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霸道總裁›原來夫人才是最強大佬
原來夫人才是最強大佬 連載中

原來夫人才是最強大佬

來源:google 作者:周嚴俊 分類:霸道總裁

標籤: 周嚴俊 周喬 霸道總裁

在一場被設計的暗殺中,她雖僥倖活了下來,卻將一名無辜的高中生牽連其中為掩蓋身份,她決定取而代之從此斂其鋒芒,努力讓自己變得普通、再普通以至於全世界都以為周喬是個沒爹媽疼愛的小可憐可只有秦匪知道,這位看似柔弱、備受欺壓和霸凌的小可憐,其實是一頭披着羊皮的惡狼*她生性冷血入骨,哪怕他一路披荊斬棘而來,依舊巍然不動,直到那個矜貴的男人為了她一身是血地跪在那片泥濘里,向對...展開

《原來夫人才是最強大佬》章節試讀:

  而此時,被那兩個人討論的主角周喬同學剛睡醒,打算下樓找周嚴俊要錢。

  作為一個沒有生活費,同時還欠債的普通高中生,她現在的重中之重不是學校那些流言蜚語,而是——錢。

  但下了樓隨便問了個傭人,才知道周嚴俊帶着林美晴出差去了。

  沒辦法,她只能暫時先去廚房找點吃,打算等下個星期再說。

  只是剛打開冰箱,都還沒來得及找食材,就聽到門口突然響起一聲嚴厲呵斥,「偷偷摸摸的幹什麼呢!」

  周喬抬眸,被用口罩遮着的眉眼透着一絲冷淡。

  站在廚房門外的王姨在看到周喬之後,才像是回過神似地笑着道:「原來是小姐啊,你怎麼一聲不吭的在翻冰箱呀。」

  那演技真是要多假有多假。

  明明就已經看出來是自己了,卻還要裝模作樣。

  「有吃的嗎?」周喬沉冷的聲音透過口罩響起。

  這位王姨一聽,沒了之前的不卑不亢,眼裡全然透着幾分輕蔑之色,「咱們楚家是有頭有臉的人家,一日三餐、睡覺出門都是有時間規定的,錯過了就沒有了。」

  這話的意思擺明了就是在責怪她不準時起床,導致錯過了早餐時間。

  對此,周喬只是眉眼淡漠地看了她一眼。

  不知道為什麼王姨總覺得那一眼讓她心裏如壓着一塊大石頭似的,有些喘不上來氣。

  這小姑娘不是鄉下出身嗎?

  怎麼那雙眼睛那麼戳人心?

  眼看着氣氛變得有些冷,突然門外響起了一個聲音,「給她做點吃的。」

  王姨轉過頭一看,發現是楚家大少楚西霖,不由得皺了皺眉,「少爺……」

  楚西霖從門外走了進來,給自己倒了杯水,語氣聽上去很是冷淡,「我們楚家還不至於連頓飯都給不起。」

  既然自家少爺開了口,那作為下人的王姨自然也不好再說什麼了,只能重新做了一頓早餐。

  不過全程都盯緊了周喬,似乎是怕她對楚西霖起什麼不好的心思。

  周喬懶得搭理,就這麼站在一旁,等到早餐都做好了,就徑直端着東西上了樓。

  站在那裡的王姨看在眼裡,不禁撇了撇嘴,只覺得她沒規矩。

  但實際上,周喬只是不方便脫口罩罷了。

  在風捲殘雲般吃完了一頓後,她帶好口罩,這才重新端着餐盤下了樓,結果剛走到廚房門口,就聽到裏面傳來了王姨的聲音。

  「少爺,您也真是太心善,那小姑娘一看就不是個善茬,您可不能糊塗啊。那對父女,不管是大的還是小的,您都要生點心,防備着,這楚家將來必須得在您手裡才可以,絕對不能落在外人手裡!」

  楚西霖的聲音依舊透着涼,「王姨,我知道。」

  那王姨還在喋喋不休地繼續叮囑着,「光知道可不行,必須得謹慎着點,聽到沒!王姨可是從小看你長大的,絕對不會害你……」

  「叩叩叩——」

  突然,一陣敲門聲打斷了屋內的交談。

  周喬站在門口,聲音疏冷,「抱歉,打擾一下。」

  隨即,目不斜視地走到水池邊,將餐盤洗乾淨,放在了桌上就此離開。

  只留下王姨那一臉吞了蒼蠅般難受扭曲的臉。

  「她……這是全聽見了?」

  站在一旁的楚西霖沒有說話,只是望着門口那抹背影目光有些許的複雜。

  *

  從頭聽到尾的周喬在回到了自己的房間後。想了片刻,覺得還是自己賺錢解決了比較好。

  周嚴俊本來就很嫌棄她,如果再問他要錢,只怕徒惹他不快。

  而且楚家人也會認為她這是貪圖楚家的錢財。

  這對「周喬」將來的處境可不好。

  於是,她立刻換了一身衣服,帶好了口罩,就打算出去找一份工作,至少得把欠顧欣嵐的錢得還了才行。

  可理想是美好的,現實卻是殘酷的。

  周喬作為一名普通的高中生,局限性太大,根本不可能找到什麼高薪的工作。

  就算是她自己本身有能力為自己賺錢,但一個連基本生活費都沒有的人,談什麼啟動資金。

  於是折騰了一天,最終只得到了一個洗碗的工作。

  要知道她這輩子沒洗過一隻碗。

  在碎了十幾個碗,賠了好幾天的時薪後,她終於踏着夏末的暮色從那間餐廳後門走了出來。

  不知道是不是因為沒賺到錢,反而賠了錢的緣故,口罩下那一雙眉目間越發的冷肅了起來。

  但好在她學的快。

  除了第一天摔碗之外,第二天她就開始漸入佳境。

  但新的問題也就此出現了。

  她是住校生,一個星期只有雙休日才能出來,打工的時長根本沒多少,錢自然也就賺不了多少。

  所以……

  當她在晚自習上看到顧欣嵐又打算逃課的時候,難得把人給叫住了。

  「你要出去?」

  顧欣嵐一愣,見從來不主動說話的人居然竟然主動開了口,啊了一聲,回答:「今天有個局去玩兒玩兒。」

  周喬立刻道:「帶我一個。」

  正想往後門走去的顧欣嵐身形一頓。

  什、什麼?

  她沒聽錯吧?

  周喬要逃課?

  這個唯一在班級里認真聽課的乖學生居然也要逃課了?!

  顧欣嵐突然覺得自己有種把好孩子給帶壞的感覺。

  「……你就別出去了吧?好好讀書,才是王道。」

  「沒事。」

  周喬收拾好了書桌,率先起身往後門走去。

  顧欣嵐看她這麼明目張胆的樣子,真是覺得初生牛犢不怕虎啊!

  雖說七班的人是渾,但是該給老師面子的時候還是會給的,比方說逃課的時候,基本上還是安安靜靜退場的。

  就連她也都向來按照這一規矩行事。

  結果這位呢,瞧瞧這正大光明的樣子。

  顧欣嵐覺得還好這小可憐有自己罩着,不然真在這個學校里混不下去。

  當下就立刻上前把她往下一拽,很是低調的把人給帶了出去。

  一行人偷摸着下了教學樓,顧欣嵐就熟門熟路地帶着她往僻靜的後門方向走去。

  已是暮色時分,此時學校里的學生大部分都在自己的教室里上晚自習,一路上連個鬼影都沒有。

  等到了後門口,周喬看着那堵堅固的高牆,覺得這群小姑娘還挺厲害的,居然能翻過這面牆。

  想到這裡,她也沒看不遠處那幾個人鬼鬼祟祟地樣子,直接往後退了兩步,助跑,起跳,在那一瞬間雙手抓着牆沿,最後藉著力翻牆落地,動作流暢得幾近完美。

  只是當她從上面下來的時候,就見顧欣嵐從一個犄角旮旯里爬了出來,頭上全是枯草。

  這讓眼底一貫清冷漠然的周喬染上有了幾分愕然。

  顧欣嵐好歹也算是七班的大姐大了,在學校里橫着走的人,竟然逃課不翻牆,而是——鑽狗洞?!

  而好不容易爬出來的顧欣嵐看見周喬已經穩穩噹噹站在那裡的樣子,頓時怔住了,「你……怎麼出來的?」

  周喬有些一言難盡地看了這位大姐大一眼,回答:「翻牆。」

  顧欣嵐瞬間瞪大了眼睛,「那你身手挺利落啊。」

  要知道她們當初為了翻牆吃盡了苦頭,最終沒辦法,只能鑿牆弄了個狗洞,方便進出。

  結果沒想到這位居然能這麼輕鬆地就翻過來了。

  對此,周喬的動作微微一動,然後語氣非常平靜地說:「嗯,爬樹爬慣了。」

  顧欣嵐:「……」

  她是真不知道從這間學校里走出來的人為什麼會有爬樹的習慣。

  是酒吧不好泡嗎?

  還是**里的那些不好玩兒?

  非要爬樹玩兒?

  顧欣嵐在心裏吐槽了一句後,就看見周喬往另外一個方向走去。

  她連忙把人給拽住,「你跑錯地方了,那酒局在東邊的一個新開的酒吧里。」

  「我有點別的事,不去了。」

  說著周喬就轉身朝着另外一處方向走去。

  顧欣嵐站在原地看着她走在昏暗的路燈下遠去的背影,眉頭有些擰了起來。

  旁邊的幾個人看到周喬這麼個冷淡樣子,越發覺得她欠揍。

  終究其中一個人沒忍住地道:「嵐姐,這人根本就是在耍你!」

  但顧欣嵐卻在沉默了幾秒後,說了句,「你們去玩兒吧。」

  然後也朝着周喬的方向跟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