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遊戲動漫›這個假期泡湯了
這個假期泡湯了 連載中

這個假期泡湯了

來源:google 作者:安希臣 分類:遊戲動漫

標籤: 安希臣 徐楓 遊戲動漫

大學第一個假期,徐楓本想去另一個城市找曾經的高中同學去玩,卻在火車上穿越進入了一個遊戲,只有通關遊戲才可以從遊戲中出來展開

《這個假期泡湯了》章節試讀:

車廂還在不停的加速狂奔。

四人發現了底板的不一樣,這個已經是完全變換了的車廂。雖然不停的高速運行,但四人所帶的通訊器都沒有發出危險的警示。

「這速度越來越快,雖然沒有危險的警示,但是我們還是需要想辦法停下來,這一直下去也不是辦法。」楊若婷四周尋查了一遍,又點開了這環境分析圖,沒有發現什麼可以停止這車廂的辦法。

「你們看,我這分析圖和你們的不太一樣。」徐楓點開了環境分析圖。圖示分析的更加詳細細緻,這車廂的架構似乎非常的簡單,的確已經沒有了車輪,也沒有發動機之類的動力裝置。但是這底板結構圖似乎不太一樣,非常的簡單,似是只有幾層加厚的隔板一樣。徐楓繼續點擊,這幾層隔板一一分開,這最下面的一層有相當的厚度。

「雖然不懂火車到底什麼樣的底面,但肯定不是這樣一層一層的。你划去一層看一下。」楊若婷讓徐楓繼續操作。

徐楓試着將最上層的划去一邊。稍稍的一瞬間,車廂的底板漸漸的分割開來,漸漸的收縮消失,露出了下面一層。大家都向下看去,並沒有什麼特別之處。徐楓繼續操作解析圖,又划去一層,這時才發現了完全不一樣的東西。一層非常厚的水晶般的東西,整個車廂最下面幾乎都是這樣一大塊的東西。

「這是什麼東西,挺神奇啊。」鄭迪趴下身來,仔細看着。「這怎麼像是東北的大冰塊啊,只是沒有那冰塊冰涼。」鄭迪用手摸了幾下,可以感受到這東西非常的堅硬。

「我想起來了,這和我看到的鐵軌上的東西一樣,就是這個很像是冰塊的東西。」徐楓準備繼續在分析圖上劃一下。

「等等,這麼大,也挺厚的東西,應該是車廂速度很快的原因。」馬小凱叫住了徐楓。

徐楓好奇心可是有點停不下來,繼續划動,的確沒有了反應,這最下面一層應該無法繼續操作了。「這最下面一層應該是和車廂一體的。這裡還有其他的,每一邊都有幾層,要不要都試一下。」

「先把這個底面弄回來吧。其他的都是試一下看看。」楊若婷提醒徐楓小心一點,反應要快一些。

徐楓一邊輕輕的操作,一邊看着四周。這車廂的確稍稍的震動起來,四人都看着四周,這完全是太意外了吧。跟着徐楓的操作,這車廂像是在脫衣服一樣,又像是太空飛船升空逐步脫落助推器一樣。脫去一面的車廂變成了透明的,這車廂一下子變得敞亮起來,外面的山巒風景也格外的好看。

「這是觀光車吧。」鄭迪滿臉興奮。大家雖然都是很意外,但無法形容的美景還是很讓人賞心悅目的。

「確實很美,很讓人心情大好。」楊若婷也有些溫柔了許多。「就是這外層是脫落的,這要是全脫落了,這車廂就恢復不了了。」

「那還要不要都去掉。」徐楓雖是隊長,但還是希望多徵詢大家的想法。

「還要不要什麼啊,這火車你還準備坐幾次啊,難得一會,而且這設計的這樣浪費,分明也不是讓我們珍惜的啊。」鄭迪還是希望這車廂徹底變成全透明的觀光車廂。

「現在仍然沒有危險警告,既然已經去了一面,都去掉應該沒有什麼問題。」馬小凱同意了鄭迪的想法。

徐楓回看了一下楊若婷,似乎也沒有什麼意見了。只是瞬間,車廂外層全部脫落,車廂徹底變成了觀光車型。這時大家也確定了車軌的不一樣,車廂已經沒有車輪,似是飄在鐵軌上飛馳。

「這速度也太快了吧,差不多可以起飛了吧。」鄭迪查看了一下實時速度,已經遠超普通速度幾倍了。

「確實太奇怪了,雖然是遊戲,但是這速度已經不正常了,這車廂也不會太重,這個速度,普通的大飛機都可以升到空中了。」馬小凱邊說一邊觸摸着透明的玻璃層。「當時還奇怪,怎麼車廂內還有一層玻璃,看來都是設計好的。」

此時每一個人的通訊器都發來了信息:這是送你們的禮物,旅行愉快。

四人好像明白這個觀光車廂就是送他們的禮物,這大好風景的確讓人美不勝收,心曠神怡。這越來越快的速度所帶來的衝擊感也更讓人感到前所未有的刺激。

「你們看那邊,風景變了啊?」鄭迪指着遠處不一樣的風景,儘是秋日的金黃色,似是季節在變換。

這如似季節的風景變換讓四人都更感神奇,即便自知身處遊戲之中,這輕鬆愉悅的感覺還是讓人涌滿心頭,暫時忘記了即將開始的驚險重重的遊戲。

「之前的遊戲可都沒有這麼美好的開始,風景雖美,可是都沒有心思欣賞。這次也不知什麼原因,居然可以像旅遊一下,而且是夢寐以求的場景。算是沾了隊長的光。」鄭迪打趣徐楓,不過也確實很幸運。

「就是不知道這月美好的開頭,是不是意味越危險的遊戲。」馬小凱還是有點憂心的。「這速度已經越來越快,雖然是遊戲,但這速度多少有點違背了自然規律,正常情況下,這速度都可以完全在空中飛行了。」

「馬哥說的對,而且這速度越來越快,沒有停下的跡象,不知道怎麼停下來。」楊若婷也表示了一點擔心。

「這就是杞人憂天了,都說了這是送我們的禮物,不可能送我們去死吧,到了點會自動停下的。」鄭迪倒是很放心的欣賞風景。

「又變了,那是不是雪山。」徐楓指着遠方。

四人一起看向前方,的確是雪山。前方的車軌也在向上延伸,通向雪山之中。茫茫巍峨的雪山近乎高不可攀,不見山頂,這似是深冬的寒意有點讓人直打哆嗦。

「又震動了。」楊若婷感知到了前方的危險。

「你們看,山上有雪層在滑動,那是雪崩吧。」鄭迪很是驚訝。

「是雪崩。大家都坐穩扶好,這雪崩應該是沒有問題,威脅不到我們。」馬小凱還是很有經驗的。這雪崩還是趕不上這車廂的速度的。

巨大而磅礴的雪崩之勢雖是讓人恐懼,但在這越來越快的速度之下還是構不成威脅。這似乎也是給他們的禮物,只是多了些刺激。

穿過雪崩的山腳,鐵軌是越來越高,速度也是越來越快。一個滑翔,車廂脫離地面,如過山車一樣躍到空中。那心臟懸空的感覺讓四人不由自主的喊叫起來。

懸空了片刻,車廂才漸漸的落了下來,然而依然還是高速運行中。此時的速度儼然已經趕上普通的飛機速度,這車廂似乎都有些承受不住這強大的衝擊力了。

「這個刺激有點讓人不好承受,這禮物不好消受啊。」鄭迪露出了慘淡的神情,剛剛的過山車的感覺太恐怖了。

「水。是海。」徐楓和大家看到前方是一大片水域。這鐵軌似是直接進入了水中。

此時車廂才降下速度,但是還是在瞬間沖入了水中。這幾乎無視自然規律的碰撞帶來極強的衝擊力,四人在不停的刺激之中都有點精神虛脫了。進入水中這速度才慢慢的降下來,神奇的事情還在繼續,這鐵軌一直都在。隨着速度的緩慢下降,四人的心臟也慢慢的平穩下來,開始顧及欣賞這水底世界。

光怪陸離,水光粼粼。奇形怪狀的礁石,說不清名字的水草,更有看不盡的魚兒。這宛如世外桃源,又似異星世界,四人看得有些如痴如醉。

「這也太好看了,如果現實之中還能記得該有多好啊。」鄭迪又被深深的震感到,但也露出無奈的心思,這真實的美感卻在現實中感覺不到。

「記得也沒有啥用,現實之中幾乎沒有,不能在現實中再次感受,還是不記得好。」楊若婷倒是很想得開。

一路前行,不知行了多少距離,車廂在漸漸的浮出水面,在水面上停了下來。茫茫四周都是水,無邊無際的水域一點風浪都沒有,也沒有任何分清方向的東西。

此時車廂的玻璃層在漸漸分開,而車廂前方的軌道也從水面下升了起來。升起的鐵軌變成了梯子,伸向看不清的上空,那奇怪的冰體也變成了一個個台階。

「這是讓我們要爬這階梯嗎?」徐楓很是好奇。

「應該是了,就是不知道要爬多高,而且看着這階梯好危險呢,兩側連個扶手都沒有。」鄭迪也是有點擔心。

鄭迪話音剛剛落下,水面下又升起了什麼東西。在階梯的兩側升起了很多人像冰雕,貼在階梯兩側。

「現在不用擔心了,收拾東西,咱們上樓梯。」馬小凱和大家又檢查了一下裝備,下了車廂,向上走去。

「這也太貼心了,不止安全,還貼心呢。」鄭迪看着這些等人身高體型的冰雕,露出很是興奮的表情。

大家都理解鄭迪的意思。這些冰雕都是漂亮的制服美女,雖然都是統一的JK制服,但樣貌髮型還是不完全一樣的,自然都是男性玩家最喜歡的類型。

「只是沒有什麼帥哥,這遊戲不會只關注男性玩家吧。」鄭迪似乎在暗指楊若婷。

楊若婷也是不停的打量這些冰雕美女,自然都是好奇之心。「美女大家都喜歡,但是光看美女還怎麼玩遊戲啊?」

「那倒不能只看美女, 但是有美女心情好嘛。」鄭迪上下看了看楊若婷,一身長褲長褂,雖然非常的貼身很顯身材,但是高冷的氣質有點拒人於外,不可靠近。

「這冰雕還看不夠嗎?」楊若婷其實並不生氣,多年的單身生活,有時候也希望可以有親近的異性朋友。

「難得現在不緊張,大家能不能做個介紹。」徐楓作為隊長,也是初次進入遊戲,還是很好奇這些隊員。

「我先說吧,我馬小凱,反正和現實中名字一樣。退伍的,現在在海邊工作,負責遊客安全的。我年齡最長,叫我馬哥或是小馬哥都行。」

「我鄭迪,南方人,自有職業,反正就是家裡發工資的。」

「楊若婷,醫科大畢業,現在是實習醫生。」

「我叫徐楓,剛剛上大學,剛剛十八歲。我第一次,雖然說是隊長,但是沒有啥經驗,大家多多幫忙。」

「其實介紹再多也沒有啥用,到了現實中啥也記不得,認識不認識都沒有什麼區別。」鄭迪一邊說一邊向上看,卻是遠遠的沒有盡頭。

四人都有點累了,但是只能繼續向上,因為大家發現下面的階梯在消失,雖然那消失的速度也沒有趕人的意思。

「你們看這場景解析圖,就是只有樓梯,我們每向上走一個台階,下面就跟着消失一個。」楊若婷一邊說一邊操作場景分析圖。

「這場景確實很單調,真的是越簡單也是越奇怪。」鄭迪和大家確實很迷茫,之前的遊戲從沒有這樣的開頭。

「隊長,你看下你的場景分析圖,應該比我們的更詳細一些。」馬小凱經驗最為豐富,這個已經馬小凱第四個遊戲了。

徐楓打開了分析圖,果然是更詳細。場景分析圖顯示了樓梯的總長度,雖然沒有具體數值,但所在的位置比例圖已經顯示,爬了那麼多階梯才到全程的三分之一。

「這也太長了吧,這周圍又空蕩蕩的,連個什麼參考都沒有。」鄭迪是越來越累了。

「怎麼,兩側那麼多美女呢,就沒有給你一些動力。」楊若婷調侃了鄭迪。

「你說的對,美女是可以添動力,就是這美女一點動力都沒有,再漂亮也不頂用。」鄭迪雖然遊戲累,但還是繼續前行。

徐楓雖然也有點累,但這感覺確實與現實不太一樣,只是看到馬小凱和楊若婷沒有停步,自己自然也不能停下來。「這遊戲怎麼結束的,有沒有什麼獎品什麼的。」

「應該是每一個遊戲結束的方式都差不多,完成後,會有火車接你的,然後沒有然後了。至於獎品什麼的,什麼都帶不走,連記憶都沒有,也不知道到底有沒有獎品,現在想想現實中有什麼,也沒有發生什麼意外的好事。」大家的話都是差不多的意思。

「那真的是什麼都沒有,這設計這遊戲的是誰你們有沒有想過。」徐楓繼續好奇的問他們。

「我是第四次參加遊戲了,每一次進入遊戲,都是很隨機的。我也問過其他人,沒有誰清楚,不過很多人都說很喜歡。但是遊戲不能失敗次數太多,還有不能違規,不然就再也進不來了。」馬小凱雖然不清楚遊戲的設計者,但這規則還是了解不少。

「失敗次數多少才算?還有什麼是違規?」徐楓直接繼續問。

「就是再一再二不能再三,我聽其他的人說連續失敗兩次,或是一共失敗超過四次都會算是徹底失敗,所以啊現實之中沒有記憶也是挺好的,不然要是老是想着,那可麻煩了。至於違規,一般就是消極不玩,還有沒有團隊精神。基本上違規的事情不會發生,畢竟這樣的遊戲體驗十分難得。還有就是失敗者再次被選為隊員進入遊戲,只能服從隊長,就是如果遊戲中死亡,也只能是隊員先死,如果隊長先死,遊戲就是失敗,而且如果因為隊員沒有團隊精神而導致的隊長死亡,那隊員就再沒有參加任何遊戲的資格了。所以也可以說遊戲的設計者是非常看重團隊精神的,所以隊長也可以放心每一個隊員。」馬小凱似乎在向隊長做保證。

「那我這樣喊累是不是消極了。」鄭迪忽然有點精神了。

三人都笑了笑。

「消極不是嘴上說說,嘴上說幾句沒有啥關係。屁股不動,不聽從隊長指揮,或是故意做不好的事情,甚至是散發負面情緒那才是真的消極。」馬小凱打趣鄭迪。

「我鄭迪雖是家裡發工資的自由職業者,但乾的事都是有意義的好事。畢竟我也是已經參加兩次了,這一次可不能失敗。」鄭迪表現雖然有點散漫,但看得出來的確是可靠的。

「我們都參加了幾次了,不過這次遊戲的確不一樣。隊長,你進入遊戲有什麼特別不一樣的嗎?」楊若婷很想知道這遊戲的開端不一樣,是不是和徐楓有什麼關係。

「沒有啥特別啊,就是上了火車,然後好像睡著了,然後醒來就見到了那個叫宋加帥的,然後就是聽他說這些什麼的,下面你們都知道了。」

這和大家進入遊戲的經歷都是差不多的,但是還是有點不一樣的。「你是說你成功了,那個宋加帥也會成功,但他又不和我們一起進入這個遊戲。」楊若婷有點好奇這裡,其實這也是大家都好奇的地方。

宋加帥這樣的帶路人角色,他們幾人都沒有充當過。因為三人都有失敗的經歷,失敗者再次進入遊戲,只能等着被選擇成為隊員,不能成為帶路人讓其他玩家幫忙過關遊戲。

「難道說這些帶路人的角色有問題?」徐楓疑惑起來。

「其實都是遊戲,也沒有什麼奇怪的,可能也是我們多想了。反正通過遊戲就是了。」楊若婷也停止了繼續追問。

已經是又爬了很長的距離,似乎是差不多到了終點。上方不遠處有一個平台,只是平台也不大,上面還是什麼都沒有。四人站在平台上看向周邊,這空蕩蕩的像是飄在空中,但是也沒有什麼風吹氣流。

「這倒是像什麼天空之境,可是這遊戲怎麼玩啊,這不會又飛起了吧。」鄭迪一邊說著,一邊看向下面,支撐平台的冰柱還在,沒有鬆動。

徐楓點開了遊戲提示頁面,確實很奇怪,現在居然還沒有進入遊戲場景,還是空蕩蕩的什麼都沒有,也沒有接下來的步驟提示。四個人莫名其妙的看來看去,也只得等着了。

「這美女雕像有沒有什麼開關之類的,這平台有沒有什麼不一樣的地方,我們都找一下吧。」馬小凱開始搜索起來,三人也跟着一起尋找。

「那是什麼,好像有東西飛過來。」徐楓看到遠方的空中有東西飛來,越來越多,越來越近。

大家都望過去,確實好多東西飛過來。形狀奇奇怪怪,大大小小,雜亂無章,但似乎又有點熟悉。那些東西漸漸的落在周圍,落在腳下的水平面上,然後自動拼接起來,變成一座座建築,變成一條條道路,然後變成了一座小城。

「這哪是我們進入遊戲場景啊,這是現場搭建場景啊。」鄭迪和大家都被震撼到了。場景似是樂高一樣的拼接而成,但真實的卻又充滿神奇。

這時徐楓看到遊戲場景分析圖也在漸漸的擴大面積,真的是實時同步。不過這個分析圖功能只有隊長的通訊器才有,四人一邊看着分析圖,一邊看着這周邊漸漸形成的場景,這震撼的沒有什麼語言可以形容了,或許都要說幾句國粹了。

場景應該是已經完成了,沒有繼續擴大面積。腳下的平台和雕像都漸漸落下去,現在四人站在了一條馬路上。這應該是一座小城,有點現代,但也有點過去的氣息,沒有太多的未來感和科技感。

「這也太冷清了吧。」鄭迪看着這小城,沒有一個人。

「這可能就是誰寫的代碼吧,確定一下就有了這個場景,至於有沒有人,不耽誤通關遊戲就沒有什麼關係。」楊若婷雖然也很震撼,不過想想這就是遊戲,也許不用太驚訝。

遊戲場景已經完全形成,真正的遊戲就要開始了。遊戲的核心內容是進入地宮,找到神秘力量,重新煥發什麼力量。徐楓點開遊戲提示,進入地宮需要先找到地宮鑰匙,而地宮的鑰匙就在這城市的博物館中。

地圖顯示,城市博物館就在2個街區之外,步行一會就可以到達。

「遊戲提示,這是一座現代化的城市,但是這也不像啊。」鄭迪一邊說著,一邊看着這有點古樸氣息的城建風格。

「確實有點奇怪,不過進入這個遊戲以來,到處都是很奇怪的事情,這個像是反套路的套路。」馬小凱也是感覺到與之前不一樣的奇怪。

走在這古樸的氣息中,也是感覺很不錯的。到現在為止,四人也沒有遇到真正的危險,通關遊戲的迫切心情似乎也沒有太強烈了。看着馬路兩側的門店,都像是在營業中。馬路上也停着不少車輛,也都是安靜的停着。唯一和之前的不一樣,現在已經可以感受到風的氣息,樹葉沙沙作響的聲音。

穿過兩個街區,終於到了博物館的對面。看着馬路對面的博物館,四人都停下了腳步。那博物館顯得高大而森嚴,獨立於一片廣場之中。這博物館的奇異風格也與城市的古樸氣息完全不一樣。博物館倒是有很強的科技感,形似飛船,形體曲線宛如蒼穹,若不是與地面接觸,真的很像是正欲起飛的飛船。

「這不應該叫博物館,應該叫科技館。」鄭迪說著,準備跨過馬路。

馬小凱拉住了鄭迪。「先不要過去,這博物館也太奇怪了,風格突兀不說,還有一種不祥的預感。」

徐楓點開了博物館的實時解析畫面。「這是什麼,像是有人。」

三人都看了過來,畫面顯示有移動的光點,似是有人在博物館中移動。「這不會是你的朋友吧。他們應該進入遊戲了,到現在還沒有聯繫到他們,估計博物館裏的就是他們。你試着聯繫一下。」楊若婷提醒徐楓。

徐楓點開通訊器上的通訊錄,三個朋友的名字都在,宋浩,李蘇然,張卓。這都是曾經的高中同學,也是很好的死黨,這李蘇然好像還是宋浩的女朋友,應該是了,高中時他們兩個就有些曖昧,現在又一起上一所大學。

徐楓聯繫了張卓,酷愛網遊的資深玩家,這傢伙居然學習還差不多,就是性格比較的慢熱。徐楓呼叫了一下就被掛斷了。「怎麼沒有接啊,還掛斷了,這什麼情況。」

徐楓說話間,博物館中的光點加速移動起來,似是遇到了什麼追擊。

「看情況,這裏面有危險。你的朋友可能在裏面遇到危險了。」馬小凱的感覺是對的,博物館裏一場驚險的追擊獵殺遊戲正在進行。

「看來真正的危險開始了。」鄭迪也開始認真起來。

四人準備了一下器械彈藥,小心翼翼的穿過馬路,小步跑向博物館前的廣場。這博物館外面還是一直風平浪靜的,沒有什麼異樣,這通訊器也沒有危險警示,即使如此四人還是不敢輕易冒險進去。

藏身在大門兩側,四人這才隱約中聽到裏面的聲音,這似乎是槍聲,從博物館的深處傳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