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戰愛
戰愛 連載中

戰愛

來源:google 作者:風問星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希辰 風問星

他,遺傳了母親的先天道胎,學習任何道法都快速無比但他,又遺傳了父親的絕世魔種,註定成長出滔滔魔氣無論天與地,無論神與魔,無論生與死希辰,那神魔一體的少年為守護心中所愛將一戰到底,永不後退展開

《戰愛》章節試讀:

高瘦魔人眼睛眯起,仍然站立原地未動。

他的修為高出其他魔人一大截,已經看出希辰覺醒了魔種,所以戰力突然暴漲。

他心中冷道:

「這小子覺醒了魔種,但還未入魔道……哼哼,小小半魔,就敢與我為敵,我弄死你!」

魔人手掌一翻,一團黝黑魔氣騰起,內中電蛇流竄,蘊含著極為恐怖的殺力。

這時,希辰也一拳朝他打來,魔人不閃不避,直接硬吃了希辰一拳,同時也把這記死魔雷拍在了希辰身上。

結果,魔人只是身體一震,毫髮無傷,而希辰卻七竅飆血,衣衫炸裂,身受重創。

此時,希辰渾身顫抖,艱難吸溜着空氣,剛才那一下差點讓他心臟都爆開了,只覺得體內有無數地方都裂開了。

魔人嘿然冷笑,眼前這小子雖然有些邪門的強,但跟自己的實力差距太大了,這一記死魔雷豈是他能承受的!

魔人手掌再翻,又是一記死魔雷拍了過去。

希辰咬牙切齒地伸出雙手,死死抓住了魔人雙肩。

因為用力,他的眼睛鼻子嘴巴耳朵出血更快,白凈的臉上七道血流如注。

他心中不斷嘶吼着:

「我不能輸!我不能讓薇死在這裡!我不能輸,我不能讓薇死在這裡……」

被這一記死魔雷打在身上,希辰的骨架都快被打散了,但他仍然死死抓着魔人不鬆手。

他的手指甚至已深深插入了魔人肩膀的肉中。

魔人吃痛,當即更加兇狠地又打過來一記死魔雷,然而希辰還是死死抓着不鬆手。

魔人一記又一記地打過來,希辰始終死也不鬆手……

隨即魔人驚恐地發現,挨了這麼多記死魔雷,希辰的生機不但沒有被摧毀,甚至越來越強盛了,準確地說,是他身上的魔氣在不斷變強,甚至都已經超越魔人了,甚至還在節節攀升……

「你鬆手,你鬆手,你鬆開,你快鬆開啊……」

這他娘的是個什麼怪物啊!

哪有人魔種一覺醒就這麼強的!

魔人一邊不停發著死魔雷,一邊喊叫着,最後甚至帶上了哭腔。

希辰始終不言不語,只是死死抓着魔人的肩膀,死死地瞪着對方。

他都沒有發覺,他的雙眼已經充滿了猩紅的光芒。

當希辰的魔氣飆升到一個可怕的極限時,終於,他動了。

只見他雙手往兩邊一扯,一聲慘嚎中,魔人的身體被撕裂成了三大塊。

「你的……魔種……不一般……」

魔人殘缺的身體墜落地面,嘴唇抖動着,咿咿呀呀地吐出了幾個只有他能聽懂的字,隨即氣絕身亡。

希辰擦了擦臉上的血,再次抱起苗薇朝宗門極速飛馳。

「終於到了……」

當他飛入岐山宗,看到幾名弟子朝這邊奔來,便再也支持不住地緩緩落了下來。

他將苗薇抱在身前,後背軟軟地倒了下去。

……

在無盡悠遠的地方,大地上存在着一道極為遼闊,深不見底的大淵。

有時從大淵深處傳齣劇烈的震動,兩岸很多巍峨的山峰就會崩塌下來,像小石子一樣滾落其中,連個回聲都聽不到。

天地間的眾生稱呼它為魔淵。

魔淵就像大地從內部爆破出來的傷痕,無比幽深,巨大,傳說有一天大地會因為它而崩裂,天地秩序不復存在,萬物毀滅,一切重新來過。

在魔淵深處,有一道幾萬丈高的巨大魔軀載沉載浮,他便是魔族大帝——穹囂。

不知感應到了什麼,穹囂舉目望天,頓時天幕一陣波動,漫天星辰飄搖不定,天上的諸神也受到了驚擾,紛紛遙空交流。

旋即,穹囂垂首閉目,心中一聲長嘆:

「吾弟,你又蘇醒了嗎?

這次,你打算怎麼傷害魔族呢?」

一名面帶憂色的魔族長老匆匆而來,俯身行禮後道:

「帝君,斷空魔尊的氣息又出現了,我們該怎麼辦?」

「殺!」

穹囂很乾脆。

沒有人可以背叛魔族,哪怕是他唯一的親弟。

很快,魔淵中湧出無數魔族,在遼闊的大地上散開,開始搜尋那道氣息的位置。

而九天之上,諸神也密切關注着魔族的行動。

……

岐山宗大殿中,一眾長老正在議事。

大長老雙眉緊蹙,捋了一把雪白的長鬍子,搖頭嘆道:

「沒想到啊,那個孩子還是覺醒了魔種。」

眾人臉上皆是愁雲密布,滿大殿都是一片唉聲嘆氣:

「這下我們岐山宗又要迎來大禍了!」

「怎麼辦啊?難道這就是我們的命嗎?」

「可憐我宗數千年的傳承要保不住了!」

……

唯有大殿門口躺着的一個邋遢老頭,面無半分憂色,仍是一派從容。

他從滿是油污的長衫下掏出煙桿,在地上磕了磕煙灰,那有陣法保護的磚石又被他敲出了幾個新坑。

大殿地面堅愈鋼鐵,但老頭的身周卻早被他敲得坑坑窪窪的一大片。

眾人聞聽敲擊聲,紛紛望向老頭,老頭點燃新的煙絲,美美抽了一口後罵道:

「你們擔心個屁!

他覺醒了魔種,也就解封了道胎,依我看,他不僅不會給我們帶來災禍,還會成為我們岐山宗的驕傲!」

眾人聞聽此言,頓時眼中又有了光亮。

是啊,那孩子遺傳了前宗主的先天道胎,就算覺醒了魔種,也不會輕易入魔。

甚至,如果他能充分利用好先天道胎的天賦,他也許會成為前宗主那樣的不世強者,再次帶領岐山宗走向輝煌。

「希望如此吧。」

然而大長老眼中的憂慮卻並未減少。

入魔這種事情很難說,先天道胎也不一定能百分百壓制住魔性,所以當初前宗主才花費了極大力氣去封印那孩子的魔種,甚至不惜那孩子的道胎也會被同時封印。

「還是按照前宗主的遺願,我們不干涉那孩子的成長,讓他自然成長吧。」

大長老深思熟慮後,做出了最終指示。

……

病房之內,希辰一臉疲憊,雖然滿眼紅血絲卻瞪得溜圓地看着床上的苗薇。

苗薇一臉蒼白,回歸宗門三天了,至今昏睡未醒。

連客正在給她搭脈診察,半晌之後,點了點頭道:

「我師父給她開的葯起作用了,她的傷已無大礙。」

希辰一把抓在連客肩頭,急切地道:

「那她為什麼還沒醒?」

連客撥開那隻抓得自己很不舒服的手,沒好氣地道:

「她這不是氣血虧損太大,還沒調養過來嘛!頂多再睡個兩天,她就會醒了。」

那就好,那就好,希辰咧嘴笑着,開心地搓了搓手。

「只不過……」

連客想了一下,決定還是告訴希辰。

「苗薇經此重創,根基大傷,雖然性命無礙了,但她以後修鍊會大受影響。」

什麼!

希辰瞪向連客,直接伸出雙手要去抓他。

「一元果!」

連客趕忙伸出一根手指擋在身前,大喊道。

一元果?傳說中可以淬鍊根基的罕見靈果?

「對,只要給苗薇服下一元果,她定然會完全恢復,不必擔心會留下一絲暗傷。」

希辰正要追問哪裡可以找到一元果,門外傳來一道聲音:

「希辰師弟在嗎?五長老有召。」

《戰愛》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