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掌門,你的妖王蛋掉了
掌門,你的妖王蛋掉了 連載中

掌門,你的妖王蛋掉了

來源:google 作者:三倍糖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丹赤 古代言情 洛思白

【養成+甜寵+搞笑+爽文+追妻火葬場】【護短妖王+寵妻白蓮花掌門】嘴碎妖王見過嗎?嘴碎的妖王蛋見過嗎?凡人,既然養了我,你可要負責到底我吃的不多,也就一日十餐一餐十人洛思白,天下人說得我心者飛天成仙你都已經得到了,為什麼還要剖開來看個仔細!青帝,當年的剜心之痛,你以為用你那四海八荒第一美男子的臉說對不起,本妖王就會原諒你!我看魔王那小廝,長得倒也俊俏,你和他競爭一下吧!展開

《掌門,你的妖王蛋掉了》章節試讀:

【馭妖鏡!敢在本妖王面前提馭妖二字。妖是能讓你這臭老道隨便馭的!】

丹赤氣得在蛋內上串下跳。

倒是在洛思白眼裡看來,小白對這上房頗為滿意,興奮地搖頭晃腦。

他安撫地摸摸蛋頭,道:「這廂房的確不錯。御劍門百年基業,如今又有修仙江湖第一大神張掌門主持大局,怕是我們這些門派再無超越的希望。可惜我師父不在,他老人家也不願人前顯貴,不然定當與那張掌門不遑多讓。」

洛思白說話間不全是落寞,提到自己的師父眼眸中似閃着星子,背脊挺了挺硬氣了不少。

【臭老道,本妖王當年沒對你下死手,你還馭上妖了。早知今日,當初本妖王就該將你扒皮剔骨囫圇吞腹。】

丹赤在反覆橫跳間,都讓蛋殼有了咚咚聲。

洛思白沒在意今日小白的無常反應,捧它在手環視這個房間起來。

梨花木八仙桌,弦絲雕花的紫榆木羅漢榻,二盞銀制的燈架點着高大燭火將屋內照的通明,梅花紋的小几上左是持箸香盒右是汝窯美人觚,觚內插着時鮮花卉。

這可是洛思白這輩子想都沒想過會住的地方,這還僅僅是為客人準備的廂房,可想而知那主人的房間該是如何的奢靡。

而這一切皆因是他那一次的越境修為爆發得來的,這修仙江湖還是得以實力說話。

「小白,我問你,今日與那小青一戰可是你幫的我?」逛完丈尺之間的廂房,洛思白將被畫得五顏六色的小白端放在雞窩裡。

【張遠安,三日後我要拆了你那馭妖鏡,放出所有妖魔精怪誓把你這御劍門攪得天翻地覆。我現在就開始修鍊!】

丹赤竟真正兒八經地開始打坐修鍊起來。

一人一蛋如是雞同鴨講,各顧各地說著話。

要問丹赤為何沒在逍遙堂立時三刻地發作起來,那她也不傻啊!

她與張遠安也算是舊識,而且是那種仇深似海的舊識。以她做妖王時的性格,還不竭盡能事地折磨她的手下敗將,這也皆因她不認為別人還能有復仇的機會。

不過這次人算不如天算,她渡天劫未果,落得成為靈獸蛋的下場。

若是此刻她已孵化出世化了人形便又可囂張起來。但現在她還是顆蛋,做蛋的妖還是低調些的好。

再則她也知道現在是不會有救兵前來的。儘管霄卿的實力與張遠安不相上下,但畢竟這裡是人類的地盤,修仙者眾多來了未必能全身而退。

丹赤一想到張遠安抓住她後用十八般武藝地將她做熟。

她登時又沒了修鍊的心思,一臉悻悻然地問着。

【凡人,你在說什麼?】

好像他剛剛嘰哩哇啦地說了一堆。

洛思白見小白好久沒有動靜,又輕聲問道:「你是睡了嗎?」

蛋一絲未動。

他左右看了看四周,將門窗掩好,低聲囑咐道:「小白,今日之事不管是不是你做的,你千萬別在此處展現妖力。你不知,張掌門對妖嫉惡如仇,見之恨不得將它們碎屍萬段灰飛煙滅。我只要你平安就好,出世後你我一同修演佛理化了你的妖氣,我們再一起行走江湖,可好?」

丹赤怔怔地盯着眼前這溫柔似水的凡人,他沒有那些修仙者的貪婪驕縱。

在他眼裡眾生是平等的,靈獸也不是他的奴僕,是可以一起仗劍天涯的夥伴。

【好,凡人,我應你。不過……。】

【等本妖王收拾了那臭老道,毀了馭妖鏡再說。他哪是對妖嫉惡如仇,他只是對我嫉惡如仇。】

張遠安在她手上受了十日非人的屈辱,不想將她碎屍萬段灰飛煙滅,還真不符合張遠安的血性。

月色下燭火朦朧,一人一蛋各懷心思。

翌日。

洛思白將小白放置在半掩的窗前曬太陽,美其名曰好長個。

這上等廂房院里的人不多,對於小白也不必遮遮掩掩。而洛思白就在不遠處的床榻上盤坐凝氣修鍊。

丹赤一如既往地癱在粘液里,昨夜的豪雲壯志在接觸到陽光的一夕間就成了到時候再說。

黃鶯立在桃花枝頭,粉黃與粉紅,皆是暖洋洋的春意。伴着鳥鳴婉轉,丹赤不自覺地哼上幾句戲文。

倏爾一張烙餅大的臉從窗外猛地貼了上來,嚇得丹赤連連後退撞在蛋殼上,整個蛋便向後仰去。

又是一瞬丹赤並沒有感到疼痛,蛋殼沒有撞在茶几上卻已然被人納入了掌心之中。

洛思白沒有先看來人,眼裡只有這膽小怕事嬌弱又無邪的蛋,輕聲寵溺道:「膽子真小,不過是個人叫把你嚇成了這樣。」

說罷他又安撫性地順了順蛋背,當然他也分不清哪是前後左右,他認為是背就是咯。

安撫了小白,洛思白隨即瞪了窗前的來人,聲音高了不止八度:「好好的門不走,偏要來嚇顆蛋。」

白衣少年不好意思地撓撓頭,解釋道:「我進了院子,遠處就瞧見這在曬太陽的靈獸蛋,看它五顏六色的,煞是好看的很。思白哥你也知道,我們靈獸宮的人就喜這些,便也忘了禮數。我這就給你,不,給這蛋賠個不是。」

他嬉皮笑臉地一作揖。

伸手不打笑臉人,又何況是如此一個心思討巧的人。洛思白原就沒有要生他氣的意思,招手讓他進屋敘話。

來人叫閔蘭生,比洛思白小上月余,便以弟弟自居。他圓臉愛笑,性子活潑親和有着洛思直的幾分影子。

他也是自己在修仙江湖上為數不多能稱為朋友的人。

不過用丹赤性子的話說,沒本事的人才抱團取暖。

閔蘭生進屋後,丹赤看見了他腳下跟着的一隻火紅色的松鼠。她衝著那靈獸搖了搖蛋,就像是在逗弄寵物。

「思白哥,你這靈獸蛋竟是個新奇物什。還沒孵化出來就有了自己的意志。能讓弟弟我瞧瞧嗎?」閔蘭生大眼放光摩拳擦掌看着丹赤。

洛思白拂了拂袖擋在閔蘭生看似要生吃了這蛋的目光前,警告地說道:「只可瞧瞧。」

「好咧好咧,思白哥你放心,看不壞的。」閔蘭生繞着桌子將丹赤從上到下從左到右看了遍。

無視閔蘭生舉動的丹赤透過蛋殼泄了一點點妖力,讓那松鼠心甘情願地跑上桌來用大尾巴給她當靠背。

「奇奇奇,真是奇了。我在靈獸宮日子不算短,可還真沒見過已經通了人性的靈獸蛋。哥你這是在哪發現的?」

閔蘭生咂着嘴,滿臉艷羨,準備問好地點等靈獸大會結束回頭就去找找。

洛思白舉起手邊的茶盞抿了一口,緩緩道:「你就別想了,你既已有靈獸,別再打其他的主意了。」

他說著體面的教訓話,其實他哪好意思說自己當時在萬妖國邊境被黑熊精追得暈頭轉向,哪還記得什麼地點。

此刻丹赤舒服地斜倚在這皮毛蓬鬆的尾巴上,竟有一瞬想起了自己在萬妖國最愛穿的那件狐裘衣。血紅色的皮毛,柔軟沒有任何顆粒的觸感,整張巨型火狐的皮做的披風,連一絲拼接的縫隙都沒有。

也不是火狐精得罪了她丹赤,實在是她喜歡她的皮毛喜歡的緊。

便和火狐商量,你脫了你的皮毛,我便放過對你族人的奴役,可好?

從此萬妖國里多了一隻一毛不長的狐狸。

現在她想的是,沒有狐皮,這松鼠皮也是好的,就將就幾日。

靈獸也是獸,對於危險異於常人的靈敏,許是感覺到了殺意。倏地,抽回尾巴跑到自己主人身後。

丹赤一個失去重心,硬是把自己蛋的屁股撅到了人前。

閔蘭生先是一愣,再是湊眼上前,不可置信地捂了唇,道:「它、它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