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武俠修真›這盛世
這盛世 連載中

這盛世

來源:google 作者:無冰 分類:武俠修真

標籤: 十三 武俠修真 蘇曉

天下安定,江湖蓬勃發展,天下諸多門派,唯道一宗和玄天教馬首是瞻,但是兩大派爭端已久,弟子時常爆發一些小摩擦,一切都在可控的範圍之內,但是不久之前,江湖上傳言玄天教內有人修鍊魔功,一時間眾多江湖幫派在道一的帶領下發起對玄天教的圍剿展開

《這盛世》章節試讀:

聽完那人講完,十三便拉着蘇曉急匆匆就要進城生怕去晚了,錢都被人撿完了,這城裡的銀子真的太好賺了。

走到城門口,被守衛攔了下來。守城門的有三個人,有一個帶頭的,帶頭的說:「二位進城幹嘛?江湖上玄天教滋事,為保大家安全進城不得攜帶武器。」

十三說:「我們是去劉府當上門女婿的。」

帶頭的說:「你當我傻,女的當什麼上門女婿。」說著用手指着蘇曉。

十三說:「哦,她是經過各大幫派接取任務,負責管理我的財務紀錄,就是我的經紀人。」

帶頭的說:「什麼東西,聽都沒聽說過,那你這武器是不能帶的。」

十三悄悄把一兩銀子遞給帶頭的,說:「還請行個方便。」

帶頭的低頭一瞥,奪走後交給手下,說:「你這是在褻瀆公職人員,看不起誰呢,直接沒收。」

十三心想最後的一兩銀子也沒了,心一橫便說:「我也不跟你廢話了,這個女的就是前幾天要找的玄天教女魔頭,現在被我控制了,我特意抓他在此和道一宗接應,本來想低調不宣揚的,你再攔我到時候誤了時辰你可承擔不起。」說完還挽起蘇曉袖子,露出刺青一角。

帶頭的退後幾步,驚恐的看着十三旁邊這個如花似玉的姑娘。

十三接著說:「不用怕,已經被我控制了,不敢亂來的,現在我要去和道一宗交接,到時候我隨便說幾句好處肯定少不了你的。」

帶頭的說:「你怎麼證明你是道一宗的。」

十三神秘莫測的放低聲音說:「連這種殺人不眨眼的女魔頭都能制服,普天之下除了道一,還能有誰,我是道一宗的高級弟子不便聲張。」

帶頭的說:「那過去吧,還請道爺把劍藏好,現在這形勢實在不宜搞特殊。」

十三不禁感嘆,道一宗不愧是江湖大幫,面子可真寬,不過也是,本來現在就是玄天教引發的事端,道一宗作為正派之首,理應率先處理此事,在一定層次上應該還是會有一點優先權。

十三說:「放心。」

十三帶着蘇曉牽着馬大步向城裡走去,蘇曉用力掐了掐十三,說:「你還真能說,自己就是一個大魔頭,還說我。」

十三說:「能靠頭腦解決的誰去動手,誰知道城裡現在安不安全,總覺得帶把劍要安全一點。」

蘇曉想想也是,十三倒是還好基本能保全自己,她跟在身邊就拉低了十三的戰鬥力,上次在火狼幫就是自己拖了後腿,可偏偏自己還在這個節骨眼上加入了玄天教。

他們二人正走着,那個守衛帶頭的又追了上來,十三以為是自己說的被拆穿了,就做好了逃跑的準備,又擔心蘇曉能不能跟得上,於是便做好戰鬥的準備。

「道爺,你們道一宗為蒼生,為百姓,這可是做好事,剛剛的事還請不要放在心上。」

十三說:「放心,你們也是職責所在,我們道一宗正派之首怎麼會計較這些小事。」

帶頭的接著說:「還請道爺回去幫忙說說好話,以後在外面還能行個方便。」

十三說:「儘管放心,回去我便給他們安排一下,江湖上遇見我們道一宗定把你當兄弟相待。」

聽十三說完,這守衛帶頭的高興的屁顛屁顛走了,傍上了道一宗這種江湖之首,以後也算是黑白兩道都能吃得開了。

蘇曉見帶頭的走後,說:「我現在看你越來越不像是『夜』組織的三號人物,說話辦事比那些名門正派還要有權威。」

十三說:「說不定是江湖上的傳言誤會了,『夜』里的人或許都是好人呢。」

蘇曉說:「那上次的那個閆獰呢?」

十三說:「還不好說。」

說著,兩人已經走到了蘇家宅院,面前這府邸恢弘程度絲毫不亞於久安城最大的怡春院,門前兩個獅子甚是威武,大門足足有玄天教的兩個大。

門口一掃地的管家看見蘇曉,掃把一丟,興奮喊道:「小姐回來啦。」

蘇曉趕緊上前拉住管家小聲說:「千萬不要聲張,我只是順便過來的。接下來我說話,你只管點頭即可。」

管家會意的點了點頭。

蘇曉接著說:「我想拿一萬兩銀票,你身上有沒有。」

管家說:「夠嗎?」

十三在一旁下巴都驚掉了。

蘇曉說:「我不是說了嗎,你只管點頭即可,其他不必問。」

管家點了點頭。

蘇曉說:「拿來吧,不要告訴我爹。」

管家再次點了點頭。

蘇曉看着他,管家看了看蘇曉,十三看着這二人。

三人沉默半天,蘇曉說:「拿來啊?」

管家說:「我剛剛點頭是答應不告訴老爺。大小姐你可真會說笑,我哪裡能拿得出一萬兩銀票。」

蘇曉說:「那你問我夠不夠。」

管家說:「是老爺讓我問的。」

蘇曉說:「我爹?」

這時大門開了,蘇曉爹從裏面走了出來,說:「我知道你不花我的錢,本來我是打算讓管家給你的,管家說我既然能料到你會來拿錢,怎麼不親手交給你呢,從小就沒有好好陪過你,也不知道你喜歡什麼,現在你有自己喜歡做的事情也好,只要你開心,等玩夠了記得回來,還有少俠,我就這一個女兒,你們年輕氣盛,出去闖闖也是好事,我蘇某倒是想高攀你做我蘇家的女婿……」

蘇曉打斷了她爹的話,「爹,你不要亂說。我會經常回來的。」

十三尷尬的撓了撓頭。

蘇曉爹說:「嗯,等你忙完再說吧,現在我也不能留你,這裡是五萬兩銀票,花完再說。」

蘇曉接過銀票,說:「謝謝爹……」

蘇曉爹說:「好了,好聽的話你也不會說太多,走吧。」

說完,蘇曉爹就把門關上了。管家在外面敲着門,喊着:「老爺,老爺,我還沒進去呢。」

兩人離開了蘇宅找個錢莊換了點銀子,找個小茶館便坐了下來。旁邊坐着三個江湖裝扮的人。

其中一人說:「聽說了嗎?火狼幫昨晚被滅幫了。」

「怎麼可能?火狼幫雖說不大,平日里可是跟着道一宗混的,誰敢動手。」

另一人反駁道:「我還跟着道一宗混的呢,現在江湖上的人誰不說自己是跟着道一宗混的。」

「你們聽我說,我聽說是那個……」一開始說話那人看了看四周,壓低聲音接著說:「就是那個玄天教跑出來的魔女,一夜之間把整個火狼幫的人全殺了。」

那人接着反駁:「一個女人能幹嘛?」

另一人說:「什麼女人能幹嘛,我們龍頭幫就有一個,上次一個人徒手就把玄天教的門給掰了,還拿去道一宗換了銀子。」

那人不相信,說:「你放屁,玄天教的門最起碼也有四百斤,一個女人怎麼扛得動,我們幫里的人稱大力黑的那位也才勉強扛四百斤。」

另一人接著說:「那你是沒見過我們龍頭幫的那個,光是體重都有五百斤,每次出門都是橫着走的,要不然門都過不去。」

那人接着反駁:「不可能,幫派的門寬度至少也有接近七尺,你說那人走起路來豈不是像房子長了腿。」

另一人說:「我說的是一扇門,我們幫派的那扇門壞了,最近沒有修……」

最開始說話的人生氣的說:「你們還聽不聽了!」

那兩人趕緊點頭。

「傳說那個魔女就是玄天教三年前被道一宗追殺的那個女人,出手狠辣,凡是被他放血的人都成了人干。」

那人接着反駁:「還人干,我爹曬魚乾都要曬好幾個月呢,那她每次殺完人還要曬幾個月才能殺下一個,那樣效率也太慢了。」

另一人說:「魚乾很好曬的,只要掏出內臟撒上鹽,不出兩天單單是風吹,都能晾乾。」

最開始那人說:「你們別打岔,現在久安城都戒嚴了,進城都不得攜帶武器,說是那個女的當年沒死又回來了,說不好下一個目標不指定是哪個幫派。」

那人反駁道:「平白無故她幹嘛要去滅別人幫派,而且現在江湖幫派之間早已不再打打殺殺了,肯定是火狼幫偷偷摸摸幹了什麼見不得人的勾當。」

最開始說話的那人實在忍受不了說一句被頂一句,直接拍案而起,指着那人說:「我看你今天是跟我過不去了是吧……」

十三兩人聽得正入神,這時候窗外一道耀眼的白光閃過,一枚飛鏢正直奔十三面門,十三來不及多想抽出短劍擋下,伴隨着破空聲,緊接着又是兩枚,一枚向著自己一枚竟奔着蘇曉而去,十三躲過射向自己的那枚,快速甩出個劍花掃向那枚射向蘇曉的飛鏢。

誰料想那枚被擋下的飛鏢竟不偏不倚向著隔壁桌飛去。

隔壁老是反駁的那個人捂着心口嗷嗷叫着,「我不過是覺得你說得不合邏輯,你竟然想取我性命。」

另一人嚇得起身喊道:「殺人啦。」

最開始說話的那人一臉懵逼說:「我沒有,是隔壁桌的。」

那人捂着心口,還在據理力爭說:「隔壁桌子怎麼可能會發射飛鏢……」

頓時茶館亂作一團,十三趁亂撿起一枚飛鏢,帶着蘇曉往外逃去。

《這盛世》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