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羽化飛仙
羽化飛仙 連載中

羽化飛仙

來源:google 作者:一支襪子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一支襪子 奇幻玄幻 陳靈均

成仙路途多寂寥,白雲蒼狗誰知曉歲月悠悠,紅塵囂囂道如何,魔亦如何….吾唯有一問:「可能羽化登仙」!展開

《羽化飛仙》章節試讀:

「啟稟幫主,聽說在昨夜守山之戰中,有一名少年戰功卓著,我看這第五人選就讓他上,您看如何」

只見李松笑盈盈地朝着徐幫主推舉道。

陳靈均心中大罵,更加確信之前之事是這李松搞的鬼。

其他幾人一聽,覺得這主意也不錯,紛紛贊同道。

「靈均,你覺得如何」

徐幫主也沒回李松的話,反而直接向陳靈均問道

「能為幫出力,弟子自然責無旁貸」

陳靈均一臉的捨我其誰。

幫主都那麼說了,難道自己還有別的選擇嗎

雙方決定好了人手,便來到**搭好的木台之上,

第一場劉天星對陳慕華

只見兩人上台互道身份後,便動手起來。

兩人在台上,你來我往打的好不熱鬧,

兩邊的弟子一個個助威吶喊起來,更加叫場上的人熱血沸騰

原本陳靈均也看不明白竟然哪方更有優勢

只是當他先練青木訣,成功進入聚氣期第一層後,他的視力,聽力都大漲了一截。

看向場上兩人,雖然此時陳慕華手上招式狠厲,看似將劉天星壓着打。但是仔細看下會發現,陳慕華手上血狼功雖狠厲,卻暴露了下盤不穩的弱點。

劉天星雖說在步步退讓,其實就是想讓對方覺得勝利在望,忽視掉自己下盤的問題,果然兩天又交手了二十餘招。劉天星一招「青龍擺尾」向陳慕華下盤攻去。

頓時陳慕華一個不穩,直接被打出台外。

飛鷹幫的弟子們歡呼雀躍,許奉年倒是沒說話,只是朝周老怪笑了笑。

只是有時候,這話不說反而比說更加刺激人,果然,周老怪朝着自家弟子一頓訓斥。

接下來的三局,雙方都有來有回。

最終形成了兩邊各勝兩次的局面,這一下子便使得陳靈均壓力大增。

而就在陳靈均準備上台之際,李松有意無意嘆了口氣說道

「為了這礦,幫中的兄弟可死傷了不少,成與不成就看這最後一局了」

這一句話出口,頓時便使得壓力全到了陳靈均身上,要是輸了,他陳靈均在幫中便沒有了立身之地,受到幫中弟子的唾棄,所以他必須是得贏,連平局都不行。

「李老賊還真是嫌我死的不夠快,此事沒完,總有與你清算的時候」

陳靈均心中暗罵道

只見陳靈均手持一柄鋼刀,身後背着一把彎弓走上台。

「飛鷹幫,陳靈均」

「血狼幫,周楚一」

互報家門後,陳靈均也不再廢話,一步邁出,「力劈華山」向對方招呼而去。

周楚一側身一躲,反手便是一計「黑虎掏心」朝右胸攻來。陳靈均收刀不及,只得用左手將它格擋開,卻被震得整個左手發麻。

兩天轉瞬間又交手了幾招

陳靈均一看這樣不行,畢竟自己沒有系統學過武功,年齡也不及對方,繼續下去。自己勝出的幾率微乎其微。

於是全力一刀劈出,將對方逼退的同時,一個鷂子翻身向後退去,將兩人的距離拉開。收刀取弓一氣呵成,在周楚一還沒有反應過來,便連射三箭向對方上中下三路攻去。

周楚一連忙一個翻身,躲開。

緊接着便想向陳靈均衝來,他自己也清楚,不能被當做靶子,於是兩天一個向衝上去近身搏鬥。另一個總是能在關鍵處一箭射出,將之打斷,就想要消耗盡對方的體力,再決勝負。

「周老怪,看來這礦兜兜轉轉,還是要歸我們飛鷹幫了」

許奉年笑呵呵朝着周老怪說著

「,哼….言之尚早,這不還沒分出勝負嗎,你怎麼就知道我兒沒有什麼底牌呢」

雖然場上的形勢對血狼幫不利,可周老怪卻不是輕易服輸的人。

言者無心聽者有意,周楚一一聽底牌二字,便從懷中掏出一物,朝地面擲去。

「轟」一陣巨響,台上一陣濃煙飄起

「周老怪,難道你們血狼幫只會來陰的嗎,連霹靂彈都用出來了」

「哈哈,許幫主,我們也沒說不準使用吧」

「哼….」

陳靈均頓時大感不妙,這一片煙霧瀰漫,根本看不清對方的位置。

就在他想着該如何應付時,背上一陣劇痛。

已然是被對方抓住機會擊中了,必須得趕緊想出法子。

片刻鐘時間,雖然儘力躲避,可上身已經被對方傷了數處,最嚴重處是右胸心口處,要是再偏右半分,當場便是身死。

「看你還能躲到什麼時候」

一陣冷冷的聲音在陳靈均耳畔響起

看來對方這是要置他於死地。

陳靈均此時也顧不得其他,立刻運轉靈力,頓時便覺得四周絲毫的響動都被他察覺到。

接下來數次的攻擊都被他躲避了過去,但是一直躲也不是辦法。

於是他便想到了剛剛開始學的纏繞式,既然對方下手無情,那麼自己也不必留有餘地。

只見他將懷中偷藏的種子取出握在手中,暗暗將靈力灌入後,直接埋入地中。

等待對方的近身,果然沒讓他久等。

周楚一故伎重施,又朝他的胸口處攻來。

就在周楚一近身那一刻,兩條藤蔓從地下鑽出,直接纏住他的雙腿!周楚一頓時一個踉蹌,栽倒在地。陳靈均一看機會來了,立刻抽刀。趁他病要他命

「你竟然會仙….」

這時的周楚一一看順着腳往他身子纏繞而來的藤蔓了,正驚呼

可還沒等他說完,陳靈均直接砍向他的脖頸,頓時屍首分離。

見周楚一死透,他趕緊將藤蔓砍成碎末。

不久煙霧散去,台上只剩下陳靈均一人。

「你竟然,竟然殺了我兒,那你也得給我兒陪葬」台下傳來一聲西斯底里的咆哮,周老怪一躍飛起,朝陳靈均頭顱抓來!

陳靈均毫不懷疑,要是被抓住,那絕對有死無生。

只得強撐着,一刀朝對方劈去。

周老怪這一擊雖然被擋住,卻也不是那麼好接,餘震之下,陳靈均直接被擊落在地,口吐鮮血不止。

兩人的交手只在電光火石間,等許奉年反應過來,陳靈均已身受重傷。他立刻也飛向台上,將周老怪攔下。

「堂堂一幫之主,眾目睽睽下竟對我晚輩下殺手,你不要臉我還要臉」

「廢話少說,你弟子殺了我兒,必須償命」

周老怪惡狠狠盯着陳靈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