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永不褪色的老兵
永不褪色的老兵 連載中

永不褪色的老兵

來源:google 作者:閆超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劉韻怡 現代言情 閆超

他是最強的兵王,當無悔青春的十八載回歸社會後,發現自己與這個社會已經格格不入但作為一名老兵,肩膀上依然扛着責任,這就是使命哪怕只剩下最後一口氣,在卑微,也依然改變不了軍人的本色我無悔青春,無愧祖國,正氣永存於心展開

《永不褪色的老兵》章節試讀:

「萌萌!」
淚水在打着轉,心如刀割,錐刺。
她本該享受她這般年紀該有的快樂和生活,可是她卻背負着不該背負的。
「萌萌……我是爸爸……」
閆超覺得自己不配做這個父親,自己更不是一個合格的父親,話哽咽的久久才發出,是那麼的艱難,那麼的扎心。
「你……不要過來……啊……」
在閆萌萌躲閃之下,不小心順着板凳掉了下來,手疾眼快的閆超把她弱小的身體摟抱在了懷中。
順手關閉已經有些發焦味道的電磁爐,閆超把女兒抱到了沙發上。
細細的打量着自己的心肝寶貝,若不是為國,誰不想守護在孩子的身邊,享受做父親的快樂。
「萌萌,我是爸爸。」
「爸爸……」這個陌生到只能出現在夢境的名字,讓小傢伙瞪大了眼睛「你是誰爸爸?」
「你的爸爸呀。」
「我的爸爸?我的爸爸在很遠很遠的地方,他拿着槍在守護着很多很多人,他要等我長到了那麼高的時候才會回來的,你看。」
說著小傢伙指了指不遠處的牆壁,在高處划著一條線,後邊歪歪曲曲的寫着爸爸兩個字。
沙子在磨着眼眶,淚水不由的打着轉。
「現在爸爸提前回來了,開心嘛?」閆超擠出很難看的笑容問道。
小傢伙皺起了眉頭,思索片刻問道「你說你是我爸爸,那你說我叫什麼?」
「你叫閆萌萌啊。」
「那媽媽呢?」
「媽媽……白如……白如雪。」閆超猶豫了一下,自打妻子去世之後,女兒一直都是由妻子的妹妹,也就是女兒的小姨在撫養。
看來白如雪並沒有告訴女兒真相,她還不知道自己剛出生就失去了媽媽。
「那……我是什麼時候出生的……媽媽的生日呢……你叫什麼……你……」
閆萌萌喋喋不休的問了好多好多的問題,閆超一一耐心至極的回答。
一直等她再也問不出任何的問題後,屋內響起了開心的笑聲。
那銀鈴般的聲音就像是得到了最心愛的禮物,吃到了最甜的糖果一般。
「我終於有爸爸了,唔哦……我爸爸終於回來了……太棒了,我有爸爸了,奧利給!」
「媽媽,媽媽,你快看,爸爸回來了。」
在小傢伙開心的滿屋子跑時,一名身材勻稱,高挑,身穿職業套裝的女子邁步走了進來。
因為門開着,女子正要責備,卻因為閆萌萌的話一愣,隨之注意到了閆超。
當看到那幾近快要變得陌生的身影,白如雪手中的鑰匙,包全部的掉落在了地上。
那一剎那間,似乎有所有的委屈,心中的不快,全部找到了宣洩口般。
外表總是裝作若無其事的白如雪,在那一刻卸去了所有的防備,一下子露出了女人的柔弱。
為了照顧萌萌,她如姐姐一般與家裡人鬧掰,獨自一人撫養萌萌長大。
一個未婚單身女人,帶着一個孩子,所承受的壓力可想而知,雖然她不在乎別人的目光,可是風言風語不時傳入耳中,其中的滋味也只有親身經歷過才知道其中的滋味。
「姐夫……」淚水決堤般,順着消瘦的臉頰在流淌着。
記得最後一次見白如雪,還是與妻子蜜月結束回部隊時,那時的她還是個剛剛踏入社會的小丫頭,如今已經變成大姑娘了。
閆超扯過紙巾為她輕輕的擦拭掉淚水「不哭了。」
閆超不太會安慰人,更不知該如何去感謝她,耿直的軍人性格會把這份情義放在心中。
「姐夫,你……怎麼突然回來了?」白如雪拿過紙巾擦拭着眼淚問道。
「轉業了。」閆超微微一笑,那笑中摻雜着苦澀和無奈。
最後一次執行任務,距離死亡只有一步之遙,也許正是因為心中放不下太多的牽掛才會挺過來。
看着姐夫眼中的強顏歡笑,白如雪猶記得姐姐曾經幸福的笑臉和話語。
「我的老公,是個蓋世無雙的大英雄,他是這個世界上最帥氣的男人。」
「雖然他不能陪伴在我身邊,不會哄我開心,更不懂什麼叫浪漫。」
「但是……他在為很多很多人拚命,我在為他守護着家,我們彼此默默的付出,雖沒有收穫鮮花和掌聲,但我覺得我們卻是最浪漫的,因為我們都在為美好的生活貢獻着我們的力量。」
也許很多人會覺得白如月的話很虛偽,誰不是自私的呢,誰不渴望纏綿,不離分的愛情。
但作為大學期間經歷過大地震的白如雪,她切身的體會到了什麼叫大愛,什麼叫軍人。
當她絕望的時候,在廢墟之中第一眼看到的就是穿着軍裝的軍人,他們打破了歷史從天而來,他們就像是天神一樣。
在救援當中,到處都是他們的身影,他們為了陌生人拼盡全力,為了陌生人用自己的血肉之軀扛住來臨的危險,甚至他們為了陌生人掉下了眼淚。
那時的白如雪便發誓,要用一生之力報答國之恩。
當看到姐姐去世,襁褓中的萌萌無助的哭喊,白如雪接過了這份重任,不顧家人的反對,不顧別人的嘲笑。
「我不僅是在幫姐姐,也是在報恩,姐夫為國可以無怨無悔,我也可以。」
須臾。
白如雪平復住情緒,臉上露出神似其姐姐的笑容,純真而又善良「太好了,萌萌終於可以天天見到爸爸了,是不是萌萌?」
「嗯?」
「萌萌,你想什麼呢?」見閆萌萌不說話,白如雪問道。
「你是我媽媽,他是我爸爸,你是他老婆,他是你老公,為什麼你要叫爸爸姐夫,而不是老公呢?」閆萌萌歪着頭左看看,右看看,一臉茫然的問道。
「呃……」白如雪咬了咬嘴唇,眼淚差點再次掉落。
「其實……萌萌……」
「等你長大了就懂了。」白如雪悄悄的給了閆超個眼神。
小傢伙才與爸爸相認,怎能在去承受失去媽媽的悲傷,她承受了太多,不該在去承受更多的壓力。
閆超暗怪自己考慮不周,一把抱起嘟着嘴的女兒,狠狠的親了一口「以後爸爸天天陪着你,開心嗎?」
「開心,么,爸爸,那你可以每天給我講你的故事嗎?我沒事在家的時候最喜歡看穿軍裝的叔叔了,因為看到他們,我都會想到爸爸,我的爸爸是最偉大的爸爸。」閆萌萌在閆超的臉上也親了一口道。
「好,不過呢,爸爸要先去做飯給你們吃,讓你和……媽媽嘗嘗爸爸的手藝。」
在閆萌萌的歡呼當中,閆超走進廚房。
廚房內。
閆超沒有丟棄女兒炒的菜,雖然已經焦了,但是卻偷偷的一口不剩的全部吃了,因為這是女兒做的,它的味道是幸福的,是甜的,比任何食物都美味。
咳!
就在閆超在廚房忙活的時候,敞開的屋門外走進一人。