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遊戲動漫›隕落皇冠
隕落皇冠 連載中

隕落皇冠

來源:google 作者:蓮華醬 分類:遊戲動漫

標籤: 孟行 遊戲動漫 蓮華醬

一個土生土長的加爾少年突然多了一個東方的名字大陸暗流涌動,諸神意志降臨幸福的家庭轟然破碎,幼稚少年步步成長且看他亂世浮沉ps:諸神皇冠同人小說展開

《隕落皇冠》章節試讀:

兄妹大亂斗漸漸停歇。

曦把幾縷散開的長髮攏到耳後面看着一雙兒女,眼中滿是笑意。

孟行與梅兩兄妹總是打打鬧鬧,可感情還是極深的,遇到困難孟行總是願意站到妹妹身前。雖然以兩人的武力值來說誰保護誰還不一定。

梅腳邊的小純鄙視的的看了一眼孟行,朝背後背着的連鞘長劍歪了歪頭。

「哼,拿去,這是大壞人給你的。」

孟行有點驚訝,又有點小竊喜,妹妹都有了禮物,自己說沒點小期待也是假的。只是本以為那是楠姐的佩劍,畢竟她渾身上下也沒看見能放下一把長劍的地方。

伸手從狗子身上取下長劍,平置於雙掌上細細觀摩。

這長劍連鞘長有一米二左右,劍鞘由黑色的木頭製成,上書寂滅二字,劍柄也是同款木質,劍莖上環繞着一圈魚鱗紋路,劍首是半圓形,看起來有些古樸老舊,似乎經歷過常年使用。

外觀倒是平平無奇,和梅花哨的小劍沒得比,雖然有點失望,孟行倒沒什麼不滿,舅舅遠在宏朝記掛着他這個親人已經足夠了。

「這把劍叫寂滅,是你舅舅年少時的佩劍,繼承家主之前都一直用它,拔劍才能看到它的真面目。」

曦適時的提醒了一句,她怎麼猜不到兒子的心思。

「不過兄長不知道小傢伙不愛習武,送劍給他,倒是有些埋沒了寂滅劍,等他沒興趣了給小梅用吧。」

曦生在宏朝,宏朝尚武之風盛行,她也是愛劍之人,自然有些惋惜一把好劍給了一個劍都拔不出來的人,雖然那是自己的兒子。

孟行聽了母親的話,一手抓着劍鞘,一手握住劍柄,想着來一手故事裏宏朝俠客的劍出寒光宛若游龍。

顯然他想多了,因為他根本拔不出來……

「這把劍開始鍛體之後才能使用,明心境才能運轉自如,在宏朝,你這個年紀的孩子沒開始鍛煉是不可思議的事……」

楠單手扶額,輕嘆一聲,自己父母家族都是將門世家,怎麼出了這麼個玩意。

「宏朝的修行之路嗎?我倒是知道一點加爾提蘭的修鍊境界,父親手冊寫的學徒,職業者什麼的……唉!怎麼就不學着練練。」

孟行有些喪氣,旁邊的妹妹看不過去了,伸過手抓着劍柄一拔。

「嗡~」

傳出的竟是一陣低沉的嗡鳴,劍身反射的光刺得孟行腦海空白了瞬間,隨即便被這劍身吸引。

劍身也是黑色,卻是由一種奇異的金屬製成,看着似是堅韌又似是流水波動,光線照射在上面反射出來看着有些蕩漾……

「這是一把流動的劍?」

孟行作死般伸手想要摸摸,梅卻不留情的一把把劍歸了鞘。

「沒有哪個劍客還要別人幫他拔劍。」梅雖然幫忙讓孟行看了一眼,但還是想要哥哥能夠靠自己拔劍。

孟行這次卻沒有和梅打鬧,他有些不甘,心中第一次有了些變化。

回到家裡,楠和幾位僱工打了招呼,宣告了長女的歸來,然後一家人一起吃午飯。除了坎特伯雷,他去南方軍團處理軍務還得幾天才能回來。

這個東西方融合家庭各種語言習慣飲食習慣也不拘泥於某一種,各種風格都能適應,曦.卡勒多夫人可以在外與朋友互行貴婦禮,也可以在燈下綉鴛鴦。

此刻的餐桌上,有香料噴洒的肉排,軟爛的馬鈴薯燉肉,也有色香味俱全的辣椒炒肉,糖醋魚等,這些東方風味的菜品一開始是曦自己動手,時間長了廚娘凱莉也學會了,做的倒是有模有樣。

孟行自己更喜歡東方風格的炒菜,應該是受母親的影響。

各自專心對付面前的飯碗,小純也得到了承諾的大餐,幾根大肉骨頭,正趴在給它準備的餐盤前美滋滋的啃。

「真棒,哎真棒,楠妹子你真是個好人」一隻狗用着女孩子的聲音喊着自己姐姐妹子,孟行盯着小純,怎麼想怎麼怪。

狗子感受到了孟行的注視,抬頭凶了一下他:「看什麼看,小弱雞。」

又被狗子鄙視了,孟行承受了強烈的打擊,埋頭默默吃飯,心無旁騖。

梅飯量最小,很快放下了碗筷,似是想起了什麼,站起身來,跑到楠身邊轉了一圈。

「噹噹當~楠姐你看,怎麼樣?」

原來是一路走來,各種事情佔據了梅的視線,出門時的羞怯都忘個一乾二淨,也沒得空向姐姐展示自己這一身行頭。

楠細細審視,點了點頭,微笑誇讚梅:「這身劍士服很配你,看來這幾年你很努力。」

「當然,你走的時候我跟你說要成為最厲害的劍士,學院只有這一屆最厲害的才會被授劍士服,而且我馬上就要成為正式劍士了」

梅說起自己的成果,驕傲的抬起了頭,當然她的確做到了最好。

「姐姐,一會兒指點一下我的武藝吧,我想看看五年過去你變得多厲害了。」

梅竟然向楠發起了挑戰。

「那一會兒可別哭鼻子哦,小丫頭。」

楠乾脆的答應了,還不忘調戲一下妹妹。

卡勒多家練功房,就在三層小樓的身後。

楠.卡勒多和梅普狄斯相對而立,梅一持着愛劍露露,而楠只單手拿着一根棍子,一隻手背在身後。

「我上了哦姐姐,小心受傷!」

梅嘴上說著,手卻更快一步,一記豎劈當頭斬下,眼看就要砍在楠身上。

「呀!」

躲在門口偷看的孟行驚叫出聲,梅怎麼下狠手,看着楠姐似乎沒有躲閃,有些擔心。原來向來對武藝不感興趣的他,吃飯時聽說兩姐妹要切磋,竟心動之下跑來偷看。

楠怎麼會沒發現他,嘴角勾起,劍風臨面腳下一動,身形如流雲飄動,輕易的避開梅的劍鋒,卻不反擊,還有閑暇說話。

「梅梅,我在宏朝學藝五年,對修鍊境界倒是有幾分了解,今天給你講講。」

梅一劍落空,手腕一翻單手劍順勢橫斬,帶起一陣勁風,直取楠姐腰間,這一劍若是砍實了非得一劍兩段不可。楠氣定神閑,倒是一旁偷窺的孟行心驚肉跳。

「一曰鍛體,秋去冬來勤練不輟。」

「二曰明心,明心見性道途自顯。」

「三曰立命,天有命數吾自取之」

一邊說著一邊騰挪轉動,梅連姐姐的衣角都摸不到,還被在小臉上掐了一把,依舊不死心的舉着劍追,卻已經失了章法。

「四曰凌虛,身輕如燕飛檐走壁」

「五曰御空,凌空虛渡日行千里」

說完,楠停下身來,回頭望了望扶着牆大口喘氣的妹妹,朝門口使了個眼色,接着開口。

「更高的的境界我不知曉也沒見過,只是聽舅舅說還有更高,但我等不宜好高騖遠。」

一旁的孟行卻有些失望,楠姐口中那些什麼凌空虛渡日行千里已經超出他的認知,沒想到還有更高的境界,那又是什麼,傳說中的仙神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