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恐怖靈異›在三爺心尖撒個嬌
在三爺心尖撒個嬌 連載中

在三爺心尖撒個嬌

來源:外網 作者:宋芊芊蔣瀝南 分類:恐怖靈異

標籤: 宋芊芊蔣瀝南 恐怖靈異

慘遭姐姐和男友聯合背叛,宋芊芊瞄準了渣男的親舅舅。「既然你們噁心我,那我也膈應膈應你們!」一親二撩三領證,她鉚足了勁去給渣男白蓮花做舅媽!!可當她使出渾身解數眼看就要把冰山舅舅融化時,卻發現自己撩錯了人!!!這個傲嬌冰山男不僅不是渣男的舅舅,還是一位金光閃閃跺腳便會引發商界地震的超級大佬!!宋芊芊欲哭無淚:「現在離婚還來得及嗎?!」蔣瀝南:「想離婚?可以!孩子生了再走!」展開

《在三爺心尖撒個嬌》章節試讀:

「咚咚咚!」
一連串的聲響。
衣服,鞋子,洗漱用品等東西天女散花似的砸了滿地。
全是她房間的東西!
本以為能平靜以待的宋芊芊憤怒抬頭,正好與一個從窗口探出頭來的傭人目光對了個正着。
傭人臉上毫無愧疚:「芊芊小姐,不好意思,先生剛剛下達了通知,說你要是不同意簽字的話,宋家的大門你這輩子就永遠也別想再進了。東西我們都給你送下來了,你看……」
這是送?!
宋芊芊攥緊了拳頭。
滿地狼藉里,一本大紅色的證書裂成兩片,正好摔在她腳前。
那是她讀書期間最得意的成就獎。
宋芊芊氣紅了眼,彎腰撿起,心疼地拍了拍上面的灰。
樓上傭人趾高氣昂的聲音還在繼續:「人吶,要懂感恩。先生太太好吃好喝供你養你這麼大,就讓你分點小東西給姐姐,你還不肯,這不跟白眼狼一樣么?」
白眼狼?!
呵,她並不貪戀這些東西,這些年為宋氏做出的成績,她離開宋家依舊能做出來。
只是宋霏霏一門外漢能懂什麼?
爺爺多年的心血交到她手裡就全毀了!
如果爺爺醒來,不介意心血被廢,不用他多說,她自會雙手奉上。
但現在,絕不給!!
宋芊芊緊緊握着證書,壓下眼底的澀意,拽過摔在旁邊的行李箱,快速收拾了幾件衣服離開了宋家。
老天彷彿都感覺到了宋芊芊的難過,飄飄揚揚地下起了雨。
清冷的路燈照射下,雨線由絲變成滴,然後連成線。
宋芊芊仿若未覺,失魂落魄地走進大雨里。
額頭的傷口沾了水,火辣辣地疼直往心裏鑽,卻依舊抵不過心寒帶來的窒息。
……
雨幕里,一輛普拉多衝破雨幕,在夜色下急行。
后座兒童椅里的蔣思思突然用小腳丫踏了踏駕駛室里的椅背。
「老蔣,左邊,你的新老婆。」
蔣瀝南好看的眉頭皺起來:「有沒有規矩?」
訓話的同時,眼睛往左轉了轉。
馬路邊,宋芊芊可憐兮兮地拖着個行李箱往前走着。
溫天大雨早將她衣服打混,不厚的面料貼在身上,勾勒出了玲瓏誘人的身線。
蔣瀝南的眉頭皺得更緊,牙縫裡低低擠出兩個字:「蠢貨!」
轉向燈打起,正準備調頭往對面靠去,就見一輛車停在了她身旁。
蔣瀝南把車停在路邊,側首看向對面。
「芊芊……」
霍文昊從車上衝下來,忙把自己的西裝外套脫下,往宋芊芊身上披去:「我從醫院出來就一直在找你,打你電話你也不接,你怎麼在淋雨?沒事吧?」
宋芊芊一把推開他的手。
半落在她肩頭的衣服掉在了地上。
她嘲諷地看着他:「不過是被男朋友劈了腿,被親生父母打耳光趕出家門而已,你覺得能有什麼事?」
霍文昊眼裡有一閃即逝的心疼:「對不起。這些晚點再說,這麼大雨,你怎麼能跟自己的身體過不去。快跟我上車。」
他去牽宋芊芊的手。
宋芊芊猛地往後退了一步,避開:「別碰我,臟!」
「宋芊芊!」霍文昊一下子急了,惱羞成怒:「我都跟你解釋過了,我之所以會和霏霏訂婚,那是有苦衷的,我心裏在意的人一直是你。等以後有合適的機會,我就會跟她說清楚,我會娶你的。我已經給了你承諾,你還要我怎麼樣?」
「啪――!」
宋芊芊狠狠甩出一耳光。
馬路對面。
蔣瀝南眉眼驟然清冷,啟動車子開了出去。
后座兒童座椅上的蔣思思輕輕地嘖了聲,笑着奚落老父親:「後悔了吧?本以為娶了個小仙女,結果是個麻煩精。打人的姿勢還很颯,老蔣,小心以後她家暴你。」
蔣瀝南從後視鏡中瞥了眼女兒:「要家暴也是家暴你。」
「她敢!」
小姑娘眉毛立了起來。
不過,這火爆性格,她喜歡!
路邊。
宋芊芊手掌發麻,依舊抵不心裏的惱怒交加。
她氣得渾身顫抖:「我原本以為你只是沒擔當,沒想到是無恥!滾!永遠不要出現在我面前!」
霍文昊被打出了火氣:「好,你有骨氣,你清高,你全天下最牛逼。宋芊芊,你這麼了不起,不也落得現在這麼凄涼的下場了嗎?骨氣清高頂個屁用!既然你這麼不識好人心,我倒要看看離了宋家,離了我的你能活出什麼樣來!本來我還有點內疚,你打我兩巴掌,算是扯平了!我們之間,再不相欠!」
咆哮一通,霍文昊轉身上了車,留下了屁股飛濺的水花和尾氣迅速消失在雨幕中。
宋芊芊眉眼怒紅:「麻溜地滾!永遠不要再來噁心我!」
抽了口氣,抹了把臉,她打起精神來,憤恨發誓道:「霍文昊,等着吧,總有一天我一定讓你後悔!」
宋芊芊壓下心裏的難過與恨怒,就近找了家酒店。
身份證銀行卡遞到前台:「開一間房。」
「好的,請稍等。」
前台服務生迅速刷身份卡辦入住,只是在刷卡交押金的時候,臉上的笑突然就僵了。
「小姐,您這卡不能用啊。」
宋芊芊愣了下,忙從錢包里另外抽了張卡。
服務生再刷,還是不能用。
一連試了好幾張,全部刷不了。
服務生的臉已經完全變了。
宋芊芊打電話到銀行,卻被通知她的卡全被宋長生凍結了。
「非要做這麼絕么!」
宋芊芊氣得渾身止不住顫抖。
她翻了翻錢包,裏面只剩下幾十塊零錢,根本住不了酒店。
宋芊芊在服務生的白眼裡走出酒店。
天大地大,一夕之間,她竟然無處可去。
冷風一吹,身上濕衣的寒氣沁入皮膚,她不由地哆嗦了下。
站在酒店門口,冰冷的手指在電話薄里來回滑動。
一排排的名單滑過,除了一個姜木木,她竟找不到第二個可以幫忙的人。
可越是親近的人,就越不願意讓她看到自己的狼狽。
自尊心是一方面,怕對方擔心也是一方面。
宋芊芊關了手機,拉開包,剛準備把手機放回去,就看到了今天新鮮出爐的結婚證。
證件上,女人笑得嫵媚開心,男人俊臉清冷,漠然無波。
明明是兩種極端的表情,卻莫明有點……相襯。
宋芊芊看着結婚證苦笑:「冥冥中果然自有安排,你真是我的救贖。」

《在三爺心尖撒個嬌》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