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拯救女帝妻子,全能修鍊馬甲遍地
拯救女帝妻子,全能修鍊馬甲遍地 連載中

拯救女帝妻子,全能修鍊馬甲遍地

來源:google 作者:胖頭兔菲菲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鳳昭 奇幻玄幻 江預

雲夢界中,姜預與東荒女帝鳳昭結為連理,並獲得了上古傳承然而,卻有人攻擊雲夢界,圍殺東荒女帝鳳昭自爆了上古神器東凰鍾,鎮壓自己的身體,同時碎裂神魂,將姜預送出絕境出了雲夢界之後,姜預被發現是九州第一劍聖,姜淳的兒子,被送入頂級仙府、百家爭鳴的稷下學宮修行在學宮之中,他遇到了疑似與上古懸案有關的,詭異的溪居鎮連環凶殺案夜半參加完婚宴獨自歸家的老媒婆……去朋友家玩耍,再也沒能回家的小姑娘……獵戶夜晚出門,回來卻發現妻子遭遇不測……她們的十根斷指,被兇手整整齊齊地,擺放在家門之前……展開

《拯救女帝妻子,全能修鍊馬甲遍地》章節試讀:

吃完晚飯,恰是傍晚時分。

距離華針與姜預約定的時間,還有一個多時辰。

姜預和包打聽暫時沒什麼事,就跟着雲綿綿往員嶠峰的方向走。

稷下學宮的主宮殿修建在稷下神山之上,從稷下神山出發,可以有很多種方式抵達各峰。

高年級的師兄師姐們。

可以直接施展瞬移術。

方壺峰的古銅色們,可以亮出自己親手給自己鍛造的各種神兵利器,飛躍天塹海崖。當然了,其中最帥氣的,永遠是劍修們。

岱輿峰的御獸師兄師姐們,也很拉風,可以召喚出自己的各種神獸,傲嬌地扇着翅膀、或者踩着風火雲飛走。

瀛洲峰主修布陣術的,更是經常幾個人站在原地,結成一個小陣,然後呼朋引伴地離去。

不過最吸引人眼球的,反而是主修鍊體的仁齊峰。

他們為了鍛煉身體的平衡性,拉了一根長長的鎖鏈,穿雲破月,從稷下神山一直通到仁齊峰。

吃完飯後,他們就不施展任何仙術,僅憑一副肉身,面色毫無畏懼地走上鐵索,在鐵索之上,如履平地,跨過腳下的萬丈懸崖和呼嘯的海浪,走回仁齊峰去。

最乏善可陳的。

反倒是修仙資源最為豐富的蓬萊峰,和主修符籙、窮苦至極的員嶠峰。

蓬萊峰的煉丹師們,個個身嬌肉貴。

能走路,絕不會跑。

能躺着,絕不坐着。

所以,他們最喜歡採取的方式,是乘坐空中飛舞、姿態高雅的仙鶴們,來往於稷下神山和蓬萊峰之間。

至於窮困的員嶠峰……

包打聽跟姜預和雲綿綿一起,坐在海里慢吞吞滑動四肢的大海龜身上。

呵呵笑道:

「當……當龜仙人……也、也不錯的,哈……」

他一邊說著,一邊偷偷抬頭往上方傳來女修們聲音的方向瞄。

姜預無語。

他朝下看去。

卻看見……

雲綿綿這會放鬆了不少,坐在海龜背上,脫了鞋襪,一雙纖白的小腳,輕輕地盪在清澈的海水之中。

姜預眼睛一閃。

心道還是瘦了點。

還得繼續投喂才是。

大海龜慢吞吞地游到了一座海中拔地而起的神峰之下,貼心地抬起一隻大爪子,讓幾人走到山峰下的沙灘上去。

雲綿綿光着腳踩到了沙灘上,看起來可愛極了。

姜預明顯能感覺得到,雲綿綿很喜歡這裡,她在這裡的時候,身心都非常放鬆。

「師弟!」雲綿綿難得用師姐的口吻跟人說話,覺得還挺新奇。

「你是新來的,所以你的住處,是最低的,跟我來吧!」

於是幾人走上山峰,到了一處靠近懸崖的精緻宅院。

姜預抬頭看去,只見這宅院,約莫是因為修建在懸崖邊上的緣故,門楣上面掛着一個牌匾,上面寫着工整的「臨淵」兩個大字。

同時有臨淵羨魚,不如退而結網的意思。不得不說,這名字起得很不錯。

員嶠峰上人少,相應的宿舍就相對特別寬敞。

蓬萊峰上,可不是人人都有獨立院落住的。

這宅院臨懸崖而建,崖下崖邊,白雲皚皚,霧氣縹緲。

推開院門,青石鋪地,竹材建屋,小軒窗,半月門,十分地雅緻。

院子**還有一個巨大的石缸,裏面養了數尾紅色的小魚,游來游去,活潑可愛。

周圍則錯落地種了一些花草,各有姿態,相得益彰。

屋子裡陳設非常地簡單。

但是,坐在榻邊,就可以看得到外面的仙霧飄飄,聽得到下方的海浪涌涌。

風景是一等一的好。

姜預表示,很滿意。

雲綿綿指着窗外斜對面的山崖,道:「師弟,我就住在那邊。你若是以後有事,可以隨時來找我。」

姜預表示,更滿意了。

然後,雲綿綿拿出了自己的儲物袋,對姜預道:「按規矩,我要給姜師弟你準備喬遷禮物的。」

一邊說著,一邊就在儲物袋裡掏。

姜預剛想說不用了。

孰料。

雲綿綿從儲物袋中掏出的,竟然是一本玉冊模樣的東西。

姜預剛在心中暗道一聲不好。

雲綿綿已經無比誠摯地將玉冊遞給了他,口中還道:「姜師弟,我也沒什麼貴重東西可以給你的,這是我做了筆記的五年仙考、三年模擬,對你的學業,一定是有很大幫助的!」

姜預:……

包打聽:噗……

雲綿綿似乎也覺得送這樣的東西做禮物很奇怪,很……不夠?寒磣?

所以,她又從儲物袋裡掏出了一打各式各樣的符籙,遞給姜預道:「這、這是我煉製的一些基、基礎符籙,有傳音符、傳訊符、隱身符、遁地符、飛行符等等,雖、雖然可能沒什麼用,但、但是……」

姜預笑着接過。這是雲綿綿親手畫的,他怎麼可能會不要。

「謝謝,」姜預淡笑着對雲綿綿道:「我很喜歡。」

雲綿綿臉又紅了。

隨後,幾人稍微打掃了一下屋子,看着時辰快要到了與華針約定的時候了。

包打聽就抬手取出一個漂亮無比的琉璃球,道:

「咱們早點過去比較好,師弟,看我的!」

只見他手指在琉璃球上一拂,口中念念有詞。

隨即,琉璃球光芒絢麗地一閃。

落到地上,變為一隻可愛的小獸。

只見這小獸長了一個老虎的腦袋,毛絨絨的,腦袋上的耳朵,卻是小狗的耳朵,可愛地豎立着。它身量纖細,看着十分敏捷的樣子。按在地上的爪子,生有與虎類不同的五個趾。

包打聽是岱輿峰的,主修御獸。

這正是他馴養的神獸。

「這是我的小弟!」包打聽得意洋洋地介紹道。

「小弟?」

雲綿綿這種女孩子,最受不了這種可愛的小動物了,看到那虎頭虎腦的小老虎腦袋,就很想上手摸上一把。

「它的名字就叫小弟,」包打聽道:「可以摸,它可乖了。」

他還有一句話沒說出來。

小弟,尤其喜歡被女孩子的小手摸。

雲綿綿就試着摸了摸那小老虎似的腦袋,小弟像小貓一樣咪嗚了幾聲,顯然是非常享受。

「走吧。」包打聽見時間差不多了,就招呼兩人坐到小弟身上。

小弟尾巴一甩,嗷嗚一聲,便騰雲駕霧,將幾人又送回了稷下神山的大廣場上。

此時的大廣場上。

已經錯錯落落聚集了許多人。

有人坐在周圍的石球石椅上,有人坐在漢白玉的石階上,還有人幾個人聚在一起,站在四周,邊聊天邊等着看熱鬧。

最顯眼的當然是華針了。

只見他坐在一隻漂亮的三尾白狐的尾巴上,白狐尾巴雪白,沒有一絲雜毛,愈發襯托得他紫色的衣衫高貴無匹。

他身邊還立着一株植物,這植物叫燈籠草,果實是個燈籠形狀,普通的燈籠草沒什麼好多說的。

但華針這株,是變異燈籠草。

在夜晚,可以隨着周圍的氣溫、濕度、溫度等的變化,及時調整發出的光的顏色和亮度。

所以,就被華針拿出來嘚瑟了。

姜預:……

騷包還是華針會啊。

「呵,你來了。」

華針一副,我是華哥,歡迎你來覲見的架勢。

姜預:……

此時姜預也已經換上了自己的紫色校服。

他的衣服沒什麼改動。

但他站着的時候,身子筆挺,有翠竹之姿,人又長得俊美無儔,臉在華針那株燈籠草的照耀下,恍如寶玉般反射着瑩白的色澤。

海風吹過,少年的髮帶額帶翻飛。

什麼叫如玉少年,飄飄欲仙,這就是了。

跟對面形容華貴,嘴角霸道總裁似的邪笑,的華針,完全是兩種不同的風格。

哇~

喔~

誒(ei)~

姜預彷彿聽到了周圍無數少女的聲音。

包打聽耳朵最是好使不過的。他摸摸鼻子,看一眼雲綿綿,心道若不是看到過預哥看雲綿綿的眼神和態度,他也要懷疑一瞬,姜預是不是跟他爹一樣,可以到處睡男人……喔不對,都是傳言,都是傳言,是被女孩子睡。

華針見自從姜預來了之後,自己在風姿上,似乎是被比下去了一點,心裏的氣就起來了一點。

他站起身,對姜預揚了揚下巴,道:

「走,咱們去魔鬼眼。」

(姜預:我有一小院,可臨淵,可聽松,可眺海,可遠觀美人,可……熬夜學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