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真武劍帝
真武劍帝 連載中

真武劍帝

來源:google 作者:夜小雨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夜小雨 奇幻玄幻 張凡

【熱血爽文+殺伐果斷+傳統玄幻】他經脈被廢,武魂被奪,如同螻蟻,被人欺辱!當他血脈覺醒,五千年前的至尊收他為徒,這一次,他要把所有妖孽,統統踩在腳下——世人欺我辱我,皆一劍斬之!展開

《真武劍帝》章節試讀:

看着熟悉的別院,張凡眸中的怒火也是再次涌動。

這個別院,原本是屬於他的!

張凡這次沒有蹲床下,張凌和呂嬌床笫之歡讓張凡有些心理陰影。

張凡輕輕一晃,一身青灰與黑暗融為一體。

「都說了別跟着我了,煩不煩,難不成還有人敢在我們張家對我出手?」不耐煩的聲音,讓張凡的眉頭一凝。

聲音是張子棟無疑!

可是張子棟這話的意思,有人跟在他身後保護着他?

「大少爺,這是老爺的意思,畢竟小少爺才去世,而且家裡還遭了賊,這明顯就是奔着我們張家來的。」一名中年男子,緊跟在張子棟的身後。

薛毅,張凌以前的護衛,淬體六重。

剎那,張凡眸子急速轉動。

他現在的實力,也就淬體三重而已,雖然在張凡淬體一重的時候,張凡的力量可以堪比淬體四重。

而現在,自己提升了兩重,起碼也相當於普通人淬體五重的實力吧?

加上改良過的崩拳!

賭一把!

張凡咬着嘴唇,看着走進別院的薛毅和張子棟,捏起了拳頭。

判斷失誤的代價,張凡知道,死!

畢竟,這可是在張家,張家上下,那可是有數位淬體九重的強者。

可是,一旦成功,張凌絕對不會再有時間來找自己。

張凡深吸了一口氣,然後屏氣,站在柱子後,閉上了眼睛,聽着緩緩而來的腳步聲。

一重一輕!

輕的是只有淬體三重的張子棟,重的是淬體六重的薛毅。

「踏踏踏!」

每一步,都讓張凡渾身的汗毛都豎立了起來。

機會只有一次!絕不能失敗!

「大少爺,早上的時候,我去張凡家了,我發現了謝維的屍體。」薛毅忽然說道。

剎那,張凡眸光陡然一凝。

謝維被發現了?

「誰!」

也就是這一瞬間,薛毅一把拉過張子棟,把張子棟護在身後,一雙眸子,死死的盯着張凡的方向。

「糟糕,呼吸沒有控制好。」張凡心中一沉。

旋即,張凡急掠了出去,沒有絲毫的猶豫。

一旦讓薛毅和張子棟喊人,自己曾經的別院,將會是自己的埋骨之地。

右手捏拳!

崩拳!

「崩拳,你怎麼會崩拳!」薛毅獃滯了起來。

作為跟着張凌二十多年的左右手,崩拳這一招,他怎麼可能會不清楚。

可是這種東西,不是只有歷代張家家主才會的武技嗎?

眼前這人,怎麼可能會!

也就是薛毅獃滯的這一剎那,張凡的拳頭,落在了薛毅的胸口。

「嘭!」

無比沉悶的聲音,陡然響起。

薛毅胸口的骨頭,直接碎裂。碎裂的骨頭,直接扎進了薛毅的心臟。

「噗!」一口血噴出,薛毅直接倒地。

張凡驚魂未定,一個箭步踏出,再次揮着拳頭,一個崩拳砸在張子棟的胸口。

「噗!」

張凡的拳頭,直接擊穿了張子棟的胸口。

張子棟的心臟,剎那被擊碎。

張凡沒有絲毫停留,轉身就跑。他不確定剛剛薛毅的驚呼聲是否引起了張家其他人的注意。

一道黑影,在張家急速穿梭。

直到跑出張家很遠,張凡這才停下。

「差一點,就差一點!」張凡咬着牙,給了自己一巴掌。

如果薛毅的聲音再大一點,自己這次就極有可能跑不出來。

玉佩中看着一幕的古刑,搖頭笑了笑:「小子還差點火候啊,不過做得不錯了。」

面對淬體六重,一擊必殺!穩准狠!

「看來這個小子不知道我在啊。」古刑沉吟了起來。

不然,張凡剛剛不可能嚇得亡魂皆冒。

不錯不錯!

「現在張家一定沒有多餘的時間來顧及我,接下來的時間,必須好好修鍊,嗯,得把崩拳這武技處理掉。還有九千兩黃金,也能買不少的東西。」張凡深吸了一口氣,朝着風雷鎮唯一一家拍賣場掠去。

一品齋,只認錢,不會問來路,是黑貨絕佳的去處。

只是百分之五的手續費太貴了。

此時的張凡,沒有其他的選擇。

沒錢,修鍊起來很難!

如果不是張凡這幾年經常去風雷鎮後山的橫斷山脈狩獵買葯,張凡哪裡能達到淬體四重的境界。

一品齋的大門很小氣,就連一品齋三個字,也是歪歪斜斜,但是整個風雷鎮沒人敢在這裡撒野。

「客官,賣貨?」

在張凡踏進一品齋的瞬間,趴在櫃檯上打瞌睡的丰韻女子,抬起了頭。

年紀不大,二十齣頭,一雙丹鳳眼極其明亮,那吹彈可破的臉蛋無比精緻。

一雙大長腿帶着裙擺一晃一晃,又帶着一分俏皮。

尤其是那一顰一笑,讓張凡不禁有些愣神。

好漂亮的女人!

「客官,不要這麼盯着人家看啦,人家會害羞的。」女子莞爾一笑,愈發動人。

「姐姐……我賣東西。」張凡有些局促。

「姐姐?」女子眸子一亮,一雙美眸,打量起了張凡。

那雙明亮的眸子,似乎能夠看穿張凡的頭套。

「噗呲!」女子莞爾一笑。來風雷鎮兩年,還是第一次有人見她說出這個稱呼。

「拍賣還是買斷?」女子問道。

「拍賣多久能拿錢?」張凡問道。

一品齋的拍賣,有時候一個月才有一場,張凡可等不了這麼久。

「剛好三天後有一場拍賣。如果你的貨好,我們甚至還能提前。」女子柔和一笑,旋即走下櫃檯,掀開門帘:「進來坐着說吧。」

「三天後?」張凡意外至極,旋即肯定道:「拍賣!」

雖然張凡從沒參加過拍賣,但是張凡知道,拍賣的價格,遠遠高出買斷的價格。

尤其是武技這種稀有的東西。

「我叫蕭雅,客官你的東西拿出來看看吧。」女子自我介紹道,然後給張凡倒了一杯熱茶。

平日里的人可沒這個待遇,之所以給張凡倒茶,完全是因為剛剛張凡那一聲姐姐。

張凡也沒有墨跡,直接掏出了玉簡。

「哦,武技?崩拳?」蕭雅眸子微微一閃。忽然看向了張凡。

崩拳,這不是張家的武技嗎,這不才傳出被偷的消息嗎?不是謠言?

武技這種東西,一般人那都是當做傳家寶珍藏下去啊,這個傢伙拿來賣??

而且還在風雷鎮賣?這不是在打張家的臉嗎!

忽然,蕭雅對眼前的這個傢伙來了興趣。

叫自己姐姐,年齡絕對不大!

「武技這種東西,算是比較珍稀的東西,成交價不會少,這一單下來,完全可以成為我們一品齋的會員。客官你還沒成為我們一品齋的會員吧?」蕭雅問道。

張凡搖頭,問道:「會員有什麼好處?」

蕭雅笑道:「最直觀的好處就是手續費能降兩個百分點,一品齋如果有好東西,可以提前通知你。而且,在我們一品齋買東西的話,也有九折優惠。」

「行,辦個會員。」張凡立即點頭。

百分之五的傭金手續費變成百分之三,買東西還有九折優惠,這種好事,怎麼能夠錯過。

蕭雅輕輕一笑,掏出一枚指環,遞給了張凡:「這就是會員憑證,你可不要弄丟了哦。以後我就只認這指環不認人的哦。」

「嗯,那我就不打擾了,告辭。」張凡把指環收好,朝着蕭雅拱了拱手,轉身就走。

謝維的屍體,還要處理一下。

薛毅既然能夠發現,其他人一定也能發現。

「弟弟慢走!」蕭雅揮手。

等到張凡離去,一名中年男子走了出來,他的臉上,帶着一抹苦笑:「小姐,那種寶貴的東西,你怎麼能給出去。」

一品齋的會員,可不是那麼好獲得的。

就一本黃階下品的垃圾武技?

哪怕是地階都不行!

「我開心行不。」蕭雅噘嘴冷哼,回到櫃檯上,左手拖着下巴,右手手指無趣的敲打着桌面。

見此,中年男子仍然只能苦笑。

得,說不得!萬一這大小姐不開心了,自己又得遭罪了。

當張凡處理好謝維屍體躺在床上的時候,張家再次傳出了驚天怒吼。

「誰,到底是誰殺了我兒張子棟,有什麼事衝著我來啊!」

在寂靜的黑夜,響徹整個風雷鎮。

這一刻,原本漆黑的風雷鎮,燈火接二連三亮起。

「張子棟又死了?怎麼可能!」

「張家這到底是得罪誰了啊,接二連三死人!」

「張凌好慘,死了兩個兒子了。」

一些和張家交好的家族,紛紛朝張家趕去。

張家!張子棟的別院,此時此刻站滿了人。張凌眸子猩紅,整張臉扭曲在一起,無比猙獰。

看着躺在血泊中的張子棟,他的身體,劇烈顫抖了起來。

無盡的怒火,在張凌胸口涌動。

他的兒子,竟然在他家被殺!

「二哥,能一拳擊殺薛毅,實力很不一般啊,你是不是得罪什麼人了?不然小帥和子棟怎麼會出事呢,這明顯就是針對你來着的啊。」張家老三,張懷禮低聲說道。

「我能招惹什麼人,我張凌能招惹什麼人。你是不是來看我笑話來的?」張凌轉身,抬手一拳轟了出去。

「張凌,你瘋了嗎。」張懷禮猛的後退。

「三哥,你也是,沒看見二哥如此傷心嗎。」張家老四張冬說道。

「呵呵,有什麼不能說的,咱們家祖傳的武技崩拳都丟了。說好聽點,張凌是我們二哥,是我們家主,說難聽點,丟了祖傳武技,就是罪人。」張懷禮冷笑。

「二哥,武技真的如外面所說的那樣丟了?」張家一群人,猛的看向了張凌。

武技!那可是他們張家的命根子!

聞言,張凌神色也是瞬間陰沉了下來:「武技是我們張家的命根子,我能丟了它?老三,你是不是看我死了兩個兒子,故意在這個時候挑事?信不信我廢了你!」

「呵呵,來啊,我倒要看看二哥你有多厲害呢。」張懷禮冷笑。

同樣是淬體九重,誰怕誰!

有武技了不起嗎!

剎那之間,劍拔弩張的氣息,在別院之中越發濃郁。

一品齋!

聽聞張子棟被殺的消息,蕭雅眸子一凝。忽然,蕭雅笑道:「明早發佈通知,後天中午,拍賣武技崩拳!」

「大小姐,這不太好吧,張家畢竟才死了兩個兒子。」蕭雅身邊的中年男子,沉聲說道。

「又不是我死了兒子,有我何事。」蕭雅喝着茶,緩緩說道。

中年男子苦笑了起來:「大小姐,如果殿主知道了你有兒子了,一定能開心死。」

蕭雅眉頭一皺,手中的茶杯往地上一摔:「我有沒有兒子與你何干,吃你家大米了?」

中年男子立馬轉身就走:「我這就去發佈消息。」

說著,中年男子快速跑了出去。

「一品齋後天拍賣武技崩拳,希望大家捧捧場。」

有許些躁動的夜,直接暴躁了起來。

「什麼?一品齋後天拍賣武技崩拳?」

「這武技,不是張家的嗎?難道張家武技被盜這事兒是真的?」

「天吶,張家不會這麼慘吧。一品堂這是想搞事情啊,張凌剛剛才死了兒子,眨眼功夫,張家的武技就被拍賣啊,這是專門針對?」

「趕快睡覺,後天看戲,張家這次要翻天了。」

「後天看戲和現在睡覺有什麼關係?明天你不睡覺?」

無數人,恨不得現在就奔去酒樓和朋友好好掰扯這事兒。

只可惜,現在還沒到凌晨。

而各大家族,燈火通明,嚴陣以待。

「張家武技,這次我們一定要拿下來,無論花費多少錢,都要拿下。」

「把庫房那些不需要的珍寶,拿去一品齋賣了,一定要拿下崩拳。」

而張家!聽聞這消息的張凌,一口鮮血噴了出來。

「一品齋,我張家和你無冤無仇,為什麼你們要針對我。」

他才跟張家上下說了武技沒丟,這才多久,一品齋竟然就傳出了拍賣崩拳的消息。

這不是針對是什麼!

同時,張懷禮、張冬一群張家人,再次來到了張凌的身邊。

「二哥,給我們一個解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