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針筆道
針筆道 連載中

針筆道

來源:google 作者:無常鬼侍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無常鬼侍 白成璐

前世,我搖轉經輪,求得下輩子能與你相遇今生,我用後世的所有福報因果換來這一輩子再活一次我,會用這不一樣的身份,活出我最想要的姿態來遇見你展開

《針筆道》章節試讀:

「老爺,你先去廳中歇息,我帶白少爺去把東西放下」劉伯跟唐針筆說了一聲,便招呼白成路跟他一起把東西放下。

「嗯,再收拾一間廂房出來,給成路」

劉伯笑眯眯的指着東廂房旁邊的一間屋子說「白少爺,這便是老爺平日里的書房,裏面不少東西我也不懂,我先帶你過去看看」

「劉伯,叫我成路就行了,這白少爺就算了吧」

「呵呵,自從夫人過世之後,老爺也一直未娶,家中沒有子嗣,既然把你帶回來了,那你肯定是要侍奉他終老的,叫你白少爺,不過分,不過分」說著打開書房的門,後退半步,讓白成路先行進去。

唐針筆的書房與普通書房有些迥異,只有一排書架,另外兩個架子上面放着的都是瓶瓶罐罐,除了一張書桌和太師椅外,還有一張卧榻。

白成路把行囊放在書桌上,仔細看了一圈書房,架子上面少數瓶罐跟行囊中的差不多,大多是不太認識,書桌上還有些宣紙草圖,都被整整齊齊的放在一邊,桌面和架子都是一塵不染,應該是平日里即使唐針筆不在,也是時長清理。

行囊中的東西稍作歸置,白成路就跟着劉伯回到了明堂之中,唐針筆已經坐在明堂大廳喝茶了,見白成路過來放下茶盞「成路,以後這就是家了,有什麼要添置的,只管跟劉伯說就行了,家中還有個鋪子,幾畝薄田,日後你也多上上心」

「是,師父」

「也別站着了,坐吧,今晚好好休息休息,明日里,我帶你去鋪子里轉轉,有段時間沒開門了,也要給你添置些用具衣物什麼的」

兩人說著些閑話,唐針筆話里話外,都沒拿白成路當外人,擱那個時候,家中沒有子嗣,唯一的徒兒就要給師父養老送終,師父家中的家業如果師父沒有另外打算,大多也就歸了徒弟。

因為唐針筆太久沒有回來,當晚的晚飯唐針筆叫上幾人一起在明堂吃的,平日里老爺用飯,這些人是不能上桌的,飯間,唐針筆給幾人介紹了一下白成路,自此,白成路算是有了家。

小玲兒是個比較伶俐的丫頭,飯菜味道可口,幹活也是麻利的很,稱不上貌美,普普通通的一個小姑娘罷了,就是一雙大眼睛忽閃忽閃的,時不時的看看白成路,她對這個忽然出現的白少爺還是挺好奇的,而且白成路身材勻稱,皮膚白皙,相貌也是十分俊朗,對這個年紀的姑娘,是十分有吸引力的。

所以飯後小玲兒收拾起房間也格外的賣力。

飯後的書房內,白成路垂手而立,唐針筆在書架右下角摸索了一下,一處暗格打開,裏面整齊的放着幾本書冊,最上面一本是太上感應篇,唐針筆有些感慨的撫摸了一下書面,極為鄭重的拿了出來,小心翼翼的一本一本全部放到了書桌上。

「這四本是練氣入門的修行之法,你拿回去研究研究,看看能不能練出氣感」有些悵然的又看了看四本薄薄的冊子,深深嘆了一口氣,無法修行練氣,依舊是他難以磨滅的遺憾,如果他能練氣,那成就絕對遠不止這一十三種靈紋,威力也定然會有大幅度的提升。

四本分別是太上感應篇、炎陽入門心決、靈樞·決氣篇、紫金決,唐針筆對這四本練氣入門的修行法門極為小心,實際上這幾本法門在修行界只能算是爛大街的普通貨色,奈何隔行如隔山,就算是爛大街的東西,唐針筆也是好不容易才收集到的。

其中最為有名的太上感應篇算是入道門最為基本的練氣綱要,其他三本則是要不是沒有後續修行功法,要不就是小宗小派的低階法門。

拜別了唐針筆的白成路,回到廂房內,廂房已經打掃的乾乾淨淨了,嶄新的床褥,桌椅板凳也都是一塵不染,桌上還有一壺熱茶。房間不是很大,看的很舒服,嗯,總比躺在土裡強。

在油燈的照亮下,白成路翻開了最上面的太上感應篇。

太上曰:禍福無門,惟人自召;善惡之報,如影隨形。

是以天地有司過之神,依人所犯輕重,以奪人算。算減則貧耗,多逢憂患,人皆惡之,刑禍隨之,吉慶避之,惡星災之,算盡則死。

又有三台北斗神君,在人頭上,錄人罪惡,奪其紀算。又有三屍神,在人身中,每到庚申日,輒上詣天曹,言人罪過。月晦之日,灶神亦然……

市井流傳的太上感應篇全文一千五百餘字,這本冊子絕對不止這些字,除卻前面的與市井流傳一致,後面的呼吸練氣之法是市井流傳的未曾記載的。

逐字逐句的讀了過去,不知不覺的跟隨着上面的呼吸法門練了起來,呼吸虛無見吾形,強我筋骨血脈盛。恍惚不見過清靈,恬淡無欲遂得生。

一道道月華隨着呼吸被納入身軀之內,沿着周天大穴遊走一周,月華入體時,所經大穴無一不是**舒爽,滋潤經脈,少量月華在行氣見消散到肉身之中,無形讓身體每一絲肌肉和每一塊骨骼都更加堅固,剩下的月華在遊走完周身大穴後,原本應該沉氣入海,納入紫府之中,可他所吸收的月華最終的匯聚點居然是心臟。

心臟之中不知什麼時候開始,居然還有了一顆渾圓慘白的珠子,在心臟之中不住旋轉,約莫拇指大小,不住的吸收吐納月華,每每轉動一周,便帶動心臟跳動一次。

與此同時,白成路不知道的是,胸前的關公圖以肉眼不可察的速度暗淡了少許。

兩個時辰的時間一晃而過,白成路緩緩睜開雙目,暗自想到,這就是氣感嗎?沒有那麼困難啊,只要按照上面的來做就可以了,只是這是練氣訣,上面沒有描述各種境界,也無法判斷怎麼樣算是圓滿,白成路撇了撇嘴,又翻開其他三本,逐一看了過去。

修行自然不是像白成路想的這麼簡單,他屬於得天獨厚,早就過了練氣入體的築基階段,即便沒有任何功法,憑藉本能就可以吸收月華,化為己用。

若是其他人,毫無點撥,無有經驗,直接上來就練,走火入魔倒是不可能,想要練出氣感,那也是千難萬難的事情,修行一道,不止要有悟性,還要有根骨。

所謂悟性,就是對事物的理解、分析和感悟的能力,有些人即使是繁奧的文章詞語,拿到手後,結合一些其他信息,就能知道說的是什麼意思,悟性不夠的人,即使每個字都認識,每個詞都知道,可是組成了一個句子,就不知道是什麼意思了,從這方面來看,白成路的悟性還是不錯的。

至於根骨,那就是一個玄而又玄的東西了,光有悟性,身體不適合練氣修行,那即便是可以修行,修行起來也是事倍功半,旁人修行一年就能練氣有成,跨入築基境,根骨不行,那就可能會出現修行個三年五年才能破境。

接着他看的另外三本讓他有了些明悟,靈樞·決氣篇也是恢弘大氣的吸納月華,與太上感應篇有些大穴走的次序有些不同,整體而言,效果幾乎相近,紫金決就有些另闢蹊徑了,增加了不少未曾走過的經絡,有些複雜。最後的炎陽入門心訣修行起來幾乎沒有任何感覺,明明察覺到了一絲炙熱靈氣被捕捉到,但是想要納氣入體,無論如何都無法完成。

所謂不同的練氣法門,都是如同從一處去往另外一處,一處處的大穴則是一間間房屋,太上感應篇和靈樞·決氣篇,走的都是康庄大道,抵達之地也無有偏差,只是兩種法門要打開的房間不同,但是最後都能抵達最終去除。

紫金決就不同了,多走了不少彎路,捨棄了原本的康庄大道,走了些窮山惡水之地,炎陽入門心決則是根本無法上路,所以也就沒有辦法修習。

唐針筆的五脈閉塞就如同這些路在一半就沒有了,如果想要修行,就要強行打開這些道路,否則無法通行,各大宗派不是沒有法子打開,而是耗費的天材地寶和人力實在太過巨大,即便是打開了,他最終的修行道路也是有限的,道之終途是為舉霞飛升,靈紋繪刻只是其中增強自身手段的一種手段,所以各大宗派不願為此消耗過巨。

時間再過,窗外已是月隱日出,一絲朝陽緩慢又堅定的鋪天蓋地的充斥了整個世界,雞鳴鳥叫間,新的一天開始了,天邊雲海都被染上了金邊,陰陽交替,月華隱末,月華的太陰之氣被陽剛的極陽之氣替代。

這一切變化,白成路修行忘我,並未察覺,繼續引動靈氣納入體內。

「嘶」白成路倒吸一口涼氣,極陽之氣在被納入體內的那一瞬間,經脈似乎被灌注了岩漿一般,毫無太陰之氣的清涼舒適,只這一下,經脈就有些灼傷的感覺,白成路不敢再試,反正今晚的收穫已經足夠大了,往常夜間吸收月華,都是身體自然吸收,前幾日的所吸納的月華加一起也不如今晚一夜吸收的多。

白天不能再修行了,白成路左右也沒其他事情,便翻看起了太上感應篇,通篇均是勸人向善之語,也將不能或不可做之事羅列了個詳盡。

細看一會,不覺天已大亮,稍稍側耳,就能聽到小玲兒已經打開自住的房門,簡單的拾掇後,開始準備起了幾人的早食,白成路想着得人恩惠,總要還之以禮,也整理了衣衫取凈水拂面,將書冊放置好後便出了廂房。

「呀,白少爺,你怎麼不多睡會,是不是床褥太薄,睡不習慣,今晚我給你加床褥子」小玲兒聽得聲響回頭一看,見白成路已經出來了,料想應該是初來乍到,睡的不習慣。

「不是,我平日起的比較早,看到你已經在忙活了,看看有沒有什麼能幫你的」

「白少爺,你還是去歇着吧,這些事情我一個人來就行了,這廚房油煙重」說著放下手中的水盆,在圍裙上簡單的擦拭了兩下,就要把白成路往外讓。

白成路見有些拗不過,只得說「不礙事的,我平日里這些事情也做的多,現在閑着也是沒事,兩個人做,總是快些」

說完也不管小玲兒同不同意,便坐到灶台後面幫着起籠架火,小玲兒見他做起這些事來確實不算手生,抿嘴一笑,也就由得他去了。

話說兩人做事總是快過一人,小玲兒也是個閑不住的嘴,吧嗒吧嗒的對這個新來的少爺有些好奇,見他沒有架子,想問什麼便問了起來。

「白少爺,你是哪裡人啊」小玲兒一邊忙活着把淘洗好的小米下鍋,一邊問道。

這看似普通平常的問題卻讓白成路一陣苦惱,他不是不想回答,他是不知道,這灶台前忙活的小姑娘他也犯不着去騙人家,只好如實說「我也不知道我是哪裡人」

小玲兒撇撇嘴,小聲嘟囔着「不想說就不想說嘛,哪裡有人不知道自己是哪裡人的」

白成路苦笑「我真不知道,要不是師傅收留我,我連個待的地方都沒有,我是記不起以前的事情了」

「哦,你是得了妄症了吧,記不起也沒關係,說不定以往還有不開心的事情吶」小玲兒不疑有他,她也覺得這個白少爺沒必要騙她。

「你怎麼會燒火做飯的呀,我看你昨晚用飯時的行徑,倒是像旁人家的公子少爺一樣」

「呵呵,旁人家的公子少爺是什麼樣?」白成路往灶台下面添了一把火,火光有些灼人,他不太喜歡。

「就是,就是,哎,我也說不好,反正看着就是公子少爺模樣」小玲兒就是了半天也說不上來,最後嘟着嘴,有些懊惱的往地上跺了一腳。

早食很簡單,一小盆的小米粥,兩碗鹹菜,十個個饅頭,這樣的伙食算是非常好了,四個饅頭和小米粥被放到了明堂,剩下的六個放在廚房,門房李業四個,劉伯和小玲兒一人一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