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穿越重生›重生帝王寵賢后
重生帝王寵賢后 連載中

重生帝王寵賢后

來源:google 作者:風眠 分類:穿越重生

標籤: 江宇 穿越重生 風眠

前世因為錯愛了人,導致一家被害,重生成為上一輩早死的皇后,她決定把握先機,暗自謀劃,為前世的自己報仇,卻不想在她苦心經營之下,在自己眼皮子底下長大的小狼崽子一個比一個兇狠展開

《重生帝王寵賢后》章節試讀:

宮女立即跪下,老老實實的招了:「是高貴妃讓奴婢看着,若是皇后娘娘對八皇子動了手,便去告訴她。
還讓奴婢看着鳳儀宮,皇上來了便告訴貴妃。

看來,這是高貴妃的眼線。

風眠又一想,身為高貴妃的眼線,這就招認了,似乎有些不合長理。

她思忖片刻,這宮女的出現似乎不是時候,若是高貴妃有意而為之……

即便是知道了誰是眼線,風眠也不敢輕易有所舉動。

「既然是高貴妃的人,今後便在八皇子身邊伺候吧!」

那宮女微微愣了愣,看似不願去江琉身邊伺候,卻只能聽從安排。

她戰戰兢兢的低着頭,不知風眠是何用意。

「回去告訴高貴妃,本宮行事光明磊落,多少眼線本宮都不怕。

連日來,風眠都在鳳儀宮中,每日都有嬪妃去請安,後宮事務也不少,沒有皇帝的日子,風眠你一步一步調查眼線之事。

有高貴妃的眼線,那必定也有皇帝的眼線。

而高貴妃則沒有風眠那樣好的耐性,知道她發現了自己的眼線還未去找她,才解了禁足便去了鳳儀宮。

風眠正在院子里看着江琉背書,高貴妃遠遠便看到兒子苦惱的模樣,心下不快,立時走上前去。

注意到高貴妃匆匆走來,而江琉又背不出書,風眠伸手拿起桌上的藤條打在江琉身上,有意讓高貴妃看見。

果然,高貴妃就上了風眠的勾,直衝沖走上前來護着江琉。

「皇后娘娘,八皇子到底是皇上的兒子,皇后娘娘就是生氣,也不能拿孩子撒氣。

風眠重重扔了手裡的藤條,告訴高貴妃:「本宮沒有任何於情理不合之處!本宮該怎麼做,還不用你來教。

說完,風眠回頭吩咐身邊的侍女:「去請德妃來鳳儀宮。

德妃向來看不慣高貴妃,且出身名門,很晚才有自己的兒子,與高貴妃可說是鬥了一生。

高貴妃知道事情不妙,朝風眠問道:「你又想玩什麼花樣?」

「你教不好兒子,又不放心本宮,本宮只能找個合適的人來幫你教兒子。
有這本事的嬪妃不少,本宮看,德妃就很合適。

風眠見高貴妃氣的臉都綠了,氣不過卻只能幹瞪眼的樣子,心裏莫名一陣痛快。

「無論皇后娘娘做什麼,八皇子都是臣妾的兒子。

風眠看不慣高貴妃這不可一世的樣子,反問她:「高貴妃眼下得寵,可花無百日紅,人無千日好,皇上能寵你到幾時?」

「你可以仗着君恩不將任何人放在眼裡,可待你失去恩寵時,便會萬劫不復。

高貴妃緊緊牽着江琉的手,擔心風眠的話終有一日會應驗。

「臣妾再是如何,到底有自己的兒子。
可皇后娘娘……」

高貴妃似是知道什麼一般,言及此,並未再說下去,而是低下頭嘲笑。

風眠想想,葉佳兒只做了一年皇后,膝下無子。
或許,並非因為後宮爭鬥,而是皇帝有意不讓她生下有葉氏血脈的皇子。

二人唇槍舌劍,誰也不讓着誰,不多時,德妃就到了。

「拜見皇后娘娘。

風眠微微抬手,從高貴妃身邊帶走江琉:「德妃出身書香世家,又是有名的才女,想必定能教導好八皇子。

德妃這才知道風眠有此想法,怔了怔,看了高貴妃一眼,才笑着回絕風眠:「恕臣妾不能教導八皇子,高貴妃尚在,若是皇后娘娘將八皇子交給臣妾,旁人還以為是高貴妃犯了什麼錯。

「即便臣妾教導八皇子,重了,恐會讓人說是臣妾嫉妒高貴妃得寵,拿八皇子出氣。
輕了,孩子總有頑皮的時候,知道臣妾好管教,怕是會得寸進尺。

後宮都知道江琉恃寵而驕,不好管束。
風眠才入後宮,無高貴妃大有一副勢不兩立的架勢,她可不能就這樣做了皇后無高貴妃鬥法的炮灰。

風眠對德妃的態度就溫和多了,為了讓她接下這個燙手山芋,好言相勸。

「德妃能有這些考慮,都是情理之中的事。
八皇子得皇上喜歡,若是八皇子住在德妃宮中,指不定皇上還能多去幾次呢!」

風眠知道一些宮中之事,都是江琉討好她時與她說的。

德妃愛皇帝至深,能有這樣的機會,估摸着她應該是願意的。

德妃想了想,還是答應了風眠的安排:「既然皇后娘娘有意如此,那臣妾也只能試試了。

江琉滿心以為自己不過是在鳳儀宮住上十幾日,眼下看來,應該不止是十幾日了。

他拉了拉高貴妃的手,很是捨不得:「母妃,兒臣不要跟德妃娘娘走,兒臣要留在母妃身邊。

高貴妃還想據理力爭,風眠卻已經將江琉交給德妃教導。

德妃面兒上還是個十分溫和的人,江琉別無辦法,看了風眠一眼,相比之下,還是跟了德妃。

「收拾八皇子的東西,隨德妃回宮。

高貴妃眼看着眼淚就要出來了,看著兒子被德妃帶走,對風眠的恨也多了幾分。

「不過是些小事,皇后娘娘便讓我們母子分離,氣度全無!」

風眠才不在意什麼氣度,她只要報仇,心裏痛快就好。

高貴妃離開後,風眠便開始整頓鳳儀宮中之事,凡是有可能是眼線的人,都被風眠扔去做粗使活兒。

風眠在院子里賞花,瞧見不遠處有個宮女被人欺負。
幾個人嘴裏說著不乾不淨的話,硬是說她偷了東西。

「青環,去看看怎麼回事。

小宮女解釋不清,個頭不大,卻怎麼也不讓人碰她。

一個麽麽伸手抓住她,嘴裏還怒氣沖沖的說:「我的東西你也敢偷,走,跟我去見女官。

就在風眠以為小宮女要被欺負時,她卻手腕一轉,巧妙別開了麽麽的手。

「我不去,我沒偷東西,為何要去?麽麽的耳墜子掉了,既沒有在我屋裡找到,為何偏偏認定了就是我偷了耳墜子。

風眠有些驚訝,想不到這鳳儀宮還真是卧虎藏龍,這宮女居然會武功。

如此桀驁不馴,風眠看着她並不像是宮裡人。

會不會……是葉赫安排的人,就是為了保護葉佳兒的?

這樣解釋,她會武功也並不意外。

風眠走上前去,不怒自威:「究竟什麼事這樣吵吵嚷嚷的?」

《重生帝王寵賢后》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