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重生1998大時代之全球首富
重生1998大時代之全球首富 連載中

重生1998大時代之全球首富

來源:google 作者:天涯濁酒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林荃,許嫣 梁瀟 都市小說

【年代+都市+戀愛+重生+日常+商戰致富改命】【日常文,戀愛文無系統不裝逼不無腦】重生之後,只有天天辛苦上班搞企業,才能發家一條路?我·不·要!「我要泡妞吃喝玩樂投機中,成全球首富!」上世紀未到本世紀一零年代繁花似錦大時代的追憶溯夢之旅展開

《重生1998大時代之全球首富》章節試讀:

梁瀟一咬牙,像是放棄又像看破一切,猛地看向楊雪,沉聲說道:「好!雪兒,我答應你馬上籤離婚協議。」

「我只有一個要求。請你看在從你上大學時我們便相識,我把唯一剩得一套市中心學位房留給你的份上,把樂兒的撫養權給我。」

「我梁瀟哪怕再苦再累,也一定能照顧好女兒!」

說到最後,聲音中滿是求懇之意,梁瀟已經大吼起來。

楊雪嚇了一跳,隨即性感的嘴唇一撇。

「你要樂兒?你看看你這副樣子,和酒鬼流浪漢有什麼區別?」

「樂兒跟着你,你那麼多債務什麼時候還完?讓樂兒跟你吃苦受罪嗎?還是你想把我那套學區房佔住?」

「不行!女兒必須跟着我。」

梁瀟心中一寒。

楊雪對自己已經沒有半點感情,對自己從她大學時對她的長期照顧,出錢供家境不好的她讀書。

市中心學區房自己不願去賣了換錢維持公司資金鏈,而留給她。

這些,她話里不提半點。

梁瀟想不通,以前百依百順溫柔體貼的美麗妻子哪裡去了?他突然覺得眼前的楊雪樣貌沒有變,人卻換了一個人。

梁瀟剛想再爭取,還沒開口,王思成抖動滿身肥肉,走上來兩步高喊:

「梁瀟,你現在就是一個窮光蛋,爭樂兒幹什麼?樂兒當然是跟她媽媽雪兒了。」

「你本來就是個窮小子,之前十來年不過是靠趕上好時候,運氣好掙了些錢。要不雪兒怎麼能看上你?」

「本總裁會比你好百倍的照顧好雪兒和樂兒的,你就不用瞎操心了!」

王思成轉頭看向楊雪,肥胖的臉上滿是急色的猥瑣笑容。

「雪兒,你說對吧?本總裁對你好不好?是不是把你照顧得特別舒服?」

王思成挑了挑眉,說完伸出肥手在楊雪豐滿的翹臀上狠狠捏了一把。

楊雪吃痛,嬌軀一抖,在梁瀟面前有點不好意思。這個王思成太急色了。

楊雪轉向王思成,臉上馬上變成了滿面春風的微笑,正如以前對梁瀟一般的表情。

「成哥,你對雪兒當然好啦。現在說正事呢,回家裡我再好好感謝你嘛。」

王思成滿意的淫笑起來,連聲說「好,好。」

梁瀟大怒復又擔心妻子楊雪,這王思成在S市出了名的玩女人。他伯父是市裡的一個頭頭,他父親是本地最大的房地產商。

王思成35,6歲,至今單身。談過的女友被別人知道的,起碼就有30多個。

其中有名模,有女星,還有大學生。

「雪兒,你千萬別信這豬頭的!你不想想他找過多少女人,怎麼可能真心照顧你和樂兒?!他就是想玩玩你。

雪兒,你要相信我!只要給我幾年時間,我一定能東山再起,給你和樂兒一個好的生活!」

梁瀟依然不甘心的吼道。

王思成一聽大怒,他現在正是迷戀楊雪的仙姿玉貌和少婦韻味,比自己以前玩過的女人多了份暖心的特別味道。

一時心裏微微擔心,楊雪聽了梁瀟的話會起了懷疑自己玩弄她的心。

王思成一怒轉身,走到門邊喊:「你倆進來!給我打!」

總裁辦公室外兩個身穿黑色西裝,身形彪悍的青年男子迅即走了進來。

王思成肥胖的腦袋對他倆向梁瀟一揚。

兩人看了一眼辦公桌後的梁瀟,身若帶風,迅即沖了過來。

梁瀟暗恨,這王思成打手都帶好了,看來是攛掇着楊雪今天逼自己簽定離婚協議了。

梁瀟心中湧起深深的悲涼,自己如何淪落到和打手打架的地步了?

以前這種人見了自己從來都是點頭哈腰的。

梁瀟勉力振作幾個月來頹廢的身體,照準右邊大漢的肚子,閃電般踹了過去。

右邊大漢顯然沒料到一個公司老總有這般身手,猝不及防下被梁瀟一腳踢中小腹。巨痛下向後「騰騰騰」倒退了幾步,摔在地上。

另一個大漢一驚,揮鐵拳向梁瀟砸去。被踹倒的大漢也迅速起身,兩人拳腳向梁瀟狂風暴雨般攻去。

梁瀟心中暗嘆一聲,若不是這二年來自己厄運纏身,休息差精神負擔大掏空了身體。

憑自己當過偵察兵的身手,還真不虛這兩個打手。

三人激烈的打鬥起來。

站到門旁的楊雪見梁瀟不一會兒已經被兩名打手漸漸壓制住,身上也中了很多拳,終究心下不忍,伸出手急拉住王思成的肥手。

「成哥,你快讓他們別打了,讓梁瀟把協議簽了,咱們便走吧。」

王思成笑着伸手到後面,輕拍了楊雪的翹臀幾下,說:「好吧,雪兒既然不想再打他,我就放他一馬好了。」

王思成頓了頓,轉頭向兩個大漢:「別打這小子了。你們讓這小子把離婚協議簽了。」

兩個打手聽了,便把已經被兩人控制住的梁瀟架到辦公桌前。

左邊大漢找了一支簽字筆,丟在梁瀟面前。三人都在氣喘吁吁,兩個大漢臉上也青了一,兩塊地方。

梁瀟一邊眼角已經打腫,嘴角也破了,流了血。

梁瀟抹了把嘴角的血,想起女兒樂兒,一時憤怒如狂,臉上青筋暴起,大吼:

「楊雪,你可以不念我從你上大學時就供你學費生活費!」

「也可以當我們十多年感情是假的!怪我自己沒本事,破產了!離婚協議我可以馬上籤!」

「但你能不能念一點點夫妻感情,把女兒給我!樂兒是我支撐走下去的唯一希望了!」

他的聲音若雷霆,彷彿把自己的靈魂深處怒吼出來。

楊雪等4人齊齊一愣。

楊雪看着滿臉青白紅相間的梁瀟,只覺心底一陣瞧不起他,再也沒有了以前的崇拜和愛慕之情。

楊雪神情傲慢的揮了一下手,聲音冰冷:「這點,我已經回答過你了。你趕快簽了,樂兒還在幼兒園等我去接呢。」

王思成此時摟着楊雪的充滿彈力的腰肢,早已不耐煩。對兩個打手一揚下顎,意示讓兩人強行讓梁瀟簽字。

兩個打手會意,一人按住梁瀟身體,另一個把筆放在梁瀟右手,捏住他手,強行讓他在協議上簽字。

梁瀟拚命掙扎,奈何全身已沒半分力氣,手軟若棉花。

楊雪看梁瀟在打手的強迫下籤完了字,伸手將協議拿了過來。看了看上面很是歪扭難看的梁瀟簽名,有點擔心。

「這字寫得這麼歪歪扭扭,行不行啊?」楊雪疑惑地問向王思成。

「雪兒,不用擔心。其實不找他簽字,也可以和他離婚,只不過麻煩點。我們回去吧。」

楊雪和王思成轉身向門外走去,沒有再看梁瀟半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