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獄主
獄主 連載中

獄主

來源:google 作者:上川神月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上川神月 奇幻玄幻 李飛

仙魔當立,凡人敬仰然而當世間正邪黑白混亂,好人無法善終,壞人卻逍遙千年,那我又何必心存善念什麼一笑泯恩仇,什麼相忘於江湖!人若犯我,我便殺人!我便是這世間第一反派!展開

《獄主》章節試讀:

靈遠城,李家府邸外。

李飛背對着李家大門,身後有數名李家弟子站在大門處,對着李飛評頭論足。

「少爺。」一旁的張伯開口,目光掃過那些少年,隱隱有着怒意,「主母之前吩咐過我,要照顧好少爺,還請少爺先和我離開吧。」

「嗯。」李飛點頭應道,回頭再次看了一眼這個生養了自己十四年的地方,旋即抬起腳步跟隨張伯離開。

隨着李飛的離開,一干李家弟子也轉身進入府邸開始了自己的修鍊,而府邸外的一眾吃瓜群眾也紛紛散去,但是李飛被逐出家族的消息很快便傳遍了整座靈遠城。

靈遠城南區,一處位於平民區的平房內,張伯帶着李飛來到這裡後立即收拾起了屋子。

「這裡原本是主母救過的一名武夫的住處,只可惜那名武夫在一次離開靈遠城後就再也沒有回來,不過現在正好能讓少爺住下。」張伯一邊收拾屋子,一邊對李飛說道。

聽到張伯的話,李飛眉毛一挑,倒是沒想到自己母親身上還有這樣的事。

似是猜到了李飛的心思,只聽張伯繼續道:「其實主母是一個心地十分善良的人,在我跟隨主母的這些年裡,從未見過主母殺過生,若是遇到一些受傷的武者,更是會讓我出手救下他們。」

「張伯,你是什麼時候開始跟隨我母親的?」張伯的話讓李飛心裏又冒出一個疑問。

「這……」聽到李飛的詢問,張伯停下手中的活,看了一眼李飛道:「從主母離開她的家族開始,老拙便一直跟隨在主母身旁,這一來一去已經有數十年了。」

「原來如此。」

李飛終於明白為什麼自己母親那麼信任張伯了,至於母親的家族?

「關於主母的家族,不是老拙不告訴少爺,而是主母說過,不到萬不得已不能告訴少爺。」目光落到李飛猶如好奇寶寶的臉上,張伯平靜的說著,然後繼續收拾屋子。

聽到張伯這樣說,李飛也把自己的心思安耐住,沒有再問什麼問題。

時間流逝,當天色漸晚的時候,這處屋子終於打掃乾淨,裏面的傢具也被張伯全部換成了新的。

「少爺,今後就先委屈您暫住在這,老拙先回李家將您的情況告知主母。」將李飛安頓好,張伯對着李飛行了一禮後,轉身走出平房朝李家趕去。

目送着張伯離去,李飛目光閃爍不知在想什麼,片刻之後,一塊血紅色面具出現在他手中,正是那塊引起天地異象的麒麟面具!

「希望我的猜測是真的。」

盯着手中的面具,李飛低聲喃喃道,隨後轉身走進平房內。

一進屋,李飛就關好房門,立即盤膝坐到了床上開始打量起手心的面具。

只見這塊麒麟形狀的面具通體呈暗紅之色,其中隱隱有一絲金光在面具內流轉,當李飛仔細觀看面具的同時,一股極其隱晦的波動緩緩從面具上擴散開來。

雙眼微眯,李飛盯着面具足足看了小半個時辰,體內毫無靈力的他根本沒有察覺到面具釋放出的隱晦波動,但不知為何看着眼前的面具,李飛竟想將它戴在臉上。

右手抓着面具緩緩抬起,當面具即將觸碰到李飛臉頰的那一刻,仿若有一道電流忽然穿過李飛的身體,將後者驚醒過來。

「嘶,我這是怎麼了?」將面具丟到一旁,李飛心有餘悸的看向面具。

自己竟然不知不覺間被這塊面具影響了,差點就把這塊面具戴到臉上!這怎麼可能?

「呼。」

深吸了幾口氣,李飛強迫自己冷靜下來,待到情緒終於穩定之後才再次拿起面具打量起來。

就這樣又過去半刻鐘的時間,李飛望着手中的面具,心中那種要將面具戴到臉上的想法再一次浮現,而這一次,這種想法比起第一次出現時要更為強烈!

不自覺的,李飛的呼吸開始變得沉重起來,直覺告訴他自己應該戴上這塊面具,可是戴上面具會發生什麼,這才是李飛擔心的。

陡然間,李飛忽然想起自己母親對自己說過的話。

「飛兒,在你出生之日這塊面具就依附在你臉上,所謂的天地異象也是這塊面具引起的。」

想到這,李飛狠狠呼吸了一口氣,下一瞬右手一用力就將面具戴到了臉上。

自己出生的時候面具就在自己臉上,要是真有什麼事發生,在自己出生的那天就該出現了。

而這,是李飛戴上面具之前的最後一個想法!

姬家。

當姬飛雨帶着李飛用鮮血所寫的休書回到家族後,整個姬家頓時爆發出一陣軒然**。

不少姬家長老主張前往李家,要將李飛帶回姬家賠罪,但也有一些姬家長老覺得李家與姬家同為靈遠城五大家族之一,至少目前不該立即撕破臉皮。

就這樣,兩大派系在李飛的那一紙休書下吵得不可開交,直到姬家族長出現說了一句話,一眾姬家長老才消停下去。

「李家關於李飛的事會給我姬家一個交代,姬家所有人暫時不得前往李家。」

就這麼一句話,姬家立即恢復到之前的狀態,而很快,李飛被剔除族譜,逐出家族的消息便在靈遠城內流傳開來。

得知這一消息,姬家一眾長老蠢蠢欲動,打算出手將李飛帶回姬家,然而自白天李飛跟隨那位老僕人離開後,就彷彿徹底失蹤一般,再也沒人發現過李飛的蹤跡。

這讓所有姬家長老傻眼了。

連人都找不到,怎麼把人帶回姬家?

無奈之下,姬家也只能派出一些人在靈遠城周圍先尋找李飛的蹤跡,然後再做打算。

另一邊,靈遠城南區的平房內。

當李飛把面具戴到臉上的剎那,一道紅芒瞬息間在平房內爆發,但僅僅只是一個呼吸的時間紅芒便陡然消失,下一刻,一道道天地靈力猶如潮水般開始往平房的方向湧來。

與此同時在李飛的眼中,自己突然來到一個血紅色的世界,在自己不遠處的地方,一頭無比巨大的血紅色麒麟正低頭注視着自己。

一人一獸視線碰撞,血紅色麒麟陡然化作一道紅芒朝李飛疾馳而來,不等後者做出反應便直接從李飛眉心處融合進去,

轟!

腦袋猶如被雷霆劈中,李飛只覺得一陣天旋地轉,足足一刻鐘的時間才緩過神來。

而當李飛開始觀察自身的時候,這才發現一篇名為《輪迴經》的功法不知何時出現在自己腦海中,並且自己的身體此刻正在按照《輪迴經》內的修鍊方式進行修鍊。

隨着《輪迴經》的不斷運轉,李飛只覺得自己的身體開始漸漸有了溫度,變得暖洋洋的。

而在外界,當《輪迴經》出現的那一刻,平房內無窮無盡的靈力彷彿找到了宣洩口,以一種極為可怕的速度融入進李飛的體內,使得後者的氣息猶如坐火箭般瘋狂的提升起來。

《獄主》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