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有一人,在等我
有一人,在等我 連載中

有一人,在等我

來源:google 作者:椰子的椰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周清枝 現代言情 顧景昱

過去的十六年周清枝為他瘋、因他偏執,只願得一心人,直到她心灰意冷開始遊戲人間,才意識到有個人陪她長大、護她周全,只為白首不相離或許有一人,在等……世間十八載沉浮中,究竟是誰免她終生顛沛流離,使她有枝可依展開

《有一人,在等我》章節試讀:

空了手的周清枝,直接踮起腳尖環住顧景昱的脖子,側臉看了眼放在自己腰上的手,輕輕笑了,在顧大影帝耳邊低聲說道「電影很好看」。

說完便把頭輕埋在顧景昱的頸窩處,嗅了嗅,安神香的氣味若隱若現,只覺得心中的煩躁少了些許。

顧景昱感受着懷中人對自己的依賴,不禁挑了挑眉,眼含笑意,顧影帝這模樣,哪裡還有半分平時的冷峻。

周清枝看似答非所問,但顧景昱知道她說的是《獨白》,「不知小啞巴是否合你心意」,顧景昱明顯是聽到了丁梵二人尖叫時對他的稱呼,故意打趣她。

周清枝把頭後仰了下,直視着顧景昱,她的雙唇宛若半熟的櫻桃,嬌艷欲滴。嘴角微微地翹起弧度,既誘人又神秘。

一雙桃花眼閃爍了下,直直地往顧景昱的眼角親過去,用行動回答了他的問題,全然不顧旁邊丁梵二人震驚的目光,至於陳特助早已習慣了這倆人之間的拉扯。

看到《獨白》中小啞巴在城牆上看公主的那個眼神時,周清枝就想如此做了,剛好他出現了。

顧景昱微愣了下,隨即輕輕揚唇一笑,用手環住了周清枝的腰,閉上眼一副遷就縱容、任君採擷的模樣。畢竟在170厘米附近波動的周清枝,不穿高跟鞋時恰好只到顧影帝的下巴。

周清枝親着顧景昱的眼角,順着記憶中小啞巴血淚滴落的痕迹吻着,一想到他用這樣勾人的眼神看過其他女人,頓時覺得因為顧景昱的出現,剛安撫下去的煩躁情緒又開始蠢蠢欲動了,便懲罰性的用力咬了下他的眼角。

被咬得微疼的顧影帝,也不曾睜開眼,嘴角仍是帶着笑意,任由周清枝發泄情緒,不滿也好,歡喜也罷,他都心滿意足的照單全收,只要她在身邊就好。

站在不遠處的陳文濤特助,有點「恨鐵不成鋼」的扶額,想去拜託一下自家老闆,能不能有點骨氣,自家老闆一點都不清楚,他的笑容在清枝小姐面前到底是有多不值錢,笑得跟個痴漢似的,高冷沉穩的霸總人設簡直是碎了一地,他都快看不下去了。

不過跟在顧景昱身邊已經快九年的陳文濤,不得不承認一件事:這兩位大爺,只有在面對彼此時,才有那麼一絲煙火氣,才像個有七情六慾的正常人,而非被眾人捧在神壇上獨自美麗。

趙嘉昕和丁梵二人則覺得這個世界有些光怪陸離,眼前這充滿親密曖昧的一幕顯得格外不真實。倆人在外界雖未同框過,但兩家粉絲和路人已經默認為他們倆水火不相容了。

現在卻在她們面前上演了這樣一場大戲,趙嘉昕和丁梵對視了一眼,都從對方眼中看到了震驚:現在自毀雙目應該還來得及吧!知道了不該知道的事,她們不想被人道毀滅呀~

按理來說她們也算是顧影帝的資深粉絲,為了啃神顏,甚至連經濟日報都沒放過,只要有顧影帝出現的採訪、報道……,粉絲們都「屠」了一遍又一遍。

顧大影帝的笑容,在業內是出了名的屈指可數,且皆出現在影視作品中,日常面對公眾的都是一張冷得不能再冷的俊臉。

至於枝枝,留給世人的是無欲無求的遺世獨立之感,誰能來告訴她們,眼前這魅惑人心的小妖精是哪裡來的?

無論是氣勢還是顏值、氣質上都旗鼓相當的兩人,在一起的畫面美得如畫。趙嘉昕二人激動之餘自然不會放過欣賞這歷史性同框的機會。

也再一次感嘆自家枝枝也終是不能免俗,被外面的野花迷了眼,被妖精勾了魂。

周清枝似是把小啞巴殘留在臉上的血淚吻食殆盡,終是滿意的停下了動作,看着顧影帝有些泛紅的眼角,嘴角微微勾起,收回了墊着的腳尖。

在她的唇離開時,顧景昱睜開了眼,一高一低的目光在空中交匯,周清枝鑒於過去的經驗先發制人,免得這男人一會兒作妖,「我送她們回去,景昱哥哥快回家吧,外面不安全」。

看似在安撫顧景昱,不過語氣和神態卻有點渣,就像是古代封建王朝的皇上,在臨幸完妃子後便立即讓其下龍榻、回自己宮中。估計這世上敢這麼隨意對待顧影帝的只有周清枝一人了。

顧景昱凝視着眼前這雙充滿張揚和挑釁的星眸,對她那不太走心的撒嬌,簡直是快要氣笑了,不過一句「景昱哥哥」還是輕易的讓他敗下陣來。

顧景昱感受到環在自己脖子上的胳膊移開時,收緊了摟住周清枝腰的手,沒讓她逃離半分。

微微彎腰,目光落在與他直視,熠熠生輝的桃花眼處,虔誠地輕輕在周清枝額頭上落下一吻。

若是此時兩人的目光沒有錯開,那麼周清枝一定會發現,這一刻顧大影帝看着她的眼神,像極了小啞巴望着公主的目光。

不同的是多了幾分寵溺、縱容,少了小啞巴的隱忍與無能為力的絕望,但其中所蘊含的深情只多不少。

顧景昱放開了懷中的周清枝,接過陳文濤遞過來的周清枝的隨身包包,不過並未立即給她,而是低頭俯身,如來時一般摸了摸她的發頂,耐心叮囑道 「到家了給我發消息,不準熬夜」,

「知道了,景昱爸爸」,周清枝有些好笑的回應道,為避免眼前大自己八歲的「老男人」惱羞成怒,果斷的拿過顧景昱手中的手提包,示意還未回過神的丁梵和趙嘉昕一起溜了。

被周清枝拋棄在停車場的顧大影帝,直到周清枝的「小黃」消失在視線中,才轉身和身後的陳文濤上了車,驅車離開。

坐在后座的顧景昱心裏不禁疑惑道:小丫頭這是嫌自己過分嘮叨了,還是真覺得他老了。

面對剛成年沒幾個月的周清枝,顧景昱在所難免的會格外敏感年齡。

其實顧影帝完全不用焦慮,他這次所飾演的小啞巴也才剛成年,可是其身上的少年感和青澀稚嫩被顧影帝詮釋得淋漓盡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