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在幹嘛呢,吃醋精?
在幹嘛呢,吃醋精? 連載中

在幹嘛呢,吃醋精?

來源:google 作者:白纖婼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凌申 現代言情 罄瑜

「真倔!」男人只在她額上的碎發吹了吹,輕鬆起身罄瑜理理衣服,「凌申,我們都好好冷靜一段時間吧」「你想怎麼冷靜?」凌申坐在車內,一張冷臉恢復得彷彿剛才的嬉鬧不存在一般「我想……」她撩了撩耳邊的碎發,旋即才說出那句話我好像不喜歡你了展開

《在幹嘛呢,吃醋精?》章節試讀:

「什麼?凌申出車禍在醫院裏!」早上一睡醒。罄瑜就被姐姐通知……

燕燕姐姐那邊在含糊其辭,吞吞吐吐

「不算嚴重不算嚴重……啊,別太擔心。」姐姐有些安慰起她。

罄瑜整個從床上驚醒;

「在哪個醫院?」

「在人民醫院這邊」燕燕姐姐說出。

於是罄瑜顧不上修理昨晚熬夜寫本的自己,急急忙忙穿好鞋子就飛奔去醫院。

醫院門口

凌申正候在那裡

七條頂着烈日道

「怎麼你要用這個借口騙人家?」

回回1000瓦電燈泡直射罄瑜跟凌申

可這「電燈泡」卻總淡定得很。

看見計程車開來,凌申趕緊衝上去。

罄瑜付了款,正想衝進去住院大廳;

卻被眼前的人攔住。她抬頭一看

靠,凌申!見他好端端的站在自己面前,先從驚訝再到反應過來氣的扭頭就走。

「你們能不能幹點人事?聯合我姐來騙我,很好玩是吧!」罄瑜氣的臉都脹得有些紅。卻被凌申抓住一隻手。

「瑜,別走。」凌申又溫柔的說起,別生氣嘛,我這不是迫不得已,你不接我電話,微信不回。我真的忍不住了。我低頭!大小姐,對不起。

罄瑜聽見男人的道歉仍然不為所動

凌申從她背後來了個緊抱

罄瑜想起他和星星的那些甜言蜜語,尤其是,甚至聯想到了「某些」畫面。恨不能撕碎他。

「放手!」

「寶,別鬧了,這兩天想你想得我真的……快頂不住了。」凌申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箍得女人更緊。

七條一臉非禮勿視,打起遊戲。

一旁的岑良盈正扶着母親,紫鳶一臉無奈。岑媽在前面喊着道:「你提外婆的衣服提好點」。

「噢!」紫鳶很不情願提着

「幹嘛啥都叫我……」紫鳶罵罵咧咧

「叫你大哥?他天天日理萬機的,你弟?你弟要上學馬上高考了。」你能不能幫幫我?

「家裡又不是沒有阿姨,你讓我來,你啥都親力親為。」紫鳶不滿叨叨叨的。

「別罵孩子~」外婆被她扶着,溫柔說著,還護短道:「我都說我沒什麼大病,就是頭有點暈,你還要拉我來做檢查;」

岑良盈堅持說:「媽怎能說沒什麼大病,做做檢查還是要的,萬一有點不好呢。還是看看比較好。」

剛剛到門口

紫鳶睥睨一眼剛好瞥見旁邊的七條

「楊…文韜?」

「楊文韜,楊文韜」

他正打的上頭呢,沒聽見有人喊他。

岑良盈看見紫鳶又跑了喊她道,幹嘛去?紫鳶提着東西對着媽媽那頭喊:「媽,楊文韜在那。」

岑母仔細往她方向看去

外婆就問,是誰啊?同學嗎?

岑母默認她去,沒事,就是大滿朋友的兒子。

「哦」外婆點頭。兩人進入急診。

七條被人拍了一下

「誰啊?」

紫鳶就問

「嘿幹嘛呢?」

「你怎麼在這!」七條問

紫鳶放下東西,「我媽帶我外婆來檢查~你在這幹嘛?服務員點杯椰絲奶茶。累死我了。」

七條指了指不遠處正上演「瓊瑤劇」的兩人。紫鳶順着他指的方向看去。

看到罄瑜正呆在原地聽凌申說話

紫鳶吃瓜觀眾看着,又仔細看看

「咦,這不是罄瑜姐姐?旁邊那男的誰?」

七條聽到罄瑜兩字,忙說,:「你認識罄瑜?」

奶茶上來,咕嚕一口,這姐姐人特好在酒吧借我襯衫。不是,那旁邊男的是?立刻福爾摩斯·馮上線。

讓我分析分析,是不是分手局?要是那男的敢傷害我那麼好的罄瑜姐我刀了他!說著手上就握着拳頭。準備上綱上線。

七條拍拍她略感一二分疑惑

「怎麼,罄瑜是做了什麼事讓你這麼敬佩~是刀下留人還是英雄救美?」

那邊情況越看不對

儘管心平氣和的兩個人坐下了

罄瑜只是眼神空洞聽着凌申說著解釋前段時間種種過往。

「說完了?」

「罄瑜,我沒做什麼對不起你的事,我發誓!」凌申急眼的看着眼前冷漠的女人說。

「發誓要有用你都早無葬身之地了;」罄瑜才正式抬眼看他。

她說完,眼睛裏汪汪的清泉就像馬上拉不住閘了。一滴晶瑩的淚珠直接滴落到桌面上。

「我想了好幾個晚上,我們還是……分手吧凌申,我真的累了。你放過我!我放下你了。」罄瑜眼眶紅了,看着這個她真的很喜歡的男人。

凌申第一次聽見她這麼說

從前她再生氣再難過她都從不會說出這幾個字。只會說混蛋,我不喜歡你了。可是這次……看來,罄瑜真的傷透了心了。

「我只問你,剛剛你急匆匆來醫院,你還是在乎我的是嗎?」凌申還不死心還要問。

「不,不是,我只是來看看你是不是真沒了!」罄瑜的淚痕直接干在臉上。說話時她能清晰感知到這道淚痕粘住的感覺。好久都沒這樣過了,她記得上次這麼哭,好像還是太奶奶過世時這麼哭過。

說完,罄瑜就想走。

七條和紫鳶立馬上去勸和

「罄瑜姐!」

罄瑜見了她,裏面覺察失態,更看到七條,覺得自己這回糗大了這分手局所有人都看到了。熟的不熟的。哎~一陣內心爆炸而過。

「你怎麼在這?你們認識?」罄瑜看見和七條走在一起的紫鳶不免問。

七條:噢,朋友。

紫鳶:相親對象。

兩個人幾乎同時說出不一致的答案

見對話不正確

七條和紫鳶又互看一眼

紫鳶:朋友是朋友

七條:也是剛認識~

凌申看一眼就知怎麼回事了。紫鳶這個候場王趕緊上去安撫住他的神仙姐姐。

「姐姐你怎麼哭了?」

罄瑜轉頭接過她拿來的紙巾,沒事!就是有些傷感。

七條:「兄弟,你看看你,做的忒不地道了,罄瑜是真哭了,你見過她哭?」

紫鳶做說客在一旁

「姐姐我知道附近有家貓咖,我們去擼貓吧,擼貓心情會好很多噢~」

罄瑜直接沒理後面那人

點頭,走吧,不理狗了,我們擼貓!

到了貓咖,這個貓咖還有個二樓,貓爬架,七八隻貓貓見了來人立馬就上來了。

七條和凌申就在一樓

七條尋思幾眼這貓咖道

「兄弟,這貓咖那麼多貓你買一隻送給罄瑜吧?」

凌申看了看菜單,點了兩杯五分糖**奶茶上去。他知道,罄瑜愛喝的是五分。

罄瑜懷抱一隻貓貓靠在沙發旁邊的地上。整個人塌住一樣。一灘爛泥般無力。

作為不太熟但自來熟的紫鳶就探聽起二人的故事;

……(…故……事…)

聽完,紫鳶摸摸懷裡的虎斑貓貓

「罄瑜姐,你跟那哥也是好甜的一故事!」紫鳶滿眼憧憬,又說起自己在異國的故事;幾段沒什麼水花的故事。對方要麼吸M,要麼好泡妞,要麼就是留學的同學。也就這幾個。

沒什麼張揚的

而且紫鳶也對自己也十分節制

可以花天酒地可要有原則,不該碰不能碰的東西絕不碰。所以即便一直以來交友泛泛,可能上心的也平平甚至……都是酒友。(等於沒有~)

聊完

紫鳶就可以往樓下看去

因為這種是類似於大吧台那種二樓,走在玻璃處,就能看到樓下的情況一覽無餘。

「姐姐,那哥還在樓下~要不要……」紫鳶想做和事佬。

罄瑜想求證剛剛凌申的話

於是吧嗒吧嗒碼字

七條幾乎就要拍着胸脯做保證了就差直接上演血濺上表忠心了。

還添油加醋了凌哥怎樣拒絕香軟懷抱的場景。訴說如何倒貼,凌申如何拒絕。對此,她只能信一半。畢竟這二人半斤八兩。

這邊一樓的凌申看着七條啪嗒啪嗒回

「怎麼樣?」

七條拍胸脯

「放心,兄弟出門,保證完成!」說完斜眼眨了下。

等到罄瑜下樓

依舊繃著臉全程沒有一絲氣色

凌申從後面提着一個籠子

「瑜,給你養着~」

紫鳶定奪思量着,便替罄瑜接下

罄瑜無語子……被噎住才正經回話

「家裡啥也沒有,你讓我怎麼養?」

凌申撓撓後腦勺

好像也是噢~

紫鳶就把小貓從籠子里拿出,捧在懷裡,小姨稀罕稀罕你來寶貝。小傢伙瞪着大眼睛,撲哧撲哧閃爍雙眼。眼睛處估計哭過,還有淡淡的淚痕。

七條見情況越發明朗

於是暗戳戳扯着她離開

留下罄瑜和提着貓籠子的凌申,罄瑜斜着身子側面對着他。此時只剩下兩個人。於是凌申就開口說。

要不,給小貓買點用的東西吧?

罄瑜走去旁邊的貨架看着

店員就開始推薦

罄瑜就往裏面拿各種各樣的東西然後凌申就去結賬。罄瑜提着咪咪,凌申在後面跟着。

罄瑜跟咪咪自言自語着

凌申搭話……「它是英短三花跟金吉拉的串串。」

罄瑜自顧自走只是指桑罵槐道

「怎麼了,咪咪,你可看好了,這貓貓可不行三心二意到處留情,不然可是會把拉去嘎蛋的寶貝~」

凌申已經有些氣喘吁吁了

主要是那袋二十斤貓砂跟二十斤貓糧,再加貓碗跟玩具貓罐,罄瑜摟着咪咪,一刻沒停下還在走着……

凌申咬咬牙,寶,還有多遠要不打個車?嚇~

罄瑜沒好臉色

「怎麼這就累了?」

凌申聞言死鴨子嘴硬

「噢不是,只是可以稍微休息一下嘛~」

後來的凌申才知道,原來那天是罄瑜帶他走遠路,刻意繞遠足足走了五六公里。

到了公寓樓下,招牌凌申還認識

咦惹這不是剛剛那條廣從路繞過來就好了嗎~他累得氣不打一處來,素日愛惜形象面子的凌申直接一屁股坐地下。

真可謂是虐妻一時爽追妻火葬場

在一樓大廳處

罄瑜懷裡摟着這串串小奶貓,懷裡小傢伙已經睡著了。正找了一個姿勢舒服的躺在懷裡。

「休息夠了沒?」

凌申趕忙殷勤提好東西

「好了好了我們趕緊上去吧啊~」

住在五樓,一梯六戶

進去屋子裡,罄瑜先把吃的用的安置好,就回到客廳,看到正一臉全神貫注在自己身上的凌申。

她出於禮貌就給他倒了杯水

怎麼冷落他一段時間他變得這一副柔情似水的樣子~

「你這麼色咪咪看着我幹嘛?」罄瑜厲色瞪了一眼他。

「你沒看我怎麼知道我看你?」凌申捧着水四周看了眼。

一湉打來電話

嘟嘟嘟嘟嘟

「喂一湉怎麼了?」

「你看你看,有隻小可愛~」

一湉透過視頻,哇塞~你咋說養就養了~真不錯~多大啦?起名了嗎?

「叫~七七吧!」罄瑜懟着小傢伙的臉蛋視頻。此時它正懶懶的在貓窩裡睡覺。

視頻一轉,划過沙發處

一湉看到一雙男人的腿

「我*,姐妹,你在家藏男人了?」

罄瑜拿起手機

「藏什麼男人~誒不對不對,有點眼熟。」

凌申故意湊上去罄瑜旁邊

一湉就差驚呼聲呦,凌申!

「你們好了?」

罄瑜面無表情道

「你看我好了?」

凌申:「都好了都好了~」說完還手賤的去扒拉窩裡的那隻小可愛。

罄瑜發出獅子怒吼

「你別扒拉它!讓它睡」

一湉大怒叫

「凌你給老子閉嘴!」

凌申在那頭泡菊花茶說,怎麼了大姐?

罄瑜沒好氣自然理解自己家老姐妹

「你還好意思說,還不是因為你前段時間踢她出遊戲。還有臉問,怎麼如今倒假惺惺問我姐妹怎麼了?」

一湉握緊拳頭,點頭也說是,視頻那頭是「大冤種」閨蜜李一湉。

凌申回憶起來那天和星星打遊戲

「哦,你說那天呀~這不是還有情緒嘛,不好意思辣兄弟。」

「靠,誰你兄弟?我是罄瑜姐妹!」一湉沒好氣白眼。

掛斷電話

又只剩下罄瑜跟凌申

罄瑜:「你什麼時候走?」

凌申:「阿瑜,我爸給我報了霹靂營!」

罄瑜:「什麼是霹靂營?」

凌申:「簡單來說就是部隊體驗班。」

哦……罄瑜沒提起興趣。

凌申坐前去她那邊想和她湊近,他坐前一步,罄瑜後退一步。

罄瑜有些煩躁說:「你有話好好說,別靠那麼近,我不喜歡!」

凌申不為這話所擋住,起身強吻了上去。

罄瑜水汪汪的大眼睛暫停了一下,緊接着又推開他。你幹嘛!小人!她嫌棄的擦擦自己嘴唇。

凌申見狀痞氣勁上來

一個強弓按壓,罄瑜被她撲倒,不免羞憤:你幹嘛,放開我放開我~

「我就喜歡你這副樣子!有點倔,不服輸。阿瑜就是你這一點,讓我很想征服你。」

一聲清脆的巴掌聲響起

挨了一掌,凌申氣也上來了。

「罄瑜你是不是給臉不要臉!」說完,他開始粗暴又野蠻的來硬的。大肆在女人身上侵池略地。

「凌申你個混蛋,你放開我」,罄瑜有些生氣,又帶着哭腔哽咽。

她猛的咬上男人的肩

他亦不在乎

瘋狂的撕碎女人的裙子,此刻就像猛獸,他只想佔有她。他們之間,凌申從來都是處於哄的那一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