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重生後霸總把我寵上天
重生後霸總把我寵上天 連載中

重生後霸總把我寵上天

來源:google 作者:藍不灰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現代言情 裴舒 陸時

如果不是死過一回,裴舒根本不會知道,陸時原來有如此病態的一面他將她的身體藏在冰窖里,日日對着她痴語,給她梳妝打扮,假裝她還活着他天天說對她說愛,但她覺得,他只是將她當做傀儡娃娃她發誓,如果能重來一世,她一定要遠離這個病嬌遠些然後,她就真的重生了「陸時哥哥,你,你別這樣」陸時輕輕撫着裴舒的頭髮,眉眼溫柔:「小舒,你要乖哦乖乖地……接受我的愛」展開

《重生後霸總把我寵上天》章節試讀:

陸遠浦回來,是為了逼她去酒店陪一個年紀能當她爺爺的老總吃飯,競爭合作的。她不肯,掙扎推搡之間,兩人雙雙從樓梯摔下。

他們運氣都不太好,她因為生病沒有力氣防禦,撞破後腦勺大出血爬都爬不起來,最後只能在失血中煎熬地死去。而陸遠浦不知為何竟然也暈了過去,生死未卜。

儘管不明白為什麼自己重新活了過來,可當時慢慢感受自己身體逐漸冰涼的記憶太慘痛,裴舒情不自禁害怕顫抖。

「別怕,別怕。」

陸時輕吻她的臉頰,溫柔安撫着,好不容易才讓她平靜下來。他撫上她的眉眼,柔情萬分道:「都過去了,往後會有我保護你的。」

裴舒看着他,神色複雜。

「怎麼不說話,嗯?」他疑惑地歪了歪頭,爾後想到什麼,輕輕笑了。

「忘了,你剛醒,身體機能還沒恢復,不能着急說話。這樣也好……」

他似乎對她的手指特別鍾愛,不停地把玩着,尤其是無名指。

他從上衣口袋掏出一枚戒指,緩緩套入她的無名指上。

「說不出話,就不會拒絕我。」

這一幕跟冰窖中的畫面重疊,嚇得裴舒渾身的汗毛都炸起來了。

她以前為什麼沒發現,他這麼嚇人?

陸時清楚看到她眼中的害怕,眸色黯淡了一下。

如果不是裴舒醒來,他這會兒應該在國外業務談判的。為了見她一面,他飛了十個小時,卻只能待上那麼一會兒。

這筆生意很重要,但更重要的是,有些事情他現在就要處理乾淨,這樣,他才能讓裴舒放心出院回家。

「小舒,」他執起她的手,輕輕吻向那枚戒指,聲音莫名地低沉,「想知道陸遠浦怎麼樣了嗎?」

裴舒眨眨眼。

「他死了。」

死了?

她很驚訝。她會死是因為正好那時候生病沒力氣保護好自己,頭被撞破了還起不來,可陸遠浦身強力壯,怎麼會摔一下樓梯就死了呢?難不成也撞破了腦袋?

陸時斂眸,語氣淡淡的,似是漫不經心道,「當年你能住進陸家,也算有他的一份功勞。可惜他不懂得珍惜這份功勞,更不懂得惜命。無福之人,不配享福。小舒,你覺得呢?」

裴舒聽得雲里霧裡,根本不知道他是什麼意思。

她呆萌的樣子逗樂了陸時,陸時忍不住輕笑。

「過幾日等我忙完國外的事,我給你辦出院,在家裡,我更方便照顧你。你放心,我會安排好一切的。」

或許是真的忙,陸時沒逗留多久就離開了,留了一個女護工照顧她。大約五天之後,陸時安排陳文給裴舒辦手續,接她回陸家。

「裴小姐,陸總已經為您安排好專屬醫療團隊,讓您放心在家裡做康復治療。他在接待一個很重要的客人走不開,先請您回家洗漱一番,另外,家裡已經安排了晚飯,您可以等他回來一起用餐。」

醫院門口早已備好車,陳文推着坐在輪椅上的裴舒,打開車門。

她如今還不能長時間下地走路,在身體機能恢復的這段時間,會比較依賴輪椅。

裴舒低着頭沒說話,任由他帶着自己上車。

剛坐好,陳文就來了電話,他接起來說沒兩句,便雙手捧着手機遞到她耳邊。

「裴小姐,是陸總的電話。」

「小舒。」

電話那頭,男人含笑的聲音溫柔傳來,「要回家了,開心嗎?」

裴舒不知道怎麼開心得起來。她終究不是陸家人。

「怎麼不說話,醫生說,你現在說話是正常的。」

微微上揚的尾調,帶着裴舒才能聽懂的恫嚇,裴舒手指抖了抖,硬着頭皮回答道:「開心。」

「小舒醒來之後,還沒有叫過我一聲時哥哥。叫來聽聽?」

裴舒有點無語,但不敢拒絕,低聲喚了聲,「時哥哥。」

男人發出輕輕的喟嘆,聲音越發柔和,「真好聽。我最喜歡你叫我時哥哥了。小舒沒有忘記時哥哥,很乖,待會回家,也要乖乖梳洗,等着我回來,好嗎?」

裴舒露出一言難盡的表情。

「怎麼又不說話了?」陸時的笑意淡了些,「躺了兩年,就跟時哥哥生疏了,對嗎?」

「不是。」裴舒很艱難才能讓自己完整吐出這兩個字。

「不是就好。祝我們的小舒出院快樂,家裡準備了給你的禮物,記得拆。」

電話傳來忙音,那邊已經掛斷,裴舒鬆了口氣,示意陳文將手機拿回去。她低頭,捂了捂自己的小心臟。

她從前就很怕也很排斥陸時,在見過冰窖那一幕後,她對陸時的隔閡自然就更深了。她到現在都仍然記得陸時守着她的屍體求愛親吻的模樣,儘管她分不清,那究竟是幻覺還是事實。

可無名指上的戒指卻是真的。

她偷偷將戒指摘下。

她不可能會和陸時在一起的。

她閉了閉眼睛,稍微冷靜下來之後問道:「這兩年,齊盛的生意是不是做得很好?」

「當然,」陳文揚起驕傲的笑,「齊盛在陸總的帶領下,已經實現輕轉型,開拓國際市場,做到了行內頂尖。」

陸時嗎?齊盛現在是陸時做主?

她想問,但想到陳文如今是陸時的心腹,她不能讓陸時知道她對他的事情感興趣。

淮灣小區,是桉市最出名的別墅小區。陸家是老式獨棟別墅,中西合璧的設計,很有些年頭。裴舒發現別墅翻新過了,家裡裝了電梯,就連傭人也全換過了,新的傭人們謹言慎行,說話時連眼神完全不敢多往她身上瞟。

她的房間跟兩年前一樣,完全沒變,護工推着裴舒坐電梯上樓回房間。進門她就看到小沙發上放了個精品袋子,應該就是陸時口中的『禮物』。

「裴小姐,有什麼吩咐叫我一聲,我就在外面。」傭人將新毛巾浴巾給她準備好。

裴舒點點頭。

護工將輪椅推到浴室,確定她沒問題,也退了出去。

浴室裝修過,換了個很大的按摩浴缸,浴缸已經放了水,溫度正好。

裴舒現在四肢還不太靈活,但已經能自己洗澡。她脫下衣服泡進浴缸里,順手開了按摩功能。

她看着這熟悉的浴室,忍不住顫抖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