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重生1985,給妻兒幸福生活
重生1985,給妻兒幸福生活 連載中

重生1985,給妻兒幸福生活

來源:google 作者:大漠流風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英子 都市小說 錢亦文

都市+重生+渣男悔悟+實力寵妻+勤勞致富……前世,錢亦文把原本不錯的人生,活成了別人眼裡的笑話兒子丟失,他把怨氣撒在妻子身上徹底失望的妻子,服藥自盡重生一世,兒子還沒丟,妻子也還在他決定用後世的經商閱歷,給妻兒一份安定的小幸福……展開

《重生1985,給妻兒幸福生活》章節試讀:

「同志,幫我看一下單車,我去去就來。」錢亦文拿到了錢,對管秤大哥說道。

「你可快點回來,時間長了,丟了我可不管哈。」

管秤大哥一邊漫不經心地說著,「刺啦」一聲划著火柴,點燃一根短支香煙。

「馬上馬上……」錢亦文掃了一眼大哥手裡的金葫蘆,陪着笑臉說道。

供銷社屋裡,油鹽醬醋混雜的味道,是那個年代特有的記憶。

小的時候,特愛聞這味道。

錢亦文閉上眼睛,深吸一口氣。

空氣中,鬆軟的手工餅乾味道,混雜了花椒大料和油鹽醬醋的味道,正宗!

錢亦文掃了一眼日化和食品區,徑直走向煙酒櫃檯。

雖然,日化和食品區,有他要帶回家的東西,但眼前,有一件更重要的事要辦。

錢亦文不抽煙,但眼下他需要一盒煙。

九分錢的金葫蘆,到恆大、大雞、紅梅、翡翠、山海關、紅塔山……

短支的,帶把的,都有。

錢亦文權衡了一下,六毛五,一包帶把的翡翠入手。

順帶着來一盒呼蘭火柴,三分錢。

干豆腐厚,大豆腐薄,呼蘭的火柴劃不着……

他媽的,怎麼想起這麼一句?

急匆匆跑回來時,大哥的煙屁股,還在地上冒着青煙。

「同志,來根兒這個。」錢亦文將過濾嘴朝着大哥,恭敬地說道。

大哥見了他遞上的煙,微微一愣神。

這小子,撅腰瓦腚地刨了幾塊錢,就敢抽這麼貴的煙?

怕是還沒娶媳婦兒吧?

還不知道過日子呢。

趁着給大哥點火的功夫,錢亦文極自然地把一盒煙順手揣進他中山裝的口袋裡。

「你……這是幹啥?」大哥一臉懵逼。

「同志,行里的事兒,你熟。」錢亦文滿臉堆笑,「想和你請教請教。」

「啊……啥事兒,你說吧。」

大哥深吸一口,這差着幾個檔的煙,味兒就是不一樣。

「想挖點葯補貼個家用。你幫我支支招,咋能少出力,多掙點?」

「這個……」大哥有點犯難。想掙這錢,還不想出力?

想了想,大哥說道:「你會分等嗎?」

「分等?」錢亦文問道,「有個標準,我就能分。」

「你要是能分等,再自己加工好了,就能多賣不少錢。」大哥一邊說,一邊找出一張表來,遞給他。

錢亦文後邊的半輩子,都在琢磨這些東西,質量不同,價格不同,這道理他是懂的。

一根山參,燈檯子和小三花,價值怎麼能夠同日而語?

錢亦文掃了一眼那張表。

各種藥材的等級劃分標準和價格,一目了然。

「大哥,咱們有等級標準,為啥還統收?」錢亦文叫了聲大哥,不顯生份。

「唉……」大哥一臉無奈,「這些山裡人,都是現挖現賣,哪懂得什麼分級定等。

「要是都有你這心思,我們可是能省不少的事兒。」

「那這分級定等的活兒,都得咱供銷社的人來做?」錢亦文問道。

大哥往大院里一指:「可不咋地,你瞅瞅,多搭不少人工。」

錢亦文順着他指的方向一看,果然三四個人正在給晒乾的藥材分級。

「大哥,那我以後就按照咱們的要求加工好再拿來賣吧。」

「那敢情好了……」大哥又打量了一下錢亦文,「你會加工?」

「抽心遠志,扒皮桔梗,火燎升麻,棒打蒼朮……大哥,我略懂一些……」

大哥詫異地看着他,說道:「看不出來,還懂得不少。」

「過獎了。大哥,以後常來常往的,你得多照顧照顧我。」

「沒事兒,沒事兒,真要是都定了等級,我們也省事了。」

「就這麼說定了哈……」

和大哥告別時,大哥語重心長地說道:「小伙兒,哼哧癟肚在山裡刨幾個錢出來,不易,花這個大價錢幹啥?」

一邊說,一邊拍了拍裝煙的口袋:「這得頂七八盒金葫蘆了……」

錢亦文會心一笑,心中明了。

向大哥辭行後,去看了那些人怎麼分級。

再簡單不過,只是分個大小。

這比他心裏的要求標準低多了。

一個想法,在他的心裏萌生……

不過,眼前已經後半晌了,他得抓緊往回趕。

他心裏還在惦記着家裡的妻兒。

供銷社裡,錢亦文捏着手裡剩下的六塊兩毛二,核計着該買些什麼東西回去。

按照他心裏的小九九,其實是一分錢都不應該花的。

想想,也不差一兩天,況且明天過節,該買的不能省。

五斤粳米,沒有糧票,花了一塊一;

一捧大棗,花了四毛錢;

一包棕葉,兩毛五;

三根油**花,掛着糖的,花了六毛錢;

一毛錢八塊的花紙糖塊,來兩毛錢的。

日化區,錢亦文在長條的肥皂和香皂之間,糾結了一下。

價格差不多,但肥皂可比香皂大了好多……

最後,還是買了一塊帶包裝紙的香皂,媳婦兒的臉,重要。花了四毛五;

蛤蜊油,七分錢一盒;

袋裝的雪花膏,三毛五;

又買了一個40W的燈泡,三毛八。

數了數,還剩上三塊一。

也是一筆不小的財富。

出門時,看見個肉攤子,五花肉一塊七……板油,咋要一塊八毛五?

錢亦文考慮了一下,砍了半斤五花肉。

又順手買了兩個饅頭。一毛錢。

先慢慢來吧,一口氣奔小康,也不現實。

到家的時候,天已經擦擦黑了。

路上,從山裡砍了一堆干樹杈子,先把今天的柴禾問題解決掉。

家裡,英子泡了半盆子的苞米碴子,正坐在那裡犯愁着做點什麼菜。

小園裡,除了韭菜、大蔥以外,其它的菜才拱土……

打開酸菜缸,從僅剩的幾棵酸菜中,扒拉出一顆小的。

切碎,攥水,兩小團,夠娘倆兒吃了。

英子嘆了口氣,這個人,這個點兒了還不回來,一定是又找地方坐下了……

正尋思着,一陣車鈴聲響起。

錢亦文拎着麻袋,喜滋滋地就進了屋了。

看着他從麻袋裡掏出一包糖果和麻花,英子傻了……

「你……今天手氣這麼好?」

錢亦文一邊掰了半根麻花遞給兒子,一邊隨口答應着:「嗯,運氣不錯!」

聽聽媳婦兒沒動靜了,錢亦文愣了一下,立馬明白了。

回頭對英子說道:「你以為我去耍錢了?」

「不是嗎?不然你哪來的錢?」

「嘿嘿,一會兒和你說。」錢亦文一邊說,一邊急三火四地又跑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