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遊戲動漫›原神:雷神大人,別當我的黑粉啦
原神:雷神大人,別當我的黑粉啦 連載中

原神:雷神大人,別當我的黑粉啦

來源:google 作者:我才不是逗比 分類:遊戲動漫

標籤: 徐武 我才不是逗比 遊戲動漫

【爆笑+原神+二次元】雷電將軍為何半夜慘叫?稻妻小說為何頻頻黑深殘?八重神子養的狐狸為何慘遭絕育?人偶將軍為何兼職女僕?心海和希娜小姐(五郎)又為何成立偶像組合?這一切的背後,究竟是人形的扭曲,還是道德的淪喪?敬請收看今天的原神新聞頭條——《法外狂徒徐帶惡人落網》在徐武被逮捕的那一天,全提瓦特的百姓都為之拍手稱快……展開

《原神:雷神大人,別當我的黑粉啦》章節試讀:

新作發行的第二天。

一如既往,系統的每日任務又發佈了。

【任務要求:限本日內,搶走或破壞他人的心愛之物,至少十起。】

【任務獎勵:50點惡行值,每多實行一次,額外獎勵10點惡行值,最多超額150點。】

【失敗懲罰:噶你牛子。】

「為什麼那麼執着我的下半身呀!」

徐武有些無語吐槽道。

這幾天刷出來的系統任務,不是噶腰子就是噶下半身,搞得他必須要想辦法完成。

徐武嚴重懷疑這個系統就是故意針對他。

可惜胳膊擰不過大腿,為了下半身和下半生的美好生活,他只能乖乖完成刷出來的任務。

大街上。

經過漫長的搜尋,徐武終於找到此行的任務目標。

他瞅準時機,抓住機會,宛如一頭矯健的疾狼般脫困而出,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沖向「目標」。

——然後毫不留情的從路邊的小女孩的手中搶走了她的棒棒糖……

【搶小孩子棒棒糖,任務完成進度條+1。】

果然,搶小孩子棒棒糖也算是搶劫的一種。

「哈哈哈,我真是個大好人,居然能想到這種方式完成任務。」

徐武舉着棒棒糖站在原地,得意的大笑起來。

「大哥哥,能不能把糖還給我?」

看到奪走棒棒糖的大哥哥半天沒有動作,小女孩瞪着淚汪汪的大眼睛,期待的看着對方。

她祈禱這只是大哥哥的惡作劇,等大哥哥玩夠了,就會把棒棒糖還給自己。

徐武把棒棒糖還了回去,同時滿懷歉意的道歉。

「對不起,哥哥這就把棒棒糖還給你。」

說完,他裝作和藹可親的樣子,摸了摸小女孩的腦袋……

然後毫不猶豫的把棒棒糖從小女孩的手中再次奪走!

【又搶小孩子棒棒糖,任務完成進度條+1。】

果不其然,一個小孩可以反覆的薅羊毛。

徐武心中頓時狂喜。

在看到心愛的棒棒糖第二次被奪走,小女孩懵了,眼眶肉眼可見的紅了起來,隨後捂着眼,扯着嗓子大哭了起來。

對於這種缺心眼行徑,徐武不以為恥,反以為榮,站在原地囂張的大笑了起來。

前世,他深受熊孩子的迫害,花重金買來的精美手辦,被親戚家的熊孩子當作玩具隨意毀壞。

每次看到熊孩子躲在親戚父母身後吐口水的囂張模樣,以及親戚息事寧人的態度,他就算髮火也無可奈何,只能在心底恨得牙痒痒。

想到這,徐武怒從心中起,惡向膽邊生,當即立下雄心壯志。

今天要當一整天的棒棒糖大盜,好好制裁一下街上的熊孩子們。

「我要弄哭整條街的熊孩子,把所有的棒棒糖、彈珠和擦炮全都據為己有!」

……

「九條裟羅大人,您不能冤枉我呀!我真是個大好人,真不是誘拐兒童的人販子!」

無論徐武怎麼解釋,可是眼前表情冷漠的紫發女就是一臉不相信的樣子。

因為搶小孩子棒棒糖,被九條裟羅誤會成人販子抓起來,他也算是整個稻妻獨一例了。

面對天領奉行的大將,以及傳說中的神之眼擁有者,徐武毫無反抗之力的被押在地上。

此時,九條裟羅正用冷漠的眼光死死盯着他。

「既然不是人販子,那你為什麼在街上到處尋找兒童,還把他們都弄哭了?」

「我說我只是在搶小孩子棒棒糖,你信不?」

「這世上哪有那般無聊之人?」

「有呀,就在你的眼前。」

徐武指着自己,表情頗為自豪。

你是在侮辱我的智商么?

九條裟羅冰冷的表情說明了她的意思。

眼瞅着要被逮捕,徐武只能暴露自己的真實身份。

「好吧,我是稻妻知名作家步川庫紫,不可能去當人販子的,你看,這裡還有熱心粉絲送我的錦旗呢。」

徐武從懷裡掏出一面小錦旗,上面刻着八個大字——

步川老賊,給我去死!

他寫的小說太過抑鬱,以至於讀者們除了寄刀片之外,就是寄錦旗噴他。

「咳咳,粉絲們太熱情了,以至於錦旗上的言語有些……激烈。」

看到九條裟羅的表情更加冰冷,徐武尷尬的收回了錦旗。

無奈之下,他決定換種說法狡辯。

「我坦白,這其實是演戲,是為了寫小說的劇情取材,弄哭熊孩子也是寫作取材中的一環。」

話都說到這種地步了,可九條裟羅手上的動作絲毫不停。

一副隨你怎麼狡辯,今天這牢飯你是吃定了的樣子。

徐武繼續辯解道:「你先把我的手銬解開,我帶你去八重堂見我的總編,就自然真相大白了。」

九條裟羅白了他一眼,冷漠道:「編,繼續編,我信你一個字,就不是天領奉行的大將了。」

「嘖。」

徐武撇了撇嘴,想要趁着鐐銬解開時溜走的想法暴露了。

看到徐武放棄反抗的樣子,九條裟羅對他下了判決。

「沒什麼可說的吧?人販子可是項重罪,不管怎麼說,你都得先跟我去天領奉行接受審訊。」

「不!」

一聽要被抓,徐武頓時慌了,急忙掙扎道:「我真不是人販子,你們這純屬是污衊!」

可是九條裟羅沒有絲毫心軟,鐵了心要把他帶走。

「有什麼話,在審訊的時候再說吧。」

「我不要,我為幕府立過功,我為稻妻流過血!你們不能這樣對我!八重神子可以證明我的清白!她是知道我的,我要見八重堂總編!我要見八重神子!」

……

天領奉行的大牢內。

牢房空無一人,除了冰冷的鐵門外,只有一捆稻草為伴。

坦白從嚴,抗拒更嚴!

看到牆壁上八個血色大字的那一刻,徐武的心是哇涼哇涼的。

這裡八成興屈打成招那一套,自己大概要涼在這了。

如果不是那個坑爹的惡人系統,他何至於淪落到這種地步。

想到這,徐武不禁長嘆一口氣。

「冤啊,我比竇娥還冤啊……」

就在徐武正對未來忐忑不安時,身邊傳來了一聲渾厚洪亮的男人聲音。

「飯菜呢?天領奉行的大牢不是管飯么?本大爺都快餓死了。」

《原神:雷神大人,別當我的黑粉啦》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