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終末的幻想曲
終末的幻想曲 連載中

終末的幻想曲

來源:google 作者:漆繼柃夜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加玲莜雅 奇幻玄幻 文夏雲升

命運的鐘聲已經敲響,彈奏着幻想夜的交響曲將破碎的希望重拾,在你我的眼中是那名為「西曆」的瘋狂年代,在你的腦海里,是名為「啟示」的引導展開

《終末的幻想曲》章節試讀:

朦朧的夜燈下,外面是逐漸冷卻的繁華街市,裏面是滄冷冰艷的雙瞳。

「他殘酷、冷靜,同時也充斥着熱情,被愛情蒙蔽雙眼……把我當作是空氣。另一個滿眼的榮譽榮譽榮譽,都有自己的目的……而我就算是他們熱情過後的餘溫,食之無味、棄之可惜……上星期,他們就在這座燒得火紅的房子里結束了自己的一生。」

淺淺的路燈熄滅而去,腳邊的冷與熱在交織,「謝謝……謝謝你能聽我傾訴出來。」她開口了,玉紅唇顫動兩下,然後緘默、然後逐漸地冷靜。「那我也告訴你吧,關於這幾年來的一些我的遭遇。」

「從小活在戰火中,好不容易得到的歸宿也在最後的戰爭中結束了。我十三歲的時候,養父被殺,家人也活在殺戮的陰雲中……之後的三年,我也為了追查那群人的底細奮戰了幾個月。很累,總的來說……沒有收穫,也沒有得到任何人的認同……」

比起她孤獨的一面,我的經歷更加慘痛,「去年,為了改變嗜殺的自己,一個人在黑屋子裡待了四個月……」她聽着我的話,沒有帶一絲憐憫。

「嗯……那你來到這個學院是為了什麼呢?看你年紀也不大,就經歷了這麼多啊。」她沒有感到震驚,反而更加冷靜了。

「為了找到我的妹妹……還有……消滅這些超能力者。」我沒再遮掩,地上的黑色粉末表達着自己的想法,繪製成一棵枯木,上面的冷色晶體化作花瓣。「真是直率的人,不像我……總是在逃避。」

「不,我只是不想把其他人捲入我的戰爭罷了……不想給別人添麻煩。」

「那……那我……那我考慮一下。」

「考慮?考慮什麼?」

「成為……成為你的盟友……」她支支吾吾的語句中幾分試探、幾分認同我都掂量清楚,我也知道她不會是無情的人,「給我暫時的歸宿吧……」最後的這句話,讓整個房間都敞亮起來,一回頭才知曉天邊的雲端,一輪紅日正在抬起它年輕的面容。

「你……你別誤解了。」「這裡已經住不了人了。」「我從來不會覺得一個人……或兩個人有什區別呢?你別亂想啊。」少女慌亂的表情純真如善,「但我還是想把這裡修復成過去的模樣,在那之前我會一直待在這裡。」

「嗯……」我站起來,「進去看看,還有什麼能用的嗎?」

「我記得家裡還有個儲物間沒有燒掉……下周給你答覆吧。」遠處的黎明中,雲間不亂的風中,我想拯救這個孤寂的少女,算是對過去逝去生命的救贖。我如此安慰自己……

無意義的夢終會醒來,無痛的死亡終會到來。英雄歌頌戰爭,王者領導終結。無數的悲歡都會因情而生,也因情而滅。窗外紅透的月光,通體唱着午夜狂想曲。

「……雲升,你要小心。五年前的江戶地區最後一次超能力者實驗的主題正是熵減,而實驗失敗出逃的超能力者極有可能是她。」滄黎啟動緊急聯絡,「帶她出逃的人是一個叫谷庫斯•伊斯塔爾的人,這個人是織輞重工安插在雲楠家族中的間諜,一周前下落不明。」

「嗯……我知道了,二姐……你能教我,教我……教我追女孩子嗎?」我實在沒辦法開口。

「怎麼了?你喜歡上這個女孩了?」

「沒有。她和雲楠家族有關係的話,那我們可以想辦法拿到關於他們實驗的內容,但她現在的防備之心我需要攻克……」

她大笑起來:「這個你自己想辦法!」

四月四日,晨跑。這一片街區在清晨就有很多人晨練,我和往常一樣身着運動服帶上耳機繞着廣場外圈跑步,早上七點在街角的早餐店買些包子和豆漿,一路小跑回家換身衣服。「三分三十七秒。嗯,這個速度還好。」到家後,轉動鑰匙,輸入指紋。門打開,休息一會兒就該背上包去學校了。

回憶起凌晨的事情,「嗯……還是欠考慮了。」到達教室,加柃莜雅已經坐在椅子上了。

「早。」我說完就拉出椅子坐下,「嗯……早上好。」她眼角的淺淡淚痕,眼眶還有些紅色。「別勉強自己……」

我從書包里拿出畫冊,「喏,帶給你的。」我看看旁邊的人,「這個是芷夏的畫集,你可以看看這個,然後會有些靈感吧。」

「謝謝……」她接過去,放進抽屜。

「不客氣。」我回復,拿出幾本上午需要的課本,「數學、語文、英語,嗯……然後是……然後是……」

「物理。」有人答道,我一回頭便看到了克萊斯卡。「嚇我一跳。」我有點驚訝。

克萊斯卡的眼神時不時瞟瞟那邊的加柃莜雅,「能教我畫畫嗎?」他手指在我的畫稿上移動,嘴裏小聲念叨。「你能學的話,我就教。」

「真的嗎?」

「真的,真的。我求你別晃我了……」我推開他,「這個東西要學……」又到了平時這個時間,旁邊人開始增多。「早上好!加柃莜雅同學!」一隊男生在他旁邊走過來,誇張的九十度鞠躬外加浮誇的動作,還有一大堆沒用的花瓣。甚至還有大老遠跑來踩我一腳的。

我撇過頭,加柃莜雅卻在認真地用橡皮擦去多餘的線條,輕輕吹開紙上的橡皮屑。「不愧是女神,連用橡皮都如此優美!」人群中有起鬨的,「是啊是啊,一雙玉手簡直了啊。」這種低劣的稱呼,我已經看不下去了,我走過去。

「喂喂!你擋着我了!」

「哦~原來你就是那個文夏雲升啊,自己擅作主張坐在女神旁邊的那個毛小子啊。滾啊,你這玷污我們女神的下賤小人!」我很快成為這群愣頭青的首要目標,眾矢之的。

前門傳來沉重的敲門聲。我望那邊看去,「看來是維持秩序的人……學生會?還是風紀委員?」

中間領頭的人走過來,旁邊的學生立即讓道,畢竟後面跟着的是一群高大膀子的黑衣人。「我是學生會主席雲楠鄄,聽說每天早上這裡都喧鬧異常,我親自來查看原來是這樣啊。」

「那你有何對策?」我直接展示自己的敵意,我知道這個人的危險程度,雲楠家族是江戶地區的四個大家族之一。

「這樣吧,加入我們學生會,我承諾給她保護,讓這些人不接近她。只是,你要來幫我們製作宣傳海報,兩全其美是吧。」

他拿起我的畫稿給加柃莜雅一個眼神。

加柃莜雅抬起頭,完全沒有給雲楠鄄好臉色,我沒讓她說話,「想讓我去幫你們做海報?看來我的底細已經被查清楚了……」雲楠鄄再清楚不過,這個學院的宣傳海報基本是「芷夏」做的,也就是我。

「這樣吧,我再付你稿費的三倍。」

「有必要做到這樣的地步嗎?」我試探,「像我這樣的人有很多啊……」

話還沒完,上課鈴就響了。「……先這樣吧,中午我再來找你。」雲楠鄄帶着人走出去,在外面等了挺久的語文老師走進來,「同學們,我們今天講……」

課中,「你……要去嗎?」加玲莜雅向我這邊推推,「哎呀,又睡著了。」我坐得端正,但已經入夢已久。「……嗯?有什麼事嗎?」我恍恍惚惚地醒來。「嗯……要考慮去畫海報嗎?」

「才不去,我去了誰教你?」

「平時可以教嘛。」

「但我還是想集中精力來教你,我……」

「別說了,去吧……我很期待,我期待你的創意。」我偷偷看到她抽屜中的幾張圖,還有旁邊一大堆的紙團,但看到一臉高興的笑容。

我才知道她不需要我擔心的。實際上,這也是個機會,讓我駭入學生會的機會。

中午,學生會室。「你來了,看來考慮得差不多了吧。坐這裡吧……」這間房子里陳列着大大小小的獎項獎盃,還有幾掛錦旗。放書的柜子用的復古銅色的漆面,沙發是蓬鬆的皮沙發。

「對,我加入你們的宣傳計劃。對我而言還是有一定益處的……」我坐在他面前。

「沒想到啊,你會捨棄那麼美麗的同桌,來我這亂糟糟的辦公室。」學生會長一副輕蔑,吹飛手指上的屑子,拿起紅茶杯。

「誰叫我是『芷夏』呢,而且她沒那麼弱,不需要我二十四小時的照看。」我端起桌上的紅茶一飲而盡。

「好!現在開個小會吧,一來認識一下你這幾天會見到的同伴;二來彼此交流學習一下。進來吧,各位。」一隊人陸陸續續地進來,「介紹一下,這位是蕾莉莉·斯普利昂,學生會的副主席以及本次運動會的宣傳部長。」這個女孩也是那種高高瘦瘦的類型,黑髮飄逸,黑框的眼鏡突出粉瞳的深邃。

「這位呢,是高一三班也就是藝術班的第一名,月重花鎣。」粉發,溫和的笑容,校服包裹不住的身材,板鞋。「還有他,本次要捧紅的歌手!」我差點把茶水噴出來。

「怎麼是你?!」

「怎麼就不能是我?」克萊斯卡走出來,帶着嫌棄的目光。兩位女孩朝我微微笑,回答我的敬意,克萊斯卡則挖苦我,「不就是個會畫畫的,我的歌聲那是……」

「嗯嗯!現在是主席說話時間。」蕾莉莉咳嗽兩聲。

「還有,還有。」又一隊人走進來。雲楠鄄給我一一介紹:「這位是學生會書記華城雨澄……」我隨着他的手勢一一認過去。「然後是紀檢部長華城凌雪、財政部長伊犁·諾爾、學生會會議記錄奕諾·殷卡密,我雲楠鄄以上六人將與你商談『如何籌備第八屆春季運動會宣傳海報』的具體安排。」

我一一打過招呼,對其中的熟面孔也進行簡單的寒暄。「另外,今天早上的課程我已經給各位的班主任請過假了,不必擔心。」

雲楠鄄坐下來,打開立體全息投影儀,「運動會定於5月22日進行,各位有充足的時間進行準備。這裡是我們學校的主廣場,我們計劃大幅的創意海報,這裏面的素材取自學校各班……這方面由副會長統籌,學生會的下屬調查部將負責這一塊;然後這裡是學校操場,在中間計劃搭建舞台……這一項是日程表:我們打算在第一天準備競速類項目,第二天則是超能力者的爭霸賽,第三天是……第六天是我們的重頭戲:接力賽……第十四天呢,是我們春運會的閉幕式還有晚上的後夜祭。考慮到全校學生人數有47293人,所以我們還開辦了班級主題的裝扮比賽。接下來是對於在場所有人的工作安排:副會長收集的素材交付文夏銘進行總編繪製;風紀部對運動會時期產生的矛盾糾葛進行妥善處理;財政部開始對籌備運動會的預算進行計算,不夠的部分找我……」說完這些,用了一個小時。

「好了,就這麼多。散會……文夏銘留下來一下。」雲楠鄄單獨留我,關上門。「坐。」他很客氣地說,「喝茶。」我同樣客氣地回敬他:「所以,你對我的情報掌握了多少?」我笑得自然,雲楠鄄撓撓頭:「首先呢……我要道個歉……原諒我對你的調查。」

「所以你單獨留我下來其實就想告訴我,是想對我道歉么?」我問。

「對啊。」

我接著說:「那這樣,其他事情隨便你們怎麼安排,但我要叫上一個人……」

「誰?」

「加柃莜雅。」

「——不行……」他否決,「她會讓我們沒有安寧。」

「但沒有她的想像力和寫作才能,我這邊也難辦,眾口難調……你懂的。」我把手往桌上放,抱成一個空心拳,「要是她不來的話,我可沒有什麼保證能給你做出高質量的圖,畢竟芷夏也是凡人。剛才你還說要保護她不受侵擾。」

雲楠鄄笑道:「那你是想這裡變成動物園嗎?」

「唉~我可沒這麼說啊,你自己這樣想就不能怪我了。」我笑着,喝下一點茶水。

「行吧,只要你做出高質量的宣傳圖,我答應你的請求……」他為了緩解尷尬,也喝茶。

「這是筆交易,把她拉入伙,我就保證到位,為了你這47000人之上的學生會長位置。」我笑了笑,留下一個正襟危坐的雲楠鄄坐着。一看錶已經十點了,正好一上午都請假了,就勉為其難地出去走走。

我推開門,副會長和記錄員還站在外面,蕾莉莉被叫進去了。「你還好吧,華城凌雪。」我問,她跟上我的步伐,「四年未見……沒想到在這裡見到你。」

華城凌雪一改嚴肅的表情:「您才是……四年不見,還是這麼樂觀。」

「你太抬舉我了……」我改個話題,眼前這個黑髮黑眼的瘦高男生,一身整齊的校服。「你已經高二了吧,在學生會過的好嗎?」

「嗯,很好。會長……也是個好人,平時還會來我們班幫忙。平易近人、對人友善,個人能力也很不錯。但是,我知道他是權貴,我是沒落。」

我說道:「能力越強的人就越多疑。總之,你多一點理性想法,別被他坑了還說他這裡好、那裡好的。」

「嗯……會的。」華城凌雪還像個小孩子一樣。

「我不放心的就是你了,你還太天真稚嫩了……」我嘆口氣,這就是四年里沒見過面的理由之一。扶在天台的護欄上,「你是我的得意弟子,也是你們家族的接班人啊……」

「人嘛,總要慢慢成長的。」她繼續笑着,「我還需要時間去增加見聞嘛。」她不緊不慢的性格像極了我的養父,二人笑起來也極其得像。

「你什麼時候回來呢?雲升,華城家這邊也需要你。」

「看情況吧……也可能就不回去了,我現在有我想達到的目的了……好了,不說了,你還有報告要寫吧。」我看到了她手中一摞的文件邊角上寫着:學術報告。「嗯,再見。」我朝她揮揮手,然後走下去樓梯口。

中午,食堂。「巧了,你也在這裡吃啊。」克萊斯卡端着餐盤走過來,看到他盤中的脆皮雞、排骨、肉湯,「你不喜歡蔬菜嗎?」

「不太喜歡……」

「哦。」我點點頭,走到麵包鋪挑選一包沙拉醬,再去水果攤上買些果子。「你中午就吃這個?」克萊斯卡擦擦嘴,不得不說他吃飯很快,「那豈不是要餓死?」

「我自己帶了便當,只是水果沒帶來。」早上裝了幾本畫冊的袋子裝不下水果。

「那我先走了。」克萊斯卡見沒有話題可言就先跑了。

我走上樓去,加柃莜雅的位置是空的。我照常拿出飯盒子,空出的一個盤子剛好同來做沙拉。我的午餐不算豐盛,肉夾饃、米飯、牛肉、魚子醬,還有一盤水果沙拉。幾位中午不回去的同學靠過來,「你的午餐便當不錯啊,自己做的嗎?」

「對啊。」我一邊吃一邊說。

「要怎樣才能做出這樣的菜色啊,我也想學啊。」

「那、那下周開始的料理課我教可以啊。」我笑着說。

「真的嗎?太好了。」幾個女生很開心地說。

加柃莜雅走過來,拖開凳子一屁股坐下。瞬間,女生們像看到了瘟神一樣跑開了。過了會兒,「怎麼了?看着我幹嘛?」她一開口就這樣說,「抱歉,抱歉……把你的小觀眾們都嚇跑了。」然後一腳踢在桌腳上。

「沒什麼,比起這個……能給我看看你的畫稿嗎?」我側眼可以看到她手底下的稿紙,上面不流暢的輪廓讓我好奇。「不給……哼。」加柃莜雅似乎生氣了,「誰叫你和她們說話就笑着的?對我就不笑了?」

「哎呀,原來是這樣。」我收拾好檯面,從包里拿出一張紙,「這個,送給你。」

「什麼嘛……」她接過紙後說不出話來,「這……這這這,這是我?」紙張上身着粉紅浴衣、腳踏木屐,一隻手撩開長發,一隻手撐着油紙傘的她。「當作是……當作是剛才的道歉……對你不理不睬的道歉。」

「嗯……」少女燒紅的面頰上無法掩蓋的羞澀,「謝謝……」雖然我的意思是讓她借鑒一下,但我還是沒表達出來,就這樣送給她似乎效果更好,「下午……不,傍晚,來天台吧……我有話要對你說。」

預期一樣,和學生會長多釣釣魚,方便我的情報收集,「嗯……還不錯。」加柃莜雅遞給我一本她的練習稿,「才教了半天就有這樣的水平,不愧是天才啊。」

她被我說得害羞地不敢看着我,這又是無數男生幻想過的情節,我能感受到旁邊火辣辣的視線,當然利用這樣的視線剛好可以掩蓋一下我的目的……

(序幕已經被拉開,被捉弄的棋子們也盛裝出席……)

To be continu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