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這個紅娘有點凶
這個紅娘有點凶 連載中

這個紅娘有點凶

來源:google 作者:西瓜好吃沒籽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林非塵 西瓜好吃沒籽 都市小說

你們過情人節,過聖誕節,過萬聖節,搞的西方的那些不要臉的都跑來瞎摻合了我們正統的九州地下組織,哦不,地府,能答應嗎?不,我們不答應三千萬剩男,要是再買一送一,那就是六千萬,幫他們湊成姻緣,那得是多大的功德,林非塵覺的這筆買賣可以做,但他沒想到的是,誰都不是無緣無故的單着的,到人間一個月,KPI還是一個大大的零,害得他差點被老闆打的灰飛煙滅「不行,得改變計划了」林非塵一邊抹着紅藥水,一邊說道展開

《這個紅娘有點凶》章節試讀:

「對了,你們有錢嗎?」

林非塵問起了丘比特和朝露。

「我是丘比特,我不需要錢。」

「我長的漂亮,我也不需要錢,奶茶不是你請嗎?」

林非塵沉默了片刻,他天地銀行確實還有十幾個億呢,就算買十包辣條,還能多送一根。

可九州錢他沒有啊,本來還指望這兩個冤大頭,哪知道人家已經先把他當冤大頭了。

「不急,我有辦法。是以前在地府的一個前輩教我的。」

接下來半天的時間,林非塵三人在幾十台投幣售賣機下面,仔細的搜尋,硬是一毛錢都沒找到。

「移動支付,害死鬼啊!」

林非塵絕望的大吼聲,讓售貨機旁,明明看不到他們的人,都覺的渾身一震。

「走,去漢堡店。我們喝可樂結盟。」

丘比特好奇的問道:「沒錢能吃漢堡嗎?」

「能。門口的垃圾桶有吃剩下的。」

林非塵堅定的聲音,回蕩在丘比特和朝露的耳旁。

他們吃沒吃垃圾桶的食物不知道,但是好心的三人組,卻給張飛陽帶了不少回去。

到了陽台邊,朝露驚呼一聲:「不好。」

她轉身就想跑,一個白鬍子老爺爺手拿紅繩,一揮手將他們三個一起冰成了一團。

「臭丫頭,趁着我打麻將,偷了我給候補月老準備的紅繩,看在天帝的份上,死罪可免,活罪難逃,凍你個三天三夜,看你以後還敢不乖。」

老爺爺看看三個被凍的直發抖的倒霉蛋,笑嘻嘻的回去了。

三天後,冰化開了。

林非塵拖着老長的鼻涕,第一個竄進了張飛陽的房間,往被子里就是一鑽,整個床都隨着他的顫抖而抖動了起來。

丘比特也已經被凍的只剩半條命了,誰讓他穿的薄薄的一套西裝,雖然顯身材,可不保暖啊。

朝露盡顯麻辣小仙女本色,一出來就叉着腰舉着手對天空罵街,月老的親朋好友一個都沒落下,通通慘遭問候。

罵舒爽了,她進房一腳把林非塵踢下了床,鑽進了被子。

「哎,老丘,你看這人怎麼不動了?」

林非塵無奈出了卧室後,看到張飛陽被綁在那裡一動不動的。

丘比特沉思了片刻,很堅決的說:「我猜他是被餓死了。」

活着真好,這是張飛陽醒來後的第一反應,吃着三個綁匪帶回來的漢堡可樂,他感動的稀里嘩啦。

雖然可樂沒氣了,漢堡有點酸味,但他已經三天沒吃東西,沒喝一口水了,管不了這麼多了。

一個小時後,看着救護車遠去,還在房內的三個投毒者大呼幸運,還好自己沒吃垃圾桶撿來的食物。

三天後,因為食物中毒入院的張飛陽,回到了家。

看着三個霸佔了他的沙發,看着他的電視的三人組,他掏出了口袋裡,花了兩百多買來的道符。

毫無作用,鬼是編製內的鬼差,仙是編製內的仙女,丘比特也是編製內的天使,他這道符說不定對孤魂野鬼還有點用,對這三位屁用都沒。

「好吧,說吧,你們要幹什麼?要我的靈魂?還是要吃了我?給個痛快。」

張飛陽拿起遙控器,不怕死的關了電視。

他是真不怕死,不知道女人,哦不,女仙在追劇的時候,一定不能打擾的道理。

「啪」的一聲,他就被一巴掌打的,貼在牆壁上了。

「難怪會單身。」

朝露小仙女打人後還要誅心。

「來來來,看看這個協議。」

林非塵趕快扯下貼在牆上的張飛陽,讓他看地府協議。

過了良久,已經有些看呆了的張飛陽,木木的問道:「幫我找老婆,我死後下地府,就是這個意思咯?」

林非塵點點頭。

「找什麼樣的,我說了算?」

林非塵搖搖頭。

「那什麼意思,你找個妖怪嫁給我,我也要下地府?那我不幹。」

林非塵很客氣的對他說道:「請你先撒泡尿照照自己,量力而行,我們是幫你找老婆,不是幫你做夢的。」

張飛陽想了一會,很好奇的問道:「我們九州的人,不是死後都會下地府嗎?你幹嘛還特意來找我簽協議。」

「以前是,現在不是了。」

「為什麼啊?」

「聖誕節你們過不過?」

「過啊。」

「情人節呢 ?」

「不過啊。」

「啊呀啊呀,你看我,我都忘記問的是誰了。」

林非塵直拍自己的大腿。

作為單身狗的張飛陽無力反駁。

林非塵接著說道:「這不就是過他們節日惹來的麻煩嗎,他們說既然過他們的節日,就是信仰他們了,他們就有權過來收魂。」

張飛陽有些怒了,「這不是雙標嗎?上面不管嘛?」

「管,打了好幾次了,天帝牙都被打掉兩顆,不過他們的地獄之王也不好過,腿都被打斷一條,最後是一隻腳跳着回去的。

後來,有個頭上頂一圈燈泡的出來講和,現在算是說好了,大家憑本事拉客,不許涉黑。」

丘比特有些不服氣了,跑過來辯解道:「我們的愛神說了,只要過情人節,我們就有管轄權。」

林非塵鄙視的看了他一眼,說道:「先讓你家那浪蹄子把衣服穿起來,我家閻老闆說了,上次打架,你們那瘋婆娘衣服都不穿,光着就來了。

害得我們這邊的幾個神仙臉都看紅了,閉着一隻眼睛和你們打,才讓你們佔了點便宜。」

張飛陽又有些糊塗了,接着問林非塵:「地府也管姻緣之事嘛?不對啊,管這個的不是月老嗎?」

「月老老糊塗了,天天在上面打麻將 現在據說要選個新人出來管紅線。」

「我可以等。」

「等你個肺啊,上面一天,下面百年,他打兩圈麻將,你骨頭都成灰了。」

「可是,我還是想進天堂啊。」

「別聽西方人瞎宣傳,上天堂,當天使?除非你在凡間一點壞事都沒做過,要不一樣下地獄 。我問你,螞蟻踩死過嗎?」

張飛陽點點頭。

「偷過東西嗎?」

「小時候偷過媽媽的錢。」

「看過雙人或者多人動作片嗎?認識武藤某,波多野某某,櫻井某,柚木某,飯島某嗎?」

張飛陽搖搖頭

「新恆結衣呢?」

「她也拍過這種片子?」

林非塵一巴掌甩他臉上,你小子糊弄鬼呢。在鬼面前跳大神呢?

「你要是這些都沒做過,別說他們的天堂,我們這裡的天界,你還不是一樣直接飛升。」

張飛陽嘆口氣,搖頭說道:「我就知道,都是傳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