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歷史軍事›重生過去從四合院開始
重生過去從四合院開始 連載中

重生過去從四合院開始

來源:外網 作者:金蟾老祖 分類:歷史軍事

標籤: 歷史軍事 金蟾老祖

杜飛重生了,在這個物資奇缺的艱苦年代,開啟他精彩的開掛人生……展開

《重生過去從四合院開始》章節試讀:

幸虧杜飛穿越前也算吃過見過,面對秦淮茹的魅力攻擊,不至於色授魂與。

反而從秦淮茹家裡,傳來一聲重重的咳嗦。

一扇窗戶微微抬起,露出半張胖老太太的臉,正是俏寡婦的婆婆賈張氏。

杜飛知道,賈家老虔婆不好惹。

按道理,杜飛過完年才19歲,跟秦淮茹差着11歲,賈張氏還不至於想到什麼齷齪。

但杜飛換了行頭,賈張氏沒瞧出是他,只看見兒媳婦跟一個高大的年輕人,有說有笑,動手動腳。

這怎麼忍得了!立即出聲警告。

秦淮茹卻意猶未盡,雖然只是片刻,也不過幾句話,竟讓她覺得十分輕鬆有趣兒。

瞄了一眼屋裡的婆婆,心底莫名湧出一絲哀怨。

「賈大媽在家呢。」杜飛笑呵呵打聲招呼。

賈張氏才反應過來,這個人模狗樣的竟是後院的杜家小子。

心裏鬆一口氣,訕訕的撂下窗戶。

在她看來,杜飛就是一個小屁孩兒,無論如何也看不上秦淮茹這種殘花敗柳。

卻不知道,杜飛穿越前可歲數不小,秦寡婦在他眼裡也算是年輕漂亮。

秦淮茹有些尷尬,也不好再跟杜飛閑扯,正想接着去洗衣服,卻被杜飛叫住:「秦姐,你家是有縫紉機吧?」

秦淮茹『嗯』一聲反問:「你要用?」

「瞧您說的,我哪會用那玩意。」杜飛笑呵呵道:「這不眼瞅着到冬天了,我那鋪蓋都不成了,索性換了新的。」

秦淮茹一臉詫異表情。

這個年月,換一套被褥鋪蓋可不容易,單是棉花票就能難倒無數人,做新被褥那都是給新媳婦的陪嫁!

杜飛居然說換就換,這可不是土豪,而是敗家。

秦淮茹內心深處僅存的善良,讓她眼眸中閃過一絲憐憫。

杜飛還不知道,他在俏寡婦心裏已經跟敗家子畫上等號,還在繼續說道:「秦姐,換下那套鋪蓋扔了可惜,我尋思給洗乾淨了,改成棉帘子,掛門窗上。」

秦淮茹眼珠一轉,聽出杜飛跟說這些話的意思。

不過,把被褥改成棉帘子,連洗帶改的可不是小工程。

這俏寡婦平時在院里雖然說話漂亮,各家各戶有啥事兒也十分熱心,卻絕不會白出功出力。

杜飛也沒想白使喚她,趕緊分說:「秦姐您放心,不讓您白忙活,五毛錢。」

俏寡婦眼睛一亮,更篤定杜飛就是個小敗家子兒。

這活雖然繁瑣,但說到底也就是拆洗被子,按她心裏盤算,有三毛錢就成,杜飛居然一開口就給五毛。

索性衣服也不洗了,秦懷茹立即回家拿一把尺子,就要忙着跟杜飛去後院。

誰知剛一轉身又被人叫住:「哎!秦淮茹,你們這是……」

說話間,頭髮亂蓬蓬,穿着一件髒兮兮綠棉襖,一臉油膩的傻柱從中院的正房走出來。

傻柱這些年對秦淮茹的心思不小,雖然嘴上沒說,心裏卻早篤定,把秦淮茹視為禁臠。

忽然發現秦懷如風風火火,好像要跟一個小白臉走,立刻警惕起來,睜大眼睛,盯着杜飛

「柱子哥,我求秦姐幫點忙。」杜飛笑道。

傻柱一愣,上下打量,這才認出來:「你是杜飛?」

秦淮茹卻等不及他們再閑扯下去,回頭瞪了傻柱一眼:「小杜還有事呢,回頭你們再聊。」急三火四就把杜飛拽走。

今天是禮拜天,院里的老娘們都在家,誰還不會拆洗個被褥。

秦淮如生怕夜長夢多,被人搶了這五毛錢的活計。

眼看着俏寡婦跟杜飛鑽進月亮門,傻柱訕訕的撓了撓後腦勺,倒也沒往多想。

杜飛跟他和秦淮茹差着十來歲,根本就不是一輩人。

發現小白臉是杜飛,也就解除警惕,哼着小調,晃晃蕩盪,向院外走去。

杜飛這邊,跟在俏寡婦身後,徑直來到他家門口。

門沒上鎖,秦淮茹卻有些分寸,讓到一邊由杜飛開門進屋。

原先那張破炕席早被杜飛丟掉了,炕上光禿禿的,卷着一副鋪蓋。

秦淮茹幹活也真爽利,問明了棉簾要掛在哪兒,立即抬腿上炕,撅着大屁股,一邊量尺,一邊記錄,還一邊說道:「這活兒交給姐你就放心,一準兒給你弄得妥妥的。」

杜飛大大方方站在地上,看俏寡婦忙活,等她量好尺寸,看向鋪蓋卷:「我給您抱中院去?」

秦淮茹瞟他一眼,小嘴一撇:「可別介,再把您新買的小皮襖給弄髒了。」

說著就撩開頭髮,把竹尺插進後脖領子里,十分彪悍地抱起沉甸甸的鋪蓋卷就走。

等俏寡婦走了,杜飛關門回來,也換了身衣服,開始忙活起來。

先拿笤掃把炕上的碎土渣子都掃下來,但因年久失修,碎渣越掃越多,杜飛也很無奈,只好將就着把新買的炕席鋪上。

這次買的炕席不是竹子的,而是蘆葦編的。

蘆葦席子雖然不如竹席耐用,用着卻更舒服,冬天也沒那麼冰涼。

又去點爐子,把炕燒熱了,再把新買的被褥平攤上去用熱炕烘透。

從百貨大樓買來的被褥,雖然是新的,但放在庫房,不知道壓了多久,難免含着潮氣。

杜飛做完這些,又上外屋把剩餘的煤球和柴火歸攏起來。

眼瞅着就入冬了,他家剩的肯定不夠燒,回頭還得去多買點。

還有家裡的糧食也得多備着,就算現在手頭不缺錢,也不可能總去館子吃,一來肉票糧票供不起,二來影響也不好,畢竟在這個年代,正經人哪有總不在家開伙做飯的。

就在杜飛一邊幹活,一邊尋思未來怎麼生活,忽然傳來一陣敲門聲。

「誰呀?」杜飛應一聲,抬頭看過去。

「杜飛同志,我是孫強。」一個衣着體面,長得挺憨厚的青年推開門走進來:「我爸讓我來送點東西。」

杜飛沒想到孫主任動作這麼快,第二天就把錢票送來,看來也怕夜長夢多。

「是孫哥呀,您裡邊請,看我這亂的。」杜飛笑着拍拍手上的煤灰,脫了幹活的外套,在臉盆里洗洗手,把孫強請到裡屋。

《重生過去從四合院開始》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