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欲天霸主
欲天霸主 連載中

欲天霸主

來源:google 作者:暮雲間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暮雲間 李山河

啊,為什麼會是這樣!回憶後李山河卻欲哭無淚,自己穿越了,但是在一個浪蕩廢物少爺身上,而且馬上要入贅到青雲城葉家成為夫婿,可卻荒唐的跑去勾欄聽名伶唱曲風花雪月被死對頭看到後被打的半死不活扔在家門口,後如期完成婚約後拿到家族秘寶乾坤鼎,開啟了人生開掛模式你說你是天才,但我比你還牛逼,你說文無第一武無第二,但我李山河卻一肩挑且看李山河如何腳踏八荒,一步步走走向世界巔峰,成為屹立不倒的霸主展開

《欲天霸主》章節試讀:

「來的好,李山河直接拔刀出手,」斬龍在手,天下我有。李山河此時人刀合一,一身實力發揮極致。

撲上去的兩人赤手空拳,只有躲的餘地沒有還手的機會啊,對方這刀快到極致絲毫不給他們聯手機會。

領頭人看這局勢不利,這小子不像是情報上說的後天七重,這派出去的兩人可都是後天七重,而且是老牌七重不是剛晉陞的。

「兩個打一個,」你們要不要臉李山河一邊周旋一邊罵著,這讓兩人脾氣更加暴躁起來。

其中一個受不了激將,直接打破兩人的配合沖了過去。

「老二,回來,」領頭人看着老二不顧配合直接沖了過去,這要出事。

很好,李山河看到魚兒上鉤,就知道剛才的話起作用了,不過領頭人也沖了過來。不過李山河等的就是這個機會。

「聚力一刀,使出見血。」

「嘭,」還沒有等領頭人到來,衝上去那人已經人頭落地了。

「老二。」

「二哥」。

剩下兩人看着兄弟慘死在眼前,三人本是兄弟,如今卻天人隔離。

「你今天必死,」領頭人站了起來。

「老三把東西拿出來,」兩把劍刃出現在兩人手中。

地上血,殺紅的眼,還有李山河刀上粘的血跡,表示他們今天只能走出去一個。

劍刃在手兩人出手更加凌厲,他們只有一個目標殺了他,為兄弟報仇。

「你是後天八重,」李山河和領頭人過了一招就探查此人不是七重,而是八重。

這三兄弟兩個後天七重,一個後天八重,這派他們來的人是要他死,李山河不理解他們為什麼現在出手,自己好歹也是葉家的人了。

兩人聯起手來,李山河一時也壓制不住 ,自己這後天九重才晉陞還沒來得及穩固,看來只有殺雞儆猴才能讓他們退下。

手握斬龍李山河再次和兩人糾纏起來,刀光劍影在三人打鬥中飛舞,李山河這時沖向領頭人。

「見血一刀劈出,」 領頭人瞬間後退可是退的了嗎?最終還是腰腹被划了一刀,鮮血瞬間湧出。

可李山河來不及高興,迎面三箭射來,連忙躲閃。

「大哥,」老三帶着領頭人連忙翻出小巷,不一會沒了蹤影。

「跑的夠快啊,」看着手臂上被剛才那出其不意的箭支給划了一道,李山河隨便包紮後也趕快撤離了巷子。

確認後面沒人再跟蹤後,李山河來到了百寶閣 。

百寶閣依然生意火爆人來人往,李山河進來後直奔二層,有些東西二層才是他需要的,過來個婢女上前詢問。

「我要找煉體功法,」 李山河直接對那婢女說道。

「公子,」請跟我來,婢女帶着李山河來到功法區。這麼多怎麼看得完,看到這滿層的書架。

「公子不要急,」二樓功法你可以慢慢挑選,來到煉體區域後,推銷員連忙上前詢問他需要什麼等級煉體功法。

「那當然要最頂級的功法,」李山河不知道這推銷員怎麼回事,來到這裡的不都是要最好的嗎?

公子這煉體功法必須要和藥物一起配用,煉體時產生的身體外傷都需要藥物恢復,才能勞逸結合。

「還有這種說法,」李山河還不知道煉體需要藥物配合。

那看來只能找本黃階煉體功法了,功法越高配合的丹藥也越貴,這些費用他現在還承擔不起。

在書架終於找到本適合自己的,「玉骨筋」黃階上品功法,可增強肉身實力,練至大成可媲美甲胄護體。

就這本了,「玉骨筋」開始不需要丹藥配合,只要苦練身體筋脈就行。

「好的公子,」這本煉體功法八百晶石,中年男子說著。

「這麼貴,」 自己一共就一千晶石,這功法就要八百晶石,這時一個丫鬟打扮的婢女走到中年男子身邊低聲細語着。

「嗯,我知道了,」公子這煉體功法在本店降價,如今只需五百晶石。中年男子也不知道閣主是什麼意思,不過他只需要照辦就行了。

還有這種好事?李山河不覺得是降價,到是那個婢女肯定說了什麼才讓中年男子改口,不管了有便宜不沾那是混蛋。

李山河掏出五百晶石給了中年男子,拿到書籍後,就準備下樓這時那丫鬟走了過來。

「公子,我們家小姐有請,」丫鬟遵照指示來請他。

「得,」就知道天下沒有免費的午餐,李山河直接跟了上去,承了別人的情,總要當面道謝。

來到三樓,丫鬟給他指名廂房就離開,李山河直接推開門,映入眼帘的還是個熟人,就是上次在百寶閣那紅衣女子。

李山河率先開口說:多謝姑娘對李某的關照,如今姑娘不知找我有何事?

「怎麼李公子覺得我對你的關照是要回報的,」女人說話的聲音是那麼的清脆溫柔。

「姑娘我不是這個意思,」李山河也搞不懂這女人為什麼三番兩次的幫他,自己不認識這紅衣女子,女子還是矇著紗巾只能看到雙亮晶晶,水汪汪的大眼睛。

那什麼意思呢?女子繼續追問。

「這,」李山河也不知道怎麼說,搞的他都低下頭不看她了。

不過女人卻站了起來,走到李山河面前,女子身上的沁人心脾的味道不是胭脂水粉染上的而是幽幽的體香。

李山河受不了,連忙後退一步靠門,可女子不依不饒繼續碎步走了過去,李山河現在是退無可退,也不敢貿然行事。

「姑娘,請自重,」這句話怎麼自己說出來味道有點不一樣呢,李山河摸了摸頭。

「哈哈,」女子笑了。一個壁咚女人緊挨着李山河,那傲人的身材凹凸有致亭亭玉立的就差一絲兩人貼到到一起了。

「怎麼,這麼快就把我給忘了,」女人在他耳邊輕言細語的撩撥着。

可不等李山河反應女子就收起了那撩人心魂神態,一改剛才形態回到了桌子旁。

這女人是真有毒。

「姑娘這是何意,如果沒事的話李某就告辭了。」李山河實在不想再和這女子糾纏下去。

「怎麼李公子生氣了?」女人一副調侃的語氣。

姑娘如果是消遣在下,那剛才也算是成功了,李山河說完就準備推門而出。

難道公子不想知道這是為什麼嗎?我百寶閣還沒有對任何顧客像公子一樣的待遇。女人看到李山河要走便拋出原因。

「為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