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造夢遊世
造夢遊世 連載中

造夢遊世

來源:google 作者:流浪夜貓子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小娥 黃海山

走廊里剛洗的衣服滴答滴答的落着水濺起的水一陣陣打在黃海山的腿上黃海山蜷在過道里抽着煙不知在想些什麼絲毫沒有在意腳下已是遍地的煙頭頭頂煙霧繚繞夏天的午夜涼爽舒適月亮的光把走廊里照的白亮突然一陣開門聲走廊里的燈亮了一個小孩眯着眼睛打着哈欠從隔壁一間屋子裡走了出來在門口的拐角處撒了尿轉頭看見黃海山蹲在走廊里好奇的過去看看天又看看黃海山「黃叔叔你看啥呢?」「叔叔看嫦娥呢你瞧就在月亮上」黃海山面不改色的說著眼睛卻盯着的是地面「哪呢?我咋看不着啊?」小孩使勁揉了揉眼睛看着月亮「等你再大些就能看着了快回去睡覺去」「騙人!我媽說了月亮上光禿禿的啥都沒有」小孩像是尋着了開心的事歪着頭看着黃海山像是想要尋求獎勵黃海山抬起了頭一雙聳拉着的眼睛裏閃着點點星光看着小孩「有的月亮上有嫦娥…」煙越過二人的頭頂一點點的盤旋上升再消散展開

《造夢遊世》章節試讀:

那日之後,書生再次憑藉自己獨特的想法,答對了肖小姐的難題。

一時間,錢塘的百姓紛紛議論起,福家公子天資聰慧。

更是有人說,那福家公子和肖家小姐本就是金童玉女,天造地設的一對。

可誰都不知道,那福府小園裡,勤勤懇懇的書生在福公子花天酒地的時候,自己趴在桌上,苦思冥想着肖小姐的一道又一道難題。

可書生很開心,這些題讓他和肖小姐離得更近了。

他們僅靠着紙筆,從秦史大帝討論到了人間花草。

他們的交流,是思想和精神層面上的碰撞。

知音難覓,知己難尋。

書生和肖小姐就這樣不知彼此的交流着。

轉眼間已是數九隆冬。

那天,書生燒了院里的落葉,烤了幾個番薯正在覺着燙手使勁吹着,突然覺得身後有人。

一轉身,那肖家小姐正站在那小院門口瞧着自己。

書生一下愣在了那裡不敢動,兩人就這麼看着彼此。

誰都知道誰,可也誰都不認識誰。

「你怎麼跑這裡來了?這是我家下人住的地方,臟。走我帶你去別處看看」

福公子趕來看見書生,趕忙解釋着拉着肖小姐離開。

「啊,沒事我就是隨意看看,那個人好奇怪,像是怕我似的,見了我也不動彈」

肖小姐說著隨福公子離開了。

書生站在那裡愣了好長時間,終是察覺到自己的手已經被番薯燙的通紅了,才趕快將其丟到了地上,把手**雪裡才緩過勁來,一邊還敲着自己的腦袋,罵著自己笨蛋。

就這樣又過了一個春天。

那日,書生又陪同二人去爬山,二人嬉鬧着玩耍,書生便蹲在一旁,叼着一個狗尾巴草看着天。

「福公子,我今日有一事想說予你」

肖小姐今日不知為何,臉頰通紅到了耳根,和平日一點不同。

「肖小姐您說,只要是我能辦到的,必定統統滿足於你」

「下月初十是個好日子,我爹爹想着,讓你那日來我府中提親娶我,不知你可願意?」

肖小姐這話說的輕飄飄,有如細蚊。

可卻一點不差的讓書生聽進了耳朵,一個個字如同一把巨錘,一次次錘擊着書生的心。

「好啊!!在下當然願意!!」

福公子這一年的等待,就等的是肖小姐的這句話,如今終於是成了。

福公子顧不得忌諱,直接將肖小姐攔腰抱了起來,引得旁邊下人低頭竊笑。

肖小姐臉紅如霞,打着福公子讓他將自己放下,然後又說:

「這近一年,你我二人相談。你每每都可將我所出難題答對,而且我每次所想你都可以盡數猜中,我爹爹和我很是滿意,所以今日要我將此事告知與你…………」

書生只聽到這裡,腦中已如五雷轟頂。

那花天酒地的,才是那福公子,那相談甚歡二人,是你我啊!!!!

可這內心的嘶吼,肖小姐不知道也聽不見。

那日,書生不知道自己是怎麼回去的,只記得那晚,福公子帶着好酒好菜進了自己的房間。

這也是他時隔半年再次邁進自己的屋子。

喝了一夜的酒,福公子拿着酒杯開懷大笑的說道。

「沒想到你書生,居然真的有本事,讓那冷若冰霜的肖家小姐,如今願意自己進了我的懷裡!!!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說吧!你想要什麼,我都可以答應你!!!

等那肖家小姐進了我府中,看她還拿什麼小姐派頭!!

到時候,還不是要好好侍奉我!!!…………」

書生不說話,一杯一杯的喝着悶酒,聽着福公子這些污穢言辭,眼神里全是絕望和苦澀,還有一串順着眼角流下的淚

…………

……………………

三月初十。

那日的風颳得舒心,陽光暖暖的。

錢塘的人都擁在街道兩邊,拾着從天而落的喜糖。

那火紅的鞭炮響徹了雲霄,那禮樂的隊伍足足有半條街之長。

無數的人拱手相賀,福公子滿身的錦衣紅裝,胸前別著一朵綢緞的喜花,一次次的拱手回謝着。

書生在自己的小院里,將那寫滿畫滿的紙張,一張張的撕碎丟落在地。

…………

肖府門前,肖老爺早已等着自己的賢婿,甚至親自伸手扶了福公子,迎入門中。

那內堂之上,便是已經蓋上頭帕的肖小姐,那一襲錦繡紅衫和手中的紅緞綢繩,早已是準備好了。

書生將所有撕碎的紙張盡數放在了火盆里,面無表情的吹燃了火摺子,慢慢的點燃了那些將近半年的記憶。

「一拜天地!二………」

在場的每一位賓客都開心的祝福着,為福公子和肖小姐一起倒數着最後的時刻。

三拜已完,禮成。

眾人歡呼着,簇擁着祝福這對新人。

書生看着盆中的灰燼,轉身出門鎖了屋子,離開了福府

———分割線————-

半年之後,又是賣紙的老闆。

一邊給一個人遞着紙張,一邊和旁邊賣瓜的老漢聊着天。

「你聽說沒,那肖家小姐嫁入福府之後,說是不守婦道,與家中下人有染。還和肖老爺斷絕了父女關係,現在就靠福公子好心養活着。沒想到啊,那肖小姐出身不低,卻是這般模樣………誒,小子,你看了半天要是不要啊?」

攤前之人,穿着粗衣布麻的衣裳,低頭翻紙的時候聽得老闆這些話,手上的動作也停下了。老闆越是往後說,此人的身子便越發顫抖。老闆轉過頭來問時,此人直接扭頭走了。

「神經病啊?這年頭神經越來越多了,想想去年還有一個人,居然願意買我整攤的紙,也是怪人………」

老闆沒在意這沒做成的生意,轉身又和老漢聊了起來。

那人七拐八拐,到了一個沒人的衚衕,蹲下來大口的喘息着。

這時此人一抬頭,竟是消失了半年的書生。

只是這半年,書生過的更加窘迫了,那棉衣長衫已經成了粗麻布衣,頭髮也蓬亂一包,拿根樹枝隨意盤着。

方才老闆那番話,讓他實在心痛。

他知曉,這其中肯定是福公子故意陷害。肖小姐怎可能是那種人,書生一拳頭打在了牆上,血順着牆壁滴滴的落在了書生腳下的草里。

午夜。

福府小院的草垛處,突然一陣騷動。

書生突然從草垛中冒了出來,驚跑了出來覓食的野貓,喵嗚一聲跳遠了。

原來這小院的角落裡,書生在的時候便有一狗洞,因為沒人察覺,書生便也沒有填補上。

今日聽的賣紙老闆所說,書生實是擔心肖小姐,便半夜想偷偷回到福府看上一眼,究竟是什麼樣的變故,讓肖小姐的名聲如今變得如此不堪。

剛出草垛,書生便見自己先前住的小屋亮着點點燭光。

這地方福府本就已經荒廢了,怎麼如今又有人住着。

書生躡手躡腳的靠近屋子,想看看裡邊是何人。

卻不想剛剛靠近,便聽着了福公子熟悉的聲音。

「肖小姐,我敬你為小姐,你可別不識抬舉,你若早早從了我,怎麼會落得今天這般地步」

果真如此!

書生在外邊聽着這句話,便已經猜了大概,別人不知道福公子的真面目,他還不清楚嗎!

所有有關肖小姐的一切,果然都是福公子所陷害的!

「我是不會從了你的!!你這歹人,當初我那麼信任你,沒想到你竟然為了自己的仕途,要將我給了別人!……」

書生在門外聽的實在難過,早知如此,那時就不該進這福府,助這惡人。

今日肖小姐落得如此下場,便是也有自己的罪過。

「哈哈哈哈哈哈哈…不同於往日?肖小姐這話說的可笑,我福某一世風流,只有處處留情,從沒有獨戀一處,信任之詞…只不過是你一廂情願罷了」

「再者說…」

福公子玩味的一笑

「當初你出的那些題於我也並無關係,那些你認為完美的答案,不過是我借別人之手所答而已,你還記得去年你在這個院子里見到的那個下人嗎?那便是真正答題的人。可惜啊,他也就是螻蟻一隻,還妄想攀你這支高枝。

如今怕是都已經餓死在某處了吧,肖小姐,我勸你還是識相點。

現在你和家裡斷了關係,說白了也就是我花錢買來的女人而已,你手不能提肩不能扛,我也不介意,我關心的只是你身子的用處…」

「卑鄙!」

肖小姐聽到此處,手下抓了一把地上的黃土,抬手便往福公子臉上丟去,對方躲閃不及,一下子眯了眼睛。

「臭婆娘!你別敬酒不吃吃罰酒!我勸你早早依了我!不然小心我對你不客氣!來人!」

福公子聲音高了八度的喊着人。

書生趕忙躲回了那草垛之中,從那縫中瞧着他們。

院外來了幾個下人進了屋,不一會兒將肖小姐架出屋子,壓在了院子**

福公子則慢慢負手於身後,踱步走出屋裡。

蒼月之下,書生只見得肖小姐唇色蒼白,臉色消瘦,已經是折磨的不成人樣,哪裡還有幾個月前那般美麗動人的樣子。

福公子笑嘻嘻的上前貼近肖小姐的耳朵,不知說了什麼。突然肖小姐一回頭,一口口水直接吐到了福公子的臉上。

福公子退了幾步,擦掉了臉上的口水,臉色變得越來越猙獰,而後直接上去,一巴掌將肖小姐打暈了過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