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雲落星辰
雲落星辰 連載中

雲落星辰

來源:google 作者:我是一個正人君子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我是一個正人君子 祁琛 都市小說

冰冷的宇宙,浩瀚無垠,遙遠的時空星辰閃爍,流光飛旋,一團星雲橫亘於虛空,夢幻絢爛如同霓虹般璀璨,藍與紅的蔓延,閃耀着極致的色彩,瑰麗而動人星空下,神秘在運轉,齒輪永不停歇,文明與奇幻的碰撞,誕生出史詩的色彩風起雲落,星辰幻滅,雲落——星辰展開

《雲落星辰》章節試讀:

安靜空曠的房間內煙霧繚繞,一疊畫著漢服手稿圖的白色A4紙灑落一地,桌子上的煙頭堆滿了煙灰缸,在旁邊一堆拆開的電腦零件胡亂擺放着,電腦的主機不知道被什麼東西砸成了無數的碎塊,已經完全看不出原來的樣子。

王崇手裡掐着一根香煙,狠狠地抽了一口,火光明亮又迅速地燃燒起來,很快就燒掉了半根。

「咳咳咳!」

煙霧席捲他的肺,喉嚨感到一陣刺激,使他劇烈地咳嗽起來,大口的喘息聲在房間回蕩,表示着他內心的不平靜。

乾燥的寒風從敞開的窗戶口吹來,昏暗的陽光帶不來任何溫暖,窗帘隨風搖曳,吹散了房間濃重的煙味,同時,寒冷迫使他冷靜下來。

他手裡緊緊攥着橙黃色的U盤,A4紙被寒風吹得漫天飛舞,嘩啦啦地敲斷了他的思緒。

「怎麼會是這樣……為什麼這事我不知道……不,我是知道的,是我沒朝那方面想,該死的……祁正,你倒是走的瀟洒了,留下一堆破事交給你這玩世不恭的弟弟?!」

王崇想起這些麻煩事就頭疼,忍不住暗罵那個沒良心的哥哥,他是一個自由主義愛好者,而祁正丟給了他一個「重磅炸彈」,這會破壞他現在的一切!

「我為什麼要管你兒子?哈哈哈,笑死我了!祁正!你為什麼會覺得我會管你兒子的死活!」

他漸漸地開始有些歇斯里底起來,有種知道真相,卻很難做出改變的無能狂怒,憤怒之後只剩下空虛的無奈。

一張A4紙吹到他臉上,貼着他的臉,紙邊被風吹的高頻率的振動,**地打他的臉。

他伸手拿開,藉著昏暗的光線看着上面鉛筆勾勒的古裝漢服設計圖,眼神逐漸變得深邃。

良久,他嘆息一聲,將圖紙壓在桌子上,又把地上的那些一張張的撿了起來,整理好後放在一起。

這是他所熱愛的。

從小他就對漢服情有獨鍾,古典元素的美吸引着他奮不顧身地投入其中,二十多歲的年齡,有且只有這一個愛好,並把全部都奉獻在其中。

他拿起了,又放下,再拿起,最後……還是放下了,他覺得很可笑,他竟然抓不住一共不足幾克的幾張紙,這一刻的他從未覺得這薄薄的幾張紙竟如此地沉重,而手上牢牢抓住從沒鬆開過的U盤卻在告訴他,是另一個沉重代替了原本的沉重。

一個是未來,自己所嚮往的未來,另一個也是未來,是他的、他們的未來。

他要站在風暴的中心,穩住所有不穩定的形勢,這些從不同眼光來看,該他做的,不該由他來做,他都必須做。

「哥,從小我就被你熾盛的光環籠罩,你在的地方處處都有你的事迹傳頌,以前我不服你,現在……我不如你!」

王崇看着窗外漸漸漆黑的天空,昏暗的陽光把他的眼睛渲染地更加漆黑深邃,他走到陽台上關好窗戶,又檢查了一下緊閉的門,確認都關閉後來到了卧室。

打開電腦,插上U盤,繼而是那之前的兩個文檔彈出,名字是一串星號組成。

他點開祁琛之前打開的那個,在密碼欄里輸入生日後,文件再次被打開,一張圖表顯出。

左面照片上是一個孩童,正是祁琛小時候的樣子,看上去可可愛愛的,令人討喜。

不過王崇並沒有欣賞侄子小時候的可愛照片,而是仔細看着右邊的資料表,眸子里的神色越發地深沉。

姓名:祁琛。

種族:未知。

未知?!

未知!!!

不僅如此,在下面還有一行令他脊背發涼的字:高等病毒抗體。

王崇沒有懷疑這個的真實性,他的手已經在哆嗦,因為這個文檔正是他嫂子寫的,而他嫂子怎麼可能會無聊地胡編亂造,做出這個讓人誤會的資料!

順着往下看,當他看到祁琛的生日後,心中再次掀起劇烈波動,眼中滿是不可置信的神色。

十月懷胎,往前推算八個月,那個時間他的哥嫂還在執行第一次地外行星資源探索任務,而祁琛,他並不像其他的早產兒,一出生就和正常的孩子一樣,沒太大區別。

那時候,也沒人在意嬰兒是幾個月的事,可如果照這麼說的話,祁琛很有可能不是早產兒,他不是在藍星才懷上的,而是在執行任務時,在外太空就懷上了?

這是受太空的影響基因被改變了嗎?還是怎麼回事?

祁琛從小到大,表現的和正常孩子一樣,沒有任何區別,人的特徵他都有,也沒發現過有什麼異常,就算是基因變異也不至於把種族都給變了吧?

難不成還要把他歸於外星人?

這簡直太瘋狂了!

而這也是他砸電腦的原因,這絕對不能讓祁琛看到,否則他絕對想不出那個孤僻青年會不會心理扭曲,做出什麼令人咋舌的事來。

另外,還有一個目的,這件事絕對不能泄露出去,哪怕就算被人知道了也會當作惡搞來看,那也不行。

不怕一萬,就怕萬一。

祁琛的身份要是被透露,再被有心者將這些事情串聯起來的話,難保不會生出什麼禍端。

等……等等,好像有哪裡不對!哦,為什麼嫂子要告訴他這件事?祁琛他很正常,像一個普通人一樣正常,嗯……如果這個秘密對祁琛沒什麼影響的話,他覺得完全沒有必要通過這個方式告訴他的……

嗯……為什麼要讓他知道呢?他覺得一定有她的理由,或者說給過他什麼暗示。

他開始回想之前哥哥他們見他時說過的話,在腦海里復刻,不放過每一個可能是線索的細節。

小琛就交給你了,盡量要讓他出國……

如果小琛生病了,一定要讓他把之前送給他的禮物打開……

小崇,你能為了人類的未來做出貢獻嗎……

「禮物……」王崇仔細地回憶,他想到了什麼,祁正說過什麼禮物,禮物和病有什麼關係嗎?

為什麼要強調生病?生病了不吃藥去打開什麼禮物,這又是什麼原因?

王崇思索着個中緣由,越想越覺得頭疼,首先祁琛為什麼種族不是人,高等病毒抗體是在說祁琛嗎?生病了為什麼不去看病吃藥,而是要去拆禮物?

他認為嫂子有太多事情沒有交代清楚,或者說這其中有着某種聯繫,只是他嫂子高估了他這個愚蠢的弟弟,認為他會自行理解其中的意思。

該死!

不對……等等!

他突然想到另一個文件,也許在另一個文件中能找到他想要的答案,他切換電腦頁面,打開另一個文件。

再次輸入了祁琛的生日,點擊確定時下方提示密碼錯誤,這一下給他整不會了,他再次輸入了一遍,結果還是密碼錯誤。

他想了想,又輸入他哥的,點擊確定後,呃……還是錯誤!

淺淡的生日二字的的確確,這是怎麼回事,難不成還是他的生日嗎?

他試了一下,點擊確定,密碼成功,文件彈出,同時還有一個視頻開始播放。

「小崇,當你看到這個視頻時,你心裏一定是複雜的吧,甚至在了解某些事情後對我還有怨恨。」祁正穿着白色科研服,對着屏幕訴說著。

「小崇,你先聽我說,如今的國際局勢並不像表面那樣風平浪靜,明裡各國互相發展,經濟繁榮昌盛,暗地裡早已開始波濤洶湧,隨時都會爆發一場毀滅性的災難。」

「從2253年開始,人類的科技文明就已經踏上了一個新的高度,資源開發已經達到了一個難以滿足高新科技前進的地步,沒有能夠支撐高級科技發展的新能源產生,前端科技只能止步不前,無法到達另一個新高度。」

「2278年在熒惑星建立了華夏星火空間站,後幾年其他大國也相繼跟上,然而這些也只能剛剛解決現在高速發展的需求,資源礦的運輸同樣需要大量的資源、金錢和時間。」

「直至如今,近百年的時間,科技文明整體來說依舊是停滯不前,高新科技還不足以支撐我們征服世界和宇宙,極端惡劣的天氣我們無法改變,只能採取相應的保護措施。」

「當時代固步自封,停止不前時,如果這樣下去,國際上表面維持的和平不會持續太長時間,衝突遲早是要會發生,這不僅限於各國對各自高端領域技術的覬覦,同時也是摩擦已久所積攢的爆發。」

王崇很是吃驚,他不敢想像哥哥竟然想的這麼遠,聽着祁正的分析,他冷靜分析下來,後背開始冒出冷汗,這種情況……很有可能會發生!

國與國之間雖然經濟來往密切,但摩擦從沒間斷過,不是這個的航空母艦闖入那個的領海,就是那個在背後推波助瀾,讓其他國家搞分裂。

雖然如此,以前是顧着經濟發展,誰也都在剋制着自己,如果到了一個經濟不斷重複循環,科技停止不前的地步,再來一個導火索,戰爭難保不會發生。

而戰爭一旦發生,以現代武器來看,比的就是誰的武器先進,誰的實力強大,一旦發動,非得拼個你死我活的結局。

這絕對不是他想看到的。

戰爭的結局是傷亡慘重,沉痛的代價誰又能承受?

「小崇,我想讓你成為這場毀滅風暴的中心,穩固場局的形勢,本來這件事情不該由你來做,但祁琛他還小,他也不能站在大眾視野,又因為我們的關係,你是最合適的,不過你不用擔心,我給你安排好了一切,你只需要在關鍵時刻出面就行……」

「小崇,請你原諒哥哥的自私,這不僅是為了你,這關乎了無數人……」

視頻播完了,最後的畫面定格,房間內靜悄悄的,祁正的話好像還在耳邊回蕩,王崇靜靜的坐在椅子上,心緒複雜。

他突然開始有些懷疑了,祁正不要兒子也要帶着老婆參與系外行星探索計劃,除了熱愛,是不是還有其他原因在裏面……

比如……人類的未來……

為了人類的未來,他花上一生的時間投入在內,走之後還不放心,擔心局勢發生變化,又把弟弟安排在內,做一個穩定的「平衡點」,他做的一切都是為了什麼?

一個將軍的身後是屍山血海的組成,千萬條生命成就其位,璀璨文明的背後是無數失敗與成功的創造,這代人為後代人留下好的,循環往複,不斷奉獻,前往更高的境界,不外如是。

為的是下一代,為的也是歷經億萬年才誕生出的人類文明。

而他,將要在這危險邊緣遊離,完成哥哥託付給他的任務,他不僅要小心翼翼,規範自己的言行,防止驚擾到深淵裏正在打盹的惡魔,張開大口將他吞噬,他還要做的完美。

王崇緘默,在他的眼中有東西在涌動,他看着電腦上的哥哥,祁正已經被定格的畫面,肩膀下垂,似是放下一切道:「我不如你……」

時代的背後,有人在享受,有人在負重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