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元讓九珠
元讓九珠 連載中

元讓九珠

來源:google 作者:需要一點光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兀天橫 奇幻玄幻 簡浣溪

這是一片異世界,九顆珠子牽連着所有人的命運,命運的桎梏是否能被打破?能否看見新的希望誕生?或許,都需要一個答案,一個誰都沒想到的答案展開

《元讓九珠》章節試讀:

自亘古天地初開,大陸始現,應運而生的人類和靈獸在地開始繁衍生息,大陸靈氣充足,靈獸與人類保持了長達數千年的和平。然好景不長,人族歷史庚子年正月初八,火星降世,聲若奔雷,大陸被一擊分化為九,地底熔岩噴發而出,無數生命頃刻灰飛煙滅,九珠隨之而出,將九洲靈氣吸納其中,隨後沉入地心。從此世上再無靈氣,人族想修鍊成仙,需與靈獸廝殺,將其擊殺後抽取靈脈納為己用,無數強者為了追求成仙大肆出手擊殺靈獸,吸納靈氣,引發靈獸族始祖震怒,戰爭一觸即發,無數強者隕落,後始族皇者句離飛升成仙,出手調解,划出靈府為**地帶,約定各族每年由其出手澆灌靈氣至靈府洲地供各族使用,靈族佔九洲大陸其二,人族占其三,其餘三洲各族共有,兩族遂停手,互劃邊界,約定強者兩不相犯,後世人稱九珠之亂。

橫溢鎮熱鬧的商會集市每年都在最熱鬧的人族新春舉行,大街小巷好不熱鬧,交易吆喝那是無處不在,鎮上的各府勢力也是在這幾天裏手段盡出,將自己最得意的作品拿出來向大家展示,一方面宣傳自己強勁的實力,一方面則是為了半月後的入府大典籌集資金。每年的入府大典都隱藏着驚喜,前兩年兀鷲門就重金培養出了一個怪物--兀天橫,一手平推了少年一代,被選入靈府試煉,兀鷲門為此可是大受讚賞,得着了不少賞賜,一度隱隱有超過橫溢鎮龍頭乾元府的態勢,為此,現在每年的商會各勢力都會竭盡全力爭取資金。

「父老鄉親們,走過路過千萬別錯過哈!正宗的綠林府華陽散,每瓶僅售九十靈璧玉,一共十瓶,賣完可就再買不着了喂!」綠林府的醫師正大聲叫賣着自己的得意之作,看到有人稍稍駐足,馬上就又大聲喊了起來,「誒喲客官,您來我這看就對了,來我給您介紹介紹,這華陽散,可是咱這鎮上最好的療傷葯,咱不說那不切實際的生骨復原,但是刀傷劍傷,那是完全不在話下,關鍵時刻簡直是保命良方呀!一瓶僅九十靈璧玉,看您今天第一個光顧,給您打個折,八十靈璧玉您帶走嘞!」身旁停下的客商聽小販這樣說道,也是動了點心思,思考沒多久,咬咬牙從懷裡掏出錢袋丟向商販,拿起一瓶塊狀模樣的瓶子,轉身離開了攤位。

「嘿,小哥,你可別被他騙了,那華陽散我可是用過的,啥能療傷保命呀,就是帶點薄荷味道的糖果,一點都沒效果!」沒等客商走多遠,一聲高喝從客商背後傳來,轉頭一看,是個約莫十五的少年人,身背一把黑色重劍,「你可別血口噴人,」綠林府的商販叫喚起來,「我們的華陽散可是有保障的,多少人用過的東西,你敢說沒效果,小心我收拾你!」客商在少年的提醒下,也是害怕自己的錢財白白損失,不禁有些猶豫動搖,輕聲問道:「敢問小弟,你如何可知這華陽散沒有效果呢?綠林府也算是個有頭有面的勢力,應該不屑干這事情吧。」「你問我如何得知?好吧,那我就告訴你,不憑什麼,憑我是兀天橫!」少年說完,轉身離開。「兀,兀,兀,兀天橫,這個煞星怎麼回來了,」商販的口吻開始不那麼堅定,「還是得快點和府主報告一下,免得準備許久的計劃生變!」客商見商販這等反應,雖初次到來此地,不認識其是何許人也,但心裏也有數了幾分,把手中的瓶子放下,拿起自己丟下的錢袋快步離開,任憑商販在後面怎麼叫喊也不做停留,離開了小鎮。

約莫到了晌午,各個攤販和客商都開始休息的時候,忽的地動山搖,所有人都不知所措的時候,只見橫溢鎮地面一分為二,一顆漆黑如墨的寶珠飛出,周遭無論植物牲畜還是人類,頃刻被化為灰燼吸入珠內,遠處的人群見狀,四散而逃,生怕靠近自己遭殃。「咦,莫不是師傅所說的元讓九珠,沉寂了二十年,現在又要重新出現了嗎?難不成亂世之局真是難以避免,只能任其而去嗎?」兀天橫靜靜的望着遠處的寶珠,仔細打量了起來,「不行不行,這股吸力這麼強,我的元魄力都快被吸完了,這麼下去,我估計也得遭殃,還是快通知師傅來幫忙!」思考完,兀天橫拿出懷中一卷捲軸,咬破手指將血澆灌其上,對着前方擲出,只見捲軸通體泛光,接着虛空動蕩,怒罵之聲從中傳出:「你個小兔崽子,這麼快就給師傅我惹麻煩了嗎?還得逼着我不喝酒大老遠跑過來救你!」從虛空中踏出的是一個光頭大漢,看着兀天橫,不像是被人威脅的樣子,正要繼續說道,漆黑寶珠發出一道衝擊波,強烈的能量漣漪衝擊着大地,「嗯?元讓九珠,小兔崽子,你到哪裡怎麼都惹上這種麻煩事,不過也算不錯,好在師傅我對這東西正好有興趣,還有當年師傅我收你的時候,正是看中你有和這玩意契合的地方,就讓我收了他!」大漢對着寶珠用力一握,只見空氣塌陷,寶珠被納入裂縫,接着慢慢被大漢收入掌心,周遭的一切也隨之恢復平靜。

「小兔崽子,這麼大動靜,估計其他地方的老妖怪也開始出手搶奪其他八珠,好在這地方偏僻,靠着捲軸我來的比較快,不然又免不了一番爭鬥,你師父我可不想和他們糾纏,我先回去了,你記得我交代你的這邊事辦完,再回去,到時候為師教你如何用這元讓九珠!」光頭大漢說完,劃拉開虛空,踏入其中消失不見。

與此同時,乾坤洲地。

「哈哈哈哈,果然是元讓九珠,不枉老夫我蟄伏多年,終於是到手了呀,從今天開始,我要讓那些曾經看不起我的人,重新認識我,讓那些傷害我家人的人,一起感受痛苦,哈哈哈哈!」站在洲地**的是一個通體桃花紋的豎眉老人,而他的身邊,則是觸目驚心的百具強者的屍體,忽的老人望向遠方,那處破空聲在不斷接近,「不好,靈府洲地來人了,先走,後面在慢慢算賬!」老人接着連忙遁入虛空。

「該死,又來晚了一步,看來這次真的要生靈塗炭了,原來洲主推斷的二十五年大限,怎麼忽的提前了五年,這下難辦了!」破空聲消失,伴隨着話語出現的是頭頂一個聖白色光環的州府判罰官,人們看到他,連忙下拜,齊聲喝到:「恭迎伊判官!」「不必多禮,你們可知剛剛在此處的是誰?」伊判官問道。「回判官,我覺得可能是桃紋道人,雖然遠遠的觀望,但是他身上的桃紋小的記得很清楚。」人群中有聲音傳出。「這下更麻煩了,當年他家人執意入靈獸界取材,不聽勸阻還和靈獸族大打出手,最後全數隕落其中,雖然他想再進靈獸界討要說法,但是被強行攔了下來,這麼多年一直有怨氣,這擺明了是想要借這珠子的力量,再去找麻煩呀,還是快回去想想怎麼辦吧,真是麻煩死了!」嘟嘟囔囔的抱怨完,伊判官對着眾人說道:「你們快回去吧,今日之事不要外傳!」他一揮手,將滿地殘骸恢復如初,接着舉起黑白雙色之筆,在空中勾勒出些許圖案,一扇大門隨之打開,接着他緩步踏入其中,一切隨之變得平靜。

靈府洲王郡宮

「乖乖,大人說的九顆珠子,咱們成功收回了五顆,剩下四顆其一落入荒王手裡,那個暴力狂不好搞定;其一落入山雨童子手裡,這老妖怪也不好對付;其一據判官呈報,落入桃紋道人手裡,這人倒是好對付得很,不過估計會給我們惹點麻煩;最後其一據我所知,被那個老禿驢拿走了!」此時正在出聲的是句離皇手下大護法裴元軍,其本體為紫金猊軒,「哈哈哈,你說的老禿驢,莫不是兩年前搶走我們師弟兀天橫做徒弟的那個句闞嗎?」二護法莫凌說道,「你可別說那麼大聲,雖然那傢伙我也看不爽他,但真打起來我們兩人聯手都未必撐得過百回合,更何況他還是句皇的弟弟,還是悠着點!」「氣死我了,不說就不說,罷了罷了,只是這大亂看來真的要開始了呀!這珠子在他手上好歹不會生出岔子,其他人可就不好說了,但願一切安然無恙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