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遊戲動漫›原神之風起岩動
原神之風起岩動 連載中

原神之風起岩動

來源:google 作者:湮逍梣翎 分類:遊戲動漫

標籤: 溫迪 遊戲動漫 鍾離

愚人眾執行官博士得到了一個十分珍貴的研究樣本,為了貫徹冰之女皇的意志,在研究樣本上實驗多種元素共存的可能性……展開

《原神之風起岩動》章節試讀:

風起地

斑駁樹影灑在樹下,刻印在二人後背,微風拂過,撩動了鬢角的髮絲。

「在龍脊雪上,你最後想說什麼?」

溫迪轉過身,面對鍾離,什麼都沒說,只是在手心裏凝聚出一顆小小的黑色方塊。

「這是天理的力量嗎?」溫迪問道。

「不是,這是七種元素融合的產物。」鍾離並沒有提及自己在至冬看見的黑色方塊。

「從雪山一路走來,我發現這能量在慢慢侵蝕我的意識。我做了一個夢,夢中的我是毀滅蒙德的罪魁禍首。」溫迪翠綠色的眼睛裏布滿了害怕。

「放心,不會如此,如果真有那一天,我會出手阻止你。」

天空島

「寒天之釘被毀了。」天理維繫者半跪在地上向天理請罪。

「真有意思,你繼續去盯着他們。好戲就要開場了。」

至冬 至冬宮

「女皇,蒙德的愚人眾傳來消息,龍脊雪山的寒天之釘消失了。」博士剛剛收到來自蒙德愚人眾的消息。

「消失?」寒天之釘不可能憑空消失,除非是天理,或者是……

「博士,通知所有在至冬的執行官。停止一切任務,留守至冬宮。我們的實驗可能成功了,我要親自去確認。」冰之女皇面露喜色。

冰之女皇召喚出玄冰巨龍,踏上龍背,呼嘯離去。

風起地

「鍾離,一起去風花節吧。」

「也好,正好去看看蒙德當地的風土人情。」

蒙德 蒙德城

還未踏入蒙德城,過節的氣氛就已經十分濃郁了。蒙德城前面的大橋,兩邊放滿了鮮花,花香濃郁。

蒙德城內更是如此,大大小小的街道邊上也都插滿了鮮花,家家戶戶門口也都放了自己喜歡的花卉。

「我們去天使的饋贈喝一杯吧,慶祝一下劫後餘生。」溫迪根本沒有理會鍾離的態度,拉着鍾離徑直去了天使的饋贈。

風花節期間,酒館裏喝酒的人比平時多了不少。

「迪盧克!怎麼今天你也來做酒保啊。」

「風花節期間,查爾斯忙不過來,我過來幫忙。」

「這樣,給我一杯蘋果酒吧,鍾離,你要什麼?」溫迪轉頭看向鍾離。

「一杯冰鎮鉤鉤果。」

「兩杯一共3000摩拉。」迪盧克面無表情地說出這個價格。

溫迪把迪盧克拉到一邊說:「讓我在這賣唱抵酒錢吧,全提瓦特最棒的吟遊詩人不會讓你失望的。」

「好吧。」迪盧克答應了,的確酒館裏的客人們都很喜歡他,這筆買賣十分划算。

「鍾離,我們找個位置坐下吧。」溫迪帶着鍾離到了一個偏僻的角落坐下。

「怎麼樣,這裡氛圍還不錯吧。」

「我看就是你自己想喝酒了。」鍾離戳破了溫迪的小心思。

「二位,酒已上齊。」酒保將酒放在了桌子上,就忙着去給其他客人上酒了。

「嘗一嘗吧,天使的饋贈可是全蒙德最棒的酒館之一。」晨曦酒庄的出品質量在蒙德一直是上乘的品質。

鍾離端起酒杯,抿上一口細細品嘗。

「鉤鉤果的香味很濃郁,酒精度也控制的恰到好處,是一杯非常不錯的果酒。」鍾離對這杯酒的評價非常不錯,不過比起品酒,鍾離更善於品茶。

「那當然了。這麼好的氛圍,怎能不來一首詩歌呢。」溫迪拿出豎琴,走到酒館**。

悠揚的音樂從溫迪指尖流出。

「復白亘古事,詩人起歌喉。眾神居塵世,人間幾春秋。我要說的故事是風花節的由來……」

一曲結束,台下掌聲雷動。

溫迪回到自己的位置坐下,喝了一口蘋果酒。「嗯,真好喝。」

「你平時就是這樣誆酒喝的嗎?」鍾離剛剛無意間聽到了溫迪與迪盧克的對話。

「哪有,我這是合理的勞動所得。我可是酒館最受歡迎的吟遊詩人。」

鍾離端起酒送到嘴邊。「咳…咳…」

「鍾離,沒想到你居然會被果酒嗆到。」溫迪笑的前仰後合。

鍾離並沒有反駁,而是將杯中液體一飲而盡。果酒經過口腔滑過喉嚨,帶走嘴中的咸腥。殘留在杯壁的果酒似乎比平時更加艷麗,隱隱飄散着些許血腥味。沒想到神之心碎裂的影響居然這麼大。

「你也不用這樣來證明自己啊。」

鍾離在思考怎樣解決神之心碎裂的問題,沒有注意到溫迪。

「喂,怎麼在發獃啊。」溫迪用手在鍾離眼前晃了晃。

鍾離緩過神來。

「沒有,剛剛在想一些事情。」

「來喝酒就不要想那麼多事情了。」溫迪拿起蘋果酒,一飲而盡。

「好酒……」溫迪放下酒杯。

「話說今年的風之花會是哪種呢?哎呀馬上就要揭曉了。鍾離,我們快去蒙德廣場的風神像那裡一探究竟。」溫迪狠狠拍了下自己的大腿,怎麼能把這麼重要的事情忘掉。

「事不宜遲,現在就出發吧。」

蒙德廣場

「好多人呢,都是來見證今年風之花的誕生。」溫迪帶着鍾離穿過人海,擠到了最前面。

「各位,今年的風之花究竟是哪種呢?」舞台上主持人的激情四射。

「讓我們有請西風騎士團代理團長來揭曉這個答案。」

台下響起熱烈的掌聲,琴走慢步走上舞台。

「經過縝密統計所收到的投票結果,今年的風之花是塞西莉亞花。」

「是塞西莉亞花!」

「塞西莉亞花已經蟬聯風之花三年了。」

「那當然了,據說風神巴巴托斯大人最喜歡這種花了。」

台下的人討論的十分熱烈。

鍾離聽到了身邊人的討論,便問溫迪:「你帽子上的花就是塞西莉亞花吧。」

「是呀,塞西莉亞花只生長在蒙德的摘星崖,生於清冷疾風中的花。有興趣一起去摘星崖看看嗎?」

「當然可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