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戰神雲將
戰神雲將 連載中

戰神雲將

來源:google 作者:洛雲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洛雲 現代言情 白芷

戰神保家衛國,卻得知親弟弟為奸人所害,只留下一孤女憤怒回歸,為弟弟復仇,他不惜掀起一場腥風血雨!展開

《戰神雲將》章節試讀:

洛雲看着在地上爛泥一般求饒的風臨武,並沒有回應一句風臨武的求饒,目光中滿是坦然的看着眼前的風家祖祠。
岳邱站在旁邊心裏面慌得很,不敢說話。
他接到風臨武的消息趕過來的時候還以為是誰,結果撞上了這麼個大殺神,看樣子今天是不能善終了。
雙方僵持着,直到白群飛從祖祠後面拉出來三個女人和一個十七八歲的男孩,跪在地上的風臨武徹底面如死灰。
「雲將,求求你放過我的孩子吧,我們風家就這麼一個獨苗,我這就去您弟弟和弟媳的墳墓上以死謝罪,希望您高抬貴手!」
眼前這個男孩正是風臨武的兒子風子元。
原本被押着出現在洛雲等人面前的時候還是滿臉的不耐煩,看見自己老爹求饒之後變成了震驚和不知所措。
洛雲無視了風臨武的哀嚎,而是看着旁邊站着的白群飛,眼神中帶着詢問。
白群飛立刻恭恭敬敬的將自己剛剛從女人手裏面拿過來的文件袋和手下交上來的關於風子元的資料遞給洛雲。
洛雲先打開文件袋看了一眼,粗略的翻找了兩下,忍不住冷笑着低頭看着仍然跪在地上的風臨武。
「看起來你還真的挺疼這幾個姨太的,這裡應該就是風家全部能帶走的家產了吧!」
風臨武頓時一哆嗦,老老實實的低頭,不敢說話。
洛雲又翻看了一下風子元的資料,還沒看完就直接將文件摔在了風子元的頭上,把風子元直接摔蒙了。
「強姦少女,殺害老人,強佔他人的私有財產,你今年才十八歲,沒想到挺厲害的呀!」
洛雲的斥責讓在場的特種兵面色一凜,目光不善的看着風子元。
他們在前線奮勇殺敵保家衛國,這些蛀蟲卻在後方危害百姓,真是千刀萬剮都該!
風子元不過是一個被寵壞的富家子弟,哪裡感受過真正上過戰場浴血奮戰的人的目光?當即腿腳一軟,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岳邱!」
洛雲懶得繼續看下去,眼神落在了旁邊恨不得自己是一個隱形人的岳邱身上。
岳邱頓時渾身一哆嗦,露出了一個討好的笑容。
「雲將,您說,有什麼是我能做的?」
洛雲將手裏面風子元的資料丟給岳邱,冷冷的下令,「我想,你會依法辦事的吧!」
「當然當然!」
岳邱咽了一口唾沫,感受到了地上跪着的風臨武求助的目光,想起之前風臨武給自己送的禮,還是咬了咬牙開口。
「那,您打算怎麼對風臨武?」
洛雲將這幾個小動作收在了眼裡,對着旁邊的手下一揮手。
手下頓時明白,上前一步捏起了風臨武的脖子,在對方尚未來得及掙扎之前,擰斷了風臨武的脖子。
岳邱直接嚇傻了,洛雲替自己的弟弟報復了一個仇人,沒有心情再待下去。
正準備轉身離開,突然想到了什麼,停下了腳步,「還有一件事,岳邱,你辦完這件事,警署長這位置,就不應該再坐下去了吧。

岳邱頓時反應過來,剛想開口為自己辯解,洛雲接着補充了一句,「我想你也沒有多乾淨吧。

岳邱這時候哪裡還在敢說些什麼,「好的好的,雲將,我一定會主動離職!」
洛雲這才滿意地離開,剩下一個岳邱看着斷氣的風臨武和滿臉呆傻的風子元,知道風家這次算是徹底完蛋了!
風家是臨川市三大世家之一,這麼突然的消亡自然會引來不少的爭論,可是百姓說的最多,卻是感謝洛雲。
「這風家作惡多端,本來就該倒了!」
「這除去風家的人實在是太給力了!我們老闆之前看上的項目被風家搶了,這下子總算揚眉吐氣了。

「不過話說,這將軍,究竟是誰呀?」
此時此刻,被人們議論紛紛的洛雲換上了簡單的T-恤,穿着牛仔褲去學校接正好放學的芊芊。
洛雲本身就帥氣,只是穿上軍裝之後承擔了那一份家國責任,氣勢壓過了顏值。
而這個時候,洛雲脫下了軍裝,俊逸的容顏受到了不少女人的青睞。
洛芊芊出教室的時候,就看見自己那個鐵骨錚錚硬漢一樣的大伯被圍在一群女性家長之間,有些不知所措。
芊芊調皮的笑了笑,衝過去直接抱住了洛雲。
「大伯,大嫂怎麼沒來呀!」
周圍的女性家長一聽,立刻找借口離得遠遠的,洛雲這才有機會從重重包圍之中走出來。
小丫頭剛才那一聲喊僅僅只是讓他驚訝了片刻,就很快明白了過來。
上了車之後,洛雲用未修理的胡茬蹭了蹭芊芊白皙的臉龐,逗得小丫頭笑的喘不上氣,忍不住打趣道。
「芊芊,我怎麼不知道我什麼時候多了一個老婆?」
洛芊芊知道自己的計謀被試穿,有些不滿的嘟了嘟嘴,「還不是替大伯操心,你今年都已經28了!」
洛雲看着心防漸漸放下的洛芊芊,內心被安慰了許多,嘴上卻還是忍不住逗着洛芊芊。
「大伯有這麼老嗎?」
「沒有沒有,大伯最帥最年輕了!」
洛芊芊衝著洛雲扮了一個鬼臉,卻被洛雲偷襲撓痒痒,忍不住一陣大笑。
孩子清脆的笑聲和男人爽朗的笑聲感染了前面坐着的白群飛和開車的老司機王伯。
二人對視一眼之後,心中滿是感慨。
將軍自從回來之後,還是第一次這麼開心的笑呢。
有人歡喜有人憂,風家覆滅的消息很快傳到了另外兩大世家的耳朵裏面,特別是岳家,反應尤為強烈。
「什麼,你說的那個什麼洛雲,真的有這麼厲害?」
岳家家主岳放,坐在價值千萬的豪宅裏面,難以置信的看着眼前剛剛離職的侄子岳邱。
「千真萬確,伯父,你是沒看見,風臨武要是出來的晚一點,他們家祖祠都要給坦克給推了!」
岳邱說起來還是一陣後怕,落在岳放眼裡卻不是那麼回事。
「廢物!」
岳放抓起一個酒杯就摔向了岳邱,險險的擦着岳邱的臉掉在地上,摔了個粉碎。
「伯父,我說的都是真的!」
岳邱知道岳放這是不信,更為焦急的替自己解釋,沒想到岳放卻在這個時候對着岳邱揮了揮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