗷嗷大哭,在老爹的怒吼中,直接提了離婚,她要離婚!男人立刻從牙根中擠出一句話:「你做夢!」對上霍遠琛隱忍赤紅的眸子,樊允歌身子一哆嗦,委屈地紅了眼睛,「嗚嗚嗚——不跟你過了還不行?」一句話文案【自以為拿了重生劇本的樊慫包x一頭霧水被上輩子坑苦了的追妻霍總】展開

《重生後,老公他一心想揭我老底》章節試讀:

還真是迫不及待的要給她點顏色看看呢。

樊允歌手指輕敲桌面,如她所願的開口:「客戶座位是安排的?」

陳晚凝皺眉,有些意外她的話,隨即很快想開,估計是樊允歌在不懂裝懂吧,於是輕輕頷首:「是的,這次的方案,所有安排布置都是我親自完成的。」

樊允歌得到回答,原本還算平靜的表情,倏而冷凝,她隨手將文件往前一拋,問:「長鳴集團和林氏集團的夫人有過節,你將她們安排一起坐,是想現場看熱鬧?」

「另外,會場所有布置用玻璃隔檔,若是中途出現意外,顧客打碎玻璃,導致受傷,這個後果,由誰來承擔?」

「會場位置後半段視角完全被前面的遮掩,你讓他們如何看到全部效果?」

她甚至沒用太激烈的語氣,僅僅是平鋪直敘,就讓陳晚凝臉色忽青忽白。

這些問題,的確是存在的,以至於陳晚凝想要反駁都無從開口,但她明明才進公司,怎麼會那麼清楚?

指甲陷進肉里,濃烈的不甘猶如汩汩冒泡的沸水,燙的陳晚凝無一處舒適:「玻璃的問題,到時候自然會讓現場員工做好防備,座位是我沒注意,到時候我替換就好,位置我也可以重新調整。」

樊允歌直接說道:「不必,方案作廢,交給策劃部去做。」

她身體微微後仰,靠坐在椅子里,眼神清冷而又不容置疑:「陳設計師,你的職責是設計服裝,就請先做好本職工作,而不是把手伸太長,試圖越俎代庖。」

輕飄飄的幾句話下來,直接砸的陳晚凝面色煞白。

她居然,敢當眾駁她臉面!

陳晚凝再難忍受,她聲音近乎尖利的質問道:「你這是在公報私仇?」

樊允歌彷彿聽到什麼笑話,唇角漾出譏諷:「陳設計師,少拿你那套行事準則來揣度別人,我沒那麼悠閑,拿着整個公司來報復你。」

話音落地,她直接起身:「散會。」

樊允歌兀自推門離開。

剩下其餘人面面相覷片刻,心中各有計較,也跟着退場,不多時,會議室里只剩陳晚凝以及陳冠華兩人。

「爸,你看那賤人得意的樣子!」陳晚凝氣急敗壞。

陳冠華臉色同樣難看,原以為,樊允歌進來,就是噹噹花瓶而已,沒想到,她竟然不甘心於此。

既然這樣,那有些計劃,就得提前了。

他心中念頭轉過,再看樊允歌那沉不住氣的樣子,嘆口氣道:「好了,你先暫時忍忍,爸爸早晚把這口氣給你出了。」

陳晚凝陰惻惻道:「到時候,我要讓她跪着跟我認錯。」

陳冠華笑:「行,只要你高興,怎麼樣都可以。」

他們的對話,樊允歌並不知曉,她將時裝周策劃方案整體思路和要求發給部門後,自己則開始繪製服裝設計稿。

陳晚凝剛才在會上講解方案時,還附上了設計圖,整體風格乍一看之下很完美,但再細看,就會發現種種不協調之處。

她所有設計的基調都帶着股不服輸和敢於對抗的精神,然而所有細節處,卻又透着溫柔和順從。

這種搭配,就像是張冠李戴,讓人彆扭的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